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芷兰花开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网游之诸神世纪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热门推荐:、 、 、 、 、 、 、

    苏雪云在木筏上不停的用气劲攻击海面,每攻击一次,木筏就会往前蹿一大截,趁着风平浪静,她很快就走出了很远的距离,几乎连那座岛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功力耗尽的时候,她就坐在木筏上默默调息,任由木筏在海上漂着。等恢复了功力再争分夺秒的往陆地赶路。这样一次次耗尽功力再修炼起来,让她的功力进益飞快,九阴真经里有一部分心法极其适合改造身体,在海上漂了三日,苏雪云已经打通了所有经脉,让体内的内力运转起来更加流畅快速,修炼比从前快了十倍。

    在一次休息的时候,苏雪云遇到了出海打渔的渔船,她忙靠过去给了那位渔夫十两银子让他将自己送回岸上。渔船出海一次根本赚不到这么多银子,船上的人纷纷高兴的应下,快速调头往回赶,人人脸上都挂起了笑容。

    苏雪云十分顺利的踏上了陆地,心情舒畅,临走时又给渔夫加了十两银子。以她的武功也不怕这帮人是歹人,足够他们用上好一阵了,海上到底是危机重重,如今正值乱世,若银子能多救活一个人也算是件好事。

    苏雪云找到一间干净的客栈梳洗了一番,就买马快速往峨眉赶。原主为了尊师命夺取屠龙刀和倚天剑,一直没时间回峨眉,掌门继位还不怎么名正言顺呢。而且原主跟着张无忌一起消失,峨眉派里肯定有不少人不满,灭绝可是尤其厌恶张无忌和明教的,她这个新任掌门这么做实在无法令人信服。

    不过她此时带着倚天剑回去就是最好的理由,当上掌门第一件事就是从鞑子手中夺回倚天剑,挽回峨眉的颜面。如此一来,非议她的那些人就站不住脚了,立此大功,她比任何人都有资格坐上掌门之位。

    路过一处树林,眼看还剩一天就要到峨眉了,苏雪云忽然发觉有人在跟踪她,不由的蹙了蹙眉,回身弹出一块碎银。破空之声刚起,身后一棵大树后就狼狈的蹿出一个人影来。

    苏雪云从马上一跃而下,五指成爪向那人飞身而去。那人急忙后退躲避,抬头叫道:“芷若,是我!”

    苏雪云看清他的脸,及时收手在空中回转一圈落到了对方面前。她打量着对面之人,书生打扮,容颜俊美,记忆中这人因是江湖中的青年才俊总是透着几分轩昂气度,此时却表情尴尬,有些手足无措。

    她见对方不说话,迟疑道:“宋师兄,你跟着我做什么?”

    宋青书一听她的称呼更尴尬了,刚刚急着开口一不注意就把她闺名叫出来,也不知她有没有生气。宋青书小心的打量着苏雪云的脸色,见她似乎没什么恼怒的样子,才有些拘谨的开口道:“周师妹,之前我听说师太临终前将掌门之位传给了你,怕你这边会出什么乱子,就想过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谁知又有消息说……说你在海边失踪了。我一直在四处找你,昨日侥幸遇到你才放下心。”

    苏雪云微微挑眉,“那你怎么不直接出现?为什么要跟在我后面?”

    宋青书有些不自在的小声道:“我是怕惹你不高兴,所以只想暗中保护你,没想到周师妹的武功又精进了,这么快就发现了我。”

    苏雪云看他拘谨的样子,摇了摇头,多少能猜到他的心情,也不再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结,转而问道:“有劳宋师兄挂心了,我此次回峨眉接任掌门之位很有把握,”她扬了扬手里的倚天剑,“有这个在,没几个人会反对的,宋师兄大可放心。不知宋师兄接下来打算往何处去?是要回武当吗?”

