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侠骨柔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网游之诸神世纪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苏雪云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但她惊讶的发现这次落水居然没做噩梦,那可是困扰她几辈子的阴影,难道这次阴差阳错的给治好了?她隐约觉得应当和黄药师那句“不要怕”有关系,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人在她危险紧张的时候握住她的手让她依靠,而且还是个有本事护住她的人。

    她抬头在山洞里看了一圈,没看见黄药师,忙起身看了看雕儿的伤口,然后跑到水边去梳洗干净。等她回到山洞的时候黄药师已经回来了,黄药师把一只烤好的兔腿递给她,“昨日来的匆忙,没有用饭,你快些吃吧。”

    苏雪云下意识的接过来咬了一口,外酥里嫩、鲜香可口,跟她烤的味道不一样但非常好吃。她心里奇怪,两人在一起一直是她负责弄饭的,初遇时她自己处理野味弄裂了伤口也没换来黄药师一眼,可能那时的记忆太过深刻,所以她从来没想过能品尝到黄药师的手艺,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经意的一抬头,发现黄药师正看着她,苏雪云一愣,笑着问道:“你怎么不吃啊?你的手艺真好,比我这个蒙古人烤得还好吃。”

    黄药师放缓了神色,把另一只兔腿递给她,然后自己片了一些兔胸肉吃。苏雪云也没跟他客气,在她的观念里男人照顾女人是天经地义的。她吃完两只兔腿正觉得油腻,黄药师又递过来几个野果,香甜多汁,正好解腻。

    不需要自己动手就吃了餐美味,苏雪云心情大好,外头是个大晴天,她让两只雕儿到空地去晒太阳,然后对黄药师问道:“有什么办法能让它快些好吗?之前也不知痛了多久了,我看着都难受。”

    黄药师蹲下给白雕检查了一下伤口,沉吟道:“我去后山猎野兔的时候看到不少草药,也许可以找到医治白雕的。”

    “那我们去找找吧,药物这些我不懂,拜托你了!”

    “嗯。”

    刚下过雨的路不太好走,两人小心的避开水洼和泥泞,寻找着合适的草药。黄药师看到不同品种的草药会简单给苏雪云介绍几句,慢慢的苏雪云就体会出了其中的深奥,那些看着像杂草一般没什么特别的植物竟然有各种各样的效用,甚至有些搭配起来是救命良药,换一种搭配就变成了杀人毒|药。这种复杂的学问让她产生了浓重的兴趣,曾经宫廷那些女人间的秘药算什么?和武林里的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黄药师很快就采齐了药,苏雪云观察了一天,发现白雕似乎舒服了许多,终于放下心。从她来到这个世界,陪伴她最久的就是这对白雕了,勾心斗角了两世,让她对白雕真挚纯粹的感情格外珍惜。

    接下来的日子,所有饭食都是黄药师做的,闲暇的时候,两人会一同去后山采药、打猎,偶尔也会切磋一下武功。虽然岛上的生活有着许多不方便,但这样悠闲轻松的感觉是外面所没有的。

    有黄药师出手,白雕伤势好得很快。等白雕可以飞越海面的时候,他们的木筏也做好了,从头到尾都没用苏雪云动手。野外的生存让苏雪云第一次深刻的感觉到黄药师真的什么都会,而黄药师也在这十几天的相处中确认了自己是真正动了心。

    这样类似田园归隐的生活最能看清自己的内心,如果说之前还能解释成是对苏雪云文采武功的欣赏,那么这阵子温馨默契的相处让他无法欺骗自己的感觉。黄药师的心情有些复杂,但他将苏雪云放在了心上,就开始自然而然的关心她,照顾她。

    苏雪云已经几辈子没谈过恋爱了,所以对这方面很是迟钝,加上黄药师变化不算明显,她根本没察觉到黄药师的心思,只是在朝夕相处中不知不觉的习惯了黄药师的照顾。出门在外什么都不用操心,再也没有比这更舒心的了!

