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芷兰花开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龙皇武神回乡小农民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热门推荐:、 、 、 、 、 、 、

    苏雪云没再回去,一直呆在隐蔽的山洞里修炼九阴真经,原主之前练得功法很正宗,所以她也没遇到什么困难,功力开始稳定增长。饿了她就吃些上一世随手放进空间的吃食,倒是一步都没出过山洞。

    第五天的时候,张无忌翻遍了大半个岛屿终于找过来了,“芷若……芷若你在吗?”

    苏雪云收功慢慢的睁开眼,起身走出了洞口。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张无忌,眼中的情绪却有怨有怒,还透着浓浓的失望。

    张无忌见到她脸上一喜,“芷若,终于找到你了,你跟我回去吧,这几天看不到你我很担心。”

    苏雪云定定的看着他,幽幽叹了口气,“今天是第五天了,这座岛这么小,你用了五天才找到我,也算是担心我吗?恐怕……及不上你对赵敏的担心吧?”

    张无忌有些尴尬的笑了下,不自在的道:“敏敏她伤得比较重,我要为她找些合适的伤药,这才没来得及寻你。我想你一向聪慧机敏,应当是无事的。”

    “我以为聪慧机敏这几个字形容赵敏最适合不过,想必你没有寻我就是她的主意吧?”苏雪云唇角勾起一抹讽刺苍凉的笑容,“我猜猜看,赵敏是不是借着受伤的机会和你撒娇耍赖,说她不想看到我?是不是说如果你把我找回去她就不上药不治伤?”

    张无忌微微一愣,“你怎么知道?”话已出口他就暗骂自己愚蠢,忙解释道,“敏敏她没有恶意的,她毕竟是郡主,在家里千娇万宠着长大,有些口不择言,其实她就是嘴巴坏,没那么多坏心的。”

    “所以我果然全猜中了吗?张无忌,你还真是好骗,只要是美女,说什么你都信,做过什么恶事你都觉得善良。不过这样也好,若不是这一次,我还不知道你心里这般看重她,可以无视她所有的恶毒,可能真心真意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的,这次同行是我打扰你们了。”苏雪云神情淡了下来,眼神深不见底,彻底看不出什么情绪来了。

    张无忌见状心里一慌,总感觉将要失去了什么。他看着对面的苏雪云,人还是那个人,可对方的心却已经封了起来,同他再无之前的亲近。他忍不住把视线落到苏雪云手中握着的倚天剑上,心中惊疑不定,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苏雪云冷笑一声,“莫非,赵敏对你说我是在利用你?她是不是说我之所以跟在你身边就是为了盗走倚天剑?她大概还会说我心中怨恨你,对你全是虚情假意,拿到倚天剑就不会再同你亲近,是不是?”

    张无忌嘴唇动了动,虽然没说话,神色却已经默认了苏雪云的话。苏雪云再次冷笑,“既然你因为鞑子的两句花言巧语就怀疑我,我也不必再珍视你我这么多年的情谊。我原本以为我在你心里应当是不同的,毕竟我们那么小就相识了,武当和峨眉也一直交好,感情总要比一个鞑子好一些。如今看来却是我自作多情了。”

    张无忌焦急的道:“芷若,不是这样的,你在我心里很重要很重要,我从未忘记过你,我只是……只是……”

    “你只是受不了枕头风。”苏雪云淡淡一笑,像是终于放下什么纠结,露出了解脱释然的神情,“师父不许我接近你,我一直反抗她老人家的话,看来是我错了。如今你和鞑子走的那么近,而我早晚要和鞑子一决死战,你我注定会是敌人,就这样也好,我以后再也不必为了你而愧对师父了。”

    “芷若!”张无忌看着苏雪云,感激她这次是真的要放弃自己、远离自己了,心中顿时痛如刀割。他脑子乱糟糟的,心里有个声音在不停的说:拦住她,拦住她,不要让她再说出绝情的话,不要让她疏远自己。张无忌一把握住苏雪云的手,深情而痛苦的说道,“芷若,不是那样的,你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不要这么轻易的离开我,我现在很混乱,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想清楚的。”

