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侠骨柔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龙皇武神史上最强舰娘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雪云和黄药师用过饭天色已经晚了,两人便在客栈要了两间上房住了下来。苏雪云沐浴后,内力运转一圈,头发就全然干爽,她拿了梳子歪靠在床上一下一下的轻梳着长发,脑子里却翻开了原文,从头开始细细的看起来。

    里头黄药师第一次出场的确是戴着面具一身青衫,但在郭靖去桃花岛提亲的时候,描写便成了黑色绸缎钩银色纹路的衣裳,后头等郭靖黄蓉成亲时,还穿了一次暗红色略带喜庆的衣裳。其实想来也是,就算他很喜欢青衫也不会穿一辈子啊,就像苏雪云自己最爱白色和大红色,但还是会有其他颜色的衣裳。

    苏雪云把文里几个重点人物都看了一遍,果然有好几个是和她想象的形象不符的,她觉得这是她的失职。就算现实里连续接拍两次射雕的剧,剧本也不会完全一样,何况她现在穿越到123言情文库里,以前真是太想当然了。苏雪云默默的检讨了一刻钟,决定以后每次穿越都当成一个新的剧本,一定要像从前拍戏一样认真严谨的钻研,决不能再受记忆影响。

    看完了原文之后,苏雪云就盘膝而坐,运转起九阴真经。今日同黄药师一战让她得到不少感悟,后来黄药师的指点更让她茅塞顿开,许多曾感觉滞塞的招式都变得顺畅起来。苏雪云如同入定一般,这一练就是三天三夜,内力游走在经脉中越来越快,渐渐变得浑厚起来,苏雪云一喜,两个月来不见增长的内力终于突破瓶颈更上一层楼。若再与黄药师切磋,想必千招内她都不会落败。

    苏雪云心情甚好,换了身大红色精美缝制的衣裳,哼着古风小调,好好的给自己梳妆打扮了一番。柳叶弯眉、肌肤赛雪,衬着火红的颜色分外张扬、分外艳丽!偏偏让人看到的第一眼就会注意到她本人,而完全忽略她衣裳首饰的精美华贵,所有的一切都成了她的陪衬。

    有了依仗的苏雪云不再收敛气势,如今这般炫目的女子才是从孤儿院拼到国际舞台的苏雪云、才是从废后爬上太后宝座的苏雪云、才是穿越几世从未吃过亏的苏雪云。

    随心而为,恣意潇洒。

    黄药师一打开门,看见的就是这样明媚张扬的苏雪云。总觉得和之前又不一样了,自从他们相识,他已经见过她太多不同的样子,就像亲眼看着一块璞玉被打磨成了惊世珍宝,神秘而又吸引人。他不自觉就露出了笑容,“你的武功精进了?恭喜。”

    苏雪云笑着点头,发现黄药师也有那么点神采飞扬,不禁问道:“莫非兄台也是刚刚出来?”

    黄药师笑意加深了些,“不错,那日你的话让我心生触动,于武学上获益不少,这三日已将新创出的功法修改完整。”

    自他们认识,苏雪云还是第一次看到黄药师这么高兴,显然这次得益不小。苏雪云暗叹宗师就是宗师,她不过是把功夫融会贯通了,对方却直接创了新功法,这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啊。不过她第一次拥有这么高强的武功,已经心满意足了,当即笑道:“恭喜兄台,兄台创出的功法定然不凡,此乃武林之幸。”

    黄药师笑了笑没说话,算是默认了。苏雪云看到他眼中的傲然自信有些好笑,这人必定不知道什么叫谦虚,也对,黄药师创出的功法比一般门派的传承都要好了,他有自傲的本钱。苏雪云看了眼天色,邀请黄药师一同去用膳,他们两个在三日内得了这么大好处,着实该好生庆祝一番。

    两人去了城里最好的酒楼要了间包厢,苏雪云进门后才发现这间酒楼很不一般。楼下大堂有说书的,听说是几个说书人轮换,每个时段都有故事听。而二楼包厢十分雅致,开门能听书,关门便一片静谧不受外界打扰,墙上的书画更是不俗,闲暇时客人鉴赏一番也是乐事。

    他们今日来得晚些,大堂和二楼都已客满,便要了三楼最好的包厢。三楼包厢十分宽敞精致,除了墙上的书画之外,还有窗边的棋盘、墙边的书架桌案、一架古琴及屏风后的软榻。屋里点着清淡怡然的熏香,让人一进门就放松下来,只要付得起银子,在这间酒楼里绝对能得到最好的享受。

    苏雪云想到什么,往墙上的书画看去,果然在角落看到了小小的红色标记,仔细分辨正是一个慈字。她扬起笑容看向小二,“你们东家可是姓杨?”

