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清穿贵太妃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网游之诸神世纪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商队的领头人在拜见过吴克善之后,便将孟古青在皇宫里这几年的遭遇事无巨细的说了个清楚。吴克善放在桌上的拳头青筋直冒,强压着怒火吩咐人安排好商队,待外人一离开,起身就踹翻了桌子!

    “大玉儿!好你个大玉儿!你就是这么照顾我女儿的?”

    孟古青的哥哥满脸怒气,“额祈葛,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那臭小子把咱们孟古青降为侧室,还诬陷孟古青无能善妒奢侈无度,他这是翅膀硬了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还有姑姑,她说孟古青不懂事不适合皇后的位子分明是在骗我们。”

    才满十五岁的弟弟也摔了杯子,“想要科尔沁做助力却背着我们欺负人,额祈葛,我不同意再支持姑姑!他们竟还想再娶一位科尔沁的姑娘做皇后,想得美!”

    吴克善眼神阴狠锐利,双拳背在身后握的咔咔作响,咬牙怒道:“我们科尔沁的明珠决不能被人这样欺负,就算是我的亲妹妹也不行。”

    孟古青慢慢抬起头看着他们,脸上露出个真心的笑容。她就知道,她的家人最宠她了,那个姑姑一次又一次承诺会好好照顾她,却一次又一次的看着她被欺负,她早就想跟他们决裂了。如今她终于真正获得了新生。

    孟古青将京城的形势细细说给吴克善听,并重点强调孝庄病倒再也不会好起来了。吴克善的态度变得更加坚决,京城离草原太远了,虽然他妹妹是太后,侄子是皇帝,但科尔沁根本没得到多大好处,这么个没用的联姻不要也罢,反而是近两年草原上崛起的阿布鼐更值得注意。

    有商队的人在中间牵线,吴克善和阿布鼐友好的见了几次,眼看着阿布鼐的部落日渐强盛,苏雪云和博果尔又救了他家女儿,吴克善率先表达善意,与阿布鼐结为联盟。毕竟他们是生活在草原上的,和一个强大的部落结盟对他们的好处才是最大的、可以看见的。与之相比,孝庄许诺的那些美好蓝图根本就是泡沫幻影,更何况孝庄也管不了事了。

    如今强强联合,似乎收服其他部落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科尔沁派人往京中报信,称原本定下的皇后人选生病无法进京了,且科尔沁再无其他适龄女子。

    这消息一出,在朝上掀起轩然大波。科尔沁这是跟顺治翻脸了啊!之前被顺治强行压下的火烧永寿宫一事再次被翻了出来,奏折如雪花般飘上了顺治的御案,纷纷请求他严查永寿宫走水原因,务必严惩背后指使之人。他们老祖宗可是从关外进来的,说什么也不能忘本,让人家的公主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烧死了。

    顺治怒气冲冲的扔了御案上全部奏折,一把扫落旁边的笔架砚台,眼中满是血丝,下巴也冒出了青色的胡茬,看上去十分狼狈。他已经罢朝三日了,自从科尔沁表明态度之后,上朝只会看到众臣不赞同的表情,仿佛他是个无能昏君。

    吴良辅小心翼翼的跪在地上,愁眉苦脸的劝道:“皇上可要小心身子,不如奴才服侍皇上去歇息一番……”

    “歇什么?朕还有什么心思歇?你看看他们,咄咄逼人还口口声声为朕好!永寿宫的事你明明查过,跟乌云珠没关系,他们凭什么死抓着乌云珠不放?”顺治站起身指着地上那堆折子,满脸怒气,“乌云珠肚子里可是怀着龙子呢,他们竟敢如此猖狂,这是在逼朕!是在造反!”

    吴良辅头垂的更低的,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吗,那董鄂妃压根就没怀孕,这是在骗外人呢!亏皇上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其实他心里已经认定是董鄂妃干的,可惜这次真没查到证据,他也没办法,想了想最近凄惨的日子,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忍不住试探道:“若科尔沁那边非要个交代……奴才再去审审,管保让他们供出幕后之人,就怕这人……得让大臣们满意才行。”

    顺治怔了一下,立马凶狠的瞪向吴良辅怒吼出声,“你让朕冤枉乌云珠把她推出去受死?好啊!他们跟朕对着干,你这老狗居然也敢背主?你信不信朕活刮了你?”

    吴良辅一下子趴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奴才不敢,奴才再也不敢了,皇上息怒,皇上赎罪啊!”

    顺治冲上去对他一阵拳打脚踢,犹不解恨,又将屋内所有能砸的东西砸了个遍才算消停下来,呵斥道:“滚!都给朕滚!”

