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布尔罕的婚姻问题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与南宋同行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蓝染来投,对于合赤惕部来说也算是件大事了。鉴于蓝染是个大老爷们整天闯南闯北的没有照料过孩子,杨采妮毫不客气的接过这一重任,这样也好阿妈有个忙活的就不会太关注布尔罕了,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林小娘子被当作姐妹和知音留在家里。一想到整天要和一个过分妖娆抚媚的**同在一个毡房,布尔罕的心里就特别难受,也不知道怎么个难受法总之就是难受。而布尔罕作为一个男人这些天表现得还特别没出息,有的时候他甚至会被自己绊倒,引得阿妈在一旁大笑,林小娘子也在一边帮衬着,这下布尔罕彻底酥了。

    随着几天的观察,杨采妮发现儿子越来越不对劲了,见着女人老是脸红而且还总是躲着她们,即使是小尾巴忽阑也是一样。儿子一天天长达,因为营养充足加之面容姣好使得布尔罕看上去像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难道是想女人了?呵呵!小家伙也长大了看来真的应该和阿勒特说说了。

    因为有林小娘子,所以布尔罕不敢这么早回家,只能先将蓝染安排在赤那思大营当个教官,赤那思目前遇到战术上的瓶颈,正好蓝染跑江湖的,在防御和提前预判上足够顶尖,这也是赤那思现缺的,布尔罕也好有个理由常驻军营。只是忽阑这小妮子最近有些不正常,对自己不是那么上心了,大概是林小娘子的缘故吧?郁闷啊!布尔罕嘴里叼着一根青草舒服的躺在草皮上晒太阳。刚闭眼不一会儿就发现有人挡住阳光了,睁开眼一看是个惊喜。“忽阑?你怎么来了?”因为忽阑已经有几天没理自己了,布尔罕此时显得十分殷勤,卖力讨好。可是忽阑噘着小嘴摆弄着辫子问他“你这些天还和那个骚狐狸在一起?”

    果然如布尔罕想得那样,忽阑吃醋了。女孩子就是要比男孩子早熟,想想前世布尔罕十一岁的时候会干什么?弹弹珠?打扑克?...忽阑都已经上升到男女问题了,果然厉害。布尔罕耍起厚脸皮来,把忽阑抱在怀里,嗅着她那特殊的体味感受如同一对**一般。“你想哪里去了,她都成我阿妈的妹妹了要比我大好多,我怎么会和她在一起?”忽阑想想也是,对于女人来说年龄就是一大硬伤,似乎她忽视了他们的总体年龄水平,林小娘子如今正是最勾人的时候。

    正午,阿勒特回到毡房看到妻子已经准备好食物以及最爱的马奶酒。杨采妮有些纳闷就问阿勒特“怎么就你回来了,布尔罕呢?”阿勒特也不知道布尔罕的去向,往常都是两人一起回来,今天确实有些反常了。早早吃过的扎都罗专爱挑布尔罕和忽阑的八卦了,当仁不让的揭发“我知道,他和忽阑姐姐在一起,我看到哥哥和忽阑姐姐骑着火烧云出去了。”刚说完就被蒙力克给了一记爆栗,布尔罕的两个弟弟还是挺对得起他的。

    吃饭的过程中,阿勒特就问妻子“你说是不是该给布尔罕说门亲事了?”杨采妮也放下筷子惊讶的看着丈夫,难道他也发现布尔罕不对劲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会不会太早了点?”杨采妮还是将担心说出来,让丈夫考虑下。从她个人的角度讲她是急切希望布尔罕能早点成婚,她还想着抱孙子呢!其实,阿勒特倒是没看出布尔罕这些天的问题边吃边说“哦!是乌日昭,他说布尔罕长大了也该说门亲事了。”一听丈夫的回答,杨采妮就明白了,布尔罕和忽阑两人不说是牛郎织女那也是两小无猜。乌日昭此时提出大概是为了自家的忽阑吧?要说以前杨采妮还是很喜欢忽阑的,可是自从林娘子到来她的内心开始活泛起来,她还是希望将来布尔罕能有一个汉人女子作为正妻,就像他的父亲一样。至于林小娘子是个**那也不用担心,蒙古部族父子同妻的也不少见,土默特部的三娘子不就是个最好的例子?更何况是个寡居的小妇人?可是这会儿杨采妮不敢在丈夫面前说什么,她只能尽量撮合两人却不能当着丈夫的面说出,要不然会出大事的。

