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清穿贵太妃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龙皇武神史上最强舰娘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权贵们说话向来喜欢说一半留一半,谁要是猜不出来那也算不上那个圈子的人了。如今无人不知董鄂妃是个祸水是个不祥人,无人不知董鄂妃是顺治从博果尔手中强抢的,这般情况下,苏雪云的笑讽立时让他们明白襄亲王府与皇上要水火不容了!

    这一晚,猜出这层意思的大臣都在想自己站位的问题,毕竟之前有个多尔衮做摄政王的例子,架空皇上也不是不可能为之的。顺治昏庸无道,博果尔却越发显露锋芒,不少人都毫不犹豫的站在了博果尔这边。还有一些打算中立观望的,和岳乐等坚决支持顺治的,大家都在绞尽脑汁的想着翌日早朝该怎么表态。

    结果,翌日罢朝。

    顺治下旨大赦天下,罢朝三日以示庆贺,并命礼部开始准备封后大典,只等乌云珠做完月子就封后。让一众人憋了一肚子的劝谏无处发泄,只能不停的写折子请求皇上三思,而他们的折子顺治一个字都没看。

    接着顺治再次下旨,封鄂硕为忠国公,赐乌云珠的生母一品诰命,而乌云珠的生母只是个妾……呵呵,董鄂妃的生母都惦记着给个封赏,可顺治的生母吐血昏迷却不见顺治去看一眼,这可真是孝顺到别人家去了!

    这一桩桩一件件全都砸在众臣的心上,除了“荒唐”二字再也说不出什么来。苏雪云听着乌兰禀报这些情况,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浓,她之前安插那么多钉子去挑拨离间,攻击敌人心理,终于是见到成效了。孝庄吐血,乌云珠出昏招急于自保,顺治被激发了内藏的逆反特质,接下来也该是收场的时候了。

    在博果尔来请安的时候,苏雪云便叮嘱了一句,“世人多不喜心狠手辣的君主,对福临,你要想好怎么做。”

    博果尔笑了下,“额娘,你别担心了,我不会冲动行事的。”

    苏雪云笑着点点头,“嗯,你懂事了,再也不是从前那个被美色迷惑的小伙子了。”

    “咳,额娘!”博果尔低头咳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额娘看着时机也差不多了,该动就动吧,我们同福临的立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敌人,不想死,就自己去掌控权力。”

    “是,额娘,您就等着受命妇跪拜吧!”

    博果尔动作很快,先是把之前搜集到的鄂硕受贿卖官的证据给捅了出来,直接把新上任的“国丈”给送天牢里去了,狠狠打了顺治的脸且逼的顺治更加暴躁冲动。接着宫里那些钉子陆续将乌云珠做过的阴损事爆了出来,甚至借乌云珠宫人之手爆出了不少证据,其中最严重的就属这次庶妃早产了。庶妃陈氏以为自己被害得早产才生下死婴,顿时闹了起来,结果竟极其顺利的查出了乌云珠根本没怀孕!

    没怀孕太子怎么来的?

    她们怎么会那么巧赶在同一天生子?

    为什么董鄂妃害她早产却连自己也早产了?

    乌云珠之前听说众臣上折子要处罚她,又听说顺治躲在屋里三天不敢见大臣,生怕他把自己交出去,这才急切的弄了这么件事想用小皇子保命。匆忙间自然有许多疏漏,这次乌云珠没怀孕的事一爆出来,立刻就被顺藤摸瓜抓了个正着!

    朝臣大惊,董鄂妃不仅是个不祥人,还弄出了狸猫换太子的事??作孽啊!

    再次上朝,博果尔第一个站了出来,略低头语气严肃的说道:“皇上,皇贵妃几次三番毒害他人,证据确凿,望皇上主持公道,此等毒妇留不得。”

    “留不得!”几家妃嫔父兄异口同声的表态,这样的毒妇不杀了谁能安心?

    “你们……你们……”顺治气得脸色铁青,指着他们说不出话来。

    博果尔继续道:“之前皇上对小皇子诞生极为欣喜,如今真相却是皇贵妃丝毫不顾及小皇子的性命,足以见其蛇蝎心肠,望皇上下令——将其处死!”

    “处死她!处死董鄂妃!”

    “都给朕住口!”顺治大喝一声,腾地站起来怒瞪着他们,“谁再敢说一个字,拉出去砍头!”

    难得一次早朝全成了闹剧,众人围着博果尔试探着有什么办法除去祸水,博果尔摇头叹了口气,“皇兄糊涂啊……”说完他就一脸无奈的走了,其他人面面相觑,也不知能做些什么。皇上如此护着一个妖妇,连皇室血脉都不顾了,真是个昏君啊!

