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芷.芷兰花开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主神崛起龙皇武神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雪云如今把重心都放在了起义上,要树立威信、要收服人才、要招兵买马和囤积粮食,每天都十分忙碌和充实。而忙碌所带来的成效也是显而易见的,她手下的军队很快就变得井然有序,徐远等得用之人各司其职,纪律性绝佳。

    不上战场的时候,苏雪云便用曾在现代了解到的一些特种兵训练法去训练他们,并让军医给大家讲解人体穴道,力求让所有人牢记人体弱点,清楚敌人最痛的地方在哪里,最容易致命的地方在哪里,更要清楚在对战中该如何保护自己。

    这是第一支只属于苏雪云自己的军队,这一世她不再是辅助者,而是一个首领。她拥有这支军队完全的掌控权,不需要顾虑任何人,所以她大胆的将有利于军队的东西尽数弄出来,即使手下的人有疑惑,也不会来质疑她。这些人信任她,肯把性命交到她手上跟她去拼命,她就要对他们负责人。纵使战争难免伤亡,她也希望尽可能的提升他们的实力,让他们能保住性命。伤了残了不要紧,她苏雪云的军队绝不会抛弃任何一个兵,任何一个退役之人都能回到峨眉与武当得到最好的照顾,一生无忧。

    当苏雪云的各种训练方法坚持一段日子之后,将士们明显感觉到了这样做的好处。他们在战场上能够更省力的杀死敌军,也能够更好的保护自己,甚至许多人都是靠这些日子学到的东西保住一条命,得以活着回到军营。

    而伤残无法上战场的人在回到峨眉或武当之后,发现他们被细心的照顾着,门派用最好的伤药为他们医治,却并不将他们当做废人,反而鼓励他们跟着门派里不上战场的普通人一起学习技艺。做木工、盖房子、烧陶瓦、制武器,还有算数、医学等等各种技艺,只要肯学,总能学到一种用以谋生的方法。

    原本伤残退役的士兵们是心灰意冷的,毕竟从没有哪个上位者会负担残兵一辈子,也负担不起,他们许多人已经做好了潦倒余生的准备。没想到等待他们的却是大大的惊喜,那么多种技艺,在别处想做学徒都不一定有人收,收了也要白给师父干几年的活受几年的气才能自己赚钱,甚至师父还会捏着核心技艺不肯教给徒弟。而在峨眉和武当,这一切都是免费教给他们的,想学什么学什么,有精力的多学几样也没问题,苏雪云所求的是更多的人才,只要他们学会了,峨眉和武当名下的各种商铺可以让他们直接去上工,就连什么技艺也学不会的人都可以在认字之后去书局负责抄书,总归是条出路。

    峨眉和武当因此再一次名声大震,提出这一切的苏雪云更是被百姓和将士们奉为天人,无论什么时候,宅心仁厚的上位者都是受人敬仰的。在苏雪云下令可以收容其他起义军退役的士兵后,她在军中的声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谁没有几个亲人朋友?当自己关心的人被上位者放弃,却在苏雪云这边得到最好的照顾之后,纵使是身在其他起义军中的将士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尊敬苏雪云,绝不愿与她为敌。

    朱元璋等人气坏了,可这些他们想模仿也模仿不来,苏雪云拿出来的是逍遥派珍藏的典籍,岂是外界俗物能比的?苏雪云开在各地的商铺用的是她几世经验所积累出的商业秘密,又岂是旁人能超越的?苏雪云用商铺赚来的丰厚利润去培养人才,源源不断的人才又开出了更多的商铺带来了更多的利润,如此循环,军中将士的粮草和武器也越来越好,形成良性循环,完全不是其他起义军所能效仿的。