    苏雪云淡淡的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拉下他的手,后退一步冷淡的道:“你很混乱,我却已经不再混乱了,我已经想的清清楚楚。你以后无论为赵敏做什么都不关我的事,你也不必再左右为难,我和赵敏有仇,我没兴趣看你在我和她之间纠结犹豫。张无忌,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停在原地等你,即使等,也不会等一辈子。就像小昭,她走了,此生不会再同你相见。而我也不会再执着于你,以后你不必再为难,”苏雪云一字一顿的道,“我祝福你和赵敏白头偕老、天长地久,恩爱两不疑。”

    张无忌脸色发白,哀求道:“芷若……”

    “赵敏间接害死了师父,她是我的仇人,汝阳王府更是我们峨眉派的大仇家。我回到中原之后是不会放过他们的,将来若有一日你站在他们那边与我为敌,我绝不会手软。还望张教主到时候不要一边做着伤害峨眉的事,一边又对我说迫不得已。”苏雪云说完表情变冷,轻抚着倚天剑道,“若你觉得倚天剑被赵敏抢走就成了赵敏的剑,那么你现在就可以替她抢回去。不过总有一天,我会练好武功将倚天剑请回峨眉派,峨眉的镇派之宝决不能流落在外,不拿回峨眉我誓不罢休!”

    张无忌好像没听到她说的狠话一般,只是大受打击的看着她,踉跄的后退了两步,喃喃道:“张教主……你叫我张教主……”

    苏雪云蹙起眉,心里暗骂白痴,这番话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肯定会让人疑心张无忌同元朝的关系,说不定会怀疑他是中原的叛徒。张无忌听了难道不应该马上解释他和汝阳王府没关系吗?居然在这里纠结一个称呼!难怪这人练就绝世武功也成不了什么事,明教要不是有杨逍和鹰王他们统领,大概早被张无忌玩没了。

    两人默默对立,谁也没再说话,苏雪云觉得他智商有问题,再说大概会刺激出一个情圣来,不好开口了。而且她自觉演得入木三分,这家伙如今肯定以为她伤了心,万一张无忌一个脑抽对她心疼起来,承诺什么娶她为妻的话就麻烦了。她可是为了和张无忌划清界限的,可别表演过度把剧本给改了,这种人她就算孤单几辈子也不愿意接收的,连调|教都没兴趣。

    张无忌一直看着苏雪云冰冷如霜的俏颜,想起他们相遇之初的情景。那时候他身中玄冥神掌,痛苦不堪,连太师父都救不了他,他只有满心的绝望和暴躁,可他不想让太师父担心,把一切都忍了下来。当时只有小小的芷若发现了他的痛苦,给他喂水喂粥,轻声细语的安慰着他。在他之后数年与疼痛相伴的日子里,每每想起芷若都觉得那是他生命中的一缕阳光。

    他们怎么会走到今日这一步?他怎么会为了别人把芷若伤的这么深?可敏敏……敏敏答应过他再也不会害人了……

    苏雪云垂下眼,盘算着该做点什么打破僵局,总这么站着其实挺蠢的,而且站久了会累啊。要不直接高贵冷艳的拂袖而去?

    她正沉思着,突然听到有人快速靠近的动静,在岛上武功比她低的只有赵敏和阿蛛,赵敏受伤不可能脚步这么轻,只能是阿蛛了。看来这位姑娘是不放心张无忌和自己独处啊。

    她刚在心里猜测出对方的身份,阿蛛就飞快的出现在他们面前。阿蛛在他们之间看来看去,似乎想看出他们发生了什么。

    张无忌的思绪被打断,见阿蛛出现,反射性的问道:“蛛儿妹妹,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敏敏出什么事了?”

    阿蛛翻了个白眼,不屑的道:“她能出什么事?鞑子的命长着呢,这些天你好吃好喝的供着她,都快把她供成菩萨了,她要是再不知好歹的支使你,我就替你杀了她!”

