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凤凰展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网游之诸神世纪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儿,这一世有你相伴,我死而无憾……”

    苏雪云在睡梦中眉头越皱越紧,口中轻声呢喃,“药师……等我……”

    “娘?娘,你醒了吗?娘……”

    苏雪云听见叫声缓缓睁开双眼,茫然的看着陌生的床帐。

    床边的男子欣喜道:“娘!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娘,爹他,他也不好受的,娘你不要太生气了,要保重身子才是啊。”

    苏雪云有些怔愣的偏过头,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锦服的俊秀男子,终于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她这是又穿越了,已经不在那个世界了。也好,那个世界没有了药师,她留在那里也只是徒增伤感。

    苏雪云闭了闭眼,轻声道:“我的身子已经无碍了,只是还乏得很,你先去歇着吧,让我静一会儿。”

    “哦,那,那孩儿就先出去了,娘你好生歇着,有事便着人来叫我。”

    “嗯,去吧。”

    男子不大放心的看了看她,见她真的闭目休息了才一步三回头的出了房门。

    苏雪云静静的躺在床上,紧闭的眼角滑下泪水,打湿了头下枕着的软枕,心中默默祈福:药师,前生缘尽,你不要再等我,今生我必定多做善事,广积阴德,只盼能让你下一世喜乐安康、顺心如意。

    苏雪云和黄药师朝夕相伴数十年,感情日益加深,就像一坛好酒,酿成的时间越久便越香醇浓郁。他们在婚后第二年生了个健康可爱的儿子,待他如心中至宝悉心照料,并将毕生所学尽数教给儿子,成就了江湖上新一代的传说人物,待儿子行走江湖、娶妻生子,他们也慢慢的回到了从前新婚时的日子,呆在岛中过着与世隔绝的二人世界。

    只是人生到底是有始有终,不管多惊才绝艳的人物,总归逃不过一个“死”字,在他们的曾孙出生后,两人的身体渐渐虚弱,黄药师先她一步离开了那个世界。

    得到之后才知道失去的痛苦,苏雪云几世穿越却是第一次与人相伴一生,当时只觉痛彻心扉,第二日,她便追随黄药师的脚步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就好像她养的那一对雕儿,一只离世另一只也绝不独活,她不能给夫君生生世世的承诺,只愿与他同生共死,陪他走过短短的一段黄泉路。

    苏雪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擦掉眼角的泪珠,扶着床坐了起来。她打量着屋子里的布置,看上去这里十分素淡,颜色也都是偏青色灰色一类,可见这具身体的原主是个喜静的或是个不受宠的。可仔细看那些摆放的小东西,无不是世间难得的珍品,让这屋子里有一种违和的感觉。她皱皱眉,骤然变换的环境让她没时间沉浸在过去的悲痛中,她必须尽快适应目前的身份,先保住性命再说。

    苏雪云走到桌边倒了杯茶,茶水清香怡人还是温热的,起码原主在这方面没被谁苛待。苏雪云这次穿越,额角只有钝钝的一点痛感,怪不得先前在回忆往事时都被她忽略了。她慢慢的喝了完一杯热茶,感觉头痛的感觉消失了,便开始接收原主的记忆。

    凤凰儿?

    原来她这一世的名字叫做——刀白凤!

    英俊王爷,诚心求娶,不惜在大雨中站立三天三夜,终于打动了摆夷族骄傲纯真的公主。她为他学会做一个贤良的王妃、为他学会在皇室里周旋,却只得来了他的风流成性。呵,当初承诺那句一生只娶她一个女子的诺言果然做到了,因为他在外面安了十几个家,那些女子甘愿不要名分的为他生儿育女,他辗转于美色间如同临幸后宫,乐不思蜀,王府中可不就只剩下她一个女人吗?

