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必须转移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医统江山夜天子督军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银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屋里的空气仿佛凝结了,几个女人都不敢大口喘气,生怕丝毫的动静都会引得布尔罕注意而遭致一顿臭骂!

    “首领,我看我们既然能打败脱朵就一定还能打败和鄂尔勒克因的,只要我们还有这黑水城坚城,就一定能打败土尔扈特人的。”巴图拔根显然是被此前的战斗迷离了双眼,形式看得太过于乐观了。

    “不,我们要走,一刻都不能留了。”

    “走?首领,我们就这么走了?那和鄂尔勒克因会从后面追上的,我们一样跑不了,如果在城里就不一样了,城里我们至少还能挡一下啊!况且我们还可以用对付脱朵的办法同样对付和鄂尔勒克因呀!反正我是不同意走。”巴图拔根刚听到布尔罕说走,就不同意了,这不是要人往火坑里走吗?这个主意对于合赤惕部而言简直就是灾难,是屠杀,他不能同意这样的错误继续下去。

    其他几个贵族也都不同意,毕竟部族刚刚获得了一场胜利,而且是大胜仗何不趁着势头再下一城?布尔罕也发现这些贵人们心态有问题了,他们变得目空一切了,要知道不是有一座城池就了不起的。

    “必须走。我们虽然获得了胜利,可是那是对脱朵,如今和鄂尔勒克因来了,而且至少会带来数倍于脱朵的士兵,那样我们能挡住吗?你们想想,如果不是事先安排妥当的话,没有扎都罗的伏兵我们此时可能都已经成为脱朵的战利品了。这才只有两万人,两万...和鄂尔勒克因会带多少?你们知道吗?至少有三万人!”

    布尔罕说得有些激动了,他也感觉到自己没有父亲有权威,可以一下子镇住全部的贵人,连乌日昭都不敢忤逆,而自己和父亲还错的远,这样他就更希望有来自亲族的帮助,蒙力克不行了,扎都罗还小,唯有郭威这些汉人勉强还算是自己的亲族吧!

    “我认为首领说得对,如果脱朵的大军只是一个前锋的话,那么我们的推断就很有可能。大家可能都看到了,与脱朵对战,城门以及城墙都数度易手,虽然最后我们挺过来了,并且还击败了脱朵,但也付出巨大的伤亡。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的汉军营基本上是完了。”郭威的话还是比较权威的,因为在阿勒特时期,他就经常负责出谋划策,和乌日昭并称的人物。虽然是个汉人,地位一直不高,可是部族的贵族从来都没有小看过他。

    “我的那兀鲁斯大营,虽然损失不大不过精英尽没,剩下的都还是半大孩子,战力一般。”听了郭威的话,伊拉贡也开始评估自己的损失了。接着其他将领和贵人也都一样,大家都低着头,只有扎都罗好受些,他暂时统领的赤那思伤亡不打,倒是还有可战之力,不过仅凭赤那思那800来人也不能和人家几万相比呀!

    “我刚接到首领卫队伤亡,也不是很大只有几百人而已。就算是这样我们大多人人带伤,即使算上那些键妇和赤那思也就五千来人,能挡住和鄂尔勒克因吗?况且那是和鄂尔勒克因不是脱朵那个废物。如果他围而不攻,我们怎么办?马上就是冬天了,我们会饿死、冻死、渴死,如果不走这就是我们的结局。”

    巴图拔根心里在盘算着,似乎首领说得越来越有道理了。可是他心中还是有顾虑“首领,我承认您说的在理。可是我们如果撤退到紫泥淖的话,路途遥远不说,还很有可能被和鄂尔勒克因追上,那不还是一样嘛!倒不如痛痛快快和他们打上一仗,或许我们还有机会,我们可以向噶丽将军求援,他那里还有四千兵力呢!”

    “是啊!我们可以依托城池固守待援嘛!”

