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出气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我欲封天一念永恒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八章    出气

    “八少爷,小喜鹊来伺候你了。”

    叶空看着眼前站着的小女孩,瞪大了眼睛,这也太小了。脸蛋貌似清秀,可小身子还没长开呢,那小脯子比飞机场还平滑,估计空客380都能稳稳降落。

    “呃,还真是小喜雀,你几岁?”叶空好笑,老子啥时候成loli控了?

    “禀八少爷,我十二了。”小喜鹊虽然小,可也是受过训练的,很大方地走过来给叶空等人斟酒。

    “十二?也不知道发育了没有。”叶空轻声嘀咕了一句,对这样的未成年,他实在下不去手,虽然他自己也是未成年。

    “换一个,换一个吧,太小了。”叶空自己对这种小孩子没兴趣,估计黄泉老祖也不会有兴趣。

    “原来八少爷喜欢小姐姐。”陪着卢家兄弟的俩女子咯咯笑着,没一会,进来个风情女子。

    叶空一看,认识,正是上次和范九龙一起吃饭时,摸过的小莺姑娘。开始没让她来,是因为她正在接其他客呢。

    叶空对这丫头还是挺满意的,上边下边都有了,虽然给人摸上抓下,可毕竟也还是处嘛。

    “八少爷~”小莺腻着声音走过来,一下就贴在叶空身上,这女孩大个几岁就是不一样,该有的都有了,这才有趣嘛。

    “哎,小麻雀……啊,喜鹊,你等等。”叶空的心眼还是不错的,叫住那个小丫头,扔过去二两碎银子,小丫头这才欢天喜地地去了。

    “八少爷,你可真是心好呢~”小莺姑娘嗲着声音抱住叶空,把那丰软的地方在叶空胳膊上挤来挤去。

    “先吃饭吧。”叶空吩咐了一句,就用神识去唤醒黄泉老祖,让他看看这小莺是不是合他胃口。

    可谁知,黄泉老祖这次睡得还真沉,任你怎么叫,他就是不醒。

    “八少爷,怎么不吃呀~奴家喂你好不好?”小莺姑娘挺开心,夹着菜就送到叶空口中。

    她当然开心,能陪八少爷是她的荣幸,这就是名人的好处,打个比方,周杰沦若是出来找乐子,那些小姐不开心地扑上去才见鬼。

    更何况小莺之前陪的还是一个老家伙,那老家伙见面就毛手毛脚,而且那老树根一样的手还没轻没重的,捏得小莺发疼,她正在不堪其苦,心里怀念八少爷当初的手法时,外边有人叫她了。

    小莺是开心了,可那老家伙不开心了,他是南都城外的一家大地主,难得来藏春楼尝个鲜,刚有点乐趣,那女子进来一去无踪影了。

    “妈的!看不起我钱有财!你们是会后悔了!一个青楼,你们拽什么拽!我在南都城也是有人的!”钱老财发了一通脾气,赶走换去的姑娘,他也收拾褡裢,怒气冲冲地去了。

    要说这钱老财在南都城还真的有人,他侄子正是城守府的衙役,别看衙役不大,可毕竟是穿制服的,在哪个大陆都一样,穿制服那都是可以欺压百姓的。

    来到城守衙门,一干衙役都在那赌钱呢,钱老财找到侄子,把事情一说,他侄子拍着**道,“包我身上了,不就藏春楼嘛,我们铁大人正找他们麻烦呢,把那个抢了你姑娘的小子拉出来打一顿,给你解气。”

    钱老财赶紧又送上银子,他侄子拿着银子去见铁衙司。老铁正闲得浑身发痒,一听汇报,又看见银子,马上一拍桌子,“去!”

    一众衙役听得铁衙司安排,纷纷拿着大刀、镣铐、锁枷,倾巢而出。

    临行铁衙司突然想到陈青天今天晚上有事,又安排两心腹留下,这才安心离开,杀向藏春楼。

    藏春楼里,叶空和卢家兄弟已经基本都有些饱了,很少动筷,以聊天为主了。

    其实卢家兄弟是不想聊天的,大老爷们,吃饱就得干活不是?手里姑娘早被揉成一团烈火了,就等他们这一条柴去激动燃烧呢。

    叶空也知道他们心思,可关键问题是黄泉老祖竟然一睡不醒,任叶空想尽办法,老祖就是没反应。

    唯一的办法,就是叶空把自己的神识也进入金色光幕,去推醒黄泉老祖。

    不过叶空是绝对不会这样干的,黄泉老祖虽然目前不会杀他,两人关系也貌似亲热,可如果有机会夺叶空的舍,黄泉老祖也绝对不会含糊!

    杀叶空和夺舍,是两不同的概念。杀了叶空,那叶空的灵魂和**都死亡,这不是黄泉老祖想要的。

    可夺舍就不一样了,叶空的灵魂被黄泉老祖吞噬,叶空的身体被其霸占,叶空的身体、记忆、身份,所有一切都被黄泉老祖传承,黄泉老祖就连汉语也会了。

    所以黄泉老祖决不会杀叶空,也决不会放过夺舍的机会。

    叶空是不可能给他机会的,所以叶空也只是在光幕外,用灵魂沟通的方式来叫老祖,可他就是不醒。

    “八少爷,人家不胜酒力了。”小莺腻声表达着不满,被酒催红的粉色脸蛋更显妖娆,一双水汪汪的勾魂眼儿看着叶空,心里郁闷,今天的八少爷怎么老实了,根本没有展施让人舒服的手指神功。

    “是呀是呀,八少爷您就早点歇息吧。”卢家兄弟巴不得赶紧带着怀里女子回房。

    “急什么?再等一下!”叶空眼睛一瞪,卢俊卢义只好又老实坐下,心里却叫骂不已。

    “神经病,等什么?还有什么可等,都箭在弦上了,还要等,这不是要命嘛?”

