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凤凰展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主神崛起网游之星剑传奇网游之诸神世纪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段正明对弟弟一家一向是很重视的,又知道弟弟行事荒唐,所以一听说段正淳一家三口齐聚,便命人盯着镇南王府,免得闹出什么事来。没想到才三两日的功夫,连休夫这种话都传出来了。段正明当即带着皇后微服去了镇南王府。

    刀白凤得了段誉的话,心里计划起来,怎么说都是把隐患揭开来好,即使她有办法让段延庆闭嘴不提,那个穿越的阿朱也随时可能把这个秘密爆出来,她总不能去把阿朱给杀了吧?还好段誉的性情十分乐观,虽然难免会伤心,但并没有一蹶不振,刀白凤养过两次皇子,到底还是觉得皇家人应该多面对残酷的现实才能真正成长起来。

    她正想着该怎么和段正淳摊牌,忽然听到后窗有声响,立刻警惕起来握紧拂尘慢慢走过去。

    窗户被慢慢撬开,露出段正淳宠溺的笑容,“凤凰儿!”

    刀白凤眉头一皱,“出去!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段正淳只当打是情骂是爱,完全没当回事,双手一撑就跳进了房里,嬉笑道:“凤凰儿,我们夫妻这么久没见,你难道不想我?我可想你得紧。”

    段正淳说着就要过来抱她,被刀白凤甩出的拂尘逼退。刀白凤忍着心里的厌恶转身走到书案前,迅速提笔写下休书,抓起就扔到段正淳脸上。

    段正淳一脸莫名的接住仔细一看,登时愣住,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着她道:“凤凰儿,你这是做什么?再使性子也不能拿这个来玩乐!”

    刀白凤冷冷的道:“我不是玩乐,我要休了你,从此以后你我二人桥归桥、路归路,各自嫁娶互不相干!明日我便带誉儿离开这里,你好自为之。”

    “凤凰儿!”段正淳正要说什么,外头的丫鬟忽然禀报说皇上皇后来了。

    刀白凤理了理衣摆绕过他向外走去,“择日不如撞日,既然皇上和皇后来了,那便一起说个清楚,日后你不要再来烦我。”

    段正淳一掌将休书震碎,压着怒气走出去,路上还交待刀白凤不要乱说话,有什么事等皇上走了再说。刀白凤当他不存在,理也不理他,让段正淳一阵气闷。

    走到半路,刀白凤看到段誉苦闷着脸来回踱步,便出声问了句,“誉儿,你在这里做什么?”

    段誉看到段正淳感觉有些不自在,迟疑道:“我听说皇伯父和皇伯母来了,正想去跟他们问安。”

    段正淳疑惑道:“那你怎么站在这里?在等我们?”

    刀白凤倒是知道段誉心里的犹豫,没了那么亲近的血缘关系,怎么都有些尴尬别扭的。她微笑道道:“有些事早说比晚说好,不过这是我们长辈之间的事,你去同你皇伯父和皇伯母打声招呼就回房吧。”

    “哦,我知道了娘,娘我有事同你说。”段誉拉过刀白凤走到一边,段正淳不敢让皇兄多等,只好一个人先行一步。

    段誉等他走了,一脸紧张的看着刀白凤,“娘,你今日还是别说了吧,万一皇伯父生气起来,我怕你有危险,还是等私下里和……和王爷说吧。”

    刀白凤心里一暖,对他笑道:“没事的,娘怎么说也是摆夷公主,不管出了什么事他们也都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何况我也不是没有准备,你就放心吧。记得回去把想带的东西都准备好,咱们没两日便要走了。”

    段誉点点头,心里乱糟糟的,他们母子俩一路走到招待贵客的大厅,厅里段正明正在训斥段正淳,责怪他不该不顾刀白凤的颜面做出那许多荒唐事。家和万事兴,怎么能和外头的女人游山玩水还弄得人尽皆知?段正淳乃是情圣,见着谁爱的就是谁,虽然刚刚和刀白凤有些不愉快,但他心里却是想和刀白凤和好的,自然是频频点头不停的认错。