    待屋内没人了,顺治累瘫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上表情狰狞。他已经被逼到极限了,所有人都在和他做对,他才是皇上,他的话就是圣旨!那些老不死的居然敢联合起来逼他,真当他怕了他们?

    孝庄严肃的脸从顺治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猛地摇了摇头,说什么也不会去找孝庄帮忙,不然他这些年的坚持算什么?他不信没有孝庄他就当不了皇帝,他不是无能的昏君!

    顺治躺在地上什么主意都想不出,渐渐觉得他是皇帝就该唯我独尊,凭什么非要在意大臣的想法?何况只是意外死了个废后,这是他的家事,容不得外人管!就在他情绪慢慢平缓的时候,外头突然传来吵闹声,他刚想命人把吵闹之人处死,一下子听到了“皇贵妃”、“早产”几个字,眉头就皱了起来。

    “吴良辅——”

    顺治扬声一喊,吴良辅吓得一哆嗦,连滚带爬的就冲了进来,小心的陪着笑问,“皇上有何吩咐?”

    顺治怒道:“外头怎么回事?”

    吴良辅回头看了一眼,膝行到顺治身边,悄声道:“皇上,是庶妃陈氏不小心早产了,刚刚生下小皇子,皇贵妃娘娘她……她将小皇子抱了去,也早产了,还……还给庶妃那边换了个死胎。”

    顺治起身就踹了吴良辅一脚,气道:“你怎么做大总管的?这时候还让她胡闹?”

    吴良辅苦了脸,他敢拦吗?再说他知道的时候董鄂氏已经吵嚷着早产了,他想压也压不下去啊!他敢拿脑袋下赌,陈氏早产必然是董鄂氏做的,无非就是想有个皇子傍身,让众大臣不敢再开口处置她。闹腾的都是主子,遭罪的都是奴才啊!

    顺治烦躁的来回走了几圈,忽然看到地上凌乱的奏折。想起那些大臣“轻视鄙夷”的目光,他心里一堵,哼,这次若是妥协还有什么皇上的威严?那些人想让他处死乌云珠,他还偏要保下她,科尔沁不是给脸不要脸吗?等乌云珠当上皇后,看科尔沁那个舅舅如何后悔!

    顺治做了决定,转身就大步朝乌云珠宫里走去。吴良辅一惊,心里叫遭,从前主子跟大臣对着干还有太后收拾烂摊子,现在太后倒了谁还能管事儿?这下子真完了!

    顺治心意坚决,配合着乌云珠做出了一副情深似海的模样,从正午熬到黄昏,屋里终于传出了婴儿的哭声,而“早产”差点丧命的乌云珠也得到了顺治无限的怜惜。当顺治抱住痛哭的婴儿时,兴奋的当场下旨,“此乃朕之第一子也,朕甚爱之,今立为皇太子!皇贵妃董鄂氏,择日封后!”

    特别简单的圣旨,却一夜间席卷了整个京城。

    苏雪云安排的小宫女特地“不小心”的说漏了嘴,孝庄当场吐血昏了过去!等苏麻手忙脚乱的请太医给孝庄看过,再想追究小宫女的责任才发现根本找不到人,因为没人看见是谁说的,连声音都对不上,只能不了了之,心里却知晓这是有人在对付太后,越发急躁不安。

    苏雪云知道的时候正在郑亲王家里做客,约了几个重臣家眷联络感情,听到乌兰在她耳边小声说了皇太子的事,没忍住就笑出了声。孝庄倒了,博果尔越来越能干,众人对苏雪云的态度也越发的敬畏了。见她笑得高兴,便都开口询问。

    “贵太妃娘娘可是得了什么有意思的事了?不知能否说与咱们听听?”

    “贵太妃娘娘定是有什么喜事吧?”

    “贵太妃娘娘可要让咱们也听一听,沾沾喜气儿。”

    苏雪云笑够了冲她们点点头,“可不就是喜事吗?刚刚皇上啊可是下旨立了皇太子!听说要大赦天下呢,人人都能沾到喜气儿!”

    众人倒抽了一口气,面面相觑,眼中全是不可置信。皇太子!不用深想她们就能猜到皇上立了谁当皇太子!那个董鄂妃触犯众怒还能得此恩宠,皇上疯了吗?这是要彻底同草原决裂了?

    苏雪云面上带笑的抿了口茶,慢悠悠的继续说道:“皇上这次双喜临门,不止得了皇太子,还封了皇贵妃做皇后呢。”她起身笑道,“时辰不早了,本宫啊要回去拜拜长生天,跟先皇好生说说这件大喜事!这皇上出息了,先皇定当欢喜,太后教导有方啊。”

    看着苏雪云离去的背影,众人纷纷站了起来,品着她最后那句反讽的话,感觉隐约明白了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