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兰.芷兰花开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龙皇武神回乡小农民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峨眉所有弟子在见识到苏雪云的威严时,再无一人敢挑衅,甚至心中丁点不满之情都没了。纵观峨眉派上下,苏雪云显然是武功最高的,不仅有灭绝师太亲自传下的掌门扳指,还以一人之力寻回了倚天剑,如今苏雪云的掌门之位已经是稳的不能再稳了。

    苏雪云一声令下,众弟子莫敢不从,迅速而强硬的将丁敏君及其一众爪牙驱逐出峨眉山,并将掌门回归整顿峨眉的事传了出去。任何一位新任掌门都是需要慢慢将名声积累起来的,让江湖中人知道峨眉新掌门的不好惹,才不会有人看轻了峨眉派。

    休息一日后,苏雪云叫来贝锦仪及上面的几位师姐共同议事,将自己去灵蛇岛取回倚天剑并刺伤赵敏的事简单说了一下,见几位师姐看她的眼神都透着感激,才继续说道:“我知道此次行事有些思虑不周,但实在是机会难得。汝阳王府高手不少,平日赵敏身边都有人保护,凭我如今的武功没有一丝把握,说不定还会让峨眉成为笑话,我这才同他们一起出海。事出紧急,未免被赵敏发现端倪,我便没有设法通知众位师姐,让你们担心了,是我的过错。”

    贝锦仪动容的道:“掌门莫要这么说,掌门深入虎穴夺回倚天剑令我等敬佩不已,先前人云亦云对掌门有所怀疑却是我等惭愧,还望掌门原谅。”

    苏雪云淡淡一笑,“贝师姐言重了,毕竟我不留一言就此消失,很可能引起峨眉动乱,师姐妹们的顾虑和担忧也是情有可原,换做是我也会如此。幸好我此次冒险没有辜负师父她老人家的期望,成功将倚天剑取了回来,如此一来,传言不攻自破,我们峨眉在江湖中也暂时保住了从前的地位。”

    几位师姐拱手道:“是,掌门高瞻远瞩,我等不及。”

    苏雪云的目光一一扫过眼前几人,峨眉武功最高的都在这了,要想将峨眉派发扬光大,只有上下一心才能事半功倍,万万不可让众人同她疏远。她沉默了一下,微笑着道:“我知道之前我同张无忌相识多年的事让师姐妹们担心了,此次在灵蛇岛我已同张无忌恩断义绝,言明再见只作路人。我在师父临终前曾立下毒誓,此生绝不与张无忌有任何纠缠,这一点请师姐们放心,我既然接任了峨眉掌门之位,日后凡是都会以峨眉为重。师父对明教与张无忌的厌恶,我永不敢忘。”

    几人震惊的抬头看向苏雪云,随即面面相觑,如何也没想到她会与张无忌恩断义绝。毕竟之前几次见面她们都看得出周师妹对张无忌怕是有情的,不过想到灭绝师太对张无忌的痛恨,让她立下毒誓似乎也十分有可能。

    苏雪云端起茶抿了一口,继续道:“拿到倚天剑后,我是一个人独自离岛的,我走的时候他们还在岛上。大家只需记住,日后我们峨眉派与明教和张无忌没有任何情分,若起了冲突决不能有半分忍让。师父她老人家去了,江湖上等着看我们笑话的人不知凡几,甚至有可能会打压峨眉,因此我们今后行走江湖时万不可心慈手软,不能给任何人可趁之机。”

    几人心神一凛,贝锦仪见苏雪云看着自己,顿觉羞愧,忙站起来躬身道:“掌门请放心,事关峨眉名声,我不会再心软的。”

    苏雪云点点头,笑道:“我相信众位师姐都是有分寸的人,不会让我失望,也不会让师父在地下不安心的。”

