60.芷兰花开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网游之诸神世纪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众人一片哗然,以苏雪云对张无忌的冷漠程度,谁也没想到她居然会对谢逊有恩!连张无忌也有些不可置信,他看向苏雪云,只见苏雪云脸上是一贯的冷漠,他已经许久没看过她的笑容了,而她身边是与她形影不离的宋青书。他们远远的站在人群外,看上去就像一对璧人,是那般的般配,让他一瞬间有些自惭形秽。

    张无忌不由自主的低了头,宋青书对苏雪云的支持和守护,是他完全不能比的,他又同赵敏传出那么多流言蜚语,恐怕苏雪云已经对他厌恶至极了吧?他暗暗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对谢逊问道:“义父,您回中原后见过周元帅?您好不容易报了大仇,正该回明教享享清福,休息一下,周元帅的恩德,不如由孩儿代您去报吧。”

    谢逊淡淡一笑,说道:“无忌孩儿,你的孝心老夫心领了,男人顶天立地,说出口的话决不能收回,我既然答应了周元帅又怎能反悔?何况老夫自知罪孽深重,享福这种事不是我该得的,日后莫要再提。”

    张无忌心头一震,口中喃喃道:“男人顶天立地,说出口的话决不能收回……”他行走江湖才多久?却已经食言过不少次了,即使他有种种的无可奈何,可难道别人就没有痛苦和无奈了?他看着谢逊的背影,忽然觉得做男人就该像义父这样豪气云天,说话斩钉截铁,重诺信诺,所以到了这个时刻,连周围那些同义父有仇的人也愿意退让一步。他比起义父当真差的远了。

    苏雪云慢慢从人群中走出来,面向众人说道:“我相信谢前辈会遵守誓言,如今正是中原用人之际,还望各位给我个薄面,让谢前辈入我军中冲锋陷阵。待将来鞑子败退之时,诸位再寻谢前辈了结恩怨如何?”

    众人面面相觑,时至今日,已经没人敢不给苏雪云面子,而且他们之前见了谢逊那般模样,心中早就松动了,让一身武功的谢逊如此废掉甚至死掉,似乎也并不能让他们解恨,平白浪费了那身武功。倒真不如让他去战场上戴罪立功,反正谢逊立誓要在驱除鞑虏之日自尽的,有这么多人在场见证,不怕谢逊会反悔。就算他们有生之年看不到鞑子败退,起码也能鞑子死在谢逊手上,值了。

    有些同谢逊本就没仇的人,想跟苏雪云交好,率先走出来说道:“周元帅深明大义,为中原劳心劳力,我等钦佩不已,今日便听周掌门的,无论什么事都先放下,先去宰了鞑子再说!”

    丐帮的人观望一阵,见苏雪云和谢逊等人似乎并不像不讲道理的阴险之辈,终于忍不住说道:“方才谢逊用的功法可是我丐帮的降龙十八掌?”

    谢逊看了那人一眼,干脆的道:“我把精要写下来给你,你们丐帮拿回去吧,日后不要再弄丢了。”

    丐帮之人顾不上尴尬,一个个大喜过望,像之前不曾找过谢逊的麻烦一般,说了不少好话。有人起头了,其他人便也跟着附和,没多久,那些人全都告辞,走了个干干净净。少林寺也表示此举能拯救不少无辜的百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乃大善之举。一场喧喧闹闹的屠狮大会就这么偃旗息鼓了。

    张无忌抱拳对苏雪云欠了欠身,“多谢周元帅帮忙,我会牢记周元帅的恩德,将来定当重报。”

    苏雪云只是随意的点了下头就看向谢逊,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让张无忌莫名的感到失落。

    谢逊爽快的笑道:“周元帅有什么事只管吩咐,龙潭虎穴老夫也去得!”

    苏雪云笑说:“龙潭虎穴倒不至于,只要谢前辈每次上战场时冲在前面多杀些敌军的将领,振奋我军气势就好。”

    谢逊大手一挥,“没问题,元帅放心,我这条命如今就是捡来的,为的就是杀尽鞑子,绝对说到做到。”

    杨逍眉头一皱,开口劝道:“狮王,你欠了周元帅什么恩?我们明教可倾力偿还,如今明教也在对抗鞑子,你又深受前教主器重,还是留在明教抗元更合适些。”

    谢逊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这双眼能够重见光明,就是周元帅为我医治的,我这身武功也多亏了周元帅,否则,今日已没有我谢逊了。杨教主他器重我,我却也因他和成昆之间的恩怨死了全家,什么恩义都还没了,日后我不再是明教中人。”

    明教众人登时大惊,谢逊眼睛瞎了二十年是他们都知道的,之前见谢逊眼睛无事,他们还想着事后要询问他是被何方神医所救,没想到竟然是苏雪云!还有谢逊的降龙十八掌,那可是丐帮帮主都及不上的,竟也是苏雪云的缘故!苏雪云医术如此高超,又有武功秘籍,到底有什么是她的弱处?