    张无忌表情僵硬的转过头看向苏雪云,见苏雪云面色更冷,不禁心中叫苦。他看到赵敏受伤显得很脆弱,自然而然的就多照顾了几分,阿蛛怎么会当着芷若的面说出来呢?方才芷若还指责他为了赵敏不关心她,阿蛛这番话是彻底把他这个罪落实了。

    阿蛛有些恼怒的道:“你怎么不说话?看着她干什么?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张无忌无奈的道:“蛛儿你乱说什么?不要整天胡思乱想的,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出来这么久,义父要担心了。”

    阿蛛眼珠一转,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和周芷若有话要说。”

    张无忌皱眉看着她,“你要和芷若说什么?蛛儿,不要胡闹。”

    阿蛛瞪起眼,声音猛地拔高,“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无理取闹是不是?”

    “当然不是,我哪有那么说。”张无忌连忙摇头,他看看苏雪云,又看看阿蛛,有些犹豫。想着苏雪云武功不若不会出什么事,让她们单独谈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阿蛛一手指着他怒喝:“你还不走?你是不是怕我把你的芷若妹妹怎么样了?你很在意她是不是?”

    张无忌听她越说越离谱,不想让大家尴尬,忙说:“好了好了,我这就走,你们也尽快回去吧,天就快黑了。”他有些担忧的看了眼苏雪云,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苏雪云心中冷笑,张无忌要是真的担心她怎么可能离开?还不是不想惹阿蛛生气?这种男人居然也有人抢着要,真是些小姑娘。

    阿蛛被张无忌弄得心情很差,面对苏雪云时态度自然也差了很多。她气急败坏的道:“张无忌刚才跟你说什么呢?我来的时候他怎么那副表情?你不是说你立过誓不会再纠缠他吗?难道你骗我?”她眼神冷冰冰的盯着苏雪云,有些阴森的道,“你若是再纠缠他,我不会放过你的。”

    苏雪云微微一笑,半点恼怒的神情都没有,“阿蛛姑娘,我周芷若好歹也是峨眉掌门,说过的话必然作数,否则不是堕了我峨眉的名声?方才你之所以看到张无忌那般表情,正是因为我同他说开了,告诉他以后我会离他远远的,希望大家桥归桥路归路。他那副样子可能是觉得我太过绝情,有些不敢相信吧。”

    阿蛛审视的看着她,眼中满是怀疑之色,“你真的下定决心远离他了?你今天的话我都记住了,若是你出尔反尔,我一定会找你算账的。”

    苏雪云无奈的笑了笑,“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等回了中原我就回峨眉派了,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时间久了你自然就知晓了,我用不着拿这种事骗你。你与其对我这般防备,还不如多花些力气隔开张无忌和赵敏,怎么说你也是明教出身,比一个鞑子更适合当教主夫人吧?我想只要你愿意,会有很多人支持你的。”

    阿蛛冷笑一声,“谁要那些人支持?我也不稀罕什么教主夫人。”

    苏雪云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忠言逆耳,如果我是你,必定会远离张无忌,潇洒的在江湖行走,而不是像现在这般生怕张无忌和别的女人有什么牵扯。需要女人费尽心力去看住的夫君要来有用吗?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即使你如今防范了我和赵敏,将来还会有其他女人。张无忌在江湖上大放异彩,喜欢他的人会越来越多,你真能防一辈子吗?你不觉得累吗?”

    “你闭嘴!”阿蛛上前一步,呵斥出声,“我的事不要你管。”

    苏雪云表情淡淡的看着她,“你的事确实与我无关,我只是看在你和我同样被张无忌伤害的份上好心劝你几句,你觉得有道理就听一听,你若是觉得没道理就当我没说好了。”她视线在阿蛛脸上转了一圈,道,“我师父教了我一些医术,应该可以让你恢复原本的容貌,只是这里没有合适的药材,我配不出药来。等回到中原,你若哪日想恢复漂亮的容貌了就去峨眉找我,出嫁的话还是漂漂亮亮的新娘子好一些。”

