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环境

作者:王小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女配师叔修仙路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七章    环境

    叶空把这支叫做狼眉的笔拿在手心,这才发现通灵符笔和一般毛笔的不同。

    一般毛笔虽然也是竹制,可是笔管中间很多都是堵着的,就算笔管中空,最后还是要用笔头堵上。

    而通灵符笔就不一样了,它不但笔管中间空洞很大,而且还有几个洞眼可以通出笔头,此种设计,必定是方便制符者用灵气灌注。

    “小子,这支符笔你可知道来历?”黄泉老祖笑着问道。

    “这你难不倒我!”叶空笑道,“看名字就知道,狼眉,狼的眉毛做的笔尖嘛,哇,这要杀多少狼,才能凑成这支笔呀!”

    黄泉老祖讥笑道,“杀多少狼都无所谓了,你可知这狼是哪种狼的眉毛嘛?你又知道这笔尖的毛又为什么是白色的?”

    叶空是个修仙菜鸟,而且对沧南大陆所知甚少,哪懂这些,赶紧腆着脸装憨,不耻下问。

    黄泉老祖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这才笑道,“这是巍虚之狼的眉毛,巍虚山上有种很特别的狼,非常厉害,不过一般狼眉制出的符笔,也最多称作眉笔,只有巍虚之狼的狼王才敢标狼眉的名字,因为狼王寿限极长,眉毛都白了,所以这才是白色的笔尖。”

    叶空听完,不由得叹道,“一方水土一方人,这沧南大陆果然神奇,  我也看了不少灵物异志,可也只是沧海一粟,要不是老祖帮我,我花费一年也不能从这些垃圾里选出宝物,老祖,我都有点舍不得你离开了,哈哈。”

    黄泉老祖被他恶心到了,骂道,“滚远点,没素质还假充文人骚客!大便就是大便,也并不恶心,可如果大便上还有一朵花,那才是真的恶心。”

    叶空笑骂道,“以前老有人说我粗俗,哈哈,我现在找到比我还粗的人了。”

    “好了好了,老祖我选完了,你也该兑现好处了吧?”黄泉老祖忙不迭地要好处。

    “好啊,你说,不过事先申明啊,我若办不到,也只有先欠着。”

    黄泉老祖嘎嘎笑道,“你肯定可以办到,小事小事,就是花费几两银子而已。”

    花几两银子就办到的,还真不是大事。叶空奇道,“那你说呀。”

    “带着老祖我去逛下青楼吧,窑子,暗门子,都可以,老祖我想女人哇!”

    叶空晕倒,这老祖怪不得叫黄泉呢,敢情黄得东西涛涛不决,就跟泉水一样永不停歇。

    “恩,这个要求完全可以答应。”叶空点头,接着说道,“不过得晚上,现在不行。”

    黄泉老祖知道他心思,没好气地说道,“都告你其他都是垃圾了,你要耽误时间,那就耽误吧,老祖我先去睡觉,别叫我了啊!”

    黄泉老祖看不上眼的,不代表自己看不上,有些垃圾还是能淘出宝贝的。叶空在地球的童年是个孤儿,小时候没少扒过垃圾,经常都能扒出大堆废铜烂铁,拿去废品站还能卖些零用钱。

    首先,他把老祖说的三叶兰给收了起来,虽然老祖说其年份太少,可是外边的包装盒子却是千年桃木。

    在这个世界,桃木除了装饰,就没多大用了。可叶空却知道,在地球那些道士,都是用的桃木剑,还有桃符,那都是驱鬼的。以后会不会遇上鬼,叶空不知道,可有备无患呀。

    收好桃木盒,叶空又在垃圾堆里翻找了好一会,可从这些玩意里找宝贝,远比垃圾堆里淘铜铁要困难。

    很多东西,叶空根本不知道什么玩意,还有很多东西,你知道它是镜子、扇子,可是不是修士物品,谁知道呢?

    什么?再用灵气去催动?叶空苦笑,上次搞出个黄泉老祖,他可不敢再乱来,这些boss可不是他能抗衡的。

    在小屋里一直呆到天色发黑,叶空又从垃圾里发现两本武功秘籍,不是仙术,就是一般的俗世武功,倒也很高深罕见的武功。

    叶空心里一动,唤来卢俊,让他派人,把秘籍拿去裱画社,把两本秘籍的封面都给换了。

    “八少爷,天色不早,我们酒宴早已备好,不如吃完再回府如何?”卢义恭敬地说道。

    “在你家?”叶空有些不满,这两小子平时不都喜欢喝花酒的么?今天怎么正经起来了?日他仙人板板,难道要我八少爷提议去藏春楼嘛?

    叶空从来没主动逛过青楼,难以启齿也很正常,就跟小蛮似的,曾经在漫漫长夜,发廊之外,辗转反辄无数回,最后……愣是没进去。

    “莫非八少爷怕我家中厨师手艺不精?这您放心,那是香满楼的大厨,听说八少爷在这吃饭,来帮忙的。”卢义赶紧解释。

    叶空摆手道,“吃饭,饭菜好坏是很重要,可是你们忘了,吃饭的环境也很重要的嘛。”

    “环境?”叶空新名词太多,卢义虽然在努力学习,可总跟不上八少爷的脚步。

    “就是场所周围的事物,环境是很重要的,在一个雅致舒适好环境里吃饭,就能让人敞开心肺,大块朵颐嘛。”叶空说了一大段,卢家兄弟面面相觑,脸上的表情仿佛写着三字――不明白!

