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火烧黑水城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医统江山夜天子督军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银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排好事情之后,布尔罕开始带着首领卫队巡视全城,希望不要有人在这样关键时刻有作奸犯科的事情发生。大街上人群攒动,到处都是收拾物件的人们。多年的安逸生活让合赤惕人忘记了逃命的程序,人们只是胡乱收拾一番,有的孩子甚至被遗弃在路旁无人看管,任自哭着喊妈妈!幸好没有发生踩踏事件,也有军队巡视没有什么不良事件发生。就是这样大街上也显得杂乱不堪。

    两个时辰不是很多,但是也足够贵族们收拾好金银细软了。与贫民不同,他们更愿意在乎自己以及家人的生命而不是财产,这或许就是心态的转变,带来的不同吧?

    是时候离开了,大队人马开始出城在士兵们的敦促之下沿着黑水河行进。留下来的人难免要和家人告别,又是一场生离死别的哭诉,可是没有办法。如果全都走了没人拖住和鄂尔勒克因大家都别想活,有人生就要有人死。

    布尔罕也遇到同样情况,阿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她手中的那串佛珠紧紧的塞在布尔罕手中“愿佛祖保佑我的儿子,平安回来!”说完还朝着布尔罕的额头亲了一下,然后就上马了。母亲是不愿意流泪的,因为蒙古人看来,大战在即女人的眼泪会带来霉运,很少有人能理解成**人的内心。林小娘子要跟随母亲,见到布尔罕只是给他一条手帕,布尔罕不知道自己即将在战场上要它有什么用,只是当作礼物一般收起来。忽阑则是给了布尔罕一把小刀,因为布尔罕的刀给了淖彦朱丹,她希望这把小刀不会给别人,也算是一种寄托吧!

    最麻烦的就数淖彦朱丹了,她比布尔罕要大两岁可是相比之下更像一个孩子一般。连忽阑都比她强,哭哭啼啼的“布尔罕,求你了,让我留下来陪你好吗?”对于这样的请求布尔罕一律驳回,连扎都罗都不行,更何况一个女人?

    “淖彦!赶快上马随着他们离开吧!我这里不需要女人!”说完布尔罕朝着母亲深深的鞠躬就离开了,世界上最麻烦的人莫过于女人,最麻烦的时候莫过于生离死别,而当两者相遇的时候,布尔罕果断选择了逃避。

    他只给淖彦朱丹留下一处背影,无论她如何哀求都没有用,男人有时候的无情就是一种保护!

    在合赤惕部大撤离的时候,吃了败仗的脱朵才好不容易收拢残兵败将,一清点只剩不到两千人了,身边的亲信和部将全都不见了,或许逃跑了或许是战死了亦或许是被俘了。他此时都不敢想像和鄂尔勒克因知道他战败之后会如何对他?

    脱朵心里想着“我不能回去,不能回去了。即使和鄂尔勒克因是自己叔叔那些贵族也一定会杀了他的,他要逃,要逃。可是去哪呢?先不管了,和鄂尔勒克因在北面,他只能朝着西面逃,对可以去投奔准噶尔部,这样即使是和鄂尔勒克因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的。”打定主意的脱朵带着两千残部朝着西面逃窜。

    可怜的和鄂尔勒克因不会知道,他曾经最信任的侄子居然战败了,更加可恶的是他居然害怕追究投靠敌人了。而此时他的大军已经能看到黑水城模糊的样子了。

    “土尔扈特的勇士们,快看呐!那里就是合赤惕部的老营黑水城了,那里是多么宁静呀!看来脱朵不负众望,已经把它拿下了。勇士们冲啊,进城就不用忍冻挨饿了,还有女人暖被窝呢!”

    “哈哈!”众贵人都笑了,而后面的土尔扈特士兵听到女人,内心更是澎湃的难以平息了,有大胆的,立马就催马上前希望脱朵的大军还能给他们留下些什么。真是羡慕追随脱朵的人,合赤惕部最好的恐怕都先让他们享受了吧!有人开这个头就定会引发其他人效仿。看着儿郎们欢快的样子,和鄂尔勒克因也不在乎军纪问题了,他们本来就是要客串强盗的,没必要既当**又修牌坊。

    而空落落的黑水城里,只留下布尔罕以及800名首领卫队了。没有了百姓的羁绊才能更好的运作。首先布尔罕需要将整座城当作土尔扈特人的坟墓,额济纳有衰败的胡杨林里面的朽木十分易燃,虽然整个城市基本上都是由水泥石块建成,可是部民搬迁后留下破败的物品却是最好的引火物。也没有必要将整个城都毁去,只要部分就可以了。大量的油脂被羊毛呢布料以及火绒布浸润,成为绝佳的燃烧物,再加上那些杂物以及朽木,真是一个绝佳的放火场所,只等土尔扈特人到来。

    布尔罕仰头望着天,是该为自己找个退路的时候了。留下就只有死路一条?别开玩笑了,布尔罕还没有实现他的理想,好不容易穿越一回,女人也就只有淖彦朱丹一人他怎么舍得死呢?布尔罕叫来新任卫队长撒乞别里“撒乞别里你带人先去响砂泉那里,带上门板,埋在沙子下面,快去。”

    虽然不知道首领究竟要干什么,不过,他也不会过多去问,士兵执行命令就是天职。上任卫队长格里姆乔不知生死,才由他来继任,他可不想因为这些小事儿引得首领发怒,再撤了他就得不偿失了。人和动物一样也懂得趋利避害,不是每个人都要追根探究的。

    这也只有布尔罕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他心中盘算着“和鄂尔勒克因你居然敢打我合赤惕部的主意,我要让你有来无回,你看着吧,爷爷给你准备了一个丰盛的大餐,撑死你!”