    黄药师观察了几日,选了一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出海,苏雪云让两只白雕抓着长鞭在前方飞行,而长鞭另一端绑在木筏上,黄药师用内力稳住木筏,不需要划就能借住白雕的力量快速前行。海上风平浪静,他们的木筏也稳稳的看上去十分安全。

    苏雪云坐在木筏上远远的看着前方,想到即将回蒙古遇到的内斗与战争,幽幽吐出一口气,这一段安宁的日子真是悠闲自在,离开后又要卷入麻烦之中了。不过先前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就算了,如今她有了自保的手段,不管铁木真有没有被她那封信打动,她都要拼一次!

    黄药师站在她身侧,一低头就瞧见她略微阴郁的模样,微微挑眉,“不想回家?”

    苏雪云摇摇头,“回家是必须的,我只是想到回家要面对的事有些心烦,这次回去,我也许会面临兄弟反目,也许父女也会反目,但有些事不做我会一辈子心不安,所以不管会发生什么,我都要去做。”

    黄药师年轻时不耐家族中的勾心斗角,远走江湖,对这些事自然是了解的。从苏雪云的只言片语中,他发觉苏雪云的身份可能不是一个普通的蒙古女子,兄弟阋墙、父女反目已经涉及到权贵人家了,他不知道苏雪云口中必须要做的事是什么,本能的觉得会有危险。

    他皱起眉沉默半晌,淡淡的道:“我也许久没有去过大漠了,闲暇无事,便随你一同去看看。”

    苏雪云眼中闪过惊讶,随即笑道:“好啊,有兄台同往定能助我一臂之力。当年若不是你救了我,我恐怕已经不在这世上了,这次就让我这个东道主好生招待你一番,你可不要跟我客气。”

    黄药师想起苏雪云当时几乎断气的模样,心里一紧,对苏雪云曾经那个未婚夫和什么女子生出一股怒气,想着将来有机会定要教训他们一顿。苏雪云到底还是善良,若是他遇到这种事必要他们生不如死!

    两人一路顺风顺水的到了岸上,苏雪云在踏上地面的一瞬间就真心笑了出来。她还是适合在陆地上呆着,以后没事可不去水面上乱晃了。她到城镇的客栈里打听了一下最近各方的消息,知道金国和蒙古已经开战,她必须马上回去了。当即买了两匹骏马,同黄药师一路疾驰赶向草原。

    在离草原不远的地方,两人估摸着天黑前赶不了多少路了,就停下在林子里找了块空地休息。黄药师拿着处理好的几条鱼走回来,将水囊递给苏雪云,然后就在火堆上慢慢烤鱼,苏雪云接过水囊边喝边帮忙拨弄着火堆。这些小事情似乎已经做过无数次,无需言语,两人就有一番默契在其中。

    “黄药师?你怎会在此?”林中蹿出一人,身材高大,五官带着异域的轮廓,手持乌黑蛇杖,双眼审视的盯着黄药师。

    苏雪云猛地喷出一口水,呛得直咳嗽。天呐!欧阳锋怎么来了?来做什么的?会不会盯上她的九阴真经?苏雪云忍着不抬头,只用余光瞟向欧阳锋警惕着他的一举一动。欧阳锋对九阴真经的疯狂让她印象太深刻了,还有蛇和毒,一不小心她就要受大罪,当真半点不敢放松。

    黄药师轻轻帮她拍着背,只当她是被自己名字给吓到了,毕竟江湖上传闻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而苏雪云好像很反感杀人,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怕自己。仔细想来,两人相处十分融洽,没人提起,他便没有特意介绍过自己,这会儿倒是把她惊到了。

    苏雪云回过神来,看到黄药师担心的眼神,立即反应过来他的身份被挑明了,一时也不知该做些什么反应好,便有些尴尬的笑笑,摇头道:“我没事,就是突然有人出来,吓了一跳。”

    黄药师皱眉看着她,明显感觉她不如之前两人相处时自在了,莫非还真是怕他了?

