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30章 赤裸裸的软禁

作者:笔谈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末世刺客系统桃花难渡:公子当心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只鬼呢?莫子然的眼睛在屋内三百六十度地搜寻了一遍。

    没有看到陈振国,哦,莫子然好似顿悟了什么似的点点头。陈振国不是只鬼吗?鬼白天是不可以出来的。想到这一点,莫子然心里一下子欢呼了起来,好耶!起码白天里不用面对那只鬼,真是一件大好事呀!

    莫子然下床到梳妆台上拿起手机,一看时间,都早上九点整了。糟了,那么晚了,这下子上班迟到了,她进德信公司三年以来,可是从来没有过迟到的记录!

    心急如焚的莫子然急忙从床上爬起。

    但是,可是,刚跨出拔步床莫子然又定住了,准切来讲,她刚走出来就撞上了陈振国。

    “你,你,大白天的,你怎么会还在…。。”莫子然说完,手捂住嘴巴惊愕地看着陈振国。

    陈振国不理会莫子然转身到书架跟前,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在竹椅上坐下。

    “现在是白天哦,大白天你还跑出来!”莫子然追上去问。

    竹椅上的陈振国仍就是不理会莫子然,只是在那专注地看着他的书。

    站在陈振国面前的莫子然见许久都等不到陈振国的回应,无趣地转身一边走进洗手间,一边在那小声地自言自语:“鬼白天不是不能出来吗?怎么能出来呢?不是怕光吗?”

    “谁说鬼白天不可以出来,电视看多了吧!”一直都在低头看书的某鬼突然抛出一句话。

    刚走至洗手间门口的莫子然听到身体僵了一下,但是很快就走进洗手间,并迅速关上门。

    洗手间内的莫子然,此时,正一脸的崩溃地看着洗手台上方镜中的自己,按外面那鬼所说的那样的话,鬼不仅是在晚上可以出来,白天也可以出现,那,那不是她白天晚上都得面对着那只鬼?噢!还有比这个更糟糕的吗?

    呀!刚刚还在崩溃呆立的莫子然突然惊醒过来,她真是,净在这胡思乱想,她要上班呀,本来都迟到了,还在这磨磨蹭蹭些什么?

    洗手间里的莫子然又一阵忙乱。

    很快地,莫子然从洗手间里冲了出来,出来径直跑向衣柜旁的立式衣架上取下她的包包后,又一个箭步冲到房门口。

    “今天是星期天,你要去哪里?”就在莫子然打开房门时,陈振国懒懒地甩出一句话。

    本要出门的莫子然转身来,气呼呼地盯着陈振国,她心里在喊,陈振国是故意的,刚刚早不说,现在才说,故意在整我。

    原本在看书的陈振国适时地抬头膘了一眼莫子然,那眼神分明在说,你自己糊里糊涂的,关我什么事。

    莫子然也看出来陈振国眼神里的意思,顿时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蔫蔫地走回床边坐下。

    从忙乱中安静下来的莫子然摸摸肚子,时间不早了,所以她的肚子饿了。她抬头偷偷地看一下陈振国,看到陈振国,她却又没有饿意了。心下甚至觉得有点绝望,星期天呀,不用上班,让她一整天在这个房间,还要对着那只鬼。

    如果一直这样子下去,她感觉用不了多久,她就得搬地方,搬去的那个地方叫做,疯人院。

    就在莫子然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间的敲门声叫醒了沉浸于疯人院的她。她抬头准备起身去开门,但是让她下一秒面瘫的是,刚刚还在竹椅上的陈振国不见了。莫子然有些头晕地甩甩头,她还真没有办法适应陈振国秒出现秒消失的习惯,那可是分分钟能吓掉小命的行为。

    外边的敲门声越来越大了,成功地把莫子然从迷失状态的拉回了现实,她起身快步地,走到门边并打开房门。

    “莫子然小姐,您可算是起来了。”门外敲门的吴妈跟莫子然道,她手里端着食物,说话语气很平谈,不带任何感情。再细看吴妈的表情,也是一副不卑不亢的表情,对于莫子然不知道是喜欢还是厌恶。让莫子然觉得这吴妈表面来说是陈家我佣人,实际上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莫子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吴妈,早上好!”

    “不早了,肚子饿了吧,早餐我给您端过来了!”吴妈端着食物,走到房间里唯一的小圆桌上放了下来。

    莫子然也跟着走过去坐了下来。

    看到莫子然坐了下来,吴妈便开口道:“子然小姐,有件事情想跟您说一下,就是往后子然小姐不上班在家的时候,子然小姐的三餐吴妈我都会给您端上来,您就不必到楼下去跟大家伙一起吃了!另外,小姐您要是在家里遇到其它人,您的身份是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是陈明炎少爷和陈明愉小姐。当然,子然小姐在家的时候,最好呆在房间里,这样也能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子然小姐,您慢慢吃吧,我先下去了,如您有什么需要请按玲,听到玲声后我会尽快赶上来的。”吴妈说完了这一大通类似于服务台电脑系统的语言后,就转身退出房间了。

    吴妈的这一大通话,像是一个大扇子,把莫子然刚刚仅存的一点食欲彻底给扇跑了。

    莫子然拿起了一块三明治目无表情地送到嘴里,狠狠地咬了一大口,眼泪同时从眼眶里划落下来,落到那剩下的半块三明治上。

    这是算什么?赤裸裸的软禁,这跟坐牢有什么区别,这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呀?

    想到这,在莫子然刚上陈家的车时,莫妈妈那悲痛的表情,在莫子然的脑海里又清晰了起来。

    “没事,妈妈,我没事,我过得很好!你看这陈家,有钱有势的,我现在还是这个家里的奶奶,那可是家里的长辈呢!”莫子然啃着三明治,低声低语地给自己打气,心下更害怕妈妈在家里担心。

    所以哪怕自己真的难过得要命,但还是不想让妈妈难过伤心,不是有句话来的,母子连心,如果她难过伤心,家里的妈妈也许能感受到。

    接下来的一整天,莫子然简直就是数着秒过的。

    一整天下来,陈振国都没有出现过。莫子然倒觉得自己的猜测没有错,白天,鬼是不出现的。

    而三餐,吴妈都准时送到。在没有电视,电脑的房间里就这么呆了一天。甚至,莫子然觉得,肯定是自己上辈子一定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所以老天爷让她这辈子在此服刑。

    时间在莫子然的暗自神伤中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窗外的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