    恨!怨!刀白凤偏激的想要报复段正淳,却用了世间最蠢的办法,一夜荒唐留下了段誉这个出轨的证据,没有让段正淳痛苦,却让她每每想起,心中更加痛苦。只能长住白云观,吃斋念佛。她一生只爱过段正淳,却更恨他恨不得让他一辈子后悔痛苦,可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去闹腾什么了。

    苏雪云得到了刀白凤的全部回忆,叹息着摇了摇头。她从前知道天龙八部的故事时,就一直对刀白凤报复段正淳的方法感到不解,可如今看了刀白凤的记忆,才知道真的有女人是那么傻的,你对不起我我也对不起你,堂堂王妃之尊为一个乞丐生下儿子,若传扬开来整个大理皇室都将为之蒙羞!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段正淳在大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若被戴了绿帽子还给人养大了儿子,可不就成了天大的笑话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可惜刀白凤到底不够狠,看着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犹豫许久总归没忍心让儿子来背负这些孽债,长辈们的恩怨,关无辜稚儿什么事呢?若此事传遍天下,段誉岂不是也成了众人嘲笑的野种?她不愿让儿子在冷嘲热讽中长大,所以她只能忍气吞声,躲入白云观眼不见为净,所幸段誉被当做世子成为皇室唯一的继承人,有皇帝庇护她也不需要担心什么。只可惜事与愿违,后面发生的种种,不止牵扯出段誉的身份,还差点害了他的性命,悔不当初!

    刀白凤的愿望并不难,她只想老天开眼,让段正淳痛苦一生,让她的儿子平安顺遂。

    苏雪云走到铜镜前,看到自己此时变色苍白,一脸疲态,正是刀白凤听说段正淳带着阮星竹游山玩水给气病的。她淡淡的笑了笑,“秘密之所以是秘密,是因为它永远不会被人发现。能被发现的秘密只会成为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爆出来,与其如此,还不如一开始就全都揭开来,不要让这种事成为自己的束缚。”她伸出食指轻轻碰了下铜镜中的人像,“幸好,你的儿子已经长大了,他可以承受狂风暴雨的历练,放心,以后他也是我的儿子了,我会让他平安顺遂的。从今日起我便是刀白凤,凤凰展翅,翱翔于天,你敢想而不敢做的一切,我都会替你做到!”

    她一个人在房里也很久了,段誉不放心,又跑来悄悄的打开门想看看她有没有不舒服,结果一开门就见她站在铜镜前静静的不知在做什么。段誉心知女子皆是爱美之人,这会儿娘发现自己容颜憔悴定要难受的,忙跑过去笑嘻嘻的拉住她往桌边走,“娘,你怎么起来了也不叫我?孩儿在外头很是挂心呢,太医说你病得不重,只需养些时日便能好,你现在可还有什么不舒坦的?要不要孩儿叫太医来?”

    刀白凤笑着拍了拍他的手,“你也坐下来吧,不要忙了。我自己的身子我知道,不过就是气的,郁气散了自然什么病都没了。”

    段誉干笑了两声,不知该跟娘一起声讨爹的风流,还是帮爹劝娘放宽心,这种夹在中间的日子不好过,幸好爹娘都疼爱他,也不会真的让他为难。

    刀白凤想着段正淳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会回来的,刚好她也不想见他,趁这段时间适应新的身份也好。不过想到段誉跟他爹有那么点像的性子,她又头疼起来,古代的男人三妻四妾是常事,她到底要怎么教一个皇位继承人一生只爱一个?

    段誉还在笑,刀白凤已经开始出言试探,“听说你和服侍你多年的那个丫鬟兰香……”

    段誉一下子垮了脸,连连摆手,“娘,我真没有,我跟兰香清清白白的,那日她去……咳,去服侍我沐浴,我叫她离开,正说着爹就去过去了。是爹误会了才说让兰香当我的屋里人,娘,我真没做什么。”

    刀白凤仔细打量他的神情,声音里透着怀疑,“哦……既然是误会,你怎么不说清楚?如今连我都知道了,就是清白也变成不清白了,还是你觉得多个屋里人无所谓,反正也是跟在你身边伺候的。”

    段誉苦笑道:“娘,我没想那么多,当时兰香一边哭一边请罪,我怕爹罚她才没说什么。但过后我就跟管家说了,让他将兰香调去别处,她这样不经我允许就做这样的事,我总觉得心里不舒坦。”

    刀白凤露出个淡淡的笑容,“嗯,你做的很好,不过往后不能这么心软,兰香分明是怕年纪大了会被配给小厮,才想着算计你当半个主子。这样的人今日能为了名利算计你,将来就能为了其他东西的杀害你,对敌人心软就是给自己找麻烦,记住了吗?”

    “孩儿记住了!”段誉笑着起身到刀白凤身后为她捏肩,嘴巴跟抹了蜜一样甜,“还是娘懂得多,没有娘教我连个丫鬟都敢算计我,我看娘就跟我一起回家吧,往后有娘在家里坐镇,什么魑魅魍魉都不敢靠近孩儿了!”

