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兰.芷兰花开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龙皇武神回乡小农民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峨眉众人对明教态度很冷漠甚至隐隐带着仇视,但上门是客,又是掌门继位的大好日子,场面自然不能乱。因此贝锦仪听闻张无忌来了之后,只是命人将他们安排在末席便不再理会。

    杨逍四下看了一圈,眉头微皱,“峨眉竟如此不给我们面子,连小门小派都排在我们前面。”

    韦一笑嘿嘿一乐,摸了摸胡子,“杨左史,你拐了人家一个弟子回去,人家没把你赶出去算好的了。”

    张无忌无声叹息,有些落寞的道:“我们是来给周掌门道贺的,万万不可无礼。”

    韦一笑看了一眼高台上的苏雪云,悄悄凑近张无忌打趣道:“教主,那位周掌门不是你的青梅竹马吗?你就没什么想法?”

    张无忌苦笑,还未开口,旁边的殷离就一把拍开韦一笑,怒道:“胡说八道什么?阿牛哥已经有婚约了。”

    韦一笑连忙赔不是,殷离怎么也是他们明教的人,若她能做上教主夫人之位总比那什么郡主强多了,他们都支持着呢。殷离不理他,眼神复杂的看向苏雪云,发觉这个人同之前在岛上之时不一样了,就像破茧成蝶,一下子变得光芒万丈。回想苏雪云同她说的那些话,她暗暗看了张无忌一眼,只见张无忌看着苏雪云的目光中充满了愧疚和情谊,她忍不住低下头,嘴边勾起了嘲讽的笑来。

    明明前不久他们从岛上回中原时,张无忌还对赵敏各种呵护,甚至在赵敏的挑拨下破天荒的呵斥了她,可此时见到苏雪云,张无忌又露出这般神情,莫不是他当真想左拥右抱?殷离眼中一片寒光,想到生父抛下娘娶了二娘回来任由二娘欺负她们,她心里就止不住的恨意。她的夫君一辈子也别想纳别的女人,否则,她定会拉着他一起下黄泉!

    苏雪云淡淡的扫过全场,有哪些重要人物已经了然于心。她的目光从张无忌等人身上划过,没有丝毫停顿,仿佛他们和那些小门小派一样,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罢了。张无忌眼神黯然,心中泛起苦涩,既觉得之前辜负了芷若妹妹的情意又觉得难以割舍这个被他放在心上多年的女子。

    苏雪云按照峨眉规矩叩拜祖师,给历代掌门上香,起誓般的道:“弟子周芷若得师父器重接任掌门之位,余生定当以振兴峨眉派为己任,驱除鞑虏完成祖师遗志,绝不辜负师父的期望,若为此誓,天地弃之!”

    苏雪云的声音没多么大,却清晰无比的传到了在场每个人的耳中,仿佛她就站在身侧说话一样。所有人都被她这一手震了一下,他们即使能做到令众人都听到自己的声音,那也是类似狮子吼之类提高音量的功法,而苏雪云却只是淡淡开口就做到了,这个下马威让有些小心思的门派登时冷静下来,不敢轻举妄动。

    武当一向同峨眉交好,宋远桥几人对视一眼,都露出了笑意,看到峨眉后继有人让他们倍感欣慰,何况苏雪云如此立誓,将来必定错不了。

    苏雪云接过镇牌之宝倚天剑,完成了接任大典最后一步,正式成为峨眉派第四代掌门人。

    “参见掌门!”贝锦仪率峨眉众人齐齐行礼,声音中不仅有绝对的恭敬还透着满满的崇拜和敬仰,由此可见苏雪云在峨眉弟子心中的地位有多高。

    有心之人见此更是深思,是什么让峨眉所有弟子如此心甘情愿的臣服敬畏?听说苏雪云回峨眉也不过就一个月,还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竟能收服峨眉上下甚至比灭绝在世的时候做的还好,这不得不令那些想打峨眉主意的人警惕。再想到苏雪云回峨眉第一日就废了一位师姐,将几十位弟子逐出师门,如此魄力,换做他们真未必做得到。