    贝锦仪想到惨死的灭绝师太,心中一痛,更加坚定要改掉心慈手软的毛病,决不能给峨眉招来后患。

    将个人态度表达清楚之后,苏雪云便开始吩咐派中事务,“我此次因缘巧合得到一些机缘,急需闭关一段时日,派中事务便暂由贝师姐掌管。师父毕生心愿就是将峨眉发展成江湖第一门派,我们自然要尽力去做,一个门派除了武功之外,最重要的便是名声,是在江湖中和民间的威望。接下来我会拿出武功秘籍给几位师姐和资质出众的师妹们修习,尽快提升门派整体的实力。同时,贝师姐,从现在开始广收门徒,庇护山下百姓,命外出的弟子尽量杀元兵救百姓,若救回之人无家可归,便带回峨眉,资质好的习武,资质差的负责门派的琐碎事情。”

    贝锦仪睁大了眼,“广收门徒?”

    苏雪云点了下头,“是,峨眉将来要做的事就是驱除鞑虏。明教尚且在抵抗元兵,我们名门正派怎能袖手旁观?我们不止要做,还要比明教做的更好,如此,将来峨眉的声望便无人能及。况且,师父是死在元兵手里,我们一定要灭了汝阳王府为师父报仇,也让所有人知道峨眉不是好惹的。”

    几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担忧,“掌门所言甚是,只是此事不宜操之过急,是否等我们提升了武功,在江湖中稳一稳再说?”

    “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等下去,之前师父在围攻光明顶时,被张无忌三番两次的下了面子,已经在江湖众人面前威信下滑了。之后倚天剑被夺,师父身死,峨眉在江湖上的地位变得十分尴尬,其他小门派势必会想将我们挤出六大派之列,我们等不起。”苏雪云脸上散发着强大的自信,“师姐们见过我的武功了,出关之日,我有信心超过师父的武功。所以师姐们不必担心,事情会顺利的。”

    几人虽然对她武功进益如此之快有些惊疑,但也知道她从来没说过假话,更不可能拿这种门派大事开玩笑,便立即应声,保证会在苏雪云闭关之时将事情办好。

    苏雪云想了想江湖上的事,又道:“我们与武当派交好了上百年,这份情谊不能断,而张无忌和武当关系匪浅,我们将来说不定会与张无忌对上,待会儿我休书一封,先与张真人说清楚情况,以免将来有什么误会影响了两派交好。武当派行事正直,绝不会做背地里插刀之事,我们与他们交好有利无弊,日后在江湖中也可守望相助。”

    “掌门英明,张真人德高望重,明辨是非,定不会因张无忌而对我们峨眉起隔阂的。”

    “希望如此吧,另外,江湖上之前的传言对我们峨眉不利,贝师姐,想办法将我寻回倚天剑并重伤赵敏为师报仇的消息传出去,务必让江湖中人知道我们峨眉与元兵势不两立,对赵敏算计六大派之事也不会善罢甘休。”苏雪云从各个方面都想了办法,急需将自己和峨眉的名声挽救回来。

    贝锦仪迟疑道:“这个掌门倒是不必担心,昨日有山下的弟子回来,禀报说江湖上的传言已经变了。如今都在夸赞掌门机智多谋,不仅取回了倚天剑还伤了赵敏那个鞑子,不少人拍手叫好。”

    “哦?这么快已经有人传出去了?”苏雪云微微凝眉,前后一想便知道肯定是宋青书做的。宋青书当然见不得她被人冤枉,一知道事情的真相立刻添油加醋的让人传了出去,都是行走江湖的人,如何能让流言传的飞快是他们都知道的。这么一来倒是正合她意,反正将来峨眉发展起来,她与张无忌恩断义绝的事也会被大家知晓,她的名声早晚都能挽回的。

    贝锦仪又道:“虽然有不少人拍手叫好,但也有不少人在传谢逊的事,他们都说掌门见过谢逊,想要来询问谢逊的下落。”

    苏雪云不在意的笑笑,“他们也就是闹一闹,难道还真敢杀上峨眉不成?而且我当时乘坐木筏漂在海上是被渔船所救,我怎么可能知晓去岛上的路线?我能回来,想必张无忌他们也会随后回来,他们更应该做的难道不是守住沿海一带吗?”