    刀白凤摇头失笑,“你还真是你爹的好儿子,什么时候都不忘帮他当说客。”

    “娘,我可不是在帮爹,我是真的想你,爹不在府里,你也不在,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有什么意思?娘,你就跟我回去吧!”段誉软磨硬泡的想把娘给接回王府,一家人住三个地方,想想都觉得难受。

    刀白凤想起前世的事,笑容淡了下来,起身摇了下头,“娘病还没好,等过些日子再说吧,王府里不能总是没有主人,你先回去,等我病好了再派人给你送信。”

    段誉只当她是在敷衍自己不肯回王府,有些失望,但也早就习惯了,当即点点头没再多劝,无奈道:“那我再留两日,等娘好一些就回去,娘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清修的。”

    刀白凤身上不舒服没心思多说,和段誉一同用过清淡的晚膳就打发他去休息了。等屋子里只剩她一个人的时候,她又不可避免的想到了前世种种,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孤单和寂寞。过了一会儿,她忽然想起什么,忙挂上门窗坐到床上把床帐都放了下来,然后在自己右手的食指上轻轻抚了一下。

    她双眼紧盯着手指,只见上面慢慢现出了一枚戒指,戒托不知是什么金属制成的,十分轻薄,戴着毫无重量,是以她先前才把这事儿给忘了。戒面是一朵小巧的红色莲花,花瓣层层叠叠的绽放,分外逼真,离近些仿佛就能闻到淡淡的莲花香。刀白凤抬起手将戒指放在眼前仔细的看了看,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漂亮的样式。

    这是上一世同黄药师白头偕老即将离世的时候得到的,因为那时她终于完成了华筝的最后一个愿望——找个相爱的人幸福一生。她几十年里是不是念叨着想要个储物的宝贝,终于在完成炮灰的愿望后得到了这个奖励。只不过那时她担心黄药师的身体,整个人都沉浸在悲伤里并没有细看,这个戒指自然也没用过。

    想到上一世积攒的那些稀世珍宝,她慈爱的笑了笑,即使当时她有空闲也不会拿的,那都是留给她儿子和孙儿们的。真正经历十月怀胎当了母亲,她才体会到那种恨不得将世上最好的一切都送到孩子面前的感觉,宁愿自己多劳累也不会觉得辛苦。也不知道上一世她和药师先后离世,那孩子会有多难受。

    她叹了口气,压下突然升起的伤感,开始研究空间戒指。她把手放到枕头上,心念一动,枕头立即消失在床上,碰到被子,被子也瞬间消失了,而脑海中似乎跟戒指有什么奇妙的联系,能让她清晰的感觉到戒指里面的空间。就像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储物间,枕头和被子就在中间放着,随着她的心念变化,被子规规整整的叠了起来,和枕头一起在空间里任意挪动。

    接着她又尝试不碰东西只靠意念来收放,完全没有一点问题,试验几次她很快就熟悉了这个新宝贝!看来好好完成任务真的可以跟系统提要求,既然她是一段数据,那么只要不是什么翻天覆地有威胁的东西,客服99号应该都会满足她。

    刀白凤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循着记忆将一些武器、药物和重要的财物全都装进一个小箱子里,然后把小箱子放进了空间,另外又拿了个小箱子装上几件里衣外衣,感觉身上有些发虚,这才躺回床上好好休息。临睡前,她想着明日要弄些吃的喝的放进空间里,这也是个江湖为重的世界,东西备齐全了,将来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可以轻松应对了。还要休了段正淳,找那个渣男算账,还有什么?刀白凤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但身体上的疲惫还是让她很快陷入了睡眠。

    第二天一大清早,段誉就跑来陪刀白凤一同用早膳,刀白凤休息一晚气色比之前好了不少,头脑也清晰起来,她这才想到自己忘了什么。这里是123言情文库的世界,她忘了看“剧本”了!