    阿蛛有些恼怒的道:“不用你假好心,我的事我自己清楚。”说完就运起轻功转身离去。

    苏雪云无所谓的笑了笑,小姑娘脾气怎么这么暴躁?不过她也算是个前辈了,不会跟小姑娘计较的。她看着天是快黑了,便慢悠悠的走回大家聚集的地方,路上她选了几棵树,是该做木筏回去了,这东西她还是挺擅长的。周芷若的心愿里没什么要针对张无忌和赵敏的意思,她也犯不着浪费时间在这个岛上,看见那几个人还要演戏,怪麻烦的。

    这次她回到中原之后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性情来了,毕竟刚刚死了师父不久,又和张无忌决裂,成为峨眉派掌门人。这么多大事发生,变一变性情没什么奇怪的。她的空间戒指中还有逍遥派的藏书,就算上战场她也经验丰富,这个世界简直是让她大放异彩的地方啊,只要成名、成名、再成名,她的任务就能超额完成了,好办得很,兴许她应该想办法让峨眉压明教一头,彻底的扬眉吐气,名震天下。

    苏雪云一边想着以后的打算一边走到了谢逊附近坐下,谢逊转过身问道:“芷若丫头这几日去了哪?”

    苏雪云淡淡的道:“晚辈去了后山那边的山洞,我想着之前发生了那么大的冲突,郡主娘娘肯定不想看见我,我留在这的话,张教主也会为难,干脆离得远一些。何况我也不想看见那位郡主娘娘,我怕我忍不住恨意会下手杀了她,到时候张教主为她报仇再来杀我,那就不妙了,我回峨眉还有事做,不能死在这里。”

    谢逊觉得苏雪云对张无忌似乎有很大的怨气,不禁皱起眉。那一晚他没睡着,听到了苏雪云的动静,他知道苏雪云一个人去了海边,许久后才回山洞拿了倚天剑离开。他觉得情况与苏雪云说的很符合,就是苏雪云想起师父的惨死十分难过才去拿了倚天剑睹物思人,结果赵敏口不择言,不依不饶的说话十分难听,苏雪云干脆就和她打了起来。

    他觉得在这件事上张无忌真的有些糊涂,既然赵敏是鞑子郡主,张无忌和赵敏纠缠什么呢?他们明教从阳顶天那时候起就一直在抗元啊,张无忌身为现任教主怎么能娶一个鞑子做教主夫人?那样教中的好汉谁会服气?

    谢逊叹了口气,劝道:“丫头,你莫要怨无忌,这孩子只是心软见不得别人的苦难,他是个好孩子。”

    苏雪云轻笑一声,“是啊,张教主是当世大侠,有许多人敬仰的。我也十分敬佩张教主的为人,日后我峨眉驱除鞑虏的时候说不定还会请张教主帮忙。”

    谢逊听出她是有意在与张无忌划清界限,想要说些什么,可想到张无忌此时正在山洞中照顾赵敏,所有的话都化作一声叹息随风飘散。罢了,有缘无缘都是命中注定,一切顺其自然吧。

    张无忌原本惦记着外头的苏雪云,想要挽回他们的感情,可是赵敏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总是在他要出去的时候出状况,最后他竟是在赵敏的山洞中守了一夜。不过阿蛛也一直坐在一边看着他们,不然他真是越来越解释不清了。

    苏雪云压根没想过听他什么解释,也根本不在意这些事。她同谢逊说了做木筏回中原的事,谢逊有些犹豫,他轻抚着屠龙刀皱起眉头,“这么多年了,我始终没参透屠龙刀的秘密,就这么回中原,我不甘心。”

    苏雪云看着他抿了抿唇,这人原本也是江湖上重情重义之人,也是阳顶天选中的教主,却硬生生的被成昆给毁了,甚至有时候会发疯的控制不住自己。原主同谢逊比起来,还算是好上许多的。

    她轻轻叹了口气,问道:“前辈,若你参透了屠龙刀的秘密,报了仇,你打算做什么呢?”