    几人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当年苏雪云和张无忌的纠缠,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张无忌一眼,若今日苏雪云是他们的教主夫人,明教该是何等尊崇的地位?说不定还能凌驾于波斯明教之上呢!可恨自家教主竟因赵敏那个鞑子闹得同苏雪云恩断义绝,如今别提什么扶持了,依苏雪云这几次的态度,将来绝对会打压明教,当真是丢了西瓜拣芝麻!

    张无忌丝毫没察觉到其他人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他怔怔的看着苏雪云,神情复杂难辨。在赵敏用假头发将他从喜堂上骗走的时候,苏雪云却是治好了义父的眼睛还给了义父这般精妙的武功秘籍,同样是他放在心上的女子,一个用义父来威胁他,一个默默的帮义父报了仇,可他做了什么?他在灵蛇岛护着赵敏,生生让苏雪云伤透了心,绝义而去。

    张无忌眼中充满了痛苦,张开嘴,一句“芷若”差点就脱口而出。

    宋青书何等眼力,瞧见他神情不对,当即上前半步挡住了张无忌的视线,温文尔雅的笑道:“得谢前辈相助,我军定当气势大涨,张教主,念在五师叔的情分上,提醒你一句,莫要再同赵敏纠缠不清了。汝阳王府已灭,赵敏绝不会善罢甘休,你若不杀她便不要让她有机会再出阴谋诡计,否则下一次我们可不会对她手下留情,到时张教主不要怪罪我们才好。”

    张无忌听他提到赵敏,如同被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心里刚浮现出的热情尽数熄灭。他看着苏雪云任由宋青书代她说话,恍然间彻底明白他和苏雪云是不可能了,他们之间永远都回不到过去了。他低下头说道:“青书师兄放心,我会看好她的。”

    宋青书微眯了下眼,似笑非笑的道:“但愿你说到做到。”

    谢逊叹了口气,重重的拍了下张无忌的肩膀,沉声道:“无忌,往后同那个郡主远着些吧,若是寻常之时,你看中谁就娶谁,可此时中原与鞑子大战,必要有一方惨败,你不能娶她。无忌,你是中原人,想清楚你要做什么,别让你爹娘失望。”

    张无忌心中茫然起来,却还是点了头,“义父放心,我会想清楚的,我……”他看向苏雪云,低低的道,“我日后不会再糊涂了。”

    在场众人都是人精,哪里看不出他对苏雪云的留恋,可他们更知道如今的苏雪云是看都不会看张无忌一眼的。谢逊遗憾的摇头叹气,若五弟妹知道这孩子被鞑子骗的团团转,不知要气成什么样了。不过他忽然又想到当年五弟妹也是把五弟骗的很苦,同张无忌和赵敏是何等相似?这种孽缘他是管不了了,谢逊又叮嘱张无忌万事小心就跟着苏雪云走了。

    苏雪云和明教的人没什么好说的,明教与峨眉,从掌门到精英到起义军全是敌对的,这辈子要想和睦相处怕是难了。

    所有人都走了,张无忌和明教众人也离开了少林寺,回程的路上出奇的沉默,想到明教中还在养身体的赵敏,他们的心情都有些沉重。一个鞑子郡主,留在他们明教真的可以吗?

    张无忌心里乱糟糟的,一路上都在想自己该做些什么,又想做些什么。男儿当建功立业,他却被儿女私情绊住了脚步,除了一身武功一无是处。苏雪云上了战场、宋青书上了战场、武当几位师伯上了战场,连表妹殷离都上了战场,而他……他却在照顾赵敏……

    张无忌想了许久,回到明教时终于下定了决心,对众人道:“我知道赵敏的身份不可在教中多留,待她身子养得好一些就将她送走吧,从此我不会再见她,我们也去战场上多杀几个鞑子。”

    杨逍欣慰的笑道:“教主你终于想通了?如此甚好,我这就吩咐下去,用最好的药材为赵姑娘养伤。”

    韦一笑等人都松了口气,这阵子因赵敏之事,明教的气氛有些紧绷,如今教主终于下定决心,他们一定能很快挽回声誉的。

    杨逍刚想叫人,杨不悔就跑了进来,“爹,你终于回来了!那个赵敏跑了。”

    杨逍眉头一皱,看了张无忌一眼,“赵姑娘跑了?怎么回事?”