    皇后清心寡欲,性情淡然,一直无悲无喜的坐在一边听他们兄弟俩说话,直到看见段誉才露出个淡淡的笑容,“誉儿来了,快过来坐下,”她看向刀白凤点了下头,“弟妹,你许久没回来了,改日去宫里坐坐。”

    刀白凤微微弯了下腰,淡淡道:“贫道玉虚散人见过皇上,见过皇后娘娘。”

    皇后一愣,转头向段正明看去,段正明已经皱起了眉,“弟妹,同家里人怎么越来越生分了?方才我已经教训过皇弟了,他以后不会再糊涂行事的,你也莫要同他计较那么多,夫妻俩总要互相迁就包容才能和睦。这次回来你就安心的做镇南王妃吧,不要再去白云观了。”

    段正淳怕刀白凤在气头上不管不顾的提什么休夫的事,忙笑着打起圆场,“凤凰儿,皇兄说的是,往后我们都住在府中,什么时候想出去游玩就相携同去,也让誉儿跟着长长见识。”

    刀白凤淡笑道:“皇上,这两日贫道就打算带誉儿离开,去江湖里见识一番。至于镇南王府……家不成家,倒不如早日散掉的好,如此,也能让王爷那些红颜知己和在外遗落的明珠得个名分,两全其美。”

    段正明一怔,立时想到外面休夫的传言,段正淳更是惊疑不定,忍不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凤凰儿,你……”

    刀白凤轻甩拂尘打断了他的话,转身对段誉道:“誉儿,我们要在这说说话,你先回房去吧。”

    段誉一一看过厅内的几人,知道今日过后他和他们的关系就要疏远了,但他不是镇南王世子,他不能占着这个位置。他暗暗吸了一口气,扯出个僵硬的笑容,躬身道:“皇伯父、皇伯母……爹……孩儿去厨房看看,上些你们爱吃的茶点,就不打扰你们了。”

    段正明面对他时脸色和缓了一些,轻点下头,“好孩子,你去吧。”

    待段誉走后,段正明便肃起面容,“弟妹,你方才说的可是气话?你要知道,你是皇弟唯一的王妃,将来便是我们大理的皇后,无论是谁也动摇不了你的地位。”

    刀白凤不为所动,随意选了个椅子坐下,瞥了段正淳一眼似笑非笑的道:“皇上,贫道无心做王妃更无心做皇后,还望皇上成全。据我所知,王爷有五个女儿流落在外,除了两位有娘亲疼爱,其他三位还在受苦受难呢,到底是王爷的血脉,皇上觉得当不当认?”

    段正淳惊道:“什么?我有五个女儿流落在外?凤凰儿,你说的是真的?”他无措的看了看皇兄,迟疑道,“这……这怎么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红颜知己多了,自然有几个愿意为你生儿育女的,只是可惜你应承过我不会再让其他人进门,所以她们等不到你,心生怨怒,只能牵连孩子了,”刀白凤一副感慨的样子,道,“皇上,我们皇家这一脉子嗣单薄,这下子多了五位郡主,怎么说都是一件好事。”

    涉及到子嗣,段正明便有些犹豫了,即使女儿不能继承皇位,可史书上多记载几个孩子看上去也要更体面些,否则难免会传出他们子嗣单薄是受了天谴之类的闲话。

    这边段正淳已经有些激动了,他心里本就有那些女子,如今听说有人不顾名分为他生下女儿,自然认定那些女人是爱惨了他。段正淳心中感动的同时也充满了愧疚,都是他没照顾好她们才让心爱的女子和可爱的女儿在外面受苦。

    他忍不住眼含歉意的对刀白凤说道:“凤凰儿,我知道我过去做错了事,可几个孩子到底是无辜的,若你实在容不下其他女子,好歹让孩子们认祖归宗,即使记在你名下也好。”

    刀白凤嗤笑一声,“记在我名下?段王爷,她们不过是你的外室所生,她们的娘连个侍妾都不算,你想让她们直接记在我名下,成为镇南王府的嫡女?你真是打的好算盘!”