    宋青书看到她手中的倚天剑眼睛一亮,笑道:“周师妹真有本事,这么快就把倚天剑夺回来了,这下子丁敏君那些人必定不成气候。”随即他脸上的笑容变成了担心,皱眉看着苏雪云有些焦急的问道,“周师妹,你是怎么拿到倚天剑的?倚天剑被赵敏那个阴险狡诈的人抢去,你拿回来肯定十分惊险吧?你有没有被她算计?有没有受伤?”

    宋青书上前了两步,眼中闪过一道杀气,“下次见到那臭丫头我一定替你杀了她!”

    苏雪云感受到他真切的关怀,有点不自在,干笑一声,道:“没那么惊险,她再狡诈,孤立无援也使不上什么计谋。我直接拿回来的,还刺穿了她的肩胛骨,一点都没有受伤,反倒是她若不能及时回到中原医治,怕是左臂就要废了。我一点亏也没吃,宋师兄放心吧。”

    宋青书看她面色红润,又想到她方才骑马和攻击的时候动作自然,显然是真的没受伤,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他眼中隐约露出一点得意之色,笑道:“我就知道周师妹冰雪聪明,那个赵敏在你面前使什么诡计都没用。”

    苏雪云眼中划过笑意,优秀美貌的女子多得是,张无忌挑花了眼,可并不是所有男人都会见一个喜欢一个的。可惜,张无忌一辈子最大的缺点是在女人中犹豫不决,而宋青书一辈子最大的败笔则是喜欢错了人,执着错了方向。若不然,他们两个必定都能成为当时豪杰。

    不过周芷若的心愿有一项就是希望宋青书过得好,再也不要行差踏错,这辈子有她帮忙,想必一个武当派掌门是跑不了了。苏雪云想到这,对宋青书笑了笑,说道:“宋师兄,前面不远就到峨眉山下了,不如我请你去城中最好的酒楼吃饭,聊表谢意。”

    宋青书有些受宠若惊,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今日周师妹对自己十分友好,并没有从前冷若冰霜的疏离之感。他心中疑惑,却不肯错过这个接近心上人的机会,立即点头应下,“那宋某就却之不恭了,请。”

    宋青书帮苏雪云牵着马,两人不紧不慢的穿过树林,往城中走去。待宋青书从惊喜中回过神来,想到之前的传言又难受起来,心里浮现出对张无忌的嫉妒与仇恨。他原本是武当第三代最出色的后辈,在江湖上也没有同龄人能与他比肩。六大派围攻光明顶那一次本该是他大放异彩的机会,却被张无忌给搅合了,听说张无忌打败他的那套功夫就是在明教密室中习得的乾坤大挪移。

    他不甘心,他是从小到大从扎马步开始一点一点达到今日的成就的,甚至在江湖上行侠仗义做了不少善事得到了玉面孟尝的称号。可张无忌凭什么?就凭张无忌那逆天的运势?掉落悬崖练成神功,被禁密室得到机缘,帮着明教击退六大派名扬天下,直接成为明教教主,为什么天底下所有的好事都被张无忌给占全了?让他感觉自己再辛辛苦苦练多少年都没用,就算他能追上张无忌的武功,谁知道张无忌会不会又得到新的机缘?

    更重要的是,一向对所有人冷冷淡淡的芷若居然喜欢张无忌!该死的张无忌!

    苏雪云一向观察入微,宋青书自觉没什么变化的脸在苏雪云眼中简直千变万化,她不禁有些疑惑,这人怎么一会儿功夫变了那么多表情?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难道这时候他已经遇上陈友谅了?那可不大妥啊,她迟疑了一下,轻声问道:“宋师兄,你没事吧?”

    宋青书猛地停住脚步,抬头看向苏雪云,心里想的话脱口而出,“周师妹,你前些天……前些天当真和张无忌在一起?”

    张无忌三个字被宋青书咬牙说出口,苏雪云终于明白他在纠结什么了。之前周芷若跟张无忌走了,说不定已经有人传言他们私奔了呢。这可对她自己和峨眉的名声不利啊,苏雪云心中一动,淡定的笑道:“算是吧,还有谢逊、赵敏、殷离和小昭。我得知他们要去接谢逊回中原,而赵敏一个亲信都不会带,觉得这是个夺回倚天剑的大好机会,所以就跟他们一起去了。这不,倚天剑顺利拿回来了。”

    宋青书愣住,随即心中一喜,忍不住就问道:“周师妹,你不是为了张无忌去的?”