    顺治如今是说罢朝就罢朝,也不知有多久没处理过真正的政务了。他留岳乐商议京城形势,顺口也提了提怎么封乌云珠为后,他把这次对抗当成自己收服众臣的手段,决不能示弱。岳乐自然要多想几种办法并赞美一下乌云珠,毕竟当初是岳乐引着顺治认识乌云珠的,如果乌云珠死了,还有谁帮忙吹枕头风!

    两人商议许久也没得个好办法,顺治不耐烦呆在压抑的皇宫里,便同岳乐一起出宫,逛过茶楼之后又去岳乐家散心。

    博果尔听闻顺治微服出宫,勾起唇角不怀好意的笑了下,召人过来说道:“之前额娘在岳乐身边埋得那颗钉子可以动了,命钉子都开始隐藏吧。”

    “是,主子爷!”属下听出博果尔是打算出手了,顿时兴奋起来。

    在岳乐的书房里,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丫头听到门外声音,手脚迅速的从后窗翻了出去,然后极其自然的行走在府里,不知不觉的出了大门。

    顺治踏进岳乐的书房,露出几丝笑意,叹道:“还是你这里松快啊,若朕是你这般身份就好了。”

    岳乐陪着笑说道:“皇上里头请,微臣特命人准备了您最喜爱的茶,既然出了宫不如好好放松一下。”

    顺治点头,“你有心了,朕对你的画颇有……你……”他忽然瞪大了眼指着墙上挂的一副画,“这是什么?”

    墙上挂的赫然是董鄂妃亲笔画的水牛图!顺治快速往周围扫了一眼,待目光触及到书桌上,几步就过去将桌上的画抓了起来,勃然大怒,“岳乐!这分明是乌云珠亲手为你画的人像!你胆大包天!你竟敢背叛朕?”

    岳乐错愕的看着眼前两幅画,他见过是见过,可怎么都跑到他这来了!顿时冷汗直流,“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面无人色的求道:“皇上,微臣冤枉啊!”

    顺治一脚踹开岳乐,将画像扯烂扔在他脸上,怒道:“画像珍藏在书房里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无耻!”

    岳乐忍着痛趴在地上,慌乱的解释道:“皇上!皇上微臣当真冤枉,这绝对不是微臣珍藏的画像,要不然微臣怎么会直接请皇上过来?这分明是有人想陷害微臣啊!皇上,微臣对皇上忠心耿耿,万不会背叛皇上的!这画是前些年微臣与皇贵妃娘娘拜师学书画的时候,随手画的,微臣实不知为何会出现在此啊!”

    顺治气喘如牛,一下子想起了他和乌云珠那些爱恨纠葛。他们本是因一幅水牛图相识,又因乌云珠偷偷为他画的画像互许心意,如今却发现这样的东西岳乐也有,甚至时间比他还早,这说明什么?

    他想到了博果尔放弃乌云珠那件事,乌云珠在他们新婚洞房时流产,孩子不是他的,可也不是博果尔的,之前他被乌云珠跳湖的决然感动,没再计较从前的事,如今看着岳乐和地上那惟妙惟肖的画像,他恍然间悟了——岳乐就是乌云珠的奸夫!

    最倚仗的心腹和最爱的女人双双被判,顺治气的浑身发抖,抓起手边的花瓶就往岳乐头上砸去!岳乐到底是当过将军的,心知这一下不死也要重伤,当即反射性的抬臂一挡,紧握花瓶的顺治顿时被振的后退了两步,脚下踩到几枝毛笔,猝不及防的仰倒下去。

    “皇上!”岳乐骇然的大叫一声,伸手去抓,却只抓到顺治一片衣角,顺治后脑砰的一下撞到桌角,登时就见了血,晕死过去。

    岳乐大惊失色,而之前他那一声叫喊也吓到了外头的人,吴良辅和众家丁瞬间就冲了进来。事态不是岳乐能控制的,吴良辅惊惧之下,立刻命人召集太医,诊治后护送回宫,岳乐也被当做嫌犯扔进天牢审问,而书房作为案发现场被刑部监管起来,搜查时发现了画像上董鄂妃的落款,并在书架后一处秘密凹陷中找到了一个匣子,里面都是董鄂妃与岳乐的来往信件,上面竟有不少对付妃嫔、对付襄亲王,甚至对付太后的主意,这些全被当做了岳乐谋害皇上的证据。

    顺治昏迷了一夜,孝庄被刺激的连坐都坐不起来了,众臣这次齐心恭请博果尔主持大局,别人根本不敢担这份责任啊。这种为国稳定民心,为兄查出凶手的手的事,博果尔自然不会推辞,他一派沉稳的发号施令,审问岳乐,关押董鄂妃,安抚惊慌的朝臣,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的能力。

    三日后,顺治醒了过来,太医诊治后松了口气,说他只要静养一个月,身子就差不多能好了。静养自然不能处理朝政,当顺治听闻是博果尔在管事之后,大发雷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