    段正淳连忙否认,“我不是这个意思,凤凰儿,你怎么会这般想我?我何时算计过你?”

    “你若不算计我,我怎么会嫁进镇南王府?段王爷,是是非非各人心中自有公断,多说无益,我是绝不会认别人生的女儿的。听说秦红棉放话要追杀我,显然我这个王妃已经挡住别人的路了。”刀白凤嘲讽的看着段正淳,觉得他这副深情的模样实在太可笑了。

    “红棉她……”段正淳语塞,想到众多心爱的女人,心里一阵无奈,到底怎么做才能不亏欠所有人?

    段正明已经想清楚了,看刀白凤的样子根本容不下其他人,认回段正淳的女儿只会把刀白凤越推越远,便沉声道:“外室生的孩子,我们皇家不会认的。”

    段正淳一惊,“皇兄!”

    段正明伸手阻止他,继续道:“弟妹永远是皇弟唯一的妻室,誉儿也是我们皇家唯一承认的孩子,其他任何人都不会威胁到你们的地位,弟妹,你可以放心的留在王府,我会替你管着正淳的。”

    刀白凤早知道他们不会放人的,毕竟抛开皇家颜面不说,她还是摆夷族的公主,若摆夷族带着毒物蛊物来攻打大理,大理就算不覆灭也要元气大伤。段正明对她唯一的想法就是稳住她,只要她安安稳稳的当着王妃,他就可以帮她挡住段正淳的风流债,当然,也只是“挡住”而已,其他的是不会管的。于是,她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如果……他还有个流落在外的儿子呢?”

    “什么?你说皇弟除了誉儿还有一子?他在哪里?”段正明立时追问,全不像先前冷静思考的模样,能做继承人的儿子在他眼里实在太重要了,决不能任由段正淳的儿子流落在外。

    段正淳一边等着刀白凤回答一边在心里痛骂自己,这么多年他居然都没仔细关心过那些可怜的女子,连她们为他生了孩子都不知道,他怎么这么混账?将来一定要好好补偿她们,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道她们变得怎么样了。

    刀白凤却没有和他们继续扯下去的兴趣,转而说起了今日的重点,“不是除了誉儿还有一子,而是从头到尾段王爷都只有那一子,因为……誉儿不是段王爷的儿子。”

    “咣当!”段正淳猛地起身带倒了身后的座椅,他脸气的通红,“凤凰儿,在皇兄面前不可胡言乱语!先前你闹着写休书也就罢了,如今还说誉儿不是我的儿子!你!都是我这么多年太宠你了,让你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刀白凤看着他,眼中毫无温度,冷声道:“我自然不会说谎,誉儿他不是你的儿子,他是刀白凤和段延庆的儿子。”

    段正淳脸色忽青忽白,右手高高扬起,对着刀白凤就落了下来。刀白凤眼中寒光一闪,运起内力用拂尘去挡,将段正淳生生逼退了两步。她冷哼一声,“段正淳,当年你去摆夷族求娶我嫁你为妃,可还记得你立过什么誓言?你说此生只会有我一人,绝不三心二意,绝不纳他人入府。结果成婚才一年你便流连在外,多了多少红颜知己?落下多少沧海遗珠?你以为不让她们进王府就是对得起我?我告诉你,区区一个王妃的身份,我从没稀罕过!”

    段正淳被她震住,他刚才举起手就后悔了,他是爱刀白凤的,怎么忍心去打她,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刀白凤就已经动用内里将他打退。她……竟然真的对他动手?他看着刀白凤冰冷的表情和冰冷的眼神,忽然心里发凉,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妻子已经不爱他了?

    刀白凤继续道:“段正淳,当年不止你发过誓,我也立下过誓言。只不过这些年我不同你计较,你就变本加厉的无视我,把当年的一切都忘在脑后了吧?我说过,若你负了我,我定让你后悔终生!”她想起原主出轨的初衷,忽然勾起一抹笑容,展现出绝美的容颜,“王爷,替仇人养大儿子的感觉如何?你可会后悔终生?”