    一切稳定之后,苏雪云就准备玩个大的,当初她说要灭掉汝阳王府可不是随口开玩笑的。她传信给殷离,询问对方要不要一起去,殷离很快就回信说会带着天鹰教的精英同去大都。

    苏雪云接到信后,意味深长的笑起来,“天鹰教?看来这段日子阿蛛做了不少事啊,上次张无忌为了赵敏一走了之,到现在都没回去,明教大概没之前那么安宁了。”

    宋青书给她盛了碗汤放到她面前,说道:“你为了去大都,最近忙的都没怎么休息,清减了不少,这是我特地命厨子炖的,你多喝一些好生补补。事情是做不完的,你手底下那么多能人,吩咐他们去做就好了,累坏自己得不偿失。”

    苏雪云把信放到一边,端起碗尝了尝,笑道:“很好喝,谢谢,我会注意的。”

    宋青书这才说起明教的事,“殷姑娘毕竟是殷野王的女儿,出了那种事,殷野王不可能再对张无忌信服。白眉鹰王肯定是疼爱两个小辈的,可这件事也确实是张无忌辜负了殷姑娘,若殷姑娘想做什么,白眉鹰王必然不会反对,何况殷姑娘也是要抗元的,在他们眼里大概也算殊途同归了。不过如此一来,张无忌责怪教主的身份怕是悬了,若不是他武功高强又救过明教众人,这会儿怕是已经被迫退位了。”

    苏雪云笑着点点头,“如此甚好,朱元璋那支军队原本是最强势的,有明教做靠山,许多事都方便很多,说不定将来还有问鼎的机会。不过朱元璋曾经陷害韩林儿,也陷害过徐远,这两件事爆出来之后,徐达和常遇春都对朱元璋起了嫌隙,听说朱元璋脾气越来越暴躁了,同好兄弟有些离心。阿蛛的势力和朱元璋敌对起来,明教虽然支持朱元璋却不允许他对付阿蛛,如此一来,朱元璋元气大伤,对我们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宋青书眉头一跳,向苏雪云看去,“听师妹这么说,莫非……师妹想问鼎中原?”

    苏雪云不避不让的看着他的眼睛,“有何不可?”

    宋青书愣了下,忽然笑了,“师妹所言极是,如师妹这般惊才绝艳之人,即使问鼎也是众望所归。”

    苏雪云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就接受了一个女人要做皇帝之事,笑说:“到时候我封你做王爷怎么样?”

    宋青书但笑不语,他想要的身份只有一个,从来都没变过,其他功名利禄算的了什么?

    苏雪云看着他深情的眼神突然感觉心跳有点快,忙转移话题道:“我命人研制的火炮、地雷都已经成功了,这次就用汝阳王府来试试威力,也给大都皇帝一个下马威,若是他也能像朱元璋一样疑神疑鬼、自乱阵脚,我们又能省许多力了。”

    宋青书点头道:“好,军营的事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们随时可以出发。上次大都一行来去匆匆,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又要过去了。”

    两人相视一笑,都想起了那时对付玄冥二老的小心翼翼,如今再到大都,他们再不需要隐姓埋名了。

    将军中交给徐远等人代管,苏雪云和宋青书各从峨眉和武当选出五名精英弟子与他们同去,一行人避开人多的地方,快速潜入大都。苏雪云从穿越过来开始,就挑选了一批机灵的弟子潜伏在大都做内应,现在汝阳王府和其他众臣府邸甚至皇宫之中都有她的人,地雷也通过遍布各地的商铺悄悄运到了大都。

    苏雪云和殷离在大都汇合,住在峨眉弟子假扮的富商家中,苏雪云对殷离说道:“汝阳王府有许多武林人士保护,我和宋师兄今晚悄悄将地雷埋进去,明日一早趁他们所有人都在府中的时候,我们一起攻进去。务必要将那些武林败类斩草除根,一个不留。至于汝阳王和他儿子,他们手上沾了太多我们中原人的血,杀了他们之后将他们的尸体丢进皇宫,若是可能,直接丢到鞑子皇帝的寝宫里。”