    小二一愣,点头应道:“正是,客官认识我们东家?”

    苏雪云点点头,“确实认得,既然遇到了,你帮我给你们东家夫人送封信。”

    “是,客官放心,小的定当送到。”

    苏雪云想到自己打伤郭靖就直接离开了,也没有好好同穆念慈告个别,就走到旁边桌案快速写了自己的近况,说要先回蒙古,让穆念慈放心,又依照几世的记忆写下许多孕妇禁忌,才将厚厚的书信封好交给小二。

    小二早跟掌柜的禀报过此事,掌柜的虽不知她是谁,但看她这架势确实不像说谎,便恭恭敬敬打了招呼,交待人认真去办,还给苏雪云免了银钱。若苏雪云不是东家的朋友,那一餐饭也损失不了什么,若当真是东家朋友,那东家定会奖赏他的。掌柜的圆滑的又给他们添了几道菜,才吩咐小二不许打扰,退出门去。

    黄药师看了觉得这姑娘人缘还不错,“这家店我在其他城镇也见过相同的标记,可是同一人所开?是你朋友?”

    “是啊,才一两年就做到这种程度很不错了,想必过不了多久就能成为富贵人家了。我和他家夫人情同姐妹,有了好事便想同她说说让她也高兴一下。”苏雪云看了黄药师一眼,无比自然的继续说道,“之前我被人算计重伤的时候她也在场,还不顾危险的下山找过我,不过我那时被雕儿带走了,他们只看到血迹还以为我被野兽分食了,伤心了好久。”

    黄药师目露疑惑,“那你当时为何不去寻他们?”

    苏雪云扯扯嘴角,“说来这店的东家和那臭男人还算兄弟呢,两家是世交。我哪好意思因为我的事让朋友为难?当时我的情况你也知道,若直接回去他们定会为我出头,到时兴许麻烦解决不了反而会遇到更多危险。不过前些日子我回去时才知道他们为了我的事和那个臭男人决裂了,他们与我相识不过月余,能如此待我真比从小一起长大的未婚夫还要可靠。”

    “你此次回去可是杀了那对男女?”

    “当然没有,我不喜欢杀人的。我觉得生命很宝贵,转世轮回是很难的事,所以若不是真触到我的底线,我是不会伤人性命的。”苏雪云认真的说道,“那女子害我性命,我自然痛恨,但因我流落江湖意外得了机缘,便不想多做计较,只想回去吓唬她一番,说清楚叫她日后不要再寻我麻烦。谁知我之前的未婚夫怕我伤人忙站出来护着,我一气之下便跟他三掌断前尘。我把他打成重伤就跟他们恩断义绝了,从此只当从未认识过。”

    黄药师喜欢干脆利落的人,见苏雪云隐隐露出失落的神色,便皱眉道:“你意外得了机缘也算因祸得福,虽遇到过苦难,但报了仇又有真心相待的朋友,日子自会越过越好,何必做这种小女儿情态?”

    苏雪云露出一抹苦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兄台,你不知道,我自问从未对不起任何人,他们为何能理直气壮的来伤害我?我对他们可谓仁至义尽了,青梅竹马的未婚夫要外出为父报仇,我便在家中为他奉养母亲,后来我护送他母亲来中原寻他,却见他早已有了红颜知己,且口口声声说就算娶我,心中也只有那女子一人。兄台,他说只把我当妹妹,你说谁会和自己的妹妹订婚?他根本是喜新厌旧,拿我当傻子看呢。”

    苏雪云又饮了一杯酒,似要把心中烦闷通通发泄出来,“我觉得我从前真是个善良的人,听了那混蛋的话不止没找他算账,反而主动退婚成全了他们。谁知……还是碍了人的眼,差点被人害去性命。”