    “当然不是了,师父遗命让我离他远远的,我怎么能让师父死不瞑目?我回来之前已经跟张无忌说清楚了,以后我和他毫无瓜葛,见面只当路人。宋师兄,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传言啊?江湖上都是怎么传的?”苏雪云好奇的看向宋青书,虽然她知道宋青书是因为吃醋才问的,但她现在不想跟他谈感情的事啊,还是赶紧把话引开的好。

    宋青书不可置信的看着苏雪云,似乎想要从她脸上看出说谎的痕迹,却一无所获,不禁有些惊疑,难道周师妹真的不喜欢张无忌了?可能吗?那他是不是就有机会了?他听到苏雪云的问话,淡淡笑道:“周师妹,那些人不过是胡说八道,下次我听见就帮你教训他们。而且你拿到倚天剑回中原,此事传扬出去,那些谣言就不攻自破了。”

    苏雪云点点头,“你说的对,别人怎么说不关我的事,反正以后我也不会和他们有牵扯了。我们快走吧,不然天黑了客栈就没有上房了。”

    两人再次上路,宋青书只问了些海上岛上的情况,没再提张无忌。不过他的目光总是偷偷的看向苏雪云,总觉得这次见面她跟以前不一样了,特别是在对待他和张无忌的态度上简直是翻天覆地的巨变。一路同苏雪云并肩行走闲谈十分轻松,这让他感觉有些飘飘然,甚至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永远走不到城里,能让这种幸福一直这样下去。

    不过不管周师妹是为什么改变,说的是不是真的,他都希望周师妹能一直这样,再也不要变回过去那样对他冷冰冰的。他再也不想看到周师妹为了张无忌痛苦哭泣、百转纠结的样子了。

    路终归只有那么一段,他们两个武功又不弱,很快就走到了城里。峨眉不缺马,苏雪云干脆把马卖掉了,走到城里最好的客栈要了两间上房。她刚要拿银子,旁边就伸出一只手来,却是宋青书手快的已经把银子交给掌柜的了。

    她索性把自己的荷包收起来,说道:“到了峨眉山怎么能让宋师兄破费呢?应该是我招待你才是,这次就算了,待会儿用饭的时候你可不要再同我抢,说好了我请你吃饭的。”

    宋青书笑着点头,“好,能得周掌门请客是天大的荣幸,旁的人还求不到呢。”

    两人定好房间也没上楼,直接就去了附近那家酒楼。苏雪云有原主的记忆,知道酒楼中什么菜最好吃,便要了包厢点了十几道菜上来。

    宋青书微微挑眉,“周师妹,我们两个人吃不了这么多吧?”

    苏雪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之前在岛上吃的太差了,后来我急着赶回峨眉也没怎么在城中停留……”

    苏雪云的话没说完,宋青书已经全明白了,那么长时间没吃到好的,就算不重口腹之欲的人也会觉得难受。他心疼的看着苏雪云,把手边的点心都推到苏雪云面前,“你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这些点心还算不错,你先用一些,等饭菜上来了再好好品尝。”说完他又招来小二点了近十道菜。

    苏雪云低头喝茶,嘴角抽了抽,点那么多不会是把她当成猪了吧!不过对方体贴的心意她还是感受到了,不禁替原主感叹了一下,忠犬不要,选了个种马,可不是要伤心的吗。

    酒楼的速度很快,二十几道菜没多久就上齐了。苏雪云快速又不失优雅的吃着饭,一举一动都带着几分尊贵。宋青书坐在她对面,总觉得周师妹去了一趟海上,连气质都变了。他也说不清是什么变化,却感觉周师妹更加的光彩照人了,此时两人对坐而食,他心里不禁幻想着他们是一对夫妻,一同外出、一同吃饭、一同住宿,心跳的越来越快。

