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9章 鬼用洗澡和睡觉吗?

作者:笔谈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末世刺客系统桃花难渡:公子当心无限体验人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过刚刚那只鬼在说什么,小身板?莫子然有些气恼地把自己手上的衣服甩到肩上,跨步走到卫生间洗澡的地方。

    莫子然有些嫌弃地看着眼前的沐浴木桶,上次她就发现了这样木桶,这年头还有人用木桶洗澡?哼!也只有外边那只老鬼才会用,鬼,用洗澡吗?

    莫子然往木桶里放满了水,脱了衣服便钻了进去,进了木桶就开始用毛巾擦拭自己。

    小身板?正给自己擦拭的莫子然又想起了陈振国的话。低头看看自己,身材虽然不像模特那般迷人,但是该有的东西还是有啦。但是,很快,莫子然又弱下来了,那鬼说得也没错。她瞅了瞅自己的胸部,唉!胸前真是一马平川呀,再伸手摸一摸,莫子然不由再次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时间过了挺久的,洗手间的门终于打开了,刚洗好澡的莫子然走了出来。不过,刚洗完澡的莫子然却不是一脸的精神气爽,而是满满的一脸泄气。

    刚出卫生间的莫子然,很快就发现竹椅上的陈振国,用书本盖着自己的脸,躺在竹椅上一动不动的。

    那只鬼睡着了?鬼用得睡觉吗?莫子然不动声色地在她的小木椅坐下。

    现在的莫子然,已对陈振国这个鬼物有所适应。她好奇万分地打量着陈振国,自己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鬼吗?没有想到,这世上还真有鬼呀!

    以前虽然自己怕黑,但也还是相信科学的,认为世上鬼这东西根本不存在。那些神鬼之说,在莫子然看来。那些都是人类,以前对自然的很多自然现象,没办法解释从而认定那是神灵做怪罢了。

    再看看对面那个,如果没有看到那苍白的脸色,这样看上去跟正常人无异。

    不会是?这陈振国身体有些怪病而不方便见人。然后就编说他是一只鬼,接着再跟自己搞这么一场冥婚?这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不然。要不然自己又怎么能看得见他呢,而且不止是她看得见他,陈国强沈如吴妈他们都看得见他。一般人都有听说过,鬼是看不见的。

    但是,陈家这样做又有何意义呢!

    莫子然转念又想,不管面对的这个到底是人还是鬼。对她来说,自己的这一场婚姻都是可悲又可怜。

    她还没有好好谈过一场恋爱呢,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跟一个男人或者男鬼住在一起,而且还是没有法律保护的非法同居。

    而她自己这算不算是一场奇遇呀!不过这样的奇遇不要也罢,做平常人一样的生活就好了,那样起码父母也不会为自己而难过伤心。

    好吧,就算两个人不相爱。莫子然深深看了一眼陈振国,就算我们不相爱,以后的日子也希望你能善待我,不要虐待我就好。只是这样一来,可怜了莫子然她自己想好好谈恋爱的资格都没有了。

    多年以后,莫子然回想到这一幕都情不自禁地笑起来。因为,她是多么的幸运呀,后来不止收获了婚姻,虽然是冥婚,还收拾一份情真意切的爱情。陈振国呵护宠爱了她一辈子。不过那些都是后话,现在的莫子然是一丁点也不敢想像她会有那样的日子。

    这样胡思乱想的模式,莫子然也不知道,到底维持了多久。反正乱想到现在她,都快进入了睡眠状态了。此时的莫子然坐在木椅上不停地打着嗑睡。突然,‘砰’一声,莫子然的额头撞到了木椅的扶手上。

    “啊!”因疼痛而醒的莫子然抚着额头痛声叫道,“嘶.。。好痛!好痛!”

    同样被她惊醒的陈振国,无奈地看着莫子然,然后甩出一句话,“困不知道到床上睡呀,大半夜的扰人清梦。”

    因疼痛而苦恼的莫子然,更是没好气的回瞪了一眼陈振国,心里想着,什么呀,人家都撞得那么疼,不仅不懂得关心人,还在那说什么风凉话。什么,春梦?刚刚自己睡着的样子像在做春梦吗?

    春梦!很快,莫子然的脑袋又转频道了,她又惊恐地看着陈振国,在想,等一下他不会向自己扑过来吧!

    “猪脑子是不是又在想什么?你无聊不?困死了,赶快滚到床上睡,再出声给我试试看!”陈振国冷声道,然后侧身不再理会莫子然。

    听完陈振国的话语,莫子然脸上几分恼怒,几分委屈。想来她一个姑娘家,本来好好的,哪知居然被亲人设计,就这样糊里糊余的结婚了,而且还是如此荒谬怪诞让人恐惧的冥婚!

    但是,莫子然转念又想,其实自己不怕吓死也算是奇事了,现在也不是在叹气的时候,暂且住下去先吧,目前也只能这样了。心放松下来的莫子然,没一会工夫瞌睡虫就爬满了她的脑袋。

    莫子然抬头看着窗外漆黑一片,虽然不知道现在到底几点了。瞌睡虫都来了,想必时间也不会早了。

    莫子然爬上了床,和衣躺下,刚躺下后好像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闪电般地坐了起来,对着陈振国道:“那个,晚上你不会……。”

    “快睡!!”陈振国冷声打断莫子然的说话,那语气里头就带着另外一句话,你再说多一句试试看。

    “那么凶干嘛?哼!异类果然跟人不一样!不解风情!”床的莫子然一边低低咕咕着一边躺下。可是才刚躺下的莫子然又抬起头来警惕地看着陈振国,竹椅上的陈振国还是侧着身背对着床的方向,似乎已熟睡般地一动不动。

    接着下来,一直对陈振国放不下戒心的莫子然在床上,躺下,爬起,躺下,爬起的动作不停地循环反复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多少次,直到把自己累晕了才晕晕沉沉地睡了过去。

    还是跟上次一样,入住陈家的第二天,莫子然还是被窗外的鸟叫声吵醒了。一夜没睡好的莫子然有些烦燥地在床上扭来扭去,她拉过被子捂住自己头部,试图把窗外的鸟叫声屏蔽住,但是结果可想而知了。

    “陶明燕,那些鸟打那里来的,它们起床得可真早呀!”床上蒙着被子的莫子然,还是习惯性地觉得自己是在德信公司的员工公寓里。

    床上的莫子然没有等到陶明燕的回应,上一秒钟她还在狐疑陶明燕怎么不应她,下一秒钟她便坐了起来。她挠挠头,自己怎么那么糊涂,她昨天就到了陈家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