    段正淳粗喘着气胸膛起伏不定,他不可置信的盯着刀白凤,直到确认她对自己再无半分爱意,突然就吐出一口血来,面如死灰。他心痛于妻子对他的报复,更心痛于妻子不再爱他,其他那些女子是不是也和刀白凤一样,对他由爱生恨?所以生了孩子也不肯告诉他?

    段正明一掌抵住段正淳的后心处,渡些内力不让段正淳受伤。皇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刀白凤叹了口气,“你这又是何苦呢?我知道你并不想的,不然你也不会守着这个秘密去白云观清修。如今虽然皇弟没怎么改过,可你……你这样心里又舒坦吗?”

    刀白凤摇了摇头,“皇后娘娘,若皇上也像段王爷这般处处留情,处处留下子嗣,你能忍受吗?”

    皇后只要想到那番情景就心里一痛,虽然这些年她和皇上都偏向吃斋念佛,可他们的感情却是很深的,她绝对容忍不了段正明养外室生下别人的孩子。皇后叹息一声,垂下眼不再劝了,她想,若是她处在刀白凤的位置,也不过就是两种选择——自请下堂或青灯古佛,不可能大度的容下其他人的。只是刀白凤性子烈了些,不止报复了夫君,还要休夫,真不知该如何收场。

    段正明看段正淳稳定下来,收功扶他到一旁坐下,这才眼神凌厉的看向刀白凤,“这些日子外头到处传着你要休夫,莫非都是真的?你……你混淆皇室血脉,可知该当何罪?”

    刀白凤微微一愣,转念就想到先前段誉吃惊的那道喊声,被人听见传开了也不足为奇,她淡笑道:“刚刚我已经给王爷写了休书了,如今传开更好,让所有人都知道是我摆夷公主刀白凤不要他段正淳,以后段王爷娶谁纳谁便无人管束了,大可以将外头那些红颜知己全都接进王府来。想必往后这王府再也不会如此空寂了。”

    段正明心中一凛,审视的看着刀白凤。这么多年无论受多少委屈,刀白凤从未向娘家告过状,甚至还会主动帮段正淳遮掩,想来也是觉得日子过得不好会失了颜面。今日这般主动提起她是摆夷公主,是想跟他摆明身份,彻底决裂了?

    段正明镇定的坐下,冷声道:“休夫?古往今来从无一人可休夫,何况你还做下天大的错事!你的所作所为,想必摆夷族长也不会赞同,摆夷族与大理联姻,是结两姓之好,你当真要为了私情破坏邦交,这恐怕不是你能决定的。”

    “谁说我女儿不能决定?”大厅外突然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一位异族打扮的老人健步如飞的走了进来,正是摆夷族族长刀青海,也是刀白凤的爹!

    刀青海身后几个护卫和摆夷族的人互不相让,一个护卫焦急的向段正明请罪,“皇上赎罪,都是下官没用,让人给闯了进来。”

    段正明看着那些摆夷人身上各种各样的毒物,心下一叹,摆摆手命人退下。

    刀白凤看清走进门来的老人,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欣喜的上前叫道:“爹?你怎么来了?”

    刀青海冷哼一声,“我若不来你岂不是要被人欺负死了?受了委屈也不知道找娘家人做主,你怎么越活越蠢?”

    刀白凤笑道:“爹,女儿也是不想你老人家烦心,女儿知道错了,以后定不会这般忍气吞声。”

    “嗯,这才对。我们摆夷族的人不是外人能欺负的!”刀青海满意的捋捋胡子,说出的话却杀气腾腾,看着段正淳满脸不善,“小子!你当年许诺会好好待我女儿,我们摆夷族才会同旁人一起拥立你们兄弟上位,结果你朝三暮四让我女儿成了观里的道姑,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小婿……小婿……”段正淳痛苦的看着刀白凤,“凤凰儿,你刚刚都是骗我的对不对?誉儿他……他怎么会不是我的儿子?”