    谢逊茫然的抬起头,“做什么?我从来没想过以后,这些年我一心只想着报我的血海深仇。报仇之后……我也杀过无辜之人,我对不起他们,等我报了仇就去给他们抵命。”

    这话换个人说,苏雪云是不会相信的,但金毛狮王说出口,她相信他会说到做到。她坐到谢逊身边,悄声说道:“前辈,我将这个秘密告诉你,但你一定要安静,不然若被鞑子知道了,江湖上又是一番腥风血雨,驱除鞑虏将会变得更困难。”

    “你知道?你真的知道屠龙刀的秘密?”谢逊听进了她的话,说话声音很小,但还是难掩激动。

    苏雪云点了点头,看着他叮嘱道:“前辈,你要发誓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张无忌。张无忌的知道的事赵敏早晚会知道,我不是说张无忌会出卖你,而是赵敏诡计多端,即使张无忌一个表情不对她都能看出来,她想要知道的事情是肯定有办法从张无忌口中知晓的。我告诉你这个天大的秘密是想帮你报仇,不是想让我的敌人更强大,你一定要答应我。”

    谢逊急切的竖起三根手指,郑重道:“我谢逊对天发誓,绝不会将屠龙刀的秘密告知任何人,若我违背誓言,就让我永生永世报不了仇!”

    苏雪云微微一震,报仇是谢逊最看重的东西,是他的执念,他用报不了仇来发誓比什么天打雷劈更严重。谢逊发了毒誓,苏雪云自然也不啰嗦,指了指屠龙刀轻声道:“前辈,屠龙刀之所以是宝贝,一是因为它是玄铁所铸,乃神兵利器。而是这把刀里面是空心的,夹着武穆遗书和降龙十八掌。一本兵书一本至高的武学秘籍,才让它传出了那样的名声。”

    谢逊腾地站起,将屠龙刀横在身前,一手仔细的摸索着刀身,激动道:“你说的都是真的?这里面有降龙十八掌?”

    苏雪云也跟着站起身,应了一声,“我没必要骗你,只要你想办法把屠龙大弄断就能拿到里面的东西了。降龙十八掌这么刚强的功夫不适合我一届弱女子,不然我也要心动的,不过我觉得这门武功很适合前辈修习,前辈可以想办法试试。”

    谢逊摸着屠龙刀有些犹豫,若是真的他自然能得到极大的好处,可若是假的,他毁了屠龙刀将来连个趁手的兵器都没了。但他报仇的执念太重,有一丝希望他都不愿放弃。

    谢逊沉默了半晌,轻声道:“多谢。”然后就提着屠龙刀走向远处,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苏雪云独自坐了下来,拿起一根树枝拨弄着火堆。谢逊武功挺高的,再练成降龙十八掌想必就能打败成昆报仇了吧?成昆那个变态神经病,怎么死都不为过。看着张无忌和阿蛛都在山洞里没出来,她想了想,跑去坎树去了。

    坐木筏走是要走的,但是她感觉跟张无忌在一块儿肯定会被拖后腿,而且赵敏被她刺了一剑必定对她怀恨在心,到时候万一算计她也很麻烦。木筏本来就不安全,木筏上的人再明争暗斗,说不定他们全得掉进海里。这种瘟神还是离远点好,越远越好。

    一晚上的时间苏雪云都没怎么休息,到天亮的时候她已经用结实的藤蔓绑好了一个木筏。她有武功力气大,做出的木筏十分结实,大概连一些小渔船都比不上。

    张无忌终于脱身,一路找过来看她在弄木筏,惊讶道:“芷若,你是想用木筏回中原?”