    苏雪云喝了一口汤,见宋青书没怎么动,抬起头疑惑道:“宋师兄,赶路那么久你不饿吗?这里的饭菜很好吃,你多吃一点吧。”

    宋青书自动将这句话理解为苏雪云在关心自己的身体,高兴的点头道:“多谢周师妹关心,我这就吃,这就吃。”

    苏雪云眨了眨眼,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啊。原主对宋青书那么疾言厉色的,宋青书还忠犬到死,她现在对宋青书是和颜悦色,似乎……会让忠犬更忠犬啊。可是她还得保证宋青书不学坏以后有一番成就呢,总不能做的比原主更冷漠啊。

    看着宋青书脸上的笑容,她觉得对一个这么关心自己的人实在摆不出冷脸来。苏雪云垂下眼继续喝汤吃菜,决定这么深奥的问题暂时先不想了,这会儿离莫声谷找上门,陈友谅逼迫宋青书的时间已经不远了,当务之急还是要看住宋青书让他别走错路。等她空闲了干脆去把陈友谅解决掉算了,那个小人,跟全冠清一个样。

    这顿饭苏雪云着实吃了不少,她看着桌上剩下的饭菜有些可惜,这要是她自己的话肯定把这么多好吃的收进空间了,她最喜欢吃好吃的东西了。宋青书一直都有留意她,见她盯着桌上的饭菜,心知她定是觉得浪费了。他微眯了下眼,招来小二扔过去一块碎银,指着桌上的饭菜道:“把这些送去给附近的乞丐吧,免得浪费了。”

    小二拿到赏钱笑容满面,“谢公子赏,小的立即就办。”

    苏雪云惊讶的看了宋青书一眼,起身笑道:“这样也好,还是宋师兄想得周到。”

    两人并肩下楼,到了门口宋青书再次手快的把银子付了,苏雪云摸着荷包,心想自己明明是武功高的那个,怎么付银子的时候手总是这么慢呢?她出了酒楼才道:“宋师兄,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你怎么又不让我拿银子?”

    宋青书笑道:“能请到周掌门吃饭的机会可是十分难得的,就当周师妹给我这个机会吧。再说出门在外,我怎么能真让你拿银子?”

    苏雪云微微一笑,没再同他争,反正武当最杰出的第三代也不差这点银子。她饶有兴致的看着街道两旁的小摊,随口问道:“之前听宋师兄在了我,宋师兄已经离开武当很久了吗?有没有写信回去?不然他们会担心的吧?”

    宋青书表情一僵,随即掩饰一般的说道:“没事的,太师父他们也很担心你。”

    苏雪云一听就知道他和武当闹不对了,想想晚辈怎么的都该多给长辈些面子,便劝道:“那我如今平安无事,宋师兄就写封信送回武当吧,你也跟他们报个平安,免得他们担心你。太师父他老人家年纪大了,我们不该让他为小辈操心的。”

    宋青书心里叹了口气,他爹和几位师叔看出了他对张无忌的厌恶,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而且之前周师妹喜欢张无忌,所以他爹不允许他再来找周师妹,对他想要下山插手峨眉的事更是极其反对。最后他是偷偷溜下山的,爹他们估计已经气坏了。

    从小到大宋青书被管教的甚严,这也是他讨厌张无忌的一个原因。他的亲爹宋元桥面对他时总是板着脸说教,可在面对张无忌时却是慈爱的笑,还对张无忌赞不绝口。他甚至怀疑过张无忌才是爹的亲生儿子,不过想来他爹那么古板也做不出这种事。

    宋青书见苏雪云还看着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下来。只要是周师妹想让他做的事,刀山火海他都在所不辞,写封信算什么?