    刀白凤一边吃饭一边默默在脑中翻阅这次的“剧本”,还好原文主角跟她没什么直接关系,是一个现代女穿越到阿朱身上的故事,那个穿越女是乔峰迷,穿越到阿朱身上顿时欣喜若狂,开始一步步有计划的拯救乔峰,最终顺利改变乔峰悲剧的命运,成了潇洒世间的一对眷侣。

    刀白凤上次吃了没细读原文的亏,这次即使觉得阿朱跟她没什么关系,也还是耐心的一点点看了下去,这一看还真被她看出不对来了。阿朱是穿越女,对天龙八部里面一些重大事件都是清楚的,可阿朱本身武功并不高,所以穿越女一来到这个世界就立刻通过王语嫣弄到了许多武林秘籍,然后前去无量山底拿了本该段誉发现的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

    若是她只抄录一番也就罢了,可穿越女十分讨厌段誉,觉得段誉喜欢过木婉清又对钟灵很好后来却娶了王语嫣,跟他爹没什么两样,所以干脆把秘籍拿走什么也没剩。于是段誉在江湖走一圈,有惊无险的回到王府时什么功夫也没学到,更没有在江湖中大放异彩,甚至因为在外耽搁过一段日子错过了学六脉神剑的机会。

    可以说这里的段誉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平庸的大理世子,没有功夫护身就不能参与许多江湖中的事,最后当然也没和王语嫣在一起,,整个人生都被阿朱改写了。刀白凤皱皱眉,不说段誉和乔峰是兄弟,单说段誉对几位妹妹的爱护,阿朱也不该这么对他,毕竟段誉没有伤害过阿朱和乔峰,和阿朱那个身份是完全无仇无怨的。

    刀白凤算了算日子,知道这时候穿越女还没有出现,她心里盘算了一番,决定带段誉先一步去江湖里寻找他的机缘。虽然九阴真经和桃花岛武功确实很厉害,但那毕竟不是这个世界的武功,她并不知道孰强孰弱,还是先拿到段誉“应该”练成的武功再说吧。何况,凌波微步简直是最适合段誉的武功,打不过就跑,没了生命危险才能真正在江湖里走动不是?

    接下来养病的几天,刀白凤让段誉回镇南王府了。她一个人几乎不怎么出门,拿了空白的册子慢慢将九阴真经和桃花岛诸多武学秘籍都写了下来,还有从前得到的那些兵书与教导为君之道的孤本,全都一一默写出来一并放进了空间里。

    这些都是好东西,她不敢保证自己将来会不会记错什么,如今有空间还是存起来更保险一些。接连几日的时间,她时而忙碌时而回忆过去,慢慢的那些伤感逐渐淡了些,取而代之的是一生幸福的回忆。从妙龄少女到白发苍苍,她的一生都与所爱之人相伴,已经够了,她会将那份回忆珍藏在心底,用今生积下的福祉去为爱人祈福,希望他下一世在没有她的世界依然幸福。

    感觉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刀白凤派人跟段誉说了一声,就独自坐上马车往镇南王府而去。才走到半路,段誉就迎了上来,看见她十分惊喜,“娘!你真的肯回家了?太好了娘,以后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

    刀白凤敏感的道:“一家人?你爹回来了?”

    段誉拍了下自己的嘴,不自在的点点头,“娘,你好不容易才回来可不能半路再走啊,昨日饮宴上皇伯父和皇伯母也问起你了呢。”

    刀白凤并没有叫停马车,反而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段王爷回来也好,一次把事情都解决了,以后省了许多事。”

    段誉拉拉她的衣袖,笑道:“娘,你放心,我总是帮你的。不过我看爹已经知错了,不如……不如……”

    刀白凤深深吸了一口气,想到将来会遇到的段延庆等人,还是决定快刀斩乱麻。她转过头认真的看着段誉,低声道:“誉儿,我和你爹互相折磨了半辈子了,这次重病后我也想通了,我不想再做什么镇南王妃,不想再看段王爷虚情假意的样子,所以我这次回来是来休夫的。”

    “什么?休夫?”段誉震惊的瞪大了眼,喊声外头离得近的人都听了个清楚。刀白凤还没和段正淳见面,关于她休夫的传言就隐隐约约的传开了。

    刀白凤对着还不到二十岁的段誉,也有些语塞,不知该怎么跟他解释他的身世,虽然那些事不是她做的,但现在她用了这个身份,提起来便有些尴尬了。

    她沉默好半晌才淡淡的开口道:“我有个秘密谁也没有告诉过,是关于你的身世,今日我想全都告诉你。但你的身世若是揭开了,可能你就不再是大理世子,不再有如今这般安稳的日子,你……希望我说出来还是永远都作为秘密埋葬起来?”