    “我换个说法。”叶空知道跟这些粗人说文雅话是没用的,干脆说道,“打个比方,你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大便,你拉得出来嘛?”

    到底粗人,听阳春白雪根本不明白意思,换下里巴人立马就理解了。

    卢俊点头道,“那当然是去茅房更爽了,原来八少爷是告诉我们,在啥地方做啥事的道理。”

    “哦,这就是环境呀!”卢义恍然大悟,抓着脑袋道,“你就说吃饭得去饭店好了,还环境,我们哪懂这些?”

    ”那就去香满楼吃饭。”卢俊笑了起来。

    叶空说了半天,还是没达到目的,干脆说道,“香满楼的环境是不错,可如果再有两美女……”

    “呃?”卢家兄弟立即瞪大眼,随后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哈哈,八少爷原来是想去喝花酒呀,早说嘛,其实我们也想去……可被八少爷刚才一敲打,我们……嘿嘿,才没敢说。”

    卢义又很贱地笑道,“八少爷以后就别假正经了,大家都是男人嘛……不过想当年,我十四岁的时候,还不明白女人是怎么回事呢。”

    卢俊骂道,“八少爷,少年老成,你怎么能跟八少爷比?”

    “那还不快走!!”叶空只有眼睛一瞪,赏这两兄弟一人一脚。

    半个时辰以后,几架小轿停在了藏春楼后门,叶空已经知道自己花名在外了,可不想被更多人看见,坐实这个**的招牌。

    “几位爷……”利马就有青衣马褂的矮个子龟奴上来,轿帘子一掀,脸色一惊,“原来是八少爷和卢家大小老爷,快,里边请。”

    龟奴心里有话,怪不得外边传八少爷**成性呢,看来还是真的,十四岁就开始**,看来得给他找个小丫头。

    “前边带路。”卢家兄弟是常来常往,一行三人就跟着龟奴进了后门。

    到底是后门,比较清净,不用象上次在前门被那些残花败柳骚扰,沿着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路,走进藏春楼。

    踏着朱红漆的木楼梯上了二楼,一个三十岁年纪,丰姿犹存的小妇人迎了上来,这就是藏春楼的老板娘,她满脸笑容道,“原来是八少爷和两位爷,快,里边请,今个八少爷赏光,所有账都由我风四娘包了。”

    受人钱财与人消灾。叶空深明此理,可不愿为这青楼惹什么麻烦事,冷笑道,“莫非当我叶空付不起钱?”

    要说这风四娘还真有事求叶空,上次那个铁衙司被叶空整得不轻,他是再不敢招惹八少爷了,可这口气难咽呀。

    龙虎帮,那是叶空的产业,铁衙司当然也惹不起,可总得有个地方出气呀,最后铁大人就把眼睛落在了藏春楼。

    黄瓜刨不动,我就刨窝瓜!所以铁大人就三番两次,没事找事,理由很多呀,什么扫黄打非了,清查毒品了,检查身份证了,当然了,这些是地球的说法,可沧南大陆也就是换个名称而已,意思都差不多。

    藏春楼就吃不消了,这些公差都挑着生意最忙的时间段来,把客人都吓光了,没事还带几个客人回去毒打一顿,搞得很多老客都不敢来这消费了。

    藏春楼老板娘风四娘知道铁大人为什么发威,可她也没办法呀,就想着请卢家兄弟帮忙。

    可黑白两道永远是白道在上,衙门不找龙虎帮麻烦,就已经是看叶空的面子了,卢家兄弟再不晓事,也不会吃饱撑得去主动招惹官府。

    这风四娘正一畴莫展,刚巧,叶空就来了。

    叶家威风那是不消说,这个八少爷更是铁衙司胆寒的人物,卢家兄弟解决不掉,可如果叶家八少爷出面解决,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可风四娘没想到八少爷精得跟个鬼似的,根本不理她示好,她也只有苦笑笑放下不提。

    来到包间,叶空又不爽了,“这不是以前范九龙包的房间嘛?你又把我们带进来是什么意思?咒我们跟范家兄弟一样下场,还是让我们玩他们兄弟穿过的**?”

    这八少爷还真的不是一般人,这都能找出茬,得,那就换吧。

    其实叶空也不是故意找茬,他是地球人嘛,还是21世纪的,当然很讲卫生了。他曾经看过某休闲中心一张床接无数客都不换床单,也看过女厕所放一排瓷盆,小姐简单洗一下要害就接下一个客。

    那些还都是隐蔽着做生意,这沧南大陆是光明正大地青楼,又没防御措施,卫生情况当然不容乐观。

    所以要叶空躺在范家兄弟躺过的床,去搞小桃红,那是他绝对不会干的。

    很快,三人换了房间。一般来说,清倌人是没有单独房间的,很简单,你不卖还要房间干什么呢?

    当然了,也有例外,那就是已经准备卖的清倌人,这些女人随时就准备待价而沽了,这是她们一生中最赚钱的时刻,所以就可以有房间。

    “这房间不错,很清雅,以前没男人在这行事吧?”叶空还是很满意的,只是他没想到,这房间一换,还换出事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