    殷离笑道:“这个好,以后鞑子皇帝肯定夜夜做噩梦,那个昏君,吓出病来才好。”

    苏雪云微微一笑,“他会不会吓出病来我不知道,但他将来的日子不好过是肯定的。”

    坐在两人旁边的宋青书和韩林儿对视一眼,有些无奈的发现他们的心上人天不怕地不怕,越来越凶残了,他们就算想当个护花使者都没机会。

    苏雪云继续道:“听说你们夫妻俩现在也有不小的势力了,朱元璋一直在暗地里想办法对付你们,怎么样,要不要来我这里?”

    其余的不用多说,殷离也知道苏雪云绝不会亏待她的,她看了韩林儿一眼,干脆的点头道:“就算你不说,我也想过要去投奔你的,张无忌现在还是教主呢,我可不想以后再对着他听他号令,何况明教支持的朱元璋心术不正,我怕我一不小心就被他给算计了。”

    韩林儿无奈的笑了笑,一般被人招揽不是应该端端架子多争取利益吗?自家妻子怎么直说要来投奔人家?他在军中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投奔和招揽的。不过他也因此看出了苏雪云和殷离交往匪浅,想来这个决定对他们是有利无弊,他早就听说了苏雪云那些事迹,投靠苏雪云,性命也多了一层保障。

    想到这,韩林儿起身对苏雪云拱了拱手,“日后就有劳周元帅照顾了,我和离儿定当尽全力辅佐周元帅。”

    苏雪云笑道:“韩公子不必多礼,你们是我的朋友,大家共同进退,无需如此见外。”

    “就是,我和芷若情同姐妹,你客气什么?”殷离拉过韩林儿让他坐下,“不用说那么多,咱们以后就并肩作战!”

    几人又将对付汝阳王府的计划细细商定了一遍,苏雪云就和宋青书带着一堆地雷潜进了汝阳王府。王府中两名内应迅速赶过来同他们汇合,告诉他们这会儿府中众人都在哪里在做什么,又将府中护卫的安排一一同他们说了。苏雪云让他们先行离去,然后对宋青书低声道:“你我分头行动,半个时辰后在这里等,不要惊动任何人。”

    宋青书点点头,临走时照旧说了一句,“你要小心。”

    苏雪云笑了笑,不管她表现出来的能力有多强,宋青书都会叮嘱她小心,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尽全力护在她身前。即使她一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可被人关心的感觉却暖暖的,没有人真正喜欢一个人孤单度日的,她是个孤儿,所以她更珍惜别人对她的关怀。

    两人避着人,在汝阳王府一圈又一圈的埋下了地雷,大多是在花丛中,好遮盖够隐蔽,只要能瞒过一晚就万事大吉了。苏雪云埋完地雷之后又去了汝阳王的书房,她学过逍遥派的机关之术,这书房里的机关密室在她眼中就如同小孩子的玩具一般,她很快就找到了汝阳王藏东西的地方。

    一个手握重权的王爷,掌握的秘密不少,苏雪云找到了大元其他文官武将的一些把柄,还找到了几个与鞑子勾结的中原内奸,甚至找到了大元最新的军事命令和一大堆金银珠宝,可谓收获颇丰。她将密室中所有财物收到了空间戒指中,然后将机关恢复原样,带着那些证据赶到和宋青书约定的地点,同他快速离开了王府。

    宋青书一边赶路一边低声询问,“没出什么事吧?”

    苏雪云回道:“没有,汝阳王已经睡觉了,我从他书房里找到不少好东西,顺手就拿回来了,你呢?”