    不过在场几百人,有聪明的及时收手,当然也有那自以为是的看不出苏雪云的底,只当她是好欺负的软柿子。崆峒派率先忍不住,掌门一个眼神,便有弟子跳出来道:“周掌门,如今接任大典已经结束,便该说说其他的事了。听闻周掌门月余前曾出海见过谢逊,是也不是?谢逊那个大魔头,人人得而诛之,还请周掌门告知谢逊下落。”

    此言一出,四周一片寂静,张无忌皱起眉连忙去看苏雪云,生怕她将义父给卖了。其他人除了武当派是真正担心,其他人俱是沉默观望。苏雪云淡淡一笑,开口道:“本掌门出海寻回倚天剑时确实见过谢逊,但却不知谢逊现在何处。听闻谢逊已经回到中原,众所周知本掌门一直在闭关,怎会知晓这等事?”

    崆峒弟子见她不像灭绝那样疾言厉色,登时得意起来,变本加厉的道:“周掌门未必不知,怕是想要包庇谢逊或独吞屠龙刀吧?前阵子有人看到一个疑似谢逊之人在峨眉山附近出现,莫非谢逊是被周掌门藏起来了?周掌门若是不肯说出谢逊的下落,恐怕今日我等就要得罪了。”

    “放肆!”贝锦仪厉喝一声,上前便要拔剑。

    苏雪云一抬手制止了她,眼神凌厉的看向崆峒弟子,“本掌门不说,你又待如何?”

    崆峒弟子笑道:“自然是搜查峨眉派!周掌门,我这也是为了峨眉好,说不定谢逊当真潜入了峨眉躲藏呢,峨眉这么多如花似玉的姑娘,可不能不谨慎啊。若是没找到,也可洗清峨眉的名声不是?”

    场内响起抽气声,拿姑娘的名誉来说,崆峒派当真不要脸。然而下一刻抽气声更重,甚至许多人忍不住站了起来。

    只见半空一道残影,苏雪云瞬间出现在崆峒弟子面前,没人看得清她是怎么动作的,四周离得最近的人都没反应过来,那个崆峒弟子已经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待他落地之时,苏雪云已经回到了高台之上。

    苏雪云冷哼一声,声音如结了冰一般再不复先前的温和,“无耻狂徒,胆敢对峨眉无礼,念在今日峨眉大喜便留你一命,你既然不知该怎么说话,那便不必再开口了。”她淡淡扫了一眼崆峒掌门,“魏掌门在位一日,峨眉与崆峒永不结盟!”

    苏雪云的话掷地有声,让人听了就心冷,同时也为她的魄力感到震惊。崆峒掌门气得面色铁青,命人去看被打伤的崆峒弟子,得知那人肋骨全断、舌头重伤,即便治好了也无法开口、无法习武,更是火冒三丈。

    “周掌门好大的威风!莫不是看不起我崆峒故意欺凌?各大派向来守望相助,周掌门如此对待崆峒,莫非是想凌驾于各大派之上?”

    苏雪云面容冷凝,根本没开口。贝锦仪上前一步,冷着脸道:“崆峒无故挑衅侮辱我峨眉乃有目共睹,你身为崆峒掌门不但不阻止还频频使眼色命弟子口出狂言,居心叵测的分明是你们崆峒派。”

    “各大派都在这里,诛杀谢逊本就是理所应当之事,若峨眉当真问心无愧就当敞开大门让我们搜查,你们如此定是心虚!”崆峒掌门畏惧苏雪云莫测高深的武功不敢出手,只能色厉内荏的厉喝出声,妄图将其他门派也拉下水。