    欧阳锋惊讶的看着黄药师的举动,发觉这两人气氛意外的和谐默契,挑眉取笑道:“药兄,你倒是悠闲,与美同游到大漠来赏风光来了。不知这位是……”

    黄药师看向他的眼中隐含锐利之色,“锋兄,这地方你能来得,我自然也能来得。不知锋兄来此又所为何事?”

    欧阳锋眼神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审视,话中略带试探,“金国六王爷请我和克儿到府上做客,盛情难却,正巧遇到铁木真不识好歹,我自是要帮上一帮。药兄,依你的性情想必不会对这些俗事有兴趣吧?”

    黄药师敏锐的察觉苏雪云抓着水囊的手紧了紧,本想出口的话在嘴里转了一圈就改了,“俗事与否要遇到才可知,我的事就不劳锋兄挂心了。”

    “哼,既然如此,再见面我就不客气了,告辞。”欧阳锋最后扫了一眼苏雪云,转身遁走。

    苏雪云抬头往他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心里松了口气。看欧阳锋这样子是忽视她了,肯定还不知道她用九阴真经呢,能拖多久就拖多久,最好拖到欧阳锋从别处拿到秘籍才好。不然被欧阳锋缠住,即使她能跑掉也别想过安生日子了,太麻烦。

    黄药师看她一直沉默就在一旁静静的烤鱼,等鱼都烤好了递给她时才装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你怕我?”

    苏雪云诧异的看向他,“没有啊,我怎么会怕你?”

    “世人皆知东邪黄药师杀人如麻,冷血无情,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魔头,你……当真不怕?”

    苏雪云扑哧一笑,“那些传言谁信啊?他们还说我是罗刹妖女呢!”她自然的接过烤鱼吃起来,不在意的说道,“我啊只相信自己看到的,我们认识这么久你一个人都没杀过,就是脸上冷了些,说话难听点,根本没主动欺负过别人。何况我的命还是你救的,后来又帮了我这么多,在我看来你就是个好人。”

    这是黄药师第三次从她口中听到“好人”这两个字,他仔细看了苏雪云一眼,见她确实不像是怕自己的样子,不禁勾了勾唇角。虽然他不会在意这些事,但两人之间能和谐的相处下去自然更好。

    不过显然他这次放心的有点早了,因为在进入草原继续赶路之后,他发现苏雪云与他疏远了。这种感觉不明显,可他如今刚刚正视自己的感情,正想多了解对方一些,对方每一点细微的变化都能被他察觉,这让他心里发闷,弄不清到底是什么原因。

    其实苏雪云并没有故意与他疏远,只是黄药师的身份被挑明了,以他们之间复杂的纠葛,她实在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应好。按照原来的设想,她现在应该演戏,就是那种泪眼汪汪、不可置信、悲痛纠结,然后在对方追问下诉说自己的委屈再用一句“桥归桥,路归路”来了结,以后大家各不相干就完事儿了。她给黄蓉挖过那么多坑,她可不信黄药师会找她麻烦。

    但是真到了这时候,她才发现在这么久的相处中,她已经不知不觉的把黄药师当成了好友,当成了难得的知己。在古代,能遇到一个和自己想法差不多的人真的很难,她几辈子才遇到这么一个,真的不想再演戏作假去欺骗对方了。幸好她跟郭靖黄蓉的账已经算清,将来基本不会再见面,很多事也就不需要划清界限了。

    苏雪云在这个世界的人生规划是,阻止铁木真屠城、攻打中原,毁掉都史的依仗,帮托雷争得汗位,劝他们换个方向去占地盘。然后就回到中原远离纷纷扰扰,找个喜欢的人成亲生子幸福一辈子。她一步一步按照自己的计划走,江湖里如何就不关她的事了。