    “哼,这等人直接杀了便是,哪里值得在意。”黄药师不懂那些小儿女之间的弯弯绕绕,根本不把这些纠纷当回事。

    苏雪云深吸一口气,笑道:“是啊,死过一次之后我就想开了,日后只为我自己而活,谁也别想再害我。”

    黄药师很赞同这一点,“你好生习武,有了本事便无人可以欺你,看谁不顺眼变杀了。”

    苏雪云扑哧一笑,“兄台你怎么总说杀杀杀的?我也没见你杀谁啊,之前我收拾了几个不长眼的人,江湖上就管我叫什么罗刹,说我是妖女魔女,我若再杀人,大概就真成了大魔头了。”

    黄药师面露不屑,挑眉看她,“那些蠢人就只会说三道四,根本不问因由,还自诩是名门正派,简直可笑。莫非你在意他们所言?”

    苏雪云摇头笑了,话语中含着强大的自信,“我才不在乎,以前我是弱女子,委屈求全那是没办法,如今我若再让自己委屈当真对不住这一年的辛苦。”

    黄药师闻言便想起初遇时苏雪云狼狈的模样,即使被未婚夫背叛遭人算计陷害也没有失去理智,反而压下仇恨冷静镇定的活了下来。小姑娘容貌绝色没什么自保的手段,宁愿伪装成又穷又丑的老汉,想必这一年多受了不少罪才有今日这般造化。机缘机缘,若不是意志坚强之人,得了机缘又怎能在这么短的时日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心善软弱的小姑娘变成如今这般模样,怕是只有经历过绝望心伤的人才会如此,黄药师心里无端升起了一丝怜惜之情。

    他看着苏雪云毫无阴霾的笑容,也跟着笑了笑。看来他真是太久不出岛了,江湖上竟有这般有趣的人物出现。他当初就是见苏雪云心性极佳,起了收徒的心思,若不是寻到黄蓉的消息急着离去,怕是如今已经收了一个惊才绝艳的关门弟子了。

    不过如今这般也不错,小姑娘再练上两年,他们就是真正的对手。武学永无止境,多个对手比多个徒弟更让他欣喜,他已经开始期待下一次华山论剑了。

    两人一边用饭一边闲聊,黄药师看到苏雪云优雅的一举一动更加不相信她是个孤儿,不过他并没点出,只要苏雪云的性子对他胃口,身世如何并不重要。

    外面下起了大雨,风刮得大树沙沙作响。小二进屋收拾桌子的时候劝道:“这会儿外头正冷着,二位客官若无急事不如在此稍作歇息?我们酒楼的茶不错,这屋内的布置也是东家费心挑选的,二位客官可等雨停了再走。”

    苏雪云打开窗子往外看了下,“雨是挺大的,不知兄台可有要事?”

    黄药师摇摇头,视线在屋内转了一圈落在窗边的棋盘上,“你可懂棋?”

    “自然是懂的,功夫我比不过你,今日看看下棋能不能赢过你。”苏雪云跟着他在棋盘两侧落座,并没有谦虚说什么略懂一二,她知道黄药师很讨厌那种客气话,其实她也喜欢自在些和人相处,这点他们倒是很像。

    黄药师让苏雪云先落子,苏雪云也不客气,你来我往淡定的铺开了棋面。黄药师刚开始还有些打发时间的心思,但渐渐的就被棋面吸引,十分意外的发现苏雪云一个女子棋势竟大开大合可攻可守,莫名有一种朝堂上明争暗斗之感。

    两人落子的速度越来越慢,到后来常常要想上好一会儿才能决定,屋子里安静的只能听到落子声和暖炉烧水的声音,气氛却越来越紧张。棋面满满的黑子白子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似乎从朝堂上的明争暗斗变成了战场上的生死厮杀,两人注视着棋盘,完全沉浸其中。终于,在苏雪云慢慢落下一子之后,两人都停止了动作。

    黄药师缓缓吐出一口气,“我输了。”他声音里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惊异和兴奋。

    就是兴奋,他有多少年没如此畅快淋漓的与人对弈了?有多少年没尝试过输的感觉了?今日他竟输给了一个小姑娘?黄药师朗声笑起来,看向苏雪云的目光中多了平辈相交的欣赏。

    苏雪云自然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他的变化,拱手笑道:“承让承让,看来小妹也没有白学中原的技艺。”

    黄药师意外道:“你不是中原人?那你的棋艺是……”