    两人直接去买了笔墨纸砚,写好信就送出去了。宋青书有些忐忑,但心里又隐隐有一丝期待和高兴。私自下山是他的错,免不了责罚,之前他一直担心宋元桥会发怒,心里对回武当很是排斥,可这会儿把信送出去了,他忽然有一种把心落在实处的感觉。信里他已经诚恳的认错了,但还是表达了一下自己对周师妹的关心没有错,能把想法干脆的表达出来,不管到时是什么惩罚,他都觉得无愧于心了。

    走在街上,宋青书看到有些小摊卖的小玩意很精致,便试探着问道:“周师妹,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我买给你。”

    他眼中隐隐带着期盼,苏雪云却摇了摇头,“多谢宋师兄了,马上就要回峨眉,要是被发现带了这些东西,师姐妹们肯定会觉得我在外玩乐不顾峨眉的。”

    宋青书闻言失望的情绪顷刻消散,歉意的道,“是我思虑不周,差点害了周师妹。”

    苏雪云笑了笑,她觉得跟宋青书在一起呆着,好像自己永远不会犯错,因为宋青书会把一切错误都包揽过去。她忽然看到街角有两个丐帮的人,立刻抓住机会说道:“宋师兄你看,那两个丐帮的在那里做什么?会不会在监视我们?”

    宋青书看过去,皱起眉,“不会吧?丐帮监视我们做什么?”

    “收集消息啊,丐帮那个陈友谅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上次我遇见他,他居然对我起了歹心,我恨不得把他眼睛挖出来!”苏雪云冷哼了一声,心里则默默对陈友谅道了句歉,她当然是瞎编的,不过有这句话,宋青书绝对不会再把陈友谅的威逼利诱当回事的。

    宋青书果然沉了脸,看向丐帮那两个人的眼神杀气腾腾,“陈友谅竟然如此胆大包天,他该死。”

    苏雪云摆了摆手,“算了,下次要是再看见他做坏事再收拾他吧。如今元兵肆虐,不想着怎么驱除鞑虏,只会用阴谋诡计对付中原人,算什么东西!”

    宋青书诧异的道:“周师妹,你要抗元?”

    苏雪云点点头,脸上满是坚毅之色,“当然,我爹就是死在元兵手里的,若不是太师父救我,我的命也没了。还有师父,若不是赵敏带着元兵算计六大派,我师父怎么会死?我今生定要驱除鞑虏,为他们报仇!”

    宋青书立即道:“我帮你!你想杀元兵,我和你一起杀,直到把他们杀光为止。”

    苏雪云对他笑了笑,“宋师兄对抗元兵大仁大义,是在拯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比那些练好武功却和鞑子纠缠不清的东西好多了,不愧是武当派的亲传弟子。不过宋师兄,就我们两个人注定是杀不了多少元兵的,我打算广收门徒,带领峨眉派对抗元兵,你也可以带着武当派的人一起啊,这是造福天下的大好事。”

    宋青书被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那句影射张无忌的话,他万万没想到能从周师妹口中听到他比张无忌强多了这种话,心中惊喜交加。当即下定决心,一定要带领武当的师兄弟们和周师妹一起对抗元兵,峨眉武当一直交好,这个肯定没问题的。不过他得先让太师父和爹他们认可自己的能力,把武当交到他手上。

    宋青书想到苏雪云已经是峨眉掌门了,张无忌那个混蛋也成了明教教主,他却只空有个玉面孟尝的名头,心里堵了一下,坚定的想着他一定要接手武当派。既然周师妹的愿望是杀尽元兵,他一定要帮她做到。

    苏雪云在他旁边轻轻勾起了唇,看来张无忌还是有点用处的,用张无忌激励宋青书,那是一激一个准啊,还能帮宋青书重建信心。武功比不上张无忌又怎么了,若是他能驱除鞑虏,拯救无数百姓,名声必定狠狠的压过张无忌。而且这样一来,宋青书知道了她的态度,就不可能再走错路了,她不会逼宋青书去对付张无忌,不会让他在帮自己和武当父命之间纠结,宋青书一点走歪的理由都没有。

    至于宋青书的成就,他本来就是这一代的佼佼者,只要坚定的抗元做好事,害怕成就会低吗?看来这个任务也挺好完成的。

    苏雪云自觉又完成了一个任务,心情十分愉快,面带笑意的回到客栈,跟宋青书打了个招呼就回房休息了。而宋青书看到她那么高兴还以为是因为他承诺帮忙打元兵的事,心中的想法更加坚定了。