    苏雪云冰冷淡漠的视线一一扫过众人,被看到之人莫不是背脊发凉,暗叹这位新掌门比起灭绝更加心狠手辣啊。死人是一了百了,崆峒弟子那种半死不活的才是真正的受罪。

    苏雪云轻轻摆了下手,就见贝锦仪躬身退下,片刻后带回两位女子。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苏雪云要做什么,却发现那两位女子抬起头时,崆峒掌门脸色大变。

    贝锦仪指着两位女子扬声道:“这两位是我峨眉弟子下山历练时救回之人,诸位不妨听听她们是被何人所害。”

    崆峒掌门心虚的喝道:“你们不要顾左右而言他,立刻交出谢逊那个大魔头,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其中一位女子满眼恨意的瞪着崆峒掌门,“你当然不敢让我说,众位英雄,我就是他明媒正娶的原配妻子!他这个无耻小人,为了掌门之位隐瞒了自己已有妻室,奉承讨好崆峒派前任掌门之女,将我关在柴房里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若仅仅如此,我只怪自己命不好,可他居然……居然强占了来探望我的侄女!”女子泪流满面,拉过身旁明显才十五六岁的女子,“可怜我侄女刚刚定亲,竟被他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玷污,他简直不是人!”

    崆峒掌门额上冒出青筋,“住口!周芷若,你竟然找两个骗子来诬陷我!”

    女子冷笑一声,从袖中取出一张婚书,“这是我和这畜牲的婚书,绝无虚假。这畜牲骗到了前掌门之女,便要逼死我让出正妻之位,是我侄女冒死将我救了出来,可恨我们报仇无门还险些被元狗所害。万幸遇到峨眉弟子杀了元狗救我们性命,今日便将这畜牲的恶行大白于世。”

    她侄女在旁边神情冷漠,没有一滴眼泪,只是等姑姑说完后,取出了数封书信。

    崆峒掌门一见那书信瞳孔骤缩,飞身掠起就要杀人灭口。贝锦仪错身一步,十指翻转快速与崆峒掌门对了数招,崆峒掌门倒飞出去,落地后猛退了七八步才踉跄的停下。这一招正是天山折梅手,众人又是一惊,竟是从未见过的武功,且峨眉贝锦仪的功夫竟比从前提升了这么多,峨眉越来越深不可测了。

    那位侄女直接打开信高声念了一遍,竟是崆峒掌门与汝阳王府勾结的书信,众人皆惊,顿时哗然一片。崆峒掌门脸上终于浮现出惊恐,颤声喊道:“假的!都是假的!周芷若,你诬陷我!”

    苏雪云冷冷的看着他,命人将婚书和信件传给少林、武当等派轮流查看,确认真实无疑。

    宋青书放开紧握的拳,直到此时才站起来,天知道他刚刚多想杀崆峒个片甲不留,竟敢破坏苏雪云的接任大典,那群混蛋死不足惜!但他不能,他得让苏雪云自己立威,从小被当做武当继承人培养,他知道这一刻对苏雪云有多重要,所以他不能插手,只能咬牙坐在那做个旁观之人。但此时,威已立,是他支持苏雪云的时候了。

    “各位,元兵肆虐,毁我河山,杀害多少黎民百姓?崆峒派竟然与元狗勾结,天地不容,各位都是正义之士,如此败类,人人得而诸之!”宋青书对苏雪云拱了拱手,“早闻周掌门一心为国为民,誓要驱除鞑虏,没想到已经救人无数甚至查出了江湖中的叛徒,宋某自愧不如,将来峨眉对抗元狗,我武当定当尽心尽力,与峨眉并肩作战!”