    张无忌惊讶道:“她不是还伤着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杨不悔瞪他一眼,“你以为出了什么事?你是怕你不在的时候,我们会欺负她吗?谁不知道她就是将来的教主夫人?我们怎么敢啊!”

    “不悔住口!不许胡说,还不快跟教主道歉?”杨逍忙呵斥了一声,明教教主的威严怎能让人挑衅?

    从前张无忌没出现的时候,杨逍一直代理教务,在这明教,杨不悔就像公主一样,什么时候怕过!她噘着嘴不高兴的道:“爹你干嘛骂我?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的,大家都这么说啊,我还听到有人商量等教主娶了赵敏就脱离明教呢,他们说不会认鞑子为主的。”

    张无忌一脸尴尬,他从没想过他的教众私下里竟是这般想的,甚至还因着赵敏要脱离明教,他这是犯了众怒了吗?想到这,他竟然有些茫然无措。

    杨逍厉喝道:“不悔,你还敢说!你娘是怎么教你的?回房去面壁思过,一个月不准出门。”

    杨不悔脸色大变,“你骂我?还禁我的足?凭什么?我去告诉我娘!”

    杨不悔转身就跑,杨逍头痛的抚了抚额,纪晓芙最是护女儿,被她知道自己骂了女儿定然又要哭闹一番了,真是麻烦透了!虽然烦躁,杨逍却没忘了赵敏之事,从杨不悔那里没听到消息,他连忙叫来明教留下的负责之人,没一会儿就弄清了来龙去脉。

    原来他们走后不久,赵敏就开始不安分了,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从院子里出来四处走动。众人虽痛恨她,但碍于张无忌对她的在意,谁也不敢真拿她怎么样。于是赵敏就一次又一次的试探着众人的底线,甚至还和杨不悔吵过几次。就这样过了几日,赵敏突然就不见了,他们当时以为她是被人掳走的,还特地派人去找,结果打探后发现赵敏在城里买了匹好马一个人跑了。

    赵敏并不是明教的犯人,上面也没交代过不许她走,所以在知道她是自己离开的之后,众人便没再追上去了。

    张无忌闻言有些怔愣,他不知道赵敏为什么突然就走了,之前是赵敏硬要跟在他身边的不是吗?如今就这么不辞而别又是因为什么?汝阳王府被灭,她会跑去哪里?外头那么多痛恨鞑子痛恨赵敏的人,她会不会……会不会遇到危险?

    韦一笑等人隐晦的露出些许笑容,他们早就想让赵敏滚蛋了,这样正好省了他们的事。杨逍却不像他们这般想,反而皱眉疑惑道:“这不像赵姑娘的性子,她若想去哪里,定会要教主护送,否则她身上的伤还没养好,就这么一个人跑出去,岂不是性命堪忧?”

    韦一笑不在意的笑道:“你就是爱多想,哪有那么多理由?说不定是她突然不想嫁给教主了就跑了呗,她这样的人什么事做不出来?”

    杨逍瞪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在张无忌面前乱说话,沉吟道:“她不辞而别,除非是她想做什么事儿不想让教主知道。汝阳王府被灭,她父兄俱亡,你们说,以她的性子会不报仇吗?”

    张无忌回过神来,不可置信道:“杨左史,你是说她……她会去帮着鞑子对付周元帅他们?”

    杨逍点了下头,“教主,她本来就是鞑子,之前也一直在帮朝廷对付我们中原人,这次……”杨逍正在分析,突然脸色一变,猛地站了起来,“不好,赵敏怎么会无理取闹在明教四处走动?她这么做定然有她的目的。”

    杨逍说完就疾步而出,要去查看书房和密室,张无忌也变了脸色,心中不愿相信赵敏会这么做,可这似乎又是她最有可能做的事。一时间他也顾不上多想,急忙跟着杨逍去查看机密信件。

    待张无忌等人赶到书房的时候,杨逍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张无忌看着他,咬牙吐出了两个字,“如何?”

    杨逍怒极的道:“我们真是小瞧了这位郡主娘娘,不愧是让鞑子皇帝另眼相看的郡主,机密之事尽数被她看去了!”