    “我那边也一切顺利,有几个人出府去寻欢作乐了,我将他们去的地方都记了下来,明早一起解决掉。”

    “好,先休息一晚,明天大都就要乱了。”苏雪云脸上带着笑意,对事情的顺利很满意。

    翌日一早,众人都很兴奋,汝阳王府搅乱武林祸害了六大派多少人?他们早知道苏雪云要对付汝阳王府,心里都等着呢,这一日终于到了。汝阳王府中的人刚刚起床,苏雪云就带着众人大张旗鼓的从正门闯了进去,苏雪云举起倚天剑直指前方,扬声道:“鞑子屡次在各派之间挑拨离间,害死我师父,害死武林无数英雄好汉,今日就用鞑子的血来祭他们的在天之灵!”

    众弟子热血沸腾,齐声喝道:“杀!”

    汝阳王在一众武林好手的保护下走出来,猛然听到震耳欲聋的“杀”字,顿时感觉到一片铺天盖地的杀气,所有人都是一震,背脊发凉。

    殷离发现汝阳王府门外有许多人在远远的围观,她眼珠一转,忽然高声说道:“别怪我们拿汝阳王府开刀,要怪就怪你女儿赵敏做的恶事太多,不仅算计六大派还要抢别人未婚夫,简直是在挑衅我们中原武林,今日就让你们知道挑衅中原的下场!”

    苏雪云飞身而起,“杀!”

    她直直的冲汝阳王冲去,身后众人也在瞬间成扇形冲了出去,将所有人堵在门内全力斩杀。苏雪云很快就杀了两个高手,将汝阳王抓在手中,飞身落在房顶,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剑封喉,让汝阳王死了个干脆利落。汝阳王对大元忠心耿耿,即使她用刑逼问也不会得到什么消息,还不如用来震慑鞑子。今日她能如此轻易的杀掉汝阳王,将来也能轻易杀掉其他人,她就是要让鞑子皇帝和那些高官夜不能寐。

    宋青书用同样的方法杀了王保保,大小主子一死,汝阳王府请来的武林人士顿时慌了,开始拼命的突围想要逃命,护卫队也是拼死想要出去求援。苏雪云看着情况差不多了,发出信号,众人同时发力将汝阳王府的人打退了数步,然后快速退出王府将王府包围起来。不待里面的人反应过来,一个接一个的爆炸声就伴随着惨叫声响了起来。

    汝阳王府很快被炸成一片废墟,而侥幸逃出的均被守在外面的人迅速斩杀。四周围观的人已经逃窜,而汝阳王府被灭和殷离说的那些话也被迅速传了出去。

    苏雪云和宋青书直接潜进皇宫将汝阳王和王保保的尸体扔进了皇帝寝宫,虽然皇宫已经戒严,但他们两个如今的武功隐隐超过了张三丰,在不正面对上的情况下,全身而退十分容易。

    当皇帝召集众臣商议了许久之后,回到宫里就看见躺在他床上的两具尸体,登时吓得大叫出声、瘫软在地。皇帝是最惜命的,他不敢想象若床上的不是尸体而是苏雪云和宋青书,此时他还有没有命在。皇帝战战兢兢一夜未睡,即使身子熬不住打了瞌睡也会被噩梦吓醒,迅速憔悴下去。而苏雪云和宋青书等人已经在当日离开了大都,一路边杀鞑子边回了他们的大本营。

    赵敏还没赶到大都,她身上的伤也还没有养好,之前张无忌同她大吵一架,几日都没再理会她,她当时伤得又重,自己没办法回大都,心急如焚,身子更难养好。后来她好不容易让张无忌气消了些又开始为她疗伤,可无论她怎么激将或哀求,张无忌都不肯带她回大都救父兄,若不是她听说苏雪云没对汝阳王府动手,她恐怕早就没心思养伤了。

    赵敏身子刚好了一些就急急忙忙上路,她不用张无忌救人了,但她要求张无忌将她护送到大都城门外。张无忌对她的伤也不放心,只能答应。如今六大派许多正义之士都在对抗元兵,一见到赵敏自然新仇旧恨全都涌了出来,张无忌不可能为了赵敏杀六大派的人,也不可能任由他们杀了赵敏,他们二人避来避去,在路上就耽误了不少时间。结果还没到大都就听到了汝阳王府被灭门的消息。