    不过这等等,还就真的来事了。

    “藏春楼窝藏朝廷重犯,从现在开始许进不许出,所有人呆在房内,等待检查!”

    铁衙司一声大吼,铁塔一般站在了藏春楼的大厅里。

    风四娘一看不好,这些衙役又来搅场子,只好硬挤出笑容走上去。

    “铁衙司,我们这哪有朝廷要犯呀,都是良民,这点小意思,请兄弟们喝口酒水。”风四娘手中一个钱袋子就往铁衙司袖子里塞。

    “拿开!拉拉扯扯成何体统!”铁衙司一点好脸也不给,甩开风四娘的手,继续指挥着手下封门。

    风四娘也有点怒了,冷下脸说道,“铁衙司,你每次来都说拿朝廷要犯,可拿到了嘛?若是你拿不到,我可要告你滋扰百姓之罪!”

    铁衙司笑道,“官府办差,哪容你这等妇人计较,今天我们可是接到了确实的举报这才来拿人,若是真的要犯,还要拿你一同回去治罪!”

    “铁大人,那要犯就在上边的一间房里呢。”钱老财不失时机地凑上来,心道,嘿嘿,好小子看你们敢抢本老财的姑娘,今天我要让你们看看厉害。

    风四娘并不认识钱老财,一看还真有举报人,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如果真从她店里扯出什么要犯,她也脱不了干系。

    “上楼,搜!”铁衙司一声令下,众衙役如狼似虎,稀里哗啦地冲了上去。

    若是叶空等人还是在里间喝酒,今天这事也不会发生,因为以前卢家兄弟都是在那间喝酒,铁衙司根本不会去主动招惹。

    可今天叶空等人换房间了,铁衙司哪知道是他们,所以就直接冲了上去,所以说这是换房间换出的事。

    风四娘一看衙役扑向那间房,心里一松,不急反喜了,这是你铁衙司自找晦气,踢到铁板那就怪不得我了!

    “慢着!”风四娘一声娇斥,挡在了房间门口,她得做做样子,可不能让叶空认为是她引着铁衙司来搅事的。

    “铁衙司,早说藏春楼不会有要犯了,这屋里是我藏春楼的贵客,你们可得想清楚!”风四娘笑盈盈地说道。

    “贵客?是你们故意窝藏要犯吧?”铁衙司心道,这南都城自己惹不起的也只有叶家老八了,就算他来,也不会在这一间,老子还有啥可担心的?

    心思想完,很有气势地一挥手,“给我把这干扰公务的刁妇拖开,进去都锁了!”

    此刻所有的人都注视着那扇粉色小花门,藏春楼姑娘们也都紧张地注视着,心里都担心着真从里边拿出一个要犯,她们本来倚门卖笑就已经是凄苦了,若惹上官司,那怎么得了?

    钱老财却是心中愉悦,小子,跟老财我抢姑娘,你们真是一脚踢到铁板了!嘿嘿,刚好趁着姑娘们都站出来了,一赏群芳,看看藏春楼到底有多少漂亮妞。

    “都给我冲进去!”铁衙司一声威吼,大手一挥,若里边是个寻常人物,直接屈打成招,牵上藏春楼,若是有些钱财的人物,那就敲他一笔然后放了,自己也不亏。

    那些衙役也是眼冒色光,如果真的把藏春楼给牵上什么干系,那些风尘女子不是都成了阶下囚?到时对她们干什么都可以,还不用给钱,哈哈,爽。

    可就在这时,小门滋呀一声就开了,两个铁衙司不愿看见的人站了出来。

    “是谁要拿我们?”卢俊和卢义走了出来。

    铁衙司一看是这两人,心中恼怒,骂道,怎么是这两人?回头怒瞪了一眼钱老财,可那老家伙正站在楼梯口往下瞄姑娘呢。

    “原来是卢家兄弟,对不起啦,兄弟们接到举报说里边有朝廷要犯,我们做衙役的也很难做呢!”铁衙司口气软中带硬,毕竟是官差,怎么能害怕地痞呢?就算今天白来,可面子还是要做的,不然传出去官怕匪,那还混不混了。

    “这么说铁衙司还是要进去搜了?”卢俊心里也是恼火得很,你小子都在我们手上栽过一次了,怎么还不长记性?

    卢俊心里恼火,话也说的硬,可卢义却知道里边那位不愿让人看见,于是赶紧拉开哥哥,笑道,“铁衙司,我兄弟今天请一位贵客吃饭,既然是误会,我看这就算了,如何?”

    铁衙司看见卢义服软,心中大爽,可这小子从来就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心道,这地痞请客会有什么好人?里边人迟迟不出,他们竟然服软,莫非里边真有猫腻不成?若是真抓到朝廷要犯,看叶家老八还有何话说。

    “误会?你说误会就是误会?藏头遮面,不敢见人,必是匪类!”铁衙司白眼一瞪,大手一挥,“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