    张无忌倒吸了一口气,踉跄的倒退了两步,瞪大眼看着杨逍,“她……拿到我们的机密……回大都?”

    杨逍铁青着脸重重的点了头,韦一笑顿时暴跳如雷,“那个妖女,我就知道她不是好东西,教主,这次你说什么我也不会饶她了,我这就去追。若被我抓到她,我就吸干她的血!”

    韦一笑轻功了得,眨眼间就消失在众人面前,杨逍沉声道:“教主,这次事关重大,决不能再放过她,不然等她将消息传回大都,还不知要死伤多少兄弟。教主,我一定要派人去追杀她。”

    张无忌颓废的道:“是我,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执意留她在教中养伤,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是我太相信她了,被她骗了那么多次,我竟然还相信她,我是天下第一大蠢蛋,是我害了兄弟们……”

    杨逍没用内力,一拳捶在张无忌肩上,大声道:“教主,你清醒清醒,当务之急是要将伤亡降到最低啊!我们兵分两路,一路去追杀赵敏,一路将消息传到军营和各地密探处,一定要尽快通知他们。”

    张无忌定了定神,立刻道:“就按你说的办,我再修书一封,请周元帅想办法帮帮忙。”

    杨逍忙阻拦道:“万万不可!教主,我们同周元帅是敌非友,若被她知晓我们出了这么大纰漏,说不定她会趁机而入,吞并起义军。”

    张无忌有些沉重的道:“杨左史,周元帅足智多谋,说不定她有办法能帮我们。至于起义军,不管是属于哪个门派,只要能驱除鞑虏,恢复中原的安定就都是好的,何需在意谁做统领之人?”

    杨逍皱紧了眉,“教主,峨眉派一向最爱针对明教,若给了他们机会,他们一定会落井下石的,到时哪里还有我明教容身之处?教主三思啊。”

    旁边的人也跟着齐声道:“请教主三思。”

    张无忌看着他们,迟疑片刻只好点了点头,“也罢,就按杨左史之前说的去办吧。”

    “是,教主。”

    张无忌走到赵敏之前住的房间,坐到凳子上怔愣出神。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若真如杨逍猜测的那样,他们会死伤多少兄弟?他岂不是成了明教的罪人?赵敏真的会那样做吗?丝毫不顾念他们之间的情谊?

    是了,赵敏怎么会顾念过去的情谊呢?赵敏正恨他不肯去救她父兄。张无忌垂下头用双手捂住脸,只觉满心痛苦,耳边仿佛又响起宋青书奉劝他远离赵敏的话。那么多那么多的人都不愿他接近赵敏,他为什么就不听呢?为什么?

    明教众人纷纷朝着大都的方向追去,赵敏却根本没往那边跑。她也是聪慧绝顶之人,不然当初也没办法将六大派玩弄于鼓掌之中,如今她一心报仇,连张无忌都可以算计,绝情至此,再也没什么能挡住她报仇的步伐。她知道是他们先对付六大派才惹来如此大祸,可她与那些中原人生来就各为其主,没得选择,倾巢之下焉有完卵?若大元灭了,她还有什么活路?父兄之死她必须报仇,大元,她也必须回去!

    赵敏藏在苏雪云军营不远处,充满恨意的看着军营的方向,没人会想到她跑到这来,自然也没人能追上她。她此时心中庆幸张无忌是对她有情的,她这才有机会知晓明教那些机密,她知道明教很快就会发现机密被盗,然后定会改变策略,而她即使回到大都也要面对皇帝的猜忌,势必会拖延不少时间才能出手,根本伤不到明教的筋骨,顶多是灭灭他们的气焰罢了。

    不过当她看到有一些明教本身不太重视的东西时,顿时如获至宝,认定连上天都在帮她。殷离带走的天鹰教精英里竟然有明教安插的奸细,还是个地位不低的奸细,那人的家人被当做把柄握在杨逍手中,而这个把柄现在已经落到她手上了。

    赵敏静静等着,天色全暗下来之后,一个人悄悄的潜了过来。

    “你是谁?”

    赵敏压抑着心中的喜悦,冷声道:“能救你父母妻儿的人。”

    那人立刻掐住她的脖子,凶狠的斥道:“你是谁?为何胡言乱语?你若不说,我便将你带回军营用刑!”

    赵敏丝毫不惧,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你连我都认不出是谁?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

    那人动了动身子,借着月光看清了赵敏的脸,顿时大惊,“你是那个鞑子郡主?”