    阿勒特吃完饭后,一般要午睡一会儿,可是今天奇怪了,众多贵人一个接一个前来拜访,所谈的事也大体一样那就是给布尔罕说亲。阿勒特嫌麻烦干脆把所有贵人都召集起来一并解决这件事得了,当然少不了正主--布尔罕。

    大家围坐一圈,布尔罕也觉得今天人们有些不对劲,总是冲着自己笑?莫非今天的议题是关于自己的?布尔罕还真没猜错,作为此事的始作俑者乌日昭率先发言了,反正也没人和自己抢,乌日昭清清嗓子说道“阿勒特首领,众位贵人想必大家都知道今天我们要谈论什么了!”乌日昭说这话其他人都点点头,只有布尔罕自己来回瞧着,他怎么不知道呢?接着往下听。“那我就之说了。尊贵的阿勒特首领,布尔罕今年已经12岁了,按照我们蒙古人的传统还是及早为他定下一门亲事为好。”乌日昭说完很恭敬的向阿勒特致礼,其他贵人见状也纷纷学着乌日昭的样子行礼“我等附议。”阿勒特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了,可是一看儿子还红着脸傻乎乎愣笑着,心里想这小子怎么就这么没用呢?一听是给他说亲,都乐成啥样了,真是丢人呀!

    与阿勒特的早有准备相比,布尔罕就显得稚嫩不少。原来这是要给自己说对象呀!再看是乌日昭的提议那就了然了。

    阿勒特一看群臣都属意,那么就办了吧,反正是早晚的事情,布尔罕也的确不小了。“那么乌日昭安达,可有推荐之人?”其实大家都知道布尔罕和乌日昭的女儿忽阑两人情投意合,无论出身还是相貌都是上上之选,大概会推荐自己的女儿吧?可是乌日昭的话让大家大跌眼镜,怎么回事?

    “启禀首领,乌日昭倒是有个人选也好参谋一下。那就是土尔扈特部杜根长者的小女儿失利达瓦。”乌日昭说完,大帐内可是炸开锅了众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开始议论纷纷,怎么会不是忽阑?连布尔罕都拉下脸了,他还乐呵呵以为乌日昭会把女儿嫁给他呢,闹了半天是一个失利达瓦,他知道失利达瓦是哪位?更何况忽阑怎么办?

    话音落幕不一会儿就听到噶丽将军那浑厚的大嗓门叫道“乌日昭你什么意思?放着好好的女儿不嫁,给公子说一个失利达瓦?谁不知道失利达瓦长相难看,而且去年冬还死了丈夫,她今年也有16岁了,你安的什么心?”是啊!众人又开始讨论着失利达瓦来,说起这失利达瓦张的真是丑,碧眼高颧、乳肥臀翘、身材高大、肤白发黄对于蒙古人来讲简直是天下第一丑女。如果按照现代人的审美失利达瓦就是一个典型的斯拉夫美女,可是对于蒙古人,她既不像回女(波斯女子,色目人)也不如汉人女子好看,这样的女人怎么能下嫁于布尔罕公子呢?况且据说此女性欲极强,他的丈夫古斯通也是土尔扈特部勇士了,结婚几年便死了,难道和她无关?