    刀白凤瞥了他一眼,心里冷笑,想提出她的过错让她爹理亏?段正淳可是打错主意了,她爹一生只得一个女儿,如珠如宝的养大,最是护短,何况段正淳女人众多,让她受了无数委屈,刀青海怎么会放过他?

    果然下一瞬就听到了刀青海的冷哼声,“誉儿日后便是我摆夷族的传人,你段正淳子女一大堆,想必也不屑于和我们摆夷族争抢继承人。皇上,事已至此,没什么好说,让他们和离!”

    段正明伸手示意他坐下,淡淡的道:“刀族长有话好说,我们姻亲这么多年,没必要因为一点事闹得生分了。”

    刀白凤状似无意的说道:“若誉儿还是大理世子,想必王爷亲生的儿子就什么好处也捞不到了。也不知那位还愿不愿认祖归宗,毕竟那位的娘可是深恨段王爷的。”

    段正明觉得有些头痛,他本是来开解他们夫妻的,怎么最后会闹成这样?想到段誉,他心里说不出的复杂,那是他当做亲生儿子当做继承人养大的孩子啊!突然说段誉是段延庆的儿子,他实在不知该怎么面对段誉。可想到段正淳的亲生儿子……他犹豫了。

    这时段正淳忽然痛苦的问道:“凤凰儿,你当真要离我而去?”

    刀白凤回得斩钉截铁,“自然,我恨不得与你生生世世不再相见!”

    段正淳身子晃了晃,连忙扶住手边的桌子,好半晌才长叹口气,道:“罢,既然这是你的心意,我……我便顺你的意。我们……和离!”

    刀白凤知道想真正休夫是极难做到的,说不定要伤筋动骨,还要被天下人非议,倒不如和离来的干脆,起码世人更容易接受些。于是她点头道:“今日便写下和离书,就请皇上和皇后娘娘做个见证,日后我和誉儿再不是镇南王府的人,与段正淳毫无关系!”

    段正明看看失魂落魄的皇弟,心里也有一股气,想着既然外头还有皇弟的亲生儿子,那段誉这个假的就离开算了。刀白凤胆敢背叛皇弟,这样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做皇后的!等他将皇弟的儿子接回来悉心教导,将来再将皇位传给皇弟,他倒要看看刀白凤悔是不悔!

    这边刀白凤写完了和离书,段正淳微颤着手写下名字,仿佛手中的那支笔有千斤重。而刀白凤则露出了真心的笑容,什么镇南王妃?她可是东海黄夫人!黄药师才是她的夫君,他段正淳算什么东西?!

    刀白凤收好和离书,对刀青海笑道:“爹,我们走吧,誉儿应该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

    段正淳浑身一震,“誉儿……誉儿他都知道了?”

    刀白凤脚步顿了顿,淡淡的道:“我回府时将一切都告诉了他,他长大了,应该知道他真正的身世。不过他还是很孝顺你们,把你们当做亲近的长辈,希望你们日后再见到他也不要苛待他,到底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

    刀白凤和刀青海带着摆夷族族人离开了,大厅内陷入一片静谧。过了好半晌才听到段正明有些无奈的叹息,“皇弟,你可知道你遗落在外的儿子在哪里?尽快把他接回来吧。”

    段正淳闭了闭眼,“我从不知道我在外还有子嗣,这些年……是我亏欠了他们,皇兄放心,我会尽快去找的。只是凤凰儿和誉儿……唉,怎么会变成这样?”

    段正明冷哼一声,“还不是你做的孽?你若安安稳稳的和刀白凤过日子,哪里会弄出这许多事?段延庆!哼,这说不定就是段延庆的阴谋,既能报复我们又能让他的亲生儿子继承皇位!”