    宋远桥和莫声谷看着长身玉立的青年,对视一眼,欣慰不已。宋远桥起身道:“青书说的好,武当定与峨眉同进退。”

    张无忌缓缓坐回椅子,他只慢了一步,只一步。他也愿意与芷若妹妹同进退的,可此时再说出口只是多此一举,他到底慢了一步。他看向苏雪云,瞧见苏雪云对着宋青书微微笑了一下,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觉,怪不得苏雪云不选他,他何时又真正护过苏雪云?就连在光明顶上缴了所有人的剑唯独没对芷若妹妹动手,也只是害芷若妹妹成了众矢之的,难堪至极,这么看来,他当真无用。

    武当出声,少林和几个大牌也表明了立场,在元兵面前,他们始终都是站在一起的。宋青书看向还在喊冤咒骂的崆峒掌门,双眼微眯,忽然飞身而起,飘至崆峒掌门面前连拍三掌,崆峒掌门登时喷出一口血来,飞出数十米砸倒了崆峒派数人。

    宋青书回到席位,轻弹了下衣摆,淡声道:“今日乃峨眉掌门继位之日,其他不宜多谈,便先放过你们,待下山后,崆峒派的事还要好生处理。”

    众人再次震惊,宋青书是何人他们清楚的很,玉面孟尝武功如何他们更清楚,可方才那一手分明比从前高出数倍,又是没见过的武功。听了宋青书的话,明着是说崆峒的事,暗地里何尝不是在警告众人不要再提谢逊之事?

    然而,不管众人作何感想,见识到苏雪云的手段和武功之后,他们也不敢再逼迫苏雪云了。柿子挑选的捏,就算当年他们联合起来逼迫张五侠也是看在张三丰宅心仁厚不会同他们计较的份上,如今见了苏雪云对崆峒的反击,谁也不敢出头了。谁知道峨眉有没有掌握其他门派的把柄?

    崆峒派众人被峨眉弟子冷漠的丢了出去,如今的峨眉弟子一个个不知在外头杀了多少元兵,严肃起来一身煞气,看上去就不是好惹的。经此大典,无人再敢轻视峨眉,甚至在六大派中,峨眉的地位也在隐隐提升,可以说苏雪云这一仗是大获全胜。

    威风之后,苏雪云便恢复了温和的态度,招呼众人用膳,看上去像是个无害的女子,可在场之人却没一个敢小看她的了。

    翌日各门派的人都开始告辞离去,他们并不是急着回去,而是打算守在山下阻拦张无忌。众所周知,苏雪云是提前一个人拿倚天剑回来的,而谢逊极有可能是跟着张无忌一同回中原的,他们当然要逼问张无忌。只不过之前刚好是苏雪云接任大典,才有人先逼问苏雪云,谁知被苏雪云的铁血手腕给镇压了。

    经过那件事,大家也不好在人家峨眉逼问张无忌了,对这一点他们算是有了共识,谁若敢在峨眉捣乱,想必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们只能退而求其次,在山下守株待兔,可惜张无忌也不是个兔子,他们对此也无甚把握,唯一的依仗大概是张无忌表现出的手段还算温和,就算不松口也不会把他们怎么样。

    张无忌自觉和苏雪云还有点情分在,所以竟和武当一起留到了最后还没走。他想见苏雪云一面感谢她没有说出义父的消息,也想问问苏雪云为何没说,是否对他也没那么绝情,结果他压根连苏雪云的影子都没见到。

    贝锦仪冷冷的看着他道:“掌门要忙着铲除鞑子,事务繁多,没空见张教主了。想必张教主也是贵人事忙,我们就不留张教主了,请。”

    杨逍皱眉,“我们教主求见竟也推三阻四,是何道理?”

    贝锦仪看见他更是冷漠,“杨左史行走江湖多年,莫非上门求见你的人你都要见一见?那岂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要登门了!”

    杨逍扇子一收,眼神凌厉,“不可理喻!”