    想通之后,苏雪云对黄药师又恢复了从前的轻松自在,她看着前头若隐若现的部落,对黄药师笑道:“药兄,我们来赛马如何?看是你这个五绝高手厉害,还是我这个草原公主厉害。”

    黄药师摸了摸自己的马,点头应下,“好。不过赛马总要有个彩头才有趣。”

    苏雪云想了下,指着前方的一棵树道:“谁先到那里就算谁胜,赢的人可以要求输的人做一件事。”

    黄药师露出些许笑意,“一言为定!”

    “开始!”

    “驾——”两人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疾射而出,苏雪云骑在马上眯起眼看着飞速掠过的草原,感觉到了一种风驰电掣的畅快。她当了两辈子蒙古人,对马术极为熟练,想着自己必然会赢,已经开始在心里盘算提个什么要求好了,最好能让黄药师变脸才有趣。

    快到终点的时候,苏雪云扬起唇角,正要加速,旁边黄药师的马突然嘶鸣一声,飞快的蹿了出去,一下子就到达终点成了赢家!

    黄药师骑在马上眼含笑意的看着苏雪云,苏雪云则是惊讶的围着他的马转了一圈,啧啧称奇,“你的马怎么会突然爆发?都是我选的马,哪有这种实力?”

    黄药师微微挑眉,“先到终点的人为胜。”

    “是,我说话算话,你……咦?你刚刚用内功刺激马了对不对?你耍诈!”苏雪云终于找出了原因,不由得瞪眼。

    黄药师笑道:“兵不厌诈,你可没说不许用内力,你若不服,待下次选了好马再来比过,不过这次的彩头是我的了。”

    苏雪云也笑起来,“看看再说吧,万一你要我扮丑八怪,我可是不干的!”

    一场赛马畅快淋漓,两人相视而笑。这时有部落里的人发现了他们,走过来查看,一见苏雪云的样貌立即惊呼,“公主!华筝公主回来了!”

    “真实公主回来了,快去通知大汗!”

    此起彼伏的叫喊声让黄药师侧目,他以为先前苏雪云说“草原上的公主”是玩笑话,没想到当真是公主。大汗……原来她是铁木真的女儿!那么那些不得不做的事就和战事有关了,怪不得要赶在开战前回来。

    黄药师向苏雪云看去,却见此时的苏雪云已经气势大变,脸上挂着看似亲切实则疏离的微笑,背脊挺直的坐在马背上,虽仍穿着一身汉服,但在一群蒙古人的簇拥下却显得高高在上。这是公主的骄傲与威严,不可侵犯。

    托雷听到消息率先冲了出来,冷硬的汉子在看到苏雪云的瞬间就红了眼眶,“华筝!你怎么才回来?这么久你在外面是怎么过的?都是郭靖那个混蛋,我就应该听父汗的一刀砍了他,竟敢让你受那么多委屈!”

    苏雪云摇头笑道:“砍了他可不行啊,他的师父、朋友尽是武林中人,若要为他报仇跑来偷袭你们怎么办?托雷,你放心吧,我已经给自己报仇了,我打断了郭靖的肋骨,让他至少两个月起不了床,怎么样?痛不痛快?”

    “痛快!”托雷大笑一声,看妹妹心无芥蒂他也终于放了心。如今他已经不把郭靖当兄弟,郭靖也不再是他们部落的朋友,若将来再相见,他们定然要站在对立面。

    “华筝,走!父汗一直很担心你,我们赶快去大帐。”托雷激动过后就想拉苏雪云去见铁木真。

    苏雪云摇摇头,用蒙语和汉语介绍了两遍,“这是我朋友黄药师黄岛主,这是我哥哥托雷。”