    “我是蒙古人,不过我很喜欢中原,所以自学了琴棋书画。当然来到中原后有不懂的也会寻人去问,如今看来学的也算不错。”苏雪云往外看了一眼,没想到一盘棋下了两个时辰,天都快黑了。

    苏雪云拿起换了几次的水,选了一种自己喜欢的茶叶悠闲的泡起来。黄药师坐到她对面,看着她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眼中异彩连连。蒙古自然是不擅茶的,那这茶艺定也是她自学而成。黄药师本身出自官宦之家耳濡目染,懂得比别人多并不稀奇,但苏雪云一个蒙古的女子还不到二十岁也能懂这么许多,着实令人惊叹!看来这女子身上还有不少秘密!

    茶的清香弥漫开来,苏雪云端给黄药师一杯,自己也端茶轻轻抿了一口。在寒冬品着热茶是很享受的事,尤其还有一个博学多才的文雅之士作陪。她看了黄药师一眼,心道这人不发威的时候还真挺文雅的,尤其是两人熟了之后对方就不再高冷面瘫,时不时露出个笑容,好像一下子从神坛上走了下来,是个相处很舒心的朋友……暂时算朋友吧。

    黄药师微眯起眼品了口茶,正是他最喜欢的茶,没想他们不止性情相合,喜好也颇为相似。一杯见底,苏雪云自然的为他添上茶,两人谁也没开口,静静的享受着这片刻的静谧,氛围竟意外和谐。

    过了半晌,黄药师扫了眼屋内的其他布置,随口道:“你方才说学了琴棋书画?今日只比了棋,明日我们再来比其他的。”

    苏雪云抬起头就看见黄药师异常认真的眼神,那双眼中如今只有自己,不是从前看待晚辈的眼神,而是将她放在同等地位的欣赏。她鬼使神差的轻点了下头,然后清楚的看到对方眼中晕开的笑意,不自觉也跟着弯起了唇角,愉悦异常。

    雨早就停了,两人相伴回到客栈,简单用过饭菜便回房休息。第二日黄药师果然早早就敲响了苏雪云的门,邀她再去比试,苏雪云露出浅浅的笑容随他同去。高处不胜寒,她了解那种感觉,就像她前两世身为太后,几十年都没一个能说心里话的人,闲暇玩乐也没人敢放松的陪她,甚是无趣。

    黄药师虽不是皇家人,但江湖中五绝的地位也不下于此,他只有在见到洪七公、欧阳锋等人时才能畅快些。即使在欧阳锋与他对立之时,两人斗文斗武也是畅快淋漓,寻常无人陪伴那种孤寂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如今黄药师想要和她斗一斗,她又何尝不想和黄药师斗一斗?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两人其实都已经孤寂很久了。

    这日两人比的是乐器,苏雪云擅琴,黄药师擅箫。两人先是各自奏乐,结果不分胜负,第二局便同奏一曲,曲调忽高忽低,两人都想将对方压下。从互相争斗的你追我赶到双方对阵的杀气四溢,再到小桥流水的淡然洒脱,箫声与琴声渐渐的合二为一、不分彼此,箫声独一无二、琴声绝世无双,最终……成就了一曲绕梁三日的传世之作。

    那日在酒楼有幸听到的食客都如痴如醉,仿若亲身经历了一场叠峦起伏的人生,直到乐声消失良久才回过神来。众人纷纷打探三楼奏乐者是何人,掌柜的自然不肯说,有那仗着身份的去三楼堵人,闯进包厢却见里头已人去楼空,只余半敞的窗户迎进无尽寒风。

    按黄药师的想法,有人打扰当然是丢出去了事,若不知好歹直接杀了算了。不过苏雪云在听到有人冲上楼的时候就拉着黄药师从窗口跃了出去,她看着黄药师有些不悦的样子笑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咱们和人起了冲突,事后更麻烦。现在没被别人看到不是更自在?”

    黄药师冷哼一声,“他们也配让我避让?”