    皇后眉头皱了皱,不喜欢他情绪这么波动,出声道:“正明,我们回宫吧。今日出了这么多事,皇弟也累了。”

    段正明点点头,看着段正淳叮嘱道:“你仔细想想这些年你都有过哪些女人,一定要尽快将人给找到,我也会派人去寻的。至于刀白凤和誉儿那边,你就不要再管了,别坏了我们和摆夷族最后的一点情分。”

    段正淳沉默的低着头,整个人都提不起精神来。段正明又叹了一口气,同皇后一起走了。

    段正淳一个人坐在大厅里,慢慢回想当年和一个个女子相遇相爱的过往,渐渐被那些柔情蜜意所包围,心里的郁气散去不少。他想着谁会给他生下女儿,谁又为他生了个儿子,想着想着,有些痴了。从前为了对妻子的承诺亏欠了所有女子,如今……如今是不是真的能将她们通通接回来好好补偿?历来皇帝都有众多妃嫔,等皇兄传位给他,他是不是就能封她们为妃?

    段正淳不想留在府里面对刀白凤徒增感伤,于是就带上四大家臣先一步离开了王府,往小镜湖的方向去了。众多女子中唯有阮星竹最温柔最会安慰人,此时去她那里最适合不过,正好可以问问阮星竹有没有为他生下过孩子。

    刀白凤听到段正淳离开的消息,只是不在意的一笑,“他那个人我早就看透了,最是深情也最是无情,危急时可以为女人去死,好好的活着时却只给女人无尽的痛苦。誉儿,你日后不要跟他学,这世间对女子本就诸多束缚,若所嫁的夫君靠不住,便要一生难过了。”

    段誉点点头,“娘,孩儿记住了。”

    刀白凤安慰道:“好了,别不高兴了,娘说过要带你出去玩的。本来以为还要等几天,没想到如今这府里就剩咱们了。不如明日启程,先把你外祖父送回族里,我们再去看看无量山。听说无量山有一面玉璧,幸运的话可以看到上面有影子练武,身形飘逸,有如神仙,你想不想去看看?”

    “真有这么奇妙的地方?那我们一定要去看看!不过,娘,无量山那里好像有门派守着,会让我们看吗?”段誉完全被她描述出的奇观吸引了,好奇的问道。

    刀白凤笑起来,“他们自然不让,可无量山也不是属于他们的,我们避开人私底下去就是了。若是你肯跟我习武,等功夫高了这天下哪里去不得?”

    段誉求饶的道:“让我读之乎者也还好一些,让我习武……实在是太辛苦了,我一点也不想学,娘你就饶了我吧,反正有娘在我身边,我也不用怕有什么危险了。”

    刀白凤摇头失笑,“有句话叫‘书到用时方恨少’,习武也是同样的意思,平时不觉得有用,等危急关头就后悔没学好武功了。你想想,若你看见恃强凌弱的恶霸怎么办?”

    段誉理所当然的道:“自然是出面救人!”

    刀白凤微微挑眉,“哦?你拿什么救人?若是恶霸强抢民女,不要银子也不讲理,就要那个女子,你怎么办?若是报官,等官府的人来了,什么都晚了。可你若武功高强,就可以救下人再教训那恶霸一顿,是也不是?”

    段誉凝眉想了一会儿,无奈点头,“若我遇到这种事大概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娘你说的都对,所谓一技之长大抵就是这个道理。什么技艺都是有用的,学会的越多能做的事也越多,不再有诸多束缚。”

    刀白凤满意的点点头,也不指望一下子把段誉的思想掰过来,见他懂了就让他好好休息,等翌日天亮就出发。

    刀白凤回到自己的院子时看见刀青海正在等她。她露出个笑容道:“爹一路赶路辛苦了,怎么不早些歇着?”

    刀青海仔细看看她,叹了口气,“爹哪里歇得下?我一收到你的信就立刻带人赶了过来,刚巧赶上今日那一幕,你胆子怎么变得这么大敢同皇帝对上?万一我今日没赶来,你岂不是要受苦?”

    刀白凤笑着为他倒茶,“爹,好事坏事抵不过一个巧字,你今日能及时赶过来不就是老天不想让我受苦吗?有爹坐镇,谁还敢欺负我?”