    这个问题布尔罕也想过,可是最后还是放弃了。噶丽在紫泥淖太过重要了,不能不留人。如果是援军的话,多了紫泥淖恐怕有失,而且也不见得能成功,到头来鸡飞蛋打那合赤惕部就什么也没有了。派少了,一定不管用,只是徒劳。

    “还是那句话--走!必须走,越快越好。噶丽将军那里就是合赤惕部最后的希望不容有失,我们走,朝着沙漠走或许还能有出路,如果不走恐怕就是必死无疑了。”布尔罕说得很明白了,同时也下定决心要走。

    “首领,如果要走的话,那和鄂尔勒克因追来怎么办?”巴图拔根就拿着这一话题说事了,也没错,最关键的可不就是如何摆脱追击的问题吗?合赤惕部以前又不是没逃过,真要说起来,草原上又有哪个部落没做过这事?连成吉思汗都做过,他们怕什么?不就是怕被人咬了屁股吗?

    “走!但是不能全走。要留下来一部分人和和鄂尔勒克因周旋,为部众争取时间。”这倒是一个办法,只要黑水城还有人在抵抗和鄂尔勒克因就不敢放手追击,同时他也不确定,合赤惕人是否出城了。可是谁来做这个有死无生的主呢?

    “首领既然这样,那就然我巴图拔根来做这枚钉子吧!您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让和鄂尔勒克因轻易攻取黑水城的。”到了这个份上,巴图拔根毅然决定留下,他们家族历来享受合赤惕部的荣耀,同样也早已经将他们的全部都献给合赤惕了,能为部族去死那也是一种荣耀,是每个家族成员都值得骄傲的。

    看着巴图拔根,布尔罕觉得,以前真是有些轻视这个家伙了。他不仅仅是合赤惕部最大家族的掌舵人,同时也是一个敢担当的男人。以前老听说他就是一个小人,没想到临到大事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

    “巴图拔根叔叔,你快起来吧!”布尔罕将巴图拔根扶起“这件事,谁代替不了。你们都不够资格!”布尔罕的话,让同样跃跃欲试的人都闭上了嘴,连一向要代替哥哥完成一切的扎都罗都无话可说了。土尔扈特人可能已经知道阿勒特死了,也有可能知道是布尔罕继位,那么其他人就真的没有资格了,试想一下,黑水城如果没有首领坐镇,不是跑了又是什么?

    打定注意要走就要选出一条方便快捷的路来,以前合赤惕部迁徙牧场的时候,都是绕着戈壁走,这次不行了,他们需要穿越沙漠。凡是能装上驮马的东西一律带走,合赤惕部最不缺少的就是马匹。

    突然,伊拉贡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急忙跑回自己家里,弄得在场的众人感到纳闷,同时也在埋怨伊拉贡的不礼貌行为。

    “好了,我们不理他继续。我认为最理想的路线就是先沿着黑水河南下到响砂泉,再到乌套海到贡布一路东行至塔木素牧场,然后就到了紫泥淖了,一路上虽然是戈壁沙漠,可是却能有效的遮蔽行踪,很安全。”

    “不能走,响砂泉!”布尔罕还想继续往下说,却被伊拉贡打断了。

    “伊拉贡你要怎样?都这个时候了还和哥哥做对,看我不打你!”说着就拎起伊拉贡的衣领。

    “扎都罗,你干什么?还不放下。”布尔罕教训完扎都罗又问伊拉贡“伊拉贡说说,为什么不能走响砂泉?”

    伊拉贡没有回答他什么只是将一本羊皮书递给布尔罕,里面有书签,布尔罕刚好看到。

    看完之后又将书递给其他贵人。

    “我长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说,响砂泉里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巴图拔根有些不相信,其他贵人也都露出不信任的表情。

    “怎么?你们都不信?我有证据的。”伊拉贡急切的要为自己证明。他又出去了,这次回来又多了几个年老的奴隶。

    “你们不信我,可是不能不信他们吧?他们都是当年亲眼见证一切的人那!”