    贝锦仪细细一想,笑道:“掌门说得对,只需一招祸水东引,自不会有人来峨眉找麻烦。”

    苏雪云点点头,见事情都安排的差不多了,便吩咐了最后一件事,“过几日我便要闭关,贝师姐给各大派送上请帖,请他们来参加我的接任掌门大典。越是在这种时候,越不能低调,若是在接任大典上有人闹事,正好杀鸡儆猴,让众人看看我峨眉的实力。我对我的武功有信心,师姐去办吧。”

    说了这么久,几人已经被苏雪云淡定自信的样子影响了,听她这么说,本能的就觉得她能做到。贝锦仪立刻应下,见她没什么事要吩咐,才同其他几位师姐一同告退离去。

    苏雪云给张三丰写了一封厚厚的信,将之前去灵蛇岛的所作所为细细说了一遍,着重表示自己对师父惨死的悲痛和对元兵的痛恨。毕竟父亲和师父都是在元人手上,她无法不恨他们入骨。她又写明了张无忌对赵敏的态度,言说若将来赵敏为父兄向张无忌求情,说不定张无忌就真的下不了手,所以她与张无忌将来很有可能会成为敌人,希望张三丰见谅。最后又提到峨眉、武当这么多年的情分,希望以后能够继续延续下去,她一定会将峨眉发扬光大。

    当然,她也没忘了提一提宋青书,毕竟宋青书私自下山是因为担心她,在她这边看来,对宋青书只有感激的份。而她直接将这份感激扩大到了武当派,感谢武当派让宋青书来援助她,帮她除去了峨眉叛徒。

    如此一来,峨眉、武当又亲近了不少,宋青书的过错也反倒成了立功,一箭双雕。

    周芷若当年是被张三丰所救,又是被张三丰送到峨眉给灭绝做弟子,自然有一番情谊在。即使多年不曾相处,张三丰还是记着这个小辈的,对她自然也多了一份包容和慈爱。苏雪云便直接将自己当做了张三丰的晚辈,一封信写的真情流露,隐约的表现出了对长辈的依赖,又深深的表达了振兴峨眉的决心,她相信武当对待峨眉的态度绝对会比灭绝做掌门时亲近的。

    信刚送出去,就有弟子来禀报说武当莫声谷求见。苏雪云早知他会来,立即命人将人请了进来,又派人去请宋青书一同到待客厅。

    苏雪云如今是峨眉掌门,莫声谷来了一见她就拱手道:“见过周掌门。”

    苏雪云起身笑道:“莫师叔客气了,快快请坐。”

    莫声谷敏锐的感觉到苏雪云好像同过去不一样了,他记得过去那个周姑娘对武当是客气尊敬,却亲近不足,对宋青书更是冷淡疏远。没想到今日一见,对方却好似将他当成亲近的长辈了,一时间他有些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有礼的坐到了一边。

    “在下听闻青书在贵派做客?青书不懂事,这几日打扰周掌门了。”

    苏雪云笑了笑,对武当的人表现的很友好,“宋师兄帮了我不少忙,是我该向宋师兄和武当道谢才是。此次我独自去寻回倚天剑,一路上危机重重,后来好运遇到宋师兄,师兄便护送我回来,是我耽搁了师兄不少时日。”

    莫声谷意外的看了苏雪云一眼,淡笑着点了下头,“武当、峨眉一向交好,守望相助是应当的,周掌门无需客气。”

    两人正说着,宋青书走了进来,他有些拘谨却又倔强的对莫声谷行了礼,“见过七师叔,您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我当然是下山找你的!”莫声谷看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但碍于苏雪云在场,又不好当着峨眉的面训斥自家人,硬生生将怒气忍了下去,回头对苏雪云道,“周掌门,想必周掌门刚刚接任掌门之位十分繁忙,我们便不多打扰了,他日再来拜访。”