    赵敏冷冷的道:“正是,王镇,还不快放开我,你不想让你的父母妻儿活了?”

    王镇松开了手,略带凝重的问道:“你都知道些什么?为何来找我?”

    赵敏后退两步理了理衣服,镇定的道:“我为什么来找你,想必你知道的很清楚。周芷若带人灭了汝阳王府,我和她的仇不共戴天,你只要帮我杀了她,我立刻就将你的父母妻儿送到你身边。”

    王镇猛地瞪大了眼,“杀周元帅?你疯了?”

    赵敏冷漠的道:“我没疯,战场上刀剑无眼,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我听说周芷若每次上战场都冲在前面,她只是个人,早晚有累的时候,你就趁那个时候偷袭她,一击必杀。就算你没杀掉她,只要她受了重伤,在战场上怕是也活不了的。”

    王镇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那眼神似乎把她当成了疯子。就算他是杨逍早年派到天鹰教的奸细,他也没做过这么大的事,何况苏雪云战无不胜,武功天下第一,若这么容易刺杀哪里能活到现在?

    赵敏继续说道:“想必你也厌烦的双重身份的日子吧?只要你帮我办成这件事,我会给你们无数金银珠宝,让你们一家团聚,送你们去安全的地方,改名换姓重新开始。就算中原容不下,还有大漠可以去,朝廷会庇护你们的。”

    王镇眼中闪过凶狠的神色,再次掐住赵敏的脖子,冷笑道:“何须那么麻烦?不想死就立刻将我家人的下落告诉我,不然,我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赵敏呼吸有些困难,同样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会这么蠢?我不在乎自己的命,我只要报仇,若你不肯,呵,真正生不如死的就是你的父母妻儿。我已经给他们灌了毒|药,他们会肠穿肚烂、七孔流血……”

    王镇瞳孔一缩,将信将疑的松开手将赵敏甩在一边,他看着趴在地上呛咳的赵敏,越想越觉得她说的很可能是真的。这个郡主阴谋诡计层出不穷,如今汝阳王府又灭了,她为了报仇什么事做不出来?

    赵敏威逼之后再次利诱,“若你帮我杀了周芷若,我定会出钱出力将你们一家人送走,我可以给你三辈子用不完的银子,你若是愿意,我还可以让你在朝廷做官。”

    金银珠宝、加官进爵,只要在苏雪云疲累时偷袭就能得到荣华富贵,还能和全家人团聚。王镇越想越心动,他之所以在天鹰教受器重是因为他会制弩,他制的弩射程远、速度快,只要他把握住机会,刺杀苏雪云也不是不可能的。到时候主帅出事,场面必然混乱不堪,他就可以趁乱逃走了,这么一看似乎也没什么不可为的。

    赵敏低下头勾唇冷笑,她就不信这世上有收买不了的人,收买不了只不过是开出的价码太低罢了,瞧,这人好像多在意亲人一样,最终还不是被金银官位给收买的?这种人她见得多了,即便心术不正,却是最好用的人。

    两人又说了一下计划,王镇直接将他听到的一些布置告诉了赵敏。赵敏知道苏雪云的军队三日后就要同对面的元兵开战,虽然王镇知晓的不算多,但有一点是一点,若能分散苏雪云的注意力更好。

    赵敏同他分开之后就立即跑去了对面元兵的地盘,她十分幸运,还没想到要怎么进去就碰到了扎牙笃,正是从前想要求娶她的那个人。

    扎牙笃见到赵敏十分惊喜,“敏敏,你怎么会在这?”他拉住赵敏的手上下打量着她,问道,“你脸色怎么这么白?是不是不舒服?我们先进去再说吧,我叫大夫来给你看看。”

    赵敏过去对扎牙笃不假辞色,经常耍他骂他,可扎牙笃还是爱慕赵敏,一直想娶她为妻。这个时候在这里见到扎牙笃,赵敏觉得这是上天在帮她!她立刻露出倔强又硬撑的表情,眼圈却有些红了,“不用你管我,我已经不是郡主了,小王爷还是去忙你的大事吧。”

    扎牙笃急了,“什么大事能比得上敏敏你重要啊?敏敏,你不要闹脾气了,走,赶快跟我进去。”