    “这算什么避让呀,只是为了自己省事儿。难不成你喜欢一群苍蝇前仆后继的围上来?多烦啊。”苏雪云一点也不在意他的冷气,相处这几天她已经摸清这人的脾气了,只要有理有据,这人意外的好说话。

    果然,黄药师没再说什么,他跟在苏雪云身旁看着苏雪云高高兴兴的在路边买东西,而四周许许多多的人没一个认识他们的。不由的想起从前他一个人的时候,一旦遇到什么事他从不屑解释半句,直接将人打退就算了。但就像苏雪云所说的,将人打走非但没解决问题,反而惹来更多的人找他报仇,一群蠢物烦人得很,可不就像一群苍蝇?

    黄药师默默的想了一会儿,发现像今日这般作为当真十分省事儿,是不是他该变通变通?

    两人接下来几日又比了书和画,甚至还比了诗词歌赋,苏雪云除了画比黄药师好点,其他的都比输了。苏雪云最擅长微表情,发觉黄药师越比到后来心情越好,不禁觉得好笑,不就是开始赢了他两场吗?还非要把能比的都比了,若不是他脸上一本正经的表情,她肯定会当着他的面笑出来。

    到最后,黄药师提起五行八卦,苏雪云就只能甘拜下风,“崇拜”的听他指点了。等证明了黄药师还是那个无所不能的黄药师之后,他们已经在这城里逗留了半个多月。苏雪云笑问黄药师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黄药师并无特定的去处,反问苏雪云要去何处。

    苏雪云算着日子,“大概要回草原一阵子吧,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我怕我回去早了会被嫁掉,虽然我有武功可以跑,但还是别回去跟家人吵架了。”她忽然想起从前说的谎话,不好意思的对黄药师笑了笑,“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说我是孤儿其实是骗你的,我那时不想让人知道我是蒙古人,又无处可去,就随口说了。”

    “无妨,你身上许多特质都不是孤儿能有的,我早已看出。”

    苏雪云笑了笑,其实真正的她还真是个孤儿,那些什么琴棋书画、优雅有礼全是她在无尽的岁月中渐渐磨练出来的,不过这些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苏雪云正要提议离开城镇去别处走走,忽然听到一声哀啼。她心里一惊,急忙推开窗子翻了出去,一只白雕正在客栈上方盘旋,一见到她露面便俯冲而下,落到她身边焦急的不停啼叫。

    黄药师也飘了下来,微皱了下眉,“怎么只有一只雕?出事了?”

    苏雪云点点头,安抚的摸摸白雕的头说道:“你的妻子呢?它在哪里?是不是受了伤?带我去找它可好?”

    黄药师一怔,没想到苏雪云对白雕说另一只是它的妻子,而白雕也听懂了,显然这是他们经常说起的话。他知道苏雪云对养的宠物很好,却不知她会给予宠物这般真挚的尊重和爱护。莫非是被亲近的人所伤,才更珍惜动物纯粹的情感?

    白雕听到苏雪云的话立即啼叫一声,重新飞到了天上。苏雪云不知会不会用到药物,忙回房去取包袱,黄药师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同你去”就率先向白雕飞走的方向追去。苏雪云紧随在后,心里莫名的放松了一些,不知不觉间,她到底还是对这个帮过她几次的人有了丝依赖。

    白雕焦急的飞行,黄药师和苏雪云内力深厚,追的并不费力。只是追到半路,却被一片汪洋阻住了去路,白雕虽然曾挪运过苏雪云,但海上这么远的距离就无法载人了。黄药师住在桃花岛,对海上的一切无比熟悉,他迅速买了一艘木船,两人跟着白雕慢慢划船而行。

    这边不是码头,只有几艘小渔船,破破旧旧的。苏雪云皱眉看看狭窄的小船,忽然感觉有点晕水,“兄台,看雕儿的样子是要去什么岛上,还要好远,这船……能撑到地方吗?”

    黄药师答非所问,“你会不会游泳?”

    “游泳?”苏雪云紧张起来,“什么意思?难道真撑不到地方?我们要游过去?”黄药师可是住在海上的,他这么说八成就是船不行了,天呐,她从没游过这么远啊!苏雪云看着反光晃眼的水面顿时觉得头更晕了。

    黄药师抬头看看天色,淡淡的道:“我看今晚会有风雨,这船不翻也承受不住海浪,到时就只能游过去了。趁现在天还没变,我们动作要快些。”

    苏雪云瞪着他,“你看出来了怎么不早说?”

    黄药师扫她一眼,“你不着急白雕了?”