    赵敏一下子瘫软在地,不停的摇头,“不可能的,不可能,父王……哥哥……”

    张无忌因敌军少了一大势力而欣喜,看到赵敏的样子又忍不住怜惜,他扶住赵敏,轻声劝道:“逝者已矣,赵姑娘,你节哀顺变。你身子还没养好,我们还是找个地方修养一段日子吧。”

    赵敏一把推开他,大声吼道:“若不是你不肯出手,他们怎么会死?你是不是故意拖延让我不能赶回去救他们?你是不是盼着他们死?是不是?”

    张无忌不可置信的瞪着她,“你怎么会这么想我?难道我在你心里是这种人?再说我和他们本来就是敌对的,我如何能去救他们?”按张无忌的想法自然是不希望任何人死的,但他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汝阳王府灭了对中原来说是件大好事。

    赵敏愤恨的瞪了他一眼,跑到方才他们打探消息那人面前,抓住他急迫的问道:“你亲眼看到汝阳王父子死了吗?他们真的死了?汝阳王府那么多武林高手难道没有保护他们?”

    那人只是个小门派的弟子,原本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才会说这些,这会儿听出赵敏是鞑子郡主,登时怒了,抽出佩剑就要刺她,“鞑子人人得而诛之!”

    张无忌一把打落他手中的剑,将赵敏扯到身后,随即抱拳歉意的道:“小兄弟,对不住了,你先走吧。”

    那人瞪着张无忌看了看,嘲讽道:“听说鞑子郡主是个妖女,勾引了明教教主,你武功这么高,想必你就是明教教主张无忌了?哼,你身为中原人,武功高强却不思对抗元兵,竟在这保护鞑子郡主?你简直是中原的耻辱!”

    张无忌心头一震,竟是无言以对。

    那人继续说道:“你为了个鞑子连未婚妻都抛弃,有没有男人的担当?怪不得你未婚妻杀上汝阳王府去报仇,杀得好,鞑子跑来中原抢男人,就该让她付出代价。”

    赵敏猛地瞪大了眼,指着他怒道:“你说什么?殷离去了汝阳王府?不可能!”她下意识的不愿意相信,也不敢相信。

    那人冷嘲热讽的说道:“张教主记性差,我们所有人可都还将汝阳王府算计六大派的事记得清清楚楚,当初六大派死了多少人?杀光你们汝阳王府都不够抵的!你绍敏郡主又谋算了多少人?若没有张教主给你做靠山,你早就死无全尸了。周元帅和宋大将军为咱们出了这口恶气,他们是中原的英雄,我们都要去投奔周元帅,跟着她杀更多的鞑子。殷姑娘说的对,你算计六大派还要抢别人未婚夫,简直是在挑衅我们中原武林,就该让你们鞑子知道挑衅中原的下场!”

    “啊——”赵敏仰天大叫,生生喷出一口血来,彻底昏迷了过去。

    张无忌上前一步接住她,皱眉为她把脉,知晓她是伤心过度、郁结于心,必须静养几个月才能好,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这副模样,他怎么能丢下她一个人?可他也离开明教太久了,再不回去怕是不行,想了想,他只能带着赵敏一起回去,汝阳王府已经灭了,想必明教众人不会硬抓着赵敏不放,希望他们能给他这个面子。

    旁边告诉他们消息的那个人看着张无忌一脸鄙夷,“看来明教要让鞑子做教主夫人的事是真的了,明教说什么不与六大派为敌,呸!赵敏害死那么多人,你还要护着她,说不定当初就是你们联手设的局,明教果然是魔教。”他说完拾起佩剑就大步离去,他还要去投奔周元帅多杀几个鞑子,可没功夫看明教教主和鞑子郡主的恩爱情深。