    他拉着赵敏的手往里走去,见赵敏挣扎了几下却没将手从他手中挣脱,扎牙笃登时大喜,看来父王说得对,汝阳王府灭了可是好事,敏敏没了靠山只能投靠他了。

    赵敏忍着厌恶跟他虚与委蛇,扎牙笃对她几乎是有求必应,就连赵敏想插手战事,扎牙笃都应允了。当地的将军对此很是不满,私下里请扎牙笃以大事为重,正巧被赵敏听到,赵敏走出来冷声道:“将军这是不信我?我刚打探回来的消息,你们若是不信我,失了城池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们。”

    将军看着扎牙笃维护她,敢怒不敢言,只能认了她的安排。

    扎牙笃见识过赵敏对六大派的算计,也知道她和苏雪云他们的之间仇恨,所以对赵敏的话还是很相信的,赵敏同江湖人士相处那么久,说不定就有什么办法呢。

    苏雪云对这一切完全不知晓,她忙着备战,下面的人只打探到赵敏从明教跑了,不知所踪。因为明教封了消息,就连这点消息也是很难打探到的,所以他们也并没太在意赵敏的事。

    出站前,宋青书第一次有些逾矩的握住了苏雪云的手,眉头微皱的说道:“我有些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你一定要小心。”

    苏雪云有点不自在,却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会的,你也要小心。”

    “嗯。”宋青书看向那片战场,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但他同苏雪云相处这么久,知道她的性子是绝不会躲在人后的,所以他不会阻止她,心中却决定此次要和苏雪云形影不离,一定要保护好她。

    两军开战,顿时一片喊杀声,谢逊提着新制的大刀冲在最前面,迎面对上了敌军的三个将领。他一个人对付他们三个也不显吃力,虽说未能一刀砍杀,却也让那三人无暇他顾,逃脱不得。

    苏雪云见状十分满意,她手下的将领不少,武功高手却比较少。武当那些叔伯辈的虽然来支援了,却多少被侠义二字束缚了,轻易不肯下狠手。殊不知战场上对敌人手软就是对我军残忍。但他们从小到大就是被那般教养长大,她也没办法让他们改变,如今有了谢逊这个杀神冲在前面领头,气势只会越涨越高。

    她就是要让军中始终保持这股气势,勇往直前,多战争一天就会多出无数伤亡,只有快速的结束这场战争,还给百姓安宁才是天底下最大的仁慈,她对此心中有数。

    苏雪云一边杀元兵一边留意着四周时不时救下几个自己人,可是没多久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布置出现了问题,对方好像知道他们会怎么布置一般,一下子冲开了韩林儿那边的防御。苏雪云往那边一看,眼睛瞬间睁大,韩林儿身边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兵分明就是殷离假扮的!

    苏雪云一边赶过去一边低咒,“这个阿蛛,明知道自己怀孕了还敢上战场来胡闹,这次回去非处罚她不可。”

    宋青书忙跟了上去,同时对敌军能冲破他们的防御感到十分奇怪,其他地方一点事都没有,怎么只有这里出了问题?敌军那样子好像很清楚这边的布置一样,难道有人泄露军机?宋青书心中一凛,加快赶到了苏雪云身侧。

    他们两个高手过来,韩林儿和殷离顿时压力大减,韩林儿神情凝重的道:“不正常,对方像是早有准备,大家小心。”

    殷离脸色有些差,懊恼道:“我以为只是场小战事没什么危险才跟来的,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你们别管我了,我现在就撤回去。”

    苏雪云严肃的道:“韩林儿你护送阿蛛回去,这里有我们。”

    韩林儿也不啰嗦,立马护着殷离往回撤。殷离刚刚怀孕,胎倒是很稳,又有武功护身,他们夫妻俩很顺利就退到了后面。敌军却突然派出五位江湖人士专攻苏雪云,苏雪云和宋青书要对付五个功夫不弱的人又要顾及被冲开的防御,很快就分开了些距离,这让宋青书眉头越皱越紧。

    突然,三道破空声响起,隐隐带着绿色幽光的弩|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向苏雪云的后背。苏雪云对面还有三人拼出命的出招纠缠,宋青书看到这一幕吓得肝胆俱裂,想也不想的飞身扑去,在弩|箭即将射中苏雪云之前抱住了她,用手中的剑打飞了两只弩|箭。

    宋青书这么大的力道让两人直接从马上翻了下去,苏雪云听到宋青书闷哼一声,急忙回头,就见一只弩|箭深深插在宋青书的后心处。宋青书脸色苍白,唇色发紫,伤口流出的血都是黑色的,显然是中了烈性剧毒,苏雪云登时赤红了眼,怒发冲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