    贝锦仪冷哼一声,她曾经同情纪晓芙,想着纪晓芙只是一时糊涂的可怜人,屡次帮忙,谁知纪晓芙竟未婚先孕干脆利落的嫁去明教。那段日子简直是峨眉的噩梦,天下谁不知灭绝痛恨明教痛恨杨逍?偏偏灭绝看重的徒弟嫁给了杨逍还为女儿取名“不悔”。而纪晓芙未婚先孕更是败坏了峨眉的名声,峨眉弟子俱是女子,纪晓芙此举害她们出门都要被指指点点,峨眉几乎成了江湖中的笑话。

    若不是灭绝强势,其余弟子也争气,峨眉哪里还有如今的光景?幸好那几年已经过去了,如今纪晓芙只是峨眉弃徒,她贝锦仪也再不会顾念什么同门之谊。

    张无忌抬手不许杨逍继续说下去,失望的道:“既然周掌门不愿见我,那我……我就告辞了。”

    殷离眼珠一转,忽然说道:“等等,麻烦贝女侠通报一声,问问我能不能见周掌门一面?当初周掌门说过我可以来找她的。”

    贝锦仪迟疑的看了她一眼,低声吩咐旁边的弟子去里头通报了。苏雪云听闻殷离要见她,想了想也许是为了治脸的事,这本来就是她想做的,便命人将殷离请进待客厅。

    明教众人一见殷离被带了进去,多有不服,念念叨叨的说苏雪云不给明教教主的面子。而张无忌也终于确定了苏雪云不是真的繁忙,她连当初讽刺过她的殷离都愿意见,却不见他,大概真的要同他恩断义绝了。他不禁又想起在岛上那些日子,从没有一刻如今日这般清楚的明了,他为了赵敏真的将苏雪云推的远远的了。

    张无忌有些颓然,明教众人看到教主这般模样,面面相觑,终于沉默了下来。

    殷离见到苏雪云,眼神复杂的道:“恭喜你接任掌门之位,我现在是真的相信你不会跟我争阿牛哥了。”

    苏雪云微微一笑,“阿蛛,我说的话一定会做到的,我曾经劝你的那些话也是真心的,你好好考虑考虑吧。”

    殷离低头沉默了半晌,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始终忘不了当年那个咬了我一口的男孩子,他也亲口允诺了婚约,我放不下。”她抬手抚上自己的脸,自嘲的笑笑,“我曾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在意这半边脸,可当你说有办法让我恢复容貌的时候,我还是动心了,我想做一个漂亮的新娘。”

    苏雪云惊讶的看着她,“新娘?你……你要嫁给张无忌?”

    殷离笑着点点头,“婚期还没定好,祖父已经在选好日子了,我想有祖父在,张无忌他不敢对不起我的。芷若,你真的能治好我的脸吗?”

    苏雪云笑着起身,走近看了看殷离的脸。殷离有些不自在,苏雪云却不在意的道:“你练功才变成这样,这不是你的错,你不必自卑,我知道你原本的容貌是很美的。我也听说过你的事,你能为了娘亲手刃二娘,我很佩服你,比起那些唯唯诺诺不敢抗争的女子强太多了,你应该骄傲自信的活着,因为你并没有做错。”

    殷离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苏雪云,从来没有任何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就连当年她手刃了二娘,娘亲也是说她不该那么做,甚至自杀谢罪,让她痛苦了十几年。她低下头,不想让人看见眼中的泪水,可心底压抑多年的委屈却似一下子爆发出来,眼泪止不住的掉落在衣裙上,晕湿了一片。

    苏雪云默默的陪着她,等她发泄过,才轻声笑道:“不管你会不会嫁给张无忌,治好了脸都是件好事,我写个方子给你,回去后你按照我说的办法将脸上的毒血放出来,然后每日按时敷药换药,半月之后即可痊愈。”

    殷离擦干眼泪,扬起明媚的笑颜,“谢谢你芷若,到我大婚的时候会给你发请柬的,你会不会来?”

    苏雪云一边写方子一边笑道:“当然会去,到时我定备上一份大礼去为你道喜。”

    殷离笑起来,真正将苏雪云当成了可以交心的朋友。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前不久她们还是情敌,如今却可以心平气和的谈天说地,明明相处不久,却比和其他人相处时要轻松自在许多。她拿了方子,再次道了声谢,就面带笑意的同张无忌离去,她想等她做了教主夫人也可以像苏雪云那样去对抗元兵,她们也会有并肩作战的一天。

    各门各派都已离开,武当派也该走了,但宋青书却拒绝和他们一起回去。宋远桥皱眉看着他,忍着气道:“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这里是峨眉,所有人都走了,你留在这里算什么?”