    张无忌站在原地怔了半晌,回想那人说的话,隐隐觉得自己闯了大祸,明教好不容易挽回的名声似乎被他毁了,心里顿时五味陈杂。他低头看向怀中昏迷的赵敏,再一次对自己的行为产生怀疑,他做的事到底是对是错?为什么他脑袋这么笨,总是把事情搞砸呢?可是赵敏这样,他真的没办法把她丢下,思来想去,他叹了口气,还是带赵敏回了明教。

    那人看不上张无忌的作为,自然不会为他保密,一路走,一路就将遇到张无忌和赵敏的事传扬了出去。待张无忌带着赵敏回到明教之时,明教的名声已经臭了,再次同江湖众门派敌对了起来,六大派除了武当,都在怀疑张无忌当初和赵敏是在联手做戏。杀了那么多六大派的人让他们实力大减,再由明教救人对六大派施恩,让明教在江湖中的地位越来越高,怎么看怎么像事情的真相。没见当初张无忌抓住赵敏威胁鞑子之后又把赵敏放回去了吗?而且他们两个现在还纠缠在一起呢,张无忌一直保护着赵敏似乎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明教在江湖中本来就不得人心,之前的事让他们暂且相安无事,却并不代表六大派真的会和明教做盟友。如今这消息一出,几乎八成以上的人都愿意相信,明教一下子又回到了许久之前的局面。

    杨逍等人看到张无忌把赵敏带回来差点气的吐血,坚决反对赵敏留在明教,他们甚至觉得如今将赵敏杀了才能挽回明教的声誉。张无忌自然不肯,他虽然不会大吵大闹,但武功高强、态度坚定,最后差点就要带着赵敏离开。杨逍等人实在是没办法,心中记着张无忌曾在光明顶救过他们,还是妥协了。不过明教众人商议必须将此事保密,不能让赵敏在明教的消息传出去。就这样,赵敏被安置在明教一处隐蔽的院子里慢慢养伤,张无忌在为她疗伤之余,也开始同杨逍等人一起对抗元兵,希望挽回明教的声誉。

    峨眉和明教是势力最大的两支起义军,元兵在他们的打击下节节败退。不过峨眉明显是后来居上,稳稳压过了明教。武当众人在张三丰的授意下也下山来支援苏雪云,峨眉和武当联合起来勇往直前,战无不胜。苏雪云就是最好的统领和军师,她的作战经验比当世所有将军都要丰富,后勤的安顿也比所有起义军都要想的周到。

    苏雪云一边攻打敌军一边不停的招兵买马,声望越来越高,投奔她的人也越来越多,江湖上各个门派渐渐的都不再单独行动,而是听从苏雪云的指挥,配合起来最大限度的击杀敌军,峨眉俨然已经成了众派之首。

    江湖中人大多都忙着对抗元兵,少了许多纠纷,但也不是没有追求武学的人打着不管朝廷事的旗号对元兵视而不见。在谢逊终于找到成昆的时候,也被人发现了他在少林寺的踪迹,众多觊觎屠龙刀和想要找谢逊报仇的人纷纷赶到少林寺,请少林高手和众人一起抓住谢逊,并广发英雄帖,要求召开屠狮大会请各门派一起对付谢逊。

    成昆十足的狡猾,易了容东躲西藏的,谢逊好不容易把他揪出来自然不能再放过他,就算明知众人虎视眈眈,还是不顾安危暴露在大家面前。他和成昆打的昏天暗地,少林见他打的是本寺弟子自然不允,谢逊当着众人的面一边打一边将成昆的恶行大白于世。

    江湖上发生这么大的事,很可能会自相残杀被元兵趁虚而入,苏雪云和宋青书自然也赶过去了。张无忌比他们到的更早,张无忌和明教众人替谢逊挡下了少林和其他门派的高手,让谢逊单独对付成昆。谢逊半点没用成昆教他的武功,而是用降龙十八掌,一掌一掌的将成昆打到肋骨全断,再也无法还手,才终于停了手。