    苏雪云休息了一日就赶往峨眉,她看着旁边的宋青书,再一次劝道:“宋师兄,你还是早日回武当吧,我接任掌门之位后就要闭关练功了,可能没办法招待你。”

    宋青书摇摇头,“丁敏君一向嫉妒你资质比她好,说不定要趁机作乱,我实在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我代表武当来帮你,多少能有些面子。”

    苏雪云心想,峨眉谁不知道你喜欢周芷若?你一个人代表武当过来,肯定没人信,丁敏君还指不定说什么难听的呢。不过她看看宋青书坚持的样子,抿抿唇没再多说,既然他要去就一起去吧,万一这会儿把他劝走了他再偷偷去,那就更麻烦了。莫声谷不就是因为他偷偷潜到周芷若的住处才要杀他的吗?这件事一定要阻止。

    他们所在的城镇就在峨眉山下,用了多半日的功夫就上山了。苏雪云抬头看着峨眉派的大门,觉得气势不小,不愧是江湖大派,她以后一定要让峨眉成为江湖第一门派,就像前世的逍遥派一样。

    她理了理衣裙,正了脸色往里走去。两个峨眉弟子看见她脸色突变,其中一个立即就跑进门去了,显然是要向谁报信,而另一个则硬着头皮拦在门前,支支吾吾的道:“周师姐,你现在不能进去,已经有人进去通报了,你稍等片刻。”

    苏雪云嘴角勾起冷笑,轻抚着拇指上的掌门扳指,“周师姐?难道你不知道师父已经将掌门之位传给我了?”她突然厉喝一声,“谁给你的胆子拦住我?”

    那弟子登时吓得跪倒在地,瑟瑟发抖却始终不肯让路。这时丁敏君带了十几个峨眉弟子走出来,讽刺道:“我当是谁这么嚣张,原来是周师妹。哎呦,瞧我这记性,你已经判出师门了,这声师妹可不该叫。”

    贝锦仪带着人也赶了过来,听到丁敏君的话紧紧的皱起眉,“丁师妹慎言。”

    丁敏君冷哼了一声,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怎么了,我说错了吗?师父刚刚去世,周芷若就跟着张无忌跑了,她怎么对得起师父?谁不知道师父最恨明教的人?这还不算叛逃算什么?”她斜眼瞥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守门弟子,这是她特地吩咐的自己人,为的就是拦住周芷若,没想到这么没用。她皱皱眉,忽然问道,“师妹,你跪在地上做什么?是不是周芷若这个叛徒要杀你?”

    守门弟子颤声回道:“周……她说她是峨眉掌门……”

    “哈哈哈,掌门?周芷若你在做梦,你一个叛徒,师父怎么可能传位给你?”丁敏君嘲讽的笑了起来,她身后跟着的弟子也有不少起哄的。

    宋青书握紧了拳头,满脸怒容道:“住口!你居心叵测,句句诬陷周师妹,不肯遵从师太的遗愿,我看你才是峨眉的叛徒。”

    丁敏君瞪着眼睛,面容显得越发刻薄,“周芷若心虚所以就找了你过来帮忙是不是?这可是我们峨眉的事,我们峨眉要清理门户还轮不到一个武当的弟子来管,我看宋少侠你还是下山吧,我们可没空招待你。”

    宋青书眼神如刀,“你若再敢胡言乱语,别怪我不客气。”

    丁敏君嗤笑一声,“你当我们峨眉无人吗?轮得到你来撒野?”她目光在宋青书和苏雪云之间转了一圈,暧昧的笑道,“难得宋少侠这么不计较,周芷若跟着张无忌跑了,你还肯要她。对了,怎么不见张无忌啊?难道张无忌把周芷若给抛弃了?啧啧啧,周芷若,你比当年的纪晓芙还厉害,小小年纪就会到处勾引人了,师父若是知道了,还不知要如何生气呢。”

    苏雪云眼中划过寒光,运起凌波微步,瞬间飘到丁敏君面前,“啪——啪——”两个耳光狠狠的打在了丁敏君脸上,又一掌拍在丁敏君胸口将她直接拍飞出去。

    丁敏君飞出两米远撞到身后的弟子身上滚落在地,“噗”的吐出一大口血,脸色煞白,震惊的抬起头,看向苏雪云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她比苏雪云大那么多,多练了那么多年的武功,怎么可能连一招都接不下?甚至被打成了重伤?