    苏雪云一噎,她着急寻到雕儿,无论怎样都会立即出海的,就算黄药师事先说了,他们也没有更好的船可以买。她深吸了一口气,想要放松一些,可是双手还是忍不住抓紧了船沿,眼神也不由自主的瞟向海面。她会游泳,但那是小时候被人推到水里差点淹死后硬着头皮学的,穿越几世她都没能克服恐水的毛病,先前心急没时间多想,这会儿感受到四周环绕的海水,顿时不知所措。

    黄药师微微皱眉,“你怕水?不会游泳?我记得你当初还说过想买座岛安家。”

    苏雪云越看水面越心慌,索性把视线定在黄药师脸上,嘴硬道:“我不是怕水,但是我第一次坐这种小船划到海里面,万一出什么事武功也用不上,不能脚踏实地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我没游过太远,我怕我游不到地方啊。还有,要是没做好热身,在冰凉的水里抽筋了怎么办?到时就没法游了,而且这里面会不会有鲨鱼什么的?兄台,你武功那么厉害,肯定能带人游吧?”

    黄药师从她絮絮叨叨的话中听出了她的害怕,看着她希冀期盼的眼神,轻点了下头,“放心。”

    苏雪云松了口气,黄药师说出口的话定然能做到,得了这两个字,她心里一下子安定许多。

    过了一会儿,黄药师疑惑的问道:“你总看着我做什么?”

    “呃……”苏雪云尴尬的笑笑,“我,我看着水面头晕。”

    黄药师失笑的摇了摇头,不再管她,手上划船的动作却加快了许多。这么怕的话,还是尽量离岛近一些吧。

    苏雪云一会儿看看黄药师划船,一会儿看看天上带路的白雕,倒也不觉得难熬,渐渐的还真放松了下来。不过没等她高兴多久,风雨就迎面扑来,海上的天气说变就变,小船已经开始摇摇晃晃,就算两人用上内力也稳不下来。

    船桨完全失去了作用,黄药师一掌击在水面让小船往海岛的方向冲了一段,破旧的小船被海浪不停侵袭,才停下来就四分五裂。在小船爆裂的瞬间,黄药师握住苏雪云的手腕腾空跃起,脚尖一踢,将几块木板踢至前方隐隐排成一列,以木板为落脚点,踏水而行,飞快落在了最前方的木板上。

    苏雪云目瞪口呆,回头看去,发现离小船爆裂的地点已经很远了,黄药师这一下子往前冲了不少距离,原来武功还可以这样用的!

    一个巨浪打来,木板差点掀翻,苏雪云连忙抓住黄药师的手臂,大声喊道:“现在怎么办?真要游过去吗?”

    黄药师目测了一下到海岛的距离,说道:“没有多远,很快就能游到。”

    “等等!”苏雪云忙叫住他,脑子飞快的转起来,她看看前面还很小的海岛,又回头看看散落的木板,忽然眼睛一亮,“先别游!”

    苏雪云从包袱里拿出长鞭,这是她给自己特制的武器,没想到第一次使用是在这里。她一手紧紧的抓着黄药师,一手握鞭甩向附近漂浮的木板,木板立刻被长鞭卷了过来。苏雪云动作飞快,在海浪将木板冲走前抢过了几块扔到前方,偏过头对黄药师笑道:“这样我们就可以过去了!快走!”

    黄药师唇角微勾,同她一起踏过几个木板再次落到最前方。然后用同样的方式一次次将木板扔到前面,距离海岛也越来越近。但海上的风雨无处遮挡,他们能卷到的木板越来越少,最后在离海岛只剩几百米的地方跳入了海中向海岛游去。

    苏雪云是很怕水,但真正跳入水中之后,她反而冷静下来,因为她知道,越危险的时候越不能慌,靠谁也不如靠自己,绝对不能自乱阵脚。海浪一个比一个凶猛,她坚定的向海岛的方向游着,体内运转内力,不让自己被海浪冲走。

    黄药师眼中的笑意一闪而过,他就知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让这女子真正的慌乱。不过想到苏雪云先前在船上的紧张神情,他还是快速游了过去,拉住她对她说道:“不要怕,我们很快就会上岸。”