    谢逊扯下成昆的面具,少林方丈这才知道成昆自上次在光明顶暴露之后,就杀了少林一个弟子,易容假扮成那人躲了这么久,顿时没了阻拦谢逊的理由。少林收手,其他人打不过张无忌,都停了下来。

    谢逊废了成昆的武功,看着成昆生不如死的样子,哈哈大笑,笑声中却充满了悲哀,“成昆啊成昆,你也有今日!你奸|淫我妻子,杀害我一家老少,今日我终于报得大仇了!哈哈哈哈……”

    众人看着谢逊,忽然觉得他才是最悲哀的人,被全心信任敬重的师父害成这样,几乎成了个疯子,躲在荒岛过了二十余年野人般的日子,终于报了仇,却似乎也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其实他也同样的生不如死。

    成昆装模作样的念了声佛,“你是我的徒儿,今日我落在你手上,你报仇是应该的,是为师欠了你。”

    “你当然欠了我,你还勾结鞑子搅得江湖不得安宁,你作的孽多了!”谢逊瞪着他,忽然说道,“你是我师父,我不杀你,你自尽吧。”

    成昆定定的看了他半晌,又转头去看周围的人,终于不甘的接受现实,今日他是活不成了。自尽总比受人虐待要强,成昆哈哈大笑,说道:“我成昆一生做下的恶事数之不尽,却收了个好徒弟,好徒弟啊!徒儿,你要怪就怪阳顶天,若不是他抢了我师妹,我怎么会做这么多事?”

    谢逊冷冷的看着他道:“你师妹在九泉之下不会想见你的,因为你根本就不是为了她,你是为了你自己的野心。”

    成昆猛地瞪住他,想起曾经与师妹的青梅竹马,想起面对阳顶天的无能为力,想起他这几十年做过的许多恶事,突然喷出一口血来,瞪着眼睛直直的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谢逊眼中有些茫然,长久以来的目标一下子没了,让他突然间不知道活着该做些什么。

    张无忌担心的扶住他,“义父,你没事吧?”

    谢逊轻轻的摇了下头,还没开口,就听之前围攻他的那些人逼问道:“屠龙刀呢?你把屠龙刀藏在哪里?”

    “把屠龙刀交出来,那不是你这个大魔头该有的东西。”

    “对,快说出屠龙刀的下落。”

    谢逊又摇了摇头,对着他们道:“我在海上遭遇风暴,屠龙刀沉入海里了。你们若不信,我也没办法,若我有屠龙刀,方才怎么会不用?”

    众人面面相觑,先前他们见谢逊赤手空拳的对付成昆就觉得奇怪,毕竟屠龙刀是神兵利器,有屠龙刀在手威力大增,谢逊没理由弃屠龙刀不用。此时一听谢逊的话,他们心里已经信了六成。

    谢逊又描述了一下屠龙刀沉海的地点,听上去十分真实,众人不信也只能信了。如此一来,得不到屠龙刀的众人恼羞成怒,又开始嚷着要杀了谢逊这个大魔头。

    张无忌忙下令让明教众人将谢逊护在中间,直言道:“谁若动我义父就是与明教为敌。”

    谢逊站在中间沉默了半晌,抬头看向周围这些不认识的人,不知道其中是否真有他的仇家。忽然,他看到了人群之后的苏雪云,想起苏雪云帮他治好眼睛时曾说过要让他帮忙抗元的,他一下子又有了活下去的目标。

    谢逊拍了拍张无忌的肩膀,站出来高声道:“我谢逊为报仇杀了许多无辜之人,势必要以性命偿还。可如今元兵肆虐,正是家国安危之时,我谢逊曾受周元帅恩惠,发过誓要对抗元兵以作报答。今日谢逊在此立誓,驱除鞑虏之日,便是我谢逊自尽谢罪之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