    黄药师和托雷语言不通,只互相点点头就算了。到大帐又给铁木真介绍一番,苏雪云就亲自带人打扫出自己隔壁的帐篷安顿黄药师,“我才刚刚回来,父汗肯定有很多事要问我,你先休息一下,等晚上我再来找你去看篝火宴会,大家都会唱歌跳舞,很好玩的。”

    “嗯。”黄药师随口应了一声,打量着帐篷的布置,“你去忙吧,若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别一个人犯险。”

    苏雪云一愣,随即笑起来,“我知道了,现在有五绝高手保护我,我肯定不会有危险的,你在这等着我啊。”苏雪云冲他摆摆手,转身去大帐见铁木真了。

    铁木真板着脸,见她过来立即将所有人都打发走,连拖累几兄弟也没留。苏雪云看着铁木真又白了许多的头发,走上前轻轻喊了一声,“父汗,女儿回来了。”

    铁木真如鹰一般的双眼盯着她看了许久,略点下头,“坐,我还当你不赶再回来了。你在这个时候回来,是有什么打算?”

    苏雪云淡笑着,“父汗,我临走时给你留的那封信你觉得如何?女儿不是危言耸听,若我们继续残暴的攻打别人,早晚会被别人的仇恨所报复。父汗,你爱你的子民,难道金国的子民不是人?中原的子民不是人?”

    铁木真一下子冷了脸,微眯着眼露出危险的气息,“中原?你知道什么?”

    苏雪云直视着他寸步不让,“我知道你打败金国后就会攻向大宋,我也知道大宋无数无辜的百姓会因你而死,我更知道将来那无数的宋人会仇视我们、反抗我们,最终推翻我们!”

    “放肆!”铁木真猛地站起来,指着苏雪云胸膛起伏不定。

    苏雪云慢慢站起来,完全不受他的怒气影响,“父汗,你想要青天所有覆盖的地方都成为我们蒙古人的牧场,我敬佩您!但你想过没有,我们蒙古人不会永远团结,就像当年的王罕一样,他们没有您的远见,终将会把这一切毁掉。父汗,几位哥哥的明争暗斗还不足以证明一切吗?”

    铁木真凶狠的表情慢慢褪去,他坐回位子上,阴晴不定的看着苏雪云,“你怎么懂得这些的?”

    苏雪云淡淡的笑容中透着强大的自信,“父汗,你因我是女儿只把我当做联姻之用,可我和哥哥们同样是你的孩子,我和他们一同长大,凭什么他们会的东西我不能懂?父汗,我不止懂,而且比他们懂得更多。几日后我们将与大金开战,父汗,你可以让我证明自己。”

    铁木真轻笑了一声,“证明自己?证明了你比你哥哥们有本事又如何?难道你也要争汗位?你想统领我草原千万勇士?”

    “有何不可?勇士们只在乎谁能让他们吃饱穿暖,谁能让他们快活的过日子,统领是男是女有什么区别?不过,我没想过争汗位,我只是不想看到无辜的百姓惨死。”

    “哼,妇人之仁!”

    铁木真有无数理由,苏雪云也有无数反驳的理由。他们无法说服对方,但苏雪云知道后世发展,所以她无比坚定,而铁木真却被她的许多言论影响了,即使不愿轻易改变自己的计划,但还是将苏雪云的提议放在了心上。比如去占领无主之地名垂千古。

    苏雪云不着急,她才刚刚回来,所有的言论都是空话,她必须证明自己的实力才能有说话权,而这次战役就是她的机会!上一世那些世间难求的兵书可不是摆着好看的,比起这个世界众人争抢的武穆遗书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到时候,铁木真才会对她的计划充满信心。

    铁木真确认这个女儿过去十几年是在“藏拙”之后,就放她去休息了,等苏雪云一离开,他摸摸自己的胡子笑了起来,有女如此,是他铁木真的骄傲!

    苏雪云去找黄药师,看他坐在窗边正在看外面的人们说话,笑问:“药兄怎么不休息?”