    苏雪云随意的应了一声,“没有其他办法了,我不想再在岛上耽搁下去。”

    张无忌皱起眉劝道:“可是这样会很危险,海上的风浪谁也不能预料,万一遇到什么麻烦,武功再高也无济于事的。我们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

    苏雪云淡定的摇摇头,“不是我们,是你们。这是我做给我自己的木筏,当然也是我自己用。你们想怎么走你们自行决定就好。”

    张无忌睁大了眼,“你要一个人走?芷若,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但这是攸关性命的大事,你不要这么任性。”

    苏雪云淡淡一笑,“张教主多虑了,我不会为了你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我只是不相信赵敏,在海上本就危险,我可不想和仇人坐一个木筏,提心吊胆的感觉不好受。再说万一她倒霉的出了点什么事,赖在我身上怎么办?那我多冤枉?”

    张无忌语塞,迟疑道:“芷若,敏敏不会那样做的,你……”

    “你真的能保证吗?即使你能保证也只是说明你相信她,可我不信,她是我的仇人,我不会和她一起坐木筏走的。你不要再说了,昨晚我听了风声,今日的风向有利于回到中原,再过半个时辰我就走。”苏雪云脸上露出个笑容,“张教主,你我就此别过吧,回到中原后只当萍水相逢的路人就好。”

    张无忌心口一痛,“芷若……”

    “张教主,以后请你叫我周姑娘或周掌门,我和你没有什么亲密的关系,你直呼我闺名十分不妥,会败坏我的名声。若张教主当真还记着两分当年的情谊,就不要再叫我的名字了。”苏雪云冷淡的看着他,半点不舍痛苦的模样都没有。

    张无忌张了张口,看着她同自己疏远成这样,心中难受的几乎要喘不过气。他苦涩的扯了扯嘴角,“周姑娘。”

    苏雪云满意的点点头,“张教主千万别忘了,尤其是人多的时候,不要再叫我的名字败坏我声誉,多谢。张教主回去照顾赵敏吧,我这就准备离去了。”

    苏雪云拖着木筏往海边走去,之前她在海边的时候已经观察过附近的海域了,回中原虽然有点麻烦但肯定没问题的。张无忌他们没出过几次海才那么忌讳,她在海上住了几十年,这点把握还是有的。

    张无忌在原地站了许久,垂头丧气的回了山洞。

    赵敏见他这样觉得有些奇怪,疑惑道:“你怎么了?”

    张无忌失神的坐在一边,没听见她的问话。赵敏仔细打量着他,猜测他肯定是去见苏雪云了,顿时一阵恼怒,“张无忌!我在叫你呢。”

    张无忌抬起头茫然道:“什么事?”

    “你去见周芷若了?你怎么了?是不是她说了什么?她最会装模作样,你忘了她曾经刺过你一剑了吗?你还相信她?”赵敏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不想错过他一丝神情。

    张无忌微微皱眉,脱口道:“过去的事不要提了,芷若是迫不得已的,当时我们是对手,她师父命她那么做,她也没办法,我知道她不想的。”

    赵敏冷笑出声,“想不想她都那么做了,要不是你武功好,说不定那一剑就能要你的命。”

    张无忌看着她的样子忽然沉默下来,想起了苏雪云刚刚说的那番话,他突然觉得苏雪云的担心未尝没有理由。依赵敏现在的态度,他真的不敢保证赵敏在木筏上不会找苏雪云的麻烦。他有些颓然,他不想让她们伤心难过,可是好像总是做不到,还让她们之间针锋相对,根本无计可施。

    赵敏盯着他,又问了一遍,“周芷若跟你说了什么?她是不是诋毁我?你相信她了?”

    张无忌摇了摇头,叹息道:“芷……周姑娘没有说你什么,她做了木筏,准备再过半个时辰就离开这里回中原了。”

    赵敏瞬间翻身坐起,却不想牵动了伤口痛的她白了脸。张无忌连忙赶过去扶住她,责备道:“你做什么?不知道身上有伤吗?”

    赵敏一手捂住肩膀崩裂的伤口,起身往外走,略带焦急的道:“不能让她走!谁知道她有没有什么阴谋?不然海上那么凶险她为什么要一个人走?再说她如果平安回到中原将你义父在这里的消息传出去,我们不是全完了?”