    看着几个瑟瑟发抖的奴隶,布尔罕给他们递上毛呢毯子。“几位,我来问你们,你们最好如实回答,因为这关乎我们所有人的性命。”

    看着这阵势,哪里还敢有所隐瞒?几个人连连称是。

    “都知道响砂泉吧?”布尔罕刚刚说出响砂泉三个字,就看到几人脸色大变,有两人甚至都成了酱紫色,布尔罕就知道恐怕书中描述的大体上是真实的了。

    “我想知道,响砂泉是不是每隔五年就会出现大规模流沙?”当听到这里,几人开始发抖了。其中一个老人说道“是...是的。我...我...以前也是走商队的,一开始不知道后来直道我们在响砂泉歇脚,那里有个沙湖周围很美丽。谁知道那里就是长生天诅咒过得地方,只一个晚上,我们商队所有人就不见了,就剩我一个了,我才沦为奴隶二十年的。”说着脸上惊恐的表情是装不出来的,看着他伤心害怕的样子,布尔罕心里又信了几分。

    “各位老爷!”说话的这位是个色目人,看样子应该也是跑商队的人。“各位老爷,如果您是要去响砂泉的话,我劝您还是不要去了。那里据说有妖魔,她每隔五年就会出来吃人,只要吃够足够的人她就又回去睡觉了。我曾亲历过这样的悲惨事件,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相隔15年,期间还发生了一次,正好是五年一个轮回。说了您别不信是真的,我看见过那魔鬼,巨大的爪牙挥舞着沙子,吞噬者在那歇息的各路客商和牧民。我们商队被吞没了,第二次我做向导,用了99头骆驼献祭才躲过一劫,也有可怜的年轻人用刀想要杀死那恶魔,只见刀插在她的身上流出黄色沙粒般的血液,可怜的人啊!他也被愤怒的恶魔夺取了生命,没有人敢救他。老爷,我说的都是真的,没有一点虚假。如果我撒谎了,安拉是不会放过我的!请您一定要相信我。一定...”这个回回还真是一个天生的演说家,他还要滔滔不绝的为这些贵人讲述他的经历,伊拉贡只能当他是神经病一样对待,叫人拖他下去。

    几个奴隶都对响砂泉里的现象进行描述,大体和书中描述一致,可以确定一点。响砂泉果然有古怪,不管里面是什么,布尔罕都不希望部族去冒险。

    “伊拉贡,这本书你哪来的?”扎都罗此时有些好奇,伊拉贡是怎么得到这本神奇的书的?

    被扎都罗一问伊拉贡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喃喃说道“以前,布尔罕首领说过,要让那些老人将他们平生经验和奇遇记录下来。正好乌力吉总管就让我做这件事情了,前先天才完成。真的,我后来无聊看了看发现里面还有些好玩的地方,就想我先看完再给首领送来,后来因为战事一直没来得急说。”听他这么一说布尔罕也有些印象,似乎自己下过这样的命令,那还是几年前一句玩笑之话,为了榨取老奴隶们的剩余价值,没想到今天还真的救了合赤惕部一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实际上应该说--好人有好报才对!

    听了这么多,尤其是响砂泉的诡异事件,让布尔罕心中有了对付和鄂尔勒克因的想法,可是他不能说出来,这种方法太危险了,如果让贵人们知道又要反对拖延时间了。布尔罕站起来发号施令“乌力吉,你马上清点库存。凡是能用驮马背负的一律带走,不能的就留下,要发动牧民即刻收拾,两个时辰之后大部就出发,有顽固不化的一律捆绑带走,我们没时间为了几个人耽误功夫,胆敢抵抗就地正法!都听明白了吗?无论任何人胆敢抵抗杀无赦!包括贵族在内,夷满门!”此时布尔罕向贵人们显示了他杀伐果断的一面,虽然有的时候布尔罕很和蔼,可是有的时候他更像是个恶魔一般,下手从来不留情面。众人在惊讶之余,也回国身来,马上告退行动起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