    黄药师不着痕迹的打量她一番,见她似乎没有被父兄责骂才开口回道:“还要在这里留一阵,便想学学蒙语。”

    “你要学蒙语?那我可以教你啊,不过现在咱们先换身衣裳,篝火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带你去看,你可是我的贵客!”苏雪云说着就把手上的一叠衣服放到桌上,示意黄药师去换,她为了照顾黄药师的喜好,还特地弄了个青色的。

    黄药师看那衣服和寻常没什么不同,只是厚了些又在衣领袖口加了皮毛,便顺应她的意思去换上。出来后苏雪云已经不在外头,他走出门看见隔壁的帐篷有两个女奴守着,便负手而立静静的等着。

    过了一会儿,苏雪云换好衣服掀帘子走了出来,笑喊了一声,“药兄,我们走吧!”

    黄药师回过头来,只见苏雪云一身火红的公主服,头戴毛绒珠串发饰,装扮的繁复华丽,凭添了几分尊贵。黑夜里的火光映红了她的脸,让他有些移不开眼。

    苏雪云疑惑的偏过头,“药兄?”

    黄药师轻咳一声,移开视线淡定的说道:“我们走吧。”

    苏雪云带着黄药师一前一后的走到篝火宴会的场地,部落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小姑娘小伙子们正围成一圈绕着篝火唱歌跳舞,十分热闹。苏雪云拉着黄药师走到前面在托雷身边坐了下来,她笑说:“今日庆祝我回部落,说不定还能成全几对新人,你看他们跳的多高兴?”

    黄药师往那边看了一眼,就回头看着她问道:“你也和他们一起跳过吗?”

    苏雪云摇摇头,“没有啊,我要是去了他们都会害羞的。再说那些小伙子们根本不敢找我啊,到时候我被剩下了岂不是很丢脸?我只在离开草原的时候给父汗和哥哥们跳过一次舞,反正没有外人,怎么玩都行。”

    黄药师默默的将这件事记下,将来总有一天,他也不会再是外人。

    宴会上所有人都表示了对苏雪云回家的欣喜,苏雪云对这些真诚的人也毫不保留自己的笑容。而面对父汗和四位哥哥时,她侃侃而谈,所提到的用兵之策皆是他们闻所未闻,让几人颠覆了对她的认知。一场篝火宴会下来,所有人都发现这位公主和从前不一样了,像是……要和王子们一样掌权了!

    苏雪云没让他们怀疑多久,在第一场同金国对阵时,她一身戎装骑在马上紧随铁木真身后,众人惊异的同时多少对她有些改观,毕竟铁木真就是他们心中的神明,铁木真是不会让女儿胡闹的。既然苏雪云能站在那个位置,就说明她有站在那里的本事。

    几个不服气看不起她的人,在她出谋献策、一马当先的带领勇士们取得胜利之后再也说不出嫌弃的话。苏雪云让他们看到了一场不一样的战役,计策、人心……苏雪云用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让他们不损一兵一卒的赢得了第一场胜利。

    苏雪云有一句话说对了,勇士们只在乎谁能带他们得胜,所以这一战,苏雪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赢得了勇士们的心。若说忠诚或许不够,但她的势力从这一刻已经开始无声无息的扩张,有托雷在旁边全心帮助她,她在铁木真的军中迅速占下了一个不可忽略的地位。

    第二场战役,他们直接攻下一城,苏雪云在所有人动作之前率先冲出去挡在他们前面,严肃的用内力喊出“不许屠城、不许烧杀抢掠”的规定。众人纷纷震惊不解,托雷和苏雪云带的人自然听话,但窝阔台他们的人就反对的异常激烈,甚至想把事情闹大借此拉苏雪云下马。

    苏雪云飞身穿梭在众人之中,几个呼吸间就将闹事的人点了穴道定在原地。这是她第一次在众人面前使用武功,也是众人第一次知道他们的公主真的今非昔比了!