    宋青书抿唇道:“爹,再过不久周师妹就要下山,我想同她一起去对抗元兵。”

    宋远桥一拍桌子,“荒唐!就算你要抗元,也该回武当带着武当弟子下山,而不是整日跟在周掌门身后,你让别人怎么看你?”

    屋子里只有他们父子二人,宋青书这一次没有因父亲的斥责而伤心气氛,这一个月和苏雪云相处的日子,让他彻底冷静下来,也想好了将来的路,更确定自己想要什么,再也没有了阴郁之色。他沉默半晌,看着宋远桥郑重道:“爹,就当孩儿求你您,您知道我对芷若的心,从前我或许有不甘、有嫉妒,甚至想过不择手段的接近芷若,但我发现芷若变的和从前不一样了,我说不清楚,但我这次绝对不会放手的。爹,就当您给儿子一个机会吧,我不会耽搁了正事的,我会好好练功,也会在山下和武当弟子汇合,爹,您就让我留在这吧,我可以住在山下。”

    宋远桥看着儿子眼中的恳求,训斥的话卡在口中怎么都说不出来,他有些无奈的道:“青书,你何必执迷不悟?这么多年下来,周掌门对你无意,你又何必苦苦纠缠?更何况,看无忌对周掌门的样子也不像无情,之前周掌门对无忌也……他们之间的事还说不清到底会如何,你此时非要留在周掌门身边着实不妥啊。”

    宋远桥不理解宋青书那般炽烈的感情从何而来,也体会不到儿子的感觉,他只知道他有六个师弟,若是他师弟喜欢上一位女子,不管他们会不会在一起,他都不会同那个女子有纠葛的。同门师兄弟难道不该如此吗?否则将来见面何其尴尬?怎么可能不起隔阂?

    宋青书十分了解父亲的想法,闻言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只用坚持的眼神看着宋远桥,“爹,青书求您了!”

    两父子对峙许久,最终还是宋远桥退让了一步,“你要记住你说过的话,住在山脚下,万不可做出出格之事,我回到武当会命人出来与你汇合。行走江湖当保持心中之义,不要行差踏错。”

    宋青书大喜,忙起身行了个大礼,“多谢爹成全,我不会让爹失望的!”

    武当众人是一起下的山,宋青书下山前特地告知苏雪云他不会离开,等苏雪云打算入江湖历练时一定要去找他。苏雪云想了想将来要做的事,觉得近距离看着宋青书还是放心些,便同意了。她怕宋青书在山下遇到陈友谅,还给他找了个事做。

    峨眉一直是收女弟子的,但苏雪云想要对抗元兵,只靠峨眉这些弟子显然不够,新招收的弟子们,毕竟没学过武功,力气也很小,出不上什么力。她便命人在峨眉山安排了一处地方,专收男子做峨眉外门弟子,对外言说天下大乱,能救助一人便救助一人,指望早日收复河山。

    如今正好让宋青书也住进去,帮忙教那些新收的外门弟子一些武功,宋青书听到苏雪云分派事情给他做,自觉苏雪云这是不拿他当外人,笑容满面的应允下来,教授时尽心尽力。宋远桥走时见他确实是在做正事,也放心了些,还留下几名武当弟子跟着宋青书,如此显得名正言顺,是峨眉不方便教那些男弟子,武当派才出手帮忙的,也显两派亲近。

    所有人都送走了,峨眉派恢复了宁静,却没人放松下来。她们都知道掌门将来要做大事,振兴峨眉,一个个的既佩服掌门的抱负又担心自己武功不足会拖后腿,牟足了劲的练武,整个峨眉都充斥着一种积极向上的气氛。

    几日后苏雪云再次去后山看过谢逊的眼睛后,笑道:“幸不辱命,前辈的眼睛已经无碍了,今日最后敷一次药,再过一个月就能取下布条重见光明了。”

    谢逊自己也能感觉到眼睛的情况,当即高兴道:“多亏了周丫头妙手回春,这份大恩我谢逊记在心里了,将来周丫头有事尽管吩咐,谢逊万死不辞!”