    “七师叔!你在说什么?我不走!”宋青书立马沉了脸,他好不容易能接近苏雪云,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直接走了?再说张无忌很快就会回到中原,让他在这个时候离开苏雪云是万万不可能的。

    莫声谷脸一黑,瞪着他就要发怒。

    苏雪云忙开口道:“莫师叔,刚好峨眉要在一个月之后举办接任掌门大典,我已经向各大派发出请帖了,想必武当派也会派人过来。不如莫师叔和宋师兄暂住在峨眉,待大典之后再同武当的人一同回去可好?”

    宋青书立刻点头,对苏雪云笑道:“周师妹的接任大典我不会错过的,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尽管说,我一定帮你办的妥妥当当。”

    苏雪云微微一笑,“那我就先谢过宋师兄了,听说江湖上那些诋毁我的传言淡去不少,想来是宋师兄帮了忙,多谢。”

    宋青书笑着摆摆手,“一点小事,不足挂齿,周师妹不必放在心上。”

    “我这就命人替莫师叔收拾房间。”苏雪云事情很多,同他们寒暄了几句就命人带他们去休息了。

    莫声谷同宋青书走出一段才回过神来,进了宋青书房间之后,他皱着眉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周掌门和无忌……”

    宋青书面无表情的道:“七师叔,怎么什么事都有张无忌?他是你们的晚辈我就不是了?凭什么周师妹一定要和张无忌在一起?张无忌他配吗?”

    “你!”莫声谷气道,“无忌是你五师叔的孩儿,是你的同门,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宋青书露出不甘愤怒的表情,“我说的难道不对?一提起张无忌,你们都要训斥我,我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何况周师妹已经同张无忌恩断义绝了,张无忌那个无耻之徒,贪花好色,竟然在四个女子之间摇摆不决,甚至处处袒护那个鞑子郡主,你们难道就欣赏那样的人?”

    莫声谷一怔,眉头皱的更紧,“你从哪里听来的瞎话?无忌重情重义,他不是那种人,你可知诋毁同门是什么罪?”

    宋青书最讨厌长辈这番态度,口口声声张无忌多好多好,他说一句不是就成了诋毁。他们凭什么不相信他?他们才见了张无忌几面?而他在长辈们身边从小长大二十年了,那些情分简直是笑话。

    宋青书深吸一口气,露出嘲讽的笑容,“既然七师叔不相信,我也不多说什么,张无忌跟那个鞑子郡主纠缠不清又不是多隐蔽的事,等将来他若是娶了鞑子那才是大笑话呢。他的事我可是听周师妹亲口说的,难道师叔认为周师妹在说谎?”

    莫声谷见他说的斩钉截铁,心里也隐隐生出了怀疑。在他心里张无忌就应该同五师兄是一样的性情,是个重情重义的大侠,当年五师兄一得知三师兄是被殷素素所伤,便要杀了殷素素,即便最后下不了手,也是悲痛欲绝直接自杀了。他不太相信张无忌会被赵敏所迷做出什么糊涂事来,可宋青书和苏雪云都这么说,那么有一种可能是感情纠纷的诋毁,另一种可能就是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同鞑子纠缠不清可不算什么小事啊,何况那鞑子还算计六大派死了那么多人。

    宋青书除了私自下山根本没做别的事,自然不心虚,见莫声谷不说话干脆转过身去自顾自的饮茶,也不再开口了。

    莫声谷本来有些气愤,他们师兄弟一辈子相互扶持、情谊深厚,到了下一代当然看不惯宋青书对张无忌的敌意。可这会儿瞧见宋青书赌气一般的模样又忍不住觉得好笑,到底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很多事只要不涉及原则都是可以原谅的。他想着张无忌还没回中原,不知道宋青书所言是不是真的,还是暂且看看再说吧。