    回去后苏雪云直接到大帐去和铁木真谈判,她有本事让己方以最小的损失获胜,唯一的要求就是决不能伤及无辜。那一日,苏雪云和铁木真在大帐里争吵了三个时辰,谁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最后,铁木真授予了苏雪云在军中最大的权力,今后一切战事的决定她都可以做主。

    铁木真铁血手腕,他发话没人敢不听,就算苏雪云三位哥哥将她视为眼中钉也毫无办法。苏雪云对那三个真正冷血的哥哥没半点感情,只整天拉着托雷一起行动,将她学到的十本兵书与为君之道不着痕迹的教给托雷,助人夺位,她做了两次也算是熟练了。从江湖转到这些勾心斗角里,她只觉如鱼得水,地位在一步步提高、势力在迅速的扩张,一切都在按照她的计划走,让她对未来越来越有把握。

    两个月过去了,部落所有人每一个敢小瞧他们公主的,甚至已经有人在偷偷的猜测下一任大汗会不会让苏雪云接任。苏雪云对他们的议论毫不在意,这样的传言越多,窝阔台他们就越沉不住气,对她来说还是好事!两个月的时间,不止她达成了自己的目标,黄药师也像先前计划的那样学会了蒙语,可以自如的和众人交流,虽然他基本不会和别人说话,但能听懂苏雪云与别人的对话还是让他舒服不少。于是,他开始跟在苏雪云身边,他们一起上战场,一起在闲暇时赛马,黄药师甚至还帮苏雪云布置过简单的阵法。

    同样是朝夕相处,这一次,黄药师看到了苏雪云在赛马时的英姿飒爽,在战场上的用兵如神,还有对托雷的倾囊相授、全力辅佐。这样的苏雪云特别耀眼,完全吸引了他所有的目光,也让他再也无法放手!

    黄药师学会蒙语后就和苏雪云在一起,很少去听旁人闲聊,所以一直没发现什么。直到这一日苏雪云要去大帐同铁木真议事,他才牵着马随意的在草原上跑了两圈。谁知却意外听到了两个牧羊人的对话。

    “你说公主带回来的那位黄岛主是什么人啊?他们经常在一起,会不会……会不会是……”

    “你小心点,不要说公主的事!之前公主就是被南人骗了,怎么可能再许给南人?”

    “唉,你说郭靖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还当他是憨厚的人,怎么去了中原就变心了呢?听说他差点把公主害死!”

    “是啊,公主这么好,郭靖以后一定会后悔的。他和他娘都是白眼狼,要不是我们大汗收留他们,他们早就被狼啃的连骨头都没了。”

    黄药师皱眉走到他们面前,“你们说什么?郭靖?”

    两人吓了一大跳,待看到是他们议论的黄药师更是吓得浑身发抖,黄药师能一掌拍死一匹马,可不是他们能得罪的。

    黄药师冷哼一声,“把郭靖的事说清楚!”

    两人战战兢兢的说了好半晌,才把郭靖做了金刀驸马又变心差点害死公主的事说了一遍。他们并不知道内情,但这次传言到底有八分是真,黄药师从他们断断续续的话和苏雪云曾提过的只言片语已经拼凑出了完整的因果。

    黄药师怎么也没想到,当初抢苏雪云未婚夫又害她差点丧命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女儿!他想起遇到欧阳锋后苏雪云对他的疏远,忽然就明白过来,那时苏雪云一定很纠结该怎么和他相处。

    他觉得他此时应该心情很复杂,但他发现心底竟隐隐有丝庆幸,庆幸苏雪云纠结了几日后就恢复了从前的模样,没有让他们渐行渐远。

    这时忽然有个女奴跑了过来,“黄岛主,你快去看看啊,咱们部落来了人闹事,要打公主啊!”