    段誉聪敏机灵,素来是脑子转得快,主意一大堆。可这时他真的完全愣住了,什么是揭开身世?为什么说了秘密他就不再是大理世子了?他有些懵,心里隐约有了点猜测,却觉得不可置信。他将目光牢牢的定在刀白凤身上,看着她一身道姑的打扮,想到她这些年时而亲近、时而疏远又时而愧疚的样子,顿时觉得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他不是爹的儿子!段誉有些伤心的看着刀白凤,颤着声问道:“娘,我……莫非我是被你捡回来冒充世子的?那,那我又是谁?”

    刀白凤有些不忍心,从袖子里取出帕子递给他,叹了口气,“算了,以后再说吧。”她忽然想起了前世的儿子、孙子,动了真感情之后才发现她如今变得越来越有“人情味”了,看来很多时候光用理智完成任务也不行,身边值得在意的人都应该考虑进去,她毕竟不是机器人,而是一个有感情的人。

    段誉低头看着手中攥住的帕子,他并没有哭,虽然他一直被长辈们宠爱着长大,但该学的东西除了武功以外他都学得很好,也不会轻易被打击到。勉强压下心里的震惊和慌乱之后,他还是开口问道:“娘,我的身世到底有什么秘密?娘,你告诉我吧,即使……即使不做大理世子,我也想知道真相。”

    刀白凤向他看去,“你真的想知道?”

    段誉毫不犹豫的点头,没有一丝躲闪。刀白凤想了一下,低声道:“你确实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我们是亲母子。只是,你的父亲不是段正淳,当年我为了报复他才故意生下别人的儿子,就是想让他痛苦,所以,他不是你爹。”

    段誉只觉心里忽上忽下,才几句话的功夫,生活就已天翻地覆。他有些难过的问道:“那我的……亲生父亲是……谁?”

    “咳,你也听过他的名字,他叫段延庆,我也是前些日子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咳,他一直想夺回皇位,势必会与我们起冲突,与其等到那时候猝不及防的揭开这件事,还不如由我先说清楚,免得你将来会吃亏。”刀白凤握紧了手中的拂尘,轻声道,“誉儿,对不起。”

    段誉苦笑着摇头,“娘,至少你还是我娘,我……我突然知道这些实在不知该怎么办,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刀白凤看着近在眼前的镇南王府,点了点头,“回房去歇着吧,心里不舒服就不要乱走了,过些日子我想带你出去四处走走,散散心,你有空的时候就先准备带什么东西吧。”

    段誉一愣,“带我出去玩?”

    刀白凤露出个笑容,摸了摸他的头,“娘这些年对你不够好,给娘个机会补偿你吧,你想去哪里玩娘都带你去,一定让你玩个够。”

    段誉有些高兴,可想起自己的身世又有些难受,等马车一停,他扶着刀白凤下了马车便道:“我会好好准备的,娘,我先回房了。”

    “嗯,去吧,别想太多,你没有错,千错万错都是我们长辈的错。”

    刀白凤话音刚落,得到小厮通报的段正淳就迎了出来,眼睛盯在刀白凤身上深情款款的道:“凤凰儿,你回来了。”

    刀白凤瞬间冷了脸,周身散发的怒意连拉车的马儿都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段正淳表情有些尴尬,眼中却透着宠溺,上前几步想要拉她的手,“凤凰儿,我们进去吧,你离家这么久,我一直在等你回家。外头那些传言都是假的,你不要当真。”

    刀白凤连演戏也不想跟他演,脚步一错就避开他直接进了大门。段誉看到这一幕是真的相信娘亲的话了,想到娘亲这么多年受的委屈,想到段正淳在外那数不清的风流债,他低下头沉默的回了房间,似乎一下子成长了许多,再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世子爷了。

    刀白凤走进大门,管家和下人们纷纷恭敬的行礼问安,刀白凤只是对他们点了点头,没有要管什么的意思。过些天她就不再是这里的女主人,自然也不需要打理王府的内宅。

    段正淳摸摸鼻子,只当她是在闹别扭,笑着追了上去,“凤凰儿,累了吗?要不要先回房休息一下?我已经命厨房准备了你爱吃的汤羹,我这就叫人去拿。”

    刀白凤走到房门口,转身拦住了段正淳,面无表情的道:“段王爷,贫道名号玉虚散人,此次是来看望誉儿,望段王爷不要打扰。”说完她转身就进了房门,“砰”的一声将段正淳关在了外面。

    段正淳拍了拍门,扬声喊道:“凤凰儿,你可是听了什么闲话?都是些无稽之谈,何必当真,你看我这些年可有不守当年的承诺?凤凰儿,快开开门让我进去吧。”