    乌日昭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失利达瓦的名声尤盛,可是婚姻可不仅仅是找个女人那么简单,还要实用以及利益。

    乌日昭看着起哄的众贵人,在乌日昭锐利的眼神下屈服安静了下来,且听乌日昭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大伙!去年我们和土尔扈特部总体来说还是很和谐,我们的兄弟关系还很牢靠的,不管怎么说因为去冬的事情我们不可否认与土尔扈特不存在裂隙,为了延续我们的兄弟情谊联姻就是最好的选择,目前符合条件的就只有杜根长者的小女儿失利达瓦和布尔罕最合适,其他的无论身份还是家族话语权都不能与失利达瓦相媲美!”乌日昭的话在噶丽耳里就是废话,是站不住脚的,他站起来反驳道“既然失利达瓦那么优秀为什么你不为自己的儿子争取?”是啊!众人开始说道乌日昭的儿子伊拉贡,反正是要和亲的,不如派一个既有影响力又有能力的人,不一定非得是布尔罕公子呀!

    布尔罕也有些生气了可是他却无可奈何,大人们可以讨论谁才是他的正妻,可他却不能争取,人无论什么出身都要有付出才能匹配身份。

    乌日昭已经早有准备,他不紧不慢说道“我的儿子伊拉贡,可也就只是我的儿子。而布尔罕,他未来是合赤惕部的儿子,他更有分量。况且我的儿子伊拉贡已经在去年就和巴图拔根的女儿乌云其木格订婚了。”说道这里,巴图拔根也承认了,老狐狸乌日昭玩的够深沉的啊!早在布尔罕接管了赤那思开始,乌日昭就为儿子想好出路了,于是秘密和巴图拔根的女儿订婚,以此来拉拢巴图拔根,同时也为伊拉贡建立一份有力的保障。与噶丽等人不同,巴图拔根家族是土生土长的合赤惕部原住民,是追随老汗和阿勒特打天下的旧臣与那些从奴籍成长为贵族的人有着本质的区别。别看噶丽目前极为牛气,可也是阿勒特重用的结果,一旦将来得不到布尔罕的恩宠他们是斗不过巴图拔根的。

    听到这里了,布尔罕实在是忍不住了,他站起来对着乌日昭怒道“乌日昭叔叔,您是知道我和忽阑的感情的,我布尔罕这辈子非忽阑不娶,你愿意也好不愿也罢别想着把我们分开。还有那些什么其她女人,你们谁觉得好自己去娶好了。”说完布尔罕就要离开大帐,乌日昭心中暗喜,女儿果然没看错,好男儿真性子,这样的男子才配得上我乌日昭的女儿。可他却没给布尔罕让路而是严厉的像个长辈管教后生一样的说道“布尔罕!你要知道,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代表的是整个合赤惕部,你既然是合赤惕部的小主就不能为所欲为,你的一切都要以合赤惕部的利益着想,我可以允许忽阑作为你的別妻,但是你的正妻必须符合部族利益,你要明白这点。”

    乌日昭的话深深刺痛了布尔罕,他竟然会答因女儿做別妻,而正妻一定是她人?这真是不敢想象,连阿勒特都没有想到,难道自己的安达疯了?而布尔罕这时才真正理解“最是无情帝王家”的含义,这才局限于一个小小的合赤惕部,像这样的部族蒙古草原上少说也有100个,就这样都暴露无余,可以相见日后帝国得是什么样子?后世电视上常说身不由己,此时果真如此啊!作为一个部族的小主,更多时候需要从事最多的就是政治任务,连成吉思汗都不例外,只不过他的正妻是弘吉剌部美女可是布尔罕的妻子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女人,光听着就可怕。

    看着布尔罕不合作,阿勒特也劝儿子先坐下。今天他就已经意料到事情不会那么顺利的,这事关乎布尔罕的未来,同样也关乎合赤惕部的利益,这可不是小事。就在人们还在议论不休的时候,一群巫师进入大帐。

    阿勒特起身迎接老萨满,虽然自成吉思汗时代,萨满巫师便被剥夺除神权以外的全部权利,彻底淡出部族事务。随着历史的发展,蒙古诸部族开始信奉其它教派最甚的就是黄教和伊斯兰教。像合赤惕部这样仍然保留着萨满巫师占卜问卦预判吉凶的部族不是没有,也剩不多几个了,即使是这样老萨满还是很值得人们尊敬的。