    原文中因为莫声谷发现宋青书潜去周芷若房间,所以怒极打了起来,又被陈友谅算计让宋青书一剑刺死了莫声谷,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剧。事后宋青书被陈友谅威胁做了不少事,越来越无法回头,再也不是曾经江湖中的青年才俊了。

    而这一次因苏雪云的态度,宋青书对两人的将来有了期盼,依然是那个武当继承人,处处不失礼数,莫声谷所气的也只有宋青书私自下山、不听管教这一条了。一场悲剧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散,让苏雪云十分满意。

    苏雪云将逍遥派的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阳掌等功法挑了出来,交给几位师姐和峨眉核心弟子修习,其他弟子资质较差,苏雪云给她们选了不那么难的武功。安排妥当后,她又避开人找到宋青书,递给他一本秘籍,“宋师兄,之前我同你提起的驱除鞑虏是认真的,我此次出海侥幸得到一本功法,我觉得很适合你练。元人招揽了不少武功高强之人,等你练成了武功就能去斩杀他们,抗元成效更大。”

    宋青书怔了怔,双手接过秘籍有些呆愣的看着苏雪云,“这……真的给我?”

    苏雪云笑了笑,“当然是给你的,这本功法至刚至阳,不适合我练,倒是很适合宋师兄,我希望宋师兄能在抗元中大放异彩,接任武当掌门之位。我马上要闭关练功了,希望宋师兄也能有所进益。”

    宋青书眼神复杂的看着苏雪云,有欣喜、有兴奋、有感动……他受宠若惊的翻开秘籍看了两眼,只几句话便知道这里面的武学十分精妙,是他毕生所见最强的武功。他紧紧握住秘籍,坚定的道:“周师妹,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修习,不会让你失望的。”

    苏雪云脸僵了一下,也不好说什么,随便说了几句话就回去闭关去了。她给宋青书的秘籍是上一世逍遥子练的,她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只要练成了在这个世界肯定是天下无敌的。而那本功法也确实不适合女子练,所以她在选的时候直接就选出来送给宋青书了,结果对方……

    其实也是,一般人谁会把这么好的秘籍随便送给人啊?要送肯定也是送最重要的人吧?她因为原主的心愿不知不觉把宋青书纳入了保护范围,送东西当然送最好的,却把这一点给忘了。

    算了,她在这个世界还没站稳脚跟呢,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吧。

    苏雪云拿着倚天剑闭关练功,不再想任何事,只一心一意的提高自己的武功。做了两辈子的武功高手,招式早已烂熟于心,她如今欠缺的只有内功。内功当然是吸别人的最快,不过想吸到内功深厚的,她本身也得有打败人家的能力。所幸她修习的武功比这个世界的武功都高级,不需要太多时间就有一拼之力了。

    在苏雪云闭关之后,宋青书也同峨眉派下人还有莫声谷分别说了自己要闭关的事。莫声谷看到师侄这么努力高兴不已,虽然有可能是因为苏雪云闭关而引起的,但只要师侄肯上进便是好事。所以莫声谷主动提出为宋青书护法,他们的房间本就挨着,十分方便,宋青书便开始在房中废寝忘食的练起武功,他绝对不能让苏雪云失望。

    二十天一眨眼就过去了,苏雪云内功提升了不少,加上各种精妙的招数绝对是超过灭绝了。到这种程度,峨眉派的实力便没有下降,再不用担心其他门派的打压。

    原本她是要继续练下去的,可这一日她刚刚收功便听后窗出现微不可闻的声响。她坐在原地没动,闭上眼细细去听,后窗的声音显然是想撬开窗户进房,且功力不低,绝不可能是本派弟子。

    她缓缓睁开眼,起身走过去。外头的人听到她的声音停下了动作。苏雪云顿了顿,有些戒备的打开后窗,只见一个戴着斗笠的男人快速翻进了房中。那人站定后偏头听了听,然后抬手就摘下了斗笠,露出真容。

    苏雪云惊讶道:“谢前辈?”