    刀青海好气又好笑,“你呀,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爱闯祸!凤儿,虽然段正淳不是良人,可你也有错,你……唉,你叫誉儿以后如何是好?”

    “爹,誉儿没那么脆弱,就算他被打击倒了我也有办法让他振作起来。过几日我打算带他到江湖去闯荡一番,他也该好好学学武功了,世道这么乱,没个自保的手段怎么行?等他见识了江湖里的是是非非,如今这点事他自然也就放下了。”刀白凤顿了顿,有些不自在的道,“爹,从前是女儿蠢,女儿已经知道错了,你就不要再怪我了。”

    刀青海瞪她一眼,“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还能怎么怪你?我今日说的话就作数,誉儿不做大理世子就来做摆夷族的王子!你好生教他武功,再教他一些看家本事,将来他回了族里,只要能服众,我就将族长的位置传给他!”

    刀白凤有些感动,却不好意思让老父为难,笑道:“爹,之前你已经在族里挑选合适的小伙子做继承人了,大家多少都知道你的意思。如今我出了事,虽然是和离,但族里人难免会有不喜的,若誉儿回去接任族长只会引起族中内乱。爹,我不能给族里添麻烦,日后誉儿想要势力我会帮他,你老还是按照原本的想法培养族中的俊杰吧。”

    刀青海知道女儿倔强,而且她说的也确实是事实,沉思片刻遗憾的点了下头,“族长之位终归是不能传给我们自家人了,若当年你不嫁段正淳,如今便是摆夷族第一任女族长了,可惜啊。”

    刀白凤笑道:“爹,当族长那么辛苦,还要一直守在族里,我才不要当呢。我还要去四处看看,不想在一个地方长留。”

    刀青海摇头笑笑,听着女儿开解自己,心里也好受多了。自从女儿出嫁后,他们父女很少这般轻松自在的说话,也许和离对女儿来说会是件好事。只要女儿过得高兴,世人的眼光算什么?

    刀白凤知道原主一直遗憾没有好好孝顺爹爹,所以面对刀青海时也尽职尽责的扮演好一个女儿。只是这次扮演时她也投入了感情,多了一个宠爱自己的爹和孝顺听话的儿子,她也会将他们划进自己的保护范围,把他们当成家人护他们一世。

    烦心的事解决了,这一夜刀白凤睡得极为舒心。第二天一早用过饭,众人便买了几辆马车往摆夷族的方向去。走到半路的时候,刀青海拦住了刀白凤,让她不必再送,将来闲下来常回族里看看就是了。

    刀白凤默默算着时间,也怕被穿越女抢了先,就没再坚持。看着刀青海的车队越行越远,她对身边的段誉说道:“现在我们就去无量山,不过你的武功太差了,从今日起便和我一起习武吧。放心,我教你桃花岛的武功,招式飘逸,翩翩欲仙,即使打斗也是儒雅非常,丁点也不显粗鲁。”

    段誉厌恶习武很大原因是讨厌武人的粗鲁,不喜那些硬朗的招式,这会儿听娘亲说有这般好的武功,立时起了兴趣,“娘,桃花岛是哪里?我怎么从没听说过?桃花岛上有门派吗?”

    刀白凤神情恍惚了一瞬,摇了摇头,笑道:“桃花岛是个很神秘的地方,岛上桃花盛开,犹如人间仙境。可是上面布着五行阵法,若岛主不让你入岛你便怎么也走不进去。”

    段誉听的聚精会神,“这么厉害!娘你进去过吗?你认识那位岛主?”

    刀白凤脸上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整个人看上去瞬间明艳了三分,不过她没再多说,只说道:“桃花岛没有特别的门派,他们的弟子叫做桃花岛弟子,武功就叫做桃花岛武功,如今我教了你,你便是桃花岛的传人了,将来记得要把桃花岛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知道了吗?”

    “知道了,娘。”段誉有许多疑问,但听出刀白凤话里的郑重,立刻就应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