    苏雪云笑起来,“前辈太客气了,不过我将来对抗元兵当真需要前辈助我一臂之力,我便不推辞了。”

    谢逊哈哈大笑,“好!周丫头实乃女中豪杰,不虚伪不做扭扭捏捏之事,待我报了仇便来找你,遇到元兵我定帮你杀个痛快!”

    “那我就先谢过前辈了。”

    “这段日子多谢周丫头照顾,我知道那帮孙子逼问你的事,万一被人发现我的踪迹总归不好,我今日就离去了,周丫头保重。”

    苏雪云也没拦他,还帮他准备了乔装的衣服和斗笠,看着他快速下山而去。回房后,她打开谢逊带来那个琴盒,看到里面断开的屠龙刀,她将断刀取出来仔细看了看,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找到能工巧匠将这把刀重新接起来,或者熔了再炼出新的神兵利器也好啊。

    想着记忆中这个世界没有这样的人,她干脆将屠龙刀连同琴盒放进了空间戒指,以后总有机会的,说不定她哪天也能学一学。

    苏雪云没急着下山,她再次闭关提升功力,又选了一种剑法熟练倚天剑。倚天剑几乎是峨眉的标志,她将来用倚天剑驱逐元兵定然更有号召力,而在战场上起码要看上去威风凛凛才行。

    这次苏雪云闭关了三个月,江湖上纷纷扰扰发生了许多事,那些门派逼问张无忌和殷离,但明教也不是好惹的,谢逊本就是明教中人,他们敢当着明教的面喊打喊杀,纵使张无忌不说什么,杨逍等人也会出手教训他们。在几次逼问被打了一通之后,众人虽然愤恨可以不敢再说什么了,只有几个心思不正的想要暗地里绑架殷离或赵敏逼问,谁知殷离闭门不出,而赵敏狡猾异常,竟是谁都没得手。

    饶是如此,江湖上也因谢逊回中原的消息而闹出了许多事,好处就是这些人东奔西走,偶尔遇到元兵害人顺手也会杀一杀元兵,一时间倒是让元兵老实了不少,不敢肆意欺凌百姓了。不过其中出力最多的还是峨眉和武当,两派弟子行走在外纷纷以杀元兵救百姓为己任,几乎是毫不停歇的从一处杀到另一处,他们两派在民间的声望也越来越高,投奔依附的百姓越来越多,弟子也在成倍增加。

    养这么多人不容易,苏雪云将逍遥派那些典籍拿出一部分适合乱世用的书籍与武当共享,让门派中没有天赋的弟子和那些依附的百姓们都有一技之长,多少帮上些忙。

    而苏雪云出关后将记忆中说见过的武林高手梳理一遍,终于觉得自己的武功小有所成,可以下山去对付汝阳王府的高手了。这次下山,就是峨眉派扬名的起始,任何一步都不能踏错。

    临行前,她走到灭绝的灵位前,上了一炷香,“师太,我来此之后,借你之名做了不少事,虽然我不是你真正的徒弟,也不会按照你说的那些去做,但是我会让峨眉成为天下第一派,会压过明教驱除鞑虏,如此也算完成你的心愿了。若你在天有灵,请保佑峨眉派的徒子徒孙,让他们尽量少一些伤亡。”

    苏雪云行过礼,抬起头时眼神坚毅,转身踏着坚定的步子走出门外。这是她第一次打算亲自推翻一个王朝,做真正的掌权者,一将功成万骨枯,她只盼望能够少一些伤亡,盼望能够多救回一些人,早日将那些肆意掠夺杀戮的鞑子赶出中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