    “敢问老萨满,现在是部族会议您来这里是否有些不合适?”乌日昭不敢确定他们前来所为何事,只能用这个方法来让他们避讳,部族有自己的规矩萨满不得干预部族事物,这是不变的道理。

    老萨满看了看布尔罕,有抬头看着乌日昭说道“哼!什么部族会议不要糊弄我老人家了,不就是给布尔罕定门亲事吗?”这事说起来还真得是部族大事,可是老萨满来了乌日昭总不能将人赶出去吧?老萨满接着说“昨天,长生天托梦与我。说神赐之子的姻缘在北方,他的未来却在东方,你们可不要瞎给布尔罕安亲事。”

    “北方”阿勒特还是十分相信萨满的话,当年他就问过老萨满自己的第一个儿子,老萨满说这是一个神赐之子,果然彩妮分娩的时候天降异象,生出来的果然是个儿子,从此他就认定布尔罕是神赐之子了。今日老萨满又来指点布尔罕姻缘了,说实话阿勒特不太喜欢和土尔扈特部打交道,原因显而易见的。

    “老萨满您快说。”阿勒特有些急切了,布尔罕则又达拉下脑袋,得又来一个还是个神棍。

    “尊贵的阿勒特首领,我连夜卜卦得知布尔罕的姻缘在北方,就是土谢图部兀良哈后部。我还知道兀良哈后部首领义若呼的女儿就是就是长生天给布尔罕选择的正妻。”老萨满情绪激动,众人开始品读里面的意思。

    义若呼?她的女儿?那不就是淖彦朱丹?果然不错。兀良哈后部怎么说都是土谢图部的下属部众,只要和义若呼结亲那么就相当于给合赤惕部找到一个比土尔扈特部还要强大的盟友,那么即使合赤惕部和土尔扈特部交恶也不用太过担心了。

    阿勒特也是这么想得,淖彦朱丹确实要比那个失利达瓦强不少,从对部族的利益来看两者都差不多,而淖彦朱丹却比失利达瓦年轻,虽然还是比布尔罕年长两岁,可是比之失利达瓦来说要年轻好多,当然漂亮好多了。

    众贵人也觉得淖彦朱丹好,乌日昭看到这些也没有提出异议。一方面他的目的就是要用一场婚姻为部族攫取更多利益,另一方面此事还夹杂着长生天的意思,不管是不是杜撰的他乌日昭都不想做这个出头鸟。事情大定,布尔罕也没有留着的必要了,他的命运早已和部族的兴衰捆绑在一起了,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哎!收获还是有的,至少可以确定未来忽阑一定是自己的,这个谁都抢不走。

    散会之后,布尔罕去找忽阑了。大概也就只有忽阑能抚慰他的心灵了。伊拉贡看着他们问父亲“阿爸,为什么不让妹妹做布尔罕的正妻?”看来儿子对妹妹的关爱不是一点半点呐!他摸着儿子的头亲切的说道“伊拉贡,你要知道有付出才有收获,这样布尔罕未来就更加疼爱忽阑了,而且并不是做正妻就一定好。未来这草原上还不知道要听谁的号令呢!只要布尔罕心中有忽阑,再加上你这个做哥哥的支持,忽阑要成为正妻简直轻而易举的事,这就是为什么阿爸要极力为你争取那兀鲁斯大营指挥权的原因了,可不是让你同布尔罕争的,而是要为忽阑争。”

    乌日昭说得太过深奥了,伊拉贡只能理解一点,他有些不解“阿爸,为什么是我为妹妹争而不是您?”乌日昭笑了笑“这天空已经不再属于老雁了,是该撒手的了。”说完就离开了,他还要准备聘礼和相关事宜,最好在夏天的时候送过去,这样