    张无忌脸色一变,他不想怀疑苏雪云,心底却有些犹疑。脚步不自觉的就跟着赵敏走向了海边。

    海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没有木筏也没有周芷若。张无忌仔细的在海边查找,只看到了木筏拖到水中的痕迹。

    阿蛛从旁边走过来,问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也想坐木筏走?”

    赵敏惊道:“你是说周芷若走了?”

    阿蛛瞪她一眼,“我凭什么告诉你?你想知道我偏不说,自己有伤还到处乱跑,又要连累张无忌照顾你。我看你是故意的吧?你是不是还想让张无忌亲自给你上药勾引他?”

    赵敏脸涨得通红,怒意勃发,“你放肆!”

    阿蛛嗤笑道:“哎呦呦,郡主娘娘发威喽,你吓我啊,那你派兵来抓我啊!”

    张无忌头疼的看着她们,对阿蛛问道:“蛛儿妹妹,你有没有看见芷……周姑娘?”

    阿蛛惊讶道:“你叫她周姑娘?为什么?你以前不是叫她芷若妹妹吗?”

    张无忌满脸尴尬,有些失落的道:“周姑娘让我这么叫的,她说以后只当做萍水相逢的路人。”

    赵敏惊疑不定的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周芷若会说出这种话,而阿蛛则欣喜的笑起来,“她真的这么说?看来她没有骗我,周芷若以后真的不会纠缠你了。”

    张无忌疑惑道:“什么没有骗你?她跟你说过什么?”

    阿蛛有些得意的笑道:“当然是说她不会再纠缠你啦,她说我和你既然有婚约,她不应该再和你走的这么近。而且灭绝那老尼让她发了毒誓,说一辈子都不会和你有什么牵扯。我刚刚看到她坐木筏走了,她临走时说,你一定会被赵敏蛊惑,说不定还会一起对付她不让她顺利离开,所以她先走一步。”

    张无忌想到刚刚他还因赵敏的话对苏雪云起了疑心,顿时羞愧不已,苏雪云指责他的那些话都是对的,他耳根子软,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难怪苏雪云对他这般失望。

    张无忌失魂落魄的看着大海上远远的一个小黑点,他觉得那应该就是苏雪云。他们之间隔着茫茫大海,似乎咫尺天涯,即使能看到也再无法靠近半步了。

    赵敏看着他这副样子心里难受,暗恨苏雪云搅乱了张无忌的心神。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苏雪云这样一走,说不定张无忌永远都忘不了她,怎么会这样?自从来了这座岛,一切都失去了掌控。

    谢逊提着屠龙刀走过来,问道:“你们都在这里做什么?”

    赵敏道:“谢大侠,周芷若一个人坐木筏偷跑了。她抢走了倚天剑,回到中原肯定会将您在这里的消息传扬出去,她如此居心叵测,我们怕是凶多吉少了。”

    谢逊皱起眉,有些不悦的道:“昨晚周丫头就跟我说过要坐木筏走了,什么叫偷跑?周丫头不可能出卖我,你想太多了。有这个功夫还不如躺在山洞里好好养伤,若不是你一直闹腾,这点小伤哪里会拖拉这么多天?连累我无忌孩儿跟着一起受罪。”

    赵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她想不到谢逊会这么帮着周芷若。姓周的给谢逊灌了什么迷汤?这人还是张无忌的义父,他这般护着周芷若编排自己,岂不是会让张无忌多想?

    张无忌还真的多想了,这几日闹的事一出接一出的,苏雪云说赵敏肯定会怎么怎么样,赵敏说苏雪云肯定会怎么怎么样,他听得多了难免会起疑心,如今他对谁都没那么信任了。听赵敏那几句话有些刺耳,好像要故意挑拨义父去恨苏雪云一样。万一真的有人找到这里,义父岂不是要将苏雪云当成暴露行踪的仇人?

    谢逊见他们都站在海边不动,提着刀去后山砍树去了。在岛上弄不断屠龙刀,就算弄断了他也看不见秘籍,他干脆去中原让周丫头帮忙,既然周丫头知道屠龙刀的秘密,肯定也知道怎么把它断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