    此时远处传来了,滔滔不绝的马蹄声,轰隆隆的犹如奔雷迸进一般,看样子人数很多嘛!布尔罕倚在城墙上,他命令士兵敞开城门迎接贵客的到来。自己这800来人说什么都不住城池的,只能智取,而布尔罕的智取其中一部分就是用火先灭他部分。正好和鄂尔勒克因败坏的军纪帮了布尔罕大忙,原本还想着如何才能引诱土尔扈特人进入陷阱,现在看来顾虑就是多余的,自大的土尔扈特人以为合赤惕的黑水城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如此轻敌冒进被杀也是活该。再看看周围的情景,天色快要亮了,却显然是黎明前的黑暗。有句话叫月黑风高杀人夜,今日就要验证一二了!

    蒙古骑兵速度很快,因为城头上没有任何合赤惕部的标识,以及前锋部队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后面或许有犹豫不前的人,可是一想到美娇娘以及合赤惕部的财物就马上顾不得那些了。黑水城只能容纳两架马车并行的城门此时显得有些拥挤,有的骑士甚至连人带马一起被架在墙上,即使这要土尔扈特人都没有发扬谦让的精神,只能任由他们嘶喊着。穿过瓮城的小门的时候这样的事情就越发显得严重,幸好瓮城有通向不同城区的三个城门,很好的起到了疏通的作用。

    外面的人还在蜂拥着进城,里面的人已经开始拍马狂奔朝着自己认为最有价值的地方去了。

    “啊哈!好大一块金子!哈哈!这是我的了,我的了我发财了我发财了!哈哈!”一个找到一块大块头的狗头金的士兵就像是发疯了一般,逢人就向他们炫耀手中的金子。事实再一次证明硬通货币一直是人们跟风追求的东西,即使在并没有多少用处的蒙古部族也是一样。布尔罕正是摸透这一点才在城里散布一批金银,为的就是引起土尔扈特底层士兵的注意。或许是上天撮合,到处都有士兵或者奴隶发现大笔金银的事情传出,这更加使得那些想要到合赤惕部发财的土尔扈特人趋之若鹜,他们更加疯狂,甚至不惜同类相残。也就是这样的混乱场面,让人们放松警惕,也让他们失去了谨小慎微的习惯,孰不知整个黑水城最大的漏洞就是至今没有见到脱朵的部队,哪怕是个死人。大街上虽然残破也有劫掠战斗过的痕迹,可是就是没有人,反而有的却是财物,这些人们最想要得到的东西。

    布尔罕看到时机成熟,下令点火。马上就有士兵架起火把,点燃火箭朝着城里的房屋射去,虽然内心心痛极了,可是首领告诉他们以后还会有更好的,那这些也就无所谓了。数百只火箭射向内城,还正在混抢一气的土尔扈特人看着这些如流星般滑过漆黑的夜空,急速攒射在房屋街道门板上,土尔扈特人开始纳闷开始欣赏这些东西,可是随后的事情让说有人都开始哭爹喊娘啦!顿时腾起的火焰包围了一切,提前布置使得效果要比预期的好很多,屋顶、木门、街道、草垛看似杂乱的场面实际上就是合赤惕人为复仇而精心设计的一处死亡陷阱。连天的火光,映彻了整个黑水城,从远处看此时的黑水城才是夜色里最美的。

    “呵呵!儿郎们似乎太兴奋了吧?这么好的城烧了可惜了,我看日后完全可以作为我们王庭来使用嘛!”和鄂尔勒克因用马鞭指着前方的黑水城,半开玩笑的对着贵人们说道。他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城里的凄惨声并不是合赤惕人的,而是他最大的依仗,就要这样被一把无情的大火葬送了。

    大火刚刚烧起,反应快的纷纷朝着城外跑,最简单的路线就是来时的选择,可是内外缺乏沟通,城里的事情又说不大清楚,人们除了亲身感受之外不相信任何说辞,其它的都是阻碍自己发财罢了。直到漫天大火映彻一切准备吞噬所有的时候,人们方才觉醒,后悔已经晚了。布尔罕早已料到这些,为了最大程度消耗土尔扈特人,他连最后的千金闸都放下了,这就意味着整个瓮城已经完成它的全部使命了。

    当千金闸放下,目睹了一切的幸存者开始朝着城外逃跑。远处观战的和鄂尔勒克因也发现苗头不对,恰巧他看到一伙千余人的队伍从黑水城东门朝着南方逃窜,多年的征战经验让他感觉到一丝不安。

    “糟糕,中计了。快莽高你留下收拢残兵,扑灭大火,其他人跟我追,那些人一定是该死的合赤惕人!”

    说完大军就立马出动发誓一定要杀死从东城逃窜的人。同时和鄂尔勒克因心里已经将脱朵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仿佛自己也在其中吧!

    看着城内的冲天火焰,布尔罕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同时也发觉后面有人追来了,大概是和鄂尔勒克因他们,这正是布尔罕需要的。这场火烧黑水城的大戏他此时是没时间观赏了,希望和鄂尔勒克因能够细细品味,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心痛?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