    刀白凤在里面把门窗挂上了,便不再理他,任他一个人在外头谎话连篇,权当狗吠了。她盘膝坐在床上,慢慢开始修炼九阴真经的易筋锻骨篇,这具身体三十七岁,虽外表看着不过是二十五六岁的模样,但内里骨骼却早已长成,想要修习一门高深武学最好还是易筋锻骨才能得到最大的益处。

    刀白凤上辈子练功练了几十年,华山论剑与其他几位顶尖高手都能打个平手,如今再练自然驾轻就熟,很快就沉浸其中,完全将门外的段正淳抛在了脑后。

    段正淳说了几句软话见她不应,心里也有些无奈,他这十几年从不把外头的女子领回来,为何凤凰儿的脾气还是这般大?好不容易等到妻子回府,没想到还是独守空房,段正淳摇了摇头,在门外站了好一会儿在转身回自己的院子了。当年他出去和宝宝、红棉她们游玩了几日,一回来妻子就跟他分了院子,此后再不肯与他同住,甚至还搬去了白云观。本以为这次他们夫妻先后回府是缘分使然,谁知还是碰了一鼻子灰。

    段正淳回房去回忆他和凤凰儿的深情往事,外面关于镇南王妃休夫的事却越传越离谱了,刚开始隐约认出镇南王府马车的人们一见马车竟真的到了镇南王府,立时认定了那消息是真的。马车里只有王妃和世子两个人,休夫怎么也不可能是乱说的吧?

    镇南王风流成性,王妃去做道姑的事百姓们都知道,此时听说王妃要休夫,顿时沸腾起来,古往今来,他们还没听说过哪个女子敢休夫的,难道王妃真的受不了王爷的风流,决定逆天下而违之了?

    朱丹臣从外面回府一走一过听到两个人在议论,连忙停下细听,越听心里越惊,匆匆忙忙的跑回了王府,直奔段正淳书房,“主公!不好了,外面都在传王妃回来是为了休夫!”

    段正淳好笑的抬起头,“你什么时候也喜欢听这些闲话了?小心不要被凤凰儿听到,不然她要罚你我可是不管的。”

    朱丹臣急道:“主公,我怎么敢拿这个来说笑?是真的,外头的民众都在传呢,说是世子爷也知道,王妃和世子爷都商量好了。”

    段正淳皱起眉,放下手中的画笔,桌案上赫然是一副刀白凤的画像,不过不是穿道服的,而是当年他们初遇时的摆夷姑娘打扮。他边拿帕子擦手边摇头道:“这不可能,凤凰儿对我情深意重,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再说誉儿也不可能这般胡闹的。你去查查是谁传出这样的话来,处理一下,不要让凤凰儿和誉儿听到了烦心。”

    “是,主公。”朱丹臣无奈应下,心里却觉得空穴不来风,前阵子王爷携美同游,王妃就病倒了,这次突然回来,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事。

    晚膳段正淳准备了好酒好菜,刀白凤却在房中淡淡的说了一句“不饿”就不再做声,让他一番心思全都白费了,想找机会哄哄她也找不到。段誉心里有事,面对段正淳又觉得分外别扭,吃了没几口也说身体不适先回房了。段正淳看着段誉的异状忽然想起了外头的传言,难道他们母子还真有事瞒着他?

    刀白凤接连三日都只吃段誉送进房里的饭菜,并不见段正淳。而段誉也在这三日里辗转反侧彻底想通了,该是什么身份就是什么身份,上一代的恩怨他管不了,他的身世也选不了,但既然长辈对他是真心疼爱,他必然也要真心相待。至于娘亲,若留在王府真的那么痛苦难过,他宁愿娘亲离开王府,他再也不想看到娘亲病倒在床上憔悴虚弱的样子了。

    段誉怕刀白凤担心,一想通就去找她说,“娘,你想这么做就这么做吧,我都听你的。是不是大理世子我都不在乎,我只想让娘你开心,要是娘真打算离开王府的话,我跟娘一起走。”

    刀白凤看着他笑道:“娘知道了,这才几日你就瘦了,娘学了些做菜的方子,等离开这里便做给你吃,好好给你补补身子。”

    “好啊,我很久没吃过娘做的菜了。”看到刀白凤脸上的笑容,段誉心里全都放开了,只是换个身份,没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以后的日子会更快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