    周围所有峨眉弟子都被惊住了,因为刚刚谁都没看清苏雪云的动作,这说明苏雪云在外这段日子武功提高了许多,远远高过了她们。贝锦仪见苏雪云要往前走,忙伸手拦下,“周师妹,丁师妹已经重伤得到了教训,不如就此算了吧,大家都是同门。”

    苏雪云冷冷的笑了下,“同门?方才丁敏君出言侮辱我的时候,可没见她把我当做同门啊,甚至在场所有峨眉弟子没一个肯站出来为我说话的,这就是同门之情?”

    峨眉众弟子全都低下头,有的羞愧有的害怕,贝锦仪也是表情尴尬,求情也不是,不求情也不是。

    苏雪云一一扫过所有人,举起手中的倚天剑,“我没有及时赶回来,是因为遵从师父遗命去寻回倚天剑。倚天剑乃我峨眉派至宝,怎能流落在外?没想到我千辛万苦将倚天剑寻回,你们竟是连大门也不让我进了,还口口声声说我是叛徒,不配做掌门?你们是要违背师父的遗命吗?”

    贝锦仪忙道:“周师妹,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你是峨眉派的人,我们怎么会不让你进门?”她看向之前看门的弟子,微微蹙眉道,“让她去做浆洗衣裳的活吧,如此作为是当惩罚。”

    苏雪云看她一眼,“贝师姐,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无规矩不成方圆,今日我若不严惩这些作乱之人,将来其他弟子有样学样,时不时就来辱骂掌门、以下犯上,我们峨眉岂不成了人人耻笑的笑柄?”

    贝锦仪看着眼前气势比师父还要强上许多的苏雪云,脸色变了变,没再开口求情。师父就曾斥责过她太心软,她只是顾念着同门之谊,毕竟有这么多年的情份在。可师父已经将掌门之位传给了苏雪云,如今苏雪云又解释了迟迟不回峨眉的原因是去寻倚天剑,她没有任何理由不听掌门号令。

    片刻的沉默后,贝锦仪率先低头行礼,“参见掌门。”

    贝锦仪身后的弟子立即跟着行礼,“参见掌门。”

    跟着丁敏君那些人后怕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忍不住看向丁敏君。丁敏君怨毒的看了贝锦仪一眼,瞪着苏雪云道:“你凭什么做掌门?我不服!师父不会把掌门之位传给你的,你品行不端,世人都知道你跟张无忌私奔了,如今你又勾引宋青书跟回来,你不配做掌门。”

    苏雪云手一翻,一颗碎银疾射而出,正中丁敏君丹田,丁敏君哀嚎一声,惊呼道:“你废了我的武功?!”

    众人瞪大了眼,谁也想不到苏雪云会这么干脆利落的把丁敏君废掉。对她们习武之人来说,十几年修习的武功被废简直比死掉还痛苦,那些跟着丁敏君妄图夺掌门之位的弟子们吓得跪地求饶,哭道:“掌门饶命啊,求掌门恕罪!”

    苏雪云表情淡淡的站在众人中间,莫名的让人感到一股压迫的气势。她连一个眼神都没给那些人,沉声说道:“叛徒丁敏君,不尊师命,妄图谋夺掌门之位。以下犯上,罪无可恕,念在同门之谊,废去丁敏君峨眉武功,连同丁敏君的同党一起逐出峨眉,此生不准再入峨眉山。”

    周围一片寂静,连丁敏君的叫喊声和众人的哭求声都消失了,这一招杀鸡儆猴震住了所有人。

    宋青书站在人群外看着高高在上的苏雪云,眼神渐渐变得炙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