    谢逊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点点头,“周丫头,之前我本想同你一起回中原,没想到你先跑了。峨眉守卫不错,我用了三天才潜进来。”

    守卫不错还不是把你放进来了?苏雪云呵呵一笑,“多谢前辈夸奖,您怎么会来这里?”

    谢逊干脆利落的将身后背着的琴盒拿了下来,琴盒一开露出里面用布缠着的屠龙刀,他沉声道:“我立下誓言不会将屠龙刀的秘密告诉旁人,但我的眼睛看不到,总要有一人帮我将刀断开告诉我里面的内容。我不信任他人,武功秘籍少一个字便有可能走火入魔,不可冒险,而且,未免这件事传出去势必要杀人灭口。唉,我不想再造杀孽了。”

    苏雪云微微一怔,叹了口气,“是我思虑不周,谢前辈请。”

    两人落座后,苏雪云看着谢逊的眼睛,想了想,道:“晚辈医术尚可,有一法可使谢前辈重见光明,不知谢前辈可愿一试?”

    谢逊猛地站起身来,激动道:“你说什么?你能治好我的眼睛?”

    苏雪云点点头,“此法需要别人的一双眼,不过这倒不难,如今元兵肆虐,想找个穷凶极恶之徒或是刚死之人十分容易。不瞒谢前辈,我也有私心,峨眉与明教斗了数十年,关系极其恶劣,我虽没兴趣同他们交好,但也不想在对抗元兵时还要防着明教中人使绊子。”

    谢逊冷静了一些,重新坐下道:“可我已经不是明教的人了。”

    苏雪云笑了一笑,“谢前辈有所不知,明教众人都很惦念您,若我医好了前辈的眼睛,他们必定不会再找峨眉的麻烦。至于峨眉与明教的恩怨,待驱除鞑虏之后再算不迟。”

    从前明教虽不是先动手的那个,却是嘴最欠的那个。灭绝被捉那次,若不是明教中人污言秽语的侮辱灭绝声誉,灭绝未必会直接寻死。灭绝在其他地方也许做的不好,可她身为一个师太却一辈子清清白白的,被人在这方面诋毁侮辱,是个女人都受不住,何况是那么个心高气傲的人。

    不过两方都有错,这是笔烂账,苏雪云对两方都不喜欢,将来她要压过明教扩大峨眉,起码要给人一种虚怀若谷的气度。

    谢逊沉默片刻便点头道:“老夫多谢周丫头了,我也想亲眼看到成昆恶贼的下场。”

    苏雪云看了一眼屠龙刀,她是不可能用倚天剑去砍屠龙刀的,浪费了神兵利器。不过她记得上一世在逍遥派弄了块玄铁放进空间了,想来用玄铁运功一砸就能将屠龙刀断开。她起身装作去内室取东西的样子,从空间拿了玄铁出来,对准屠龙刀全力砸了上去。

    屠龙刀果然应声而断。门外一弟子听到响声立即问道:“掌门,有吩咐吗?”

    苏雪云扬声道:“没事,今日任何人不要来打扰。”

    “是,掌门。”

    待人退下时,谢逊已经颤抖着手从断刀中摸索出写满字迹的白缎,“真的……是真的……刀里面真的有秘籍,原来这就是屠龙刀的秘密之处……”

    谢逊激动的有些胡言乱语,双手紧紧抓着秘籍,好半晌才递给苏雪云,急切的道:“周丫头,快,快告诉我上面写的什么?可是门厉害的武学?”