    海水刺骨的冰冷,显得黄药师握住她的手格外温暖。苏雪云转头看到黄药师带着水珠的侧脸,柔和而坚定,这个在水中对她说“不要怕”的人,在这一刻变的分外可靠。

    两人在大海中紧紧依靠在一起,飞快的往前移动,先一步到达海岛的白雕焦急的啼叫两声,然后聪明的弄了大片的叶子等待。没多久,苏雪云和黄药师就游到了岸边,有些疲惫的坐到岸上回头看了眼茫茫无际的大海。

    白雕叼住叶子送到他们面前,苏雪云才发现黄药师还握着她的手。她对黄药师感激的一笑,抓起叶子就爬了起来,“雨越来越大了,我们快走吧。”

    黄药师点头站起,两人拿着叶子略做遮挡,运起轻功就随白雕赶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洞。山洞最里面传出几声虚弱的啼叫,苏雪云急忙跑进去,就见另一只白雕腹部受了伤,没有及时救治已经有些严重了。她打开包袱拿出个油布包,从里面取出小瓷瓶给白雕上药,这还是当初黄药师给她那瓶金创药呢。她一边上药一边说道:“兄台,我看墙边有些枯枝,你把火堆点起来吧。”

    黄药师应了一声,很快点起火堆照亮了山洞,一抬眼就看见苏雪云窈窕的背影。两人浑身湿透在风雨中也没觉得什么,此时却难免心生异样,他眼前忽然闪现第一次给苏雪云上药的情景,顿时口干舌燥。那时肩上受伤的苏雪云在他眼中与木石无异,而如今……他不得不正视内心的感觉,这是个很容易牵动人心的女子。

    黄药师淡淡的移开视线背过身去,随手拨弄着火堆,双眼盯着跳跃的火光没有焦点。似乎自从遇到这个女子,他的生活就变得丰富多彩,第一次对一个陌生女子好奇,第一次将一个小姑娘看做同辈,第一次发现女子也可以潇洒随性,现在又因这个女子波动了沉寂多年的心湖,升起一丝烦恼。这些感觉围绕着他,和从前一个人的孤寂大不相同,也不知是好是坏。

    苏雪云很快就给雕儿处理好伤口,刚放松下来就打了个哆嗦,这才有心思注意自己。内功运转一圈,衣裳立刻干爽,苏雪云摸摸头发扬起笑容,高强的武功果然是居家旅行必备,落难也不用遭罪。

    两只白雕亲密的靠在一起发出欣喜的叫声,苏雪云摸摸它们的头,对它们轻声安慰了几句,走到黄药师对面坐下。

    “兄台,都是我连累了你,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我一个人来就好了。”苏雪云满含歉意的看着黄药师。

    黄药师想到苏雪云那副怕水的样子,竟发现自己会觉得不放心,不由的僵住了脸,他垂下眼道:“无碍,这一路也累了,早些休息吧。”

    苏雪云揉着胳膊叹了口气,“是啊,感觉好累,你又划船又是带着我比我辛苦多了,你也早些休息吧。等明日雨停了我去找找有什么吃的东西,还要想办法弄个木筏离岛,唉,那么多事要做,我先睡了。”

    苏雪云在水里担惊受怕的是真累了,她往火堆里加了些枯枝就跑到里面拉过白雕说道:“我辛辛苦苦的跟你来救你媳妇,你怎么也不能让我睡地上吧?快点给我靠靠,不然我要是病了就唯你是问!”

    黄药师一直听着她嘀嘀咕咕的说话和白雕乖巧的叫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她呼吸变得绵长。他轻轻转过身,看着挤在两只雕儿中间拿翅膀当被子盖的女子,神色柔和下来,眼中带着些许不自知的宠溺。

    之前他从未往这方面想过,若不是刚刚那一刹的异样,也许什么都不会改变。但他黄药师从来不是优柔寡断之人,既然起了心思就不会逃避,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历历在目,他要先理清自己的思绪,若当真是动了心动了情,他决不允许只自己一人沦陷。

    想到过去十几年的孤寂和最近这段时日的愉悦,或许他早就在潜意识中有了抉择。黄药师靠在墙壁上闭了眼,取下腰间的碧玉箫放在手中轻轻摩挲,亡妻已逝去十六年,他原想守在桃花岛一辈子,谁知阴差阳错破誓出岛,认识了与众不同的苏雪云,冰封多年的心再次鲜活起来。

    蓦然回首,才发现被那女子入了心,已然移不开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