    黄药师心里一紧,什么想法都没有了,满脑子只想着不能让苏雪云受伤!明知欧阳锋就在完颜洪烈那里,他怎么能留下苏雪云一个人?

    黄药师运起轻功飞快的赶回部落,正看见黄蓉朝苏雪云拍出一掌。

    “蓉儿住手!”

    “蓉儿!”

    两道喝声同时响起,黄药师落在苏雪云身前抓住了黄蓉的手腕,“蓉儿!不许无礼!”

    黄蓉震惊的瞪大了眼,“爹?你怎么……你怎么会在这?”

    苏雪云松开已经握住长鞭的手,刚刚若没人阻拦她大概已经把黄蓉抽飞了。不过人家的爹来管了,她乐得歇在一旁。

    黄药师先回头看向苏雪云,“你没事吧?”

    苏雪云笑着摇摇头,“没事。”

    黄药师这才看向黄蓉和被托雷踢翻在地的郭靖,皱眉问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才一来就闹事,他下意识认为他们是来找苏雪云麻烦的。他是个很护短的人,而现在苏雪云也在他护短的范围之内,他当然不会不讲理。郭靖是金刀驸马这件事在草原上人尽皆知,黄蓉可以杀了郭靖或者像苏雪云一样跟郭靖一刀两断,但没理由来找苏雪云的麻烦,就他所知,苏雪云从没主动去害过他们。

    黄蓉看看他,又看看被他护在身后的苏雪云,满眼的不可置信,“爹!你和她是认识的?你知不知道她差点害死我?她还把靖哥哥打成重伤养了两个多月,你不帮我杀了她居然还护着她?”

    若是黄药师不认识苏雪云,听到这番话必然会回一句,“谁想害死你?爹替你杀了她!”

    但如今黄药师已经知晓了事情因果,且他更知晓黄蓉从头到尾都没受过伤,“害死”一说纯属子虚乌有,这话听到他耳中就有点刺耳了。他脑中不由自主的就浮现出了苏雪云奄奄一息的模样,想到苏雪云曾经只差一点就会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他就忍不住心里抽痛。

    他看着黄蓉,“事情怎么样我已经知道了,都是过去的事,既然恩怨一笔勾销,就不要再惹事端。”

    “你知道?你知道了什么?是她告诉你的对不对?她肯定是骗你的!爹,她把我绑在树上想要用火活活烧死我,她还说有什么虫子,她就是想折磨得我生不如死,你知不知道这些日子我受了多少苦?怎么能算了?”黄蓉有些失态,她根本不能理解爹爹和那个妖女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爹爹这次不肯替她出头了。

    郭靖反应过来,生气的拉住黄蓉,“蓉儿你在说什么?华筝什么时候折磨过你?你怎么又想害她?”

    苏雪云微微勾起唇角,瞧,再有心计的人也架不住猪队友拖后腿,只要有郭靖,黄蓉永远也不能肆意妄为了。

    黄药师在他们吵架的时候,转身看了苏雪云半晌,他从刚刚赶过来就感觉到苏雪云对他竖起了心防,肯定是因为郭靖黄蓉突然赶来,让他的身份变得敏感了。他沉声道:“不如坐下来说清楚?”

    苏雪云也看着他,“好,就去你的帐篷好了。”

    黄药师不喜欢她用这种戒备警惕的眼神看自己,想到自己从前在江湖上那些传言,忍不住握了下她的手,“我知道你没有错,对你,我不会不讲理。”

    苏雪云怔了怔,忽然就放松下来,轻笑了一声,“原来你知道你不讲理。”

    黄药师见她笑了才放下心,回头道:“蓉儿,还有你,都跟我进来。吵吵闹闹像什么样子!”

    黄蓉看着黄药师和苏雪云异常和谐的背影,又看向旁边正和她生气的郭靖,咬咬下唇,第一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若再找苏雪云的麻烦,靖哥哥会不会再也不理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