    苏雪云说道:“前辈莫急,这是降龙十八掌的秘籍,我这就念给您听。”

    屠龙刀中一本武穆遗书,一本降龙十八掌,苏雪云将降龙十八掌慢慢的念了三遍。武学中人对秘籍是极其敏感的,谢逊虽没全部记下,却已经有了个大致的印象。苏雪云将他带到了峨眉后山一处隐蔽的山洞,叮嘱道:“谢前辈切莫暴露行踪,我会尽快找到合适的败类回来,为你医治好眼睛的。”

    “你有心了。”谢逊有些动容,即使是他的义子张无忌也没有为他做到这些。他心里不禁感到可惜,若无忌孩儿取了周女娃,日后定当是有福气的,唉,那孩子怎么偏偏看中个鞑子?莫非是因爹娘对立酿成了悲剧,才想娶个同样对立的女子来圆一个梦?

    谢逊摇摇头,想到回中原时赵敏和殷离的明争暗斗便觉头疼,他自己的麻烦事一大堆,也没心思管别人了。降龙十八掌第一重功法他已经倒背如流,待听不到苏雪云的脚步声后立即练了起来。

    苏雪云则直接避开人下了山,以她如今的武功,想不让人看见还是很容易的。她换了身衣裳带着斗笠,飞快的赶到附近最乱的地方,碰巧看到两个元兵残忍的杀戮了一家五口,正拖着一个少女欲行禽兽之事。

    她眉头一皱,从空间中拿出鞭子狠狠的抽了过去,原本一招就能制服那两人,她却生生抽了数十鞭,直到两人虚弱的瘫在地上才作罢。苏雪云走过去看了一下两人的身体,选出比较适合谢逊的一个,开口对地上悲痛欲绝的少女道:“这个人我暂时有些用处,随后便会杀了他,另一个交给你,你可要手刃仇人?”

    少女无神的双眼慢慢移过来,看到苏雪云手中的匕首,眼中猛地迸发出仇恨,仿佛全身瞬间充满了力气,爬起来抢过匕首就在那人身上扎了十几刀。一边动手一边尖叫,发泄过后才趴在地上痛哭起来。

    苏雪云闭了闭眼,看向她道:“这里是五十两银子,你将亲人安葬了吧,剩下的银子给你以后生活用。若你无处可去,可上峨眉山做峨眉弟子,峨眉将来定会驱除鞑虏。”

    少女紧紧握住银子重重的对着苏雪云叩了三个头,“多谢女侠,我葬了家人就去峨眉,我要杀鞑子,杀数不清的鞑子!”

    苏雪云叹了口气,拎着吓晕过去的元兵快速回到峨眉,将他丢在了后山。准备好需要的用具后,便为谢逊动了“手术”。这些她是上辈子跟虚竹学的,逍遥派医术十分神奇,简直不可思议,不过必须是武功高手才能做到,用作现代是肯定不行的。

    手术很顺利,谢逊本身的功力也很强,配着上好的伤药,情况很是稳定。苏雪云之后每天都会去看一看谢逊的情况,顺便给他送饭和念秘籍。谢逊一边养眼伤一边修习内功,随着武功的提升,他心里也越来越安定,原本对苏雪云那一两分怀疑和不确定全都烟消云散。

    很快就到了苏雪云接任掌门大宴宾客之日,宋青书已经出关,第一时间向苏雪云演示了他的武功,比起从前算是突飞猛进,让他完全恢复了自信,也让前来道贺的武当众人放下了心。他们原本担心宋青书在峨眉这里会出乱子,没想到什么事都没有,宋青书反而还回到了从前那般翩翩公子的模样,就连宋元桥也感到欣慰,难得的没有斥责他。

    峨眉派忙碌异常,吉时一到,苏雪云身着端庄威严的服饰一步步踏上高台,浑身气势外露,直接扭转了原主之前在众人心中的形象,任谁也不敢再小看这个年轻的新掌门。

    张无忌带着殷离、杨逍等人不请自来,看着高台上陌生的苏雪云,不禁心生恍惚,咫尺天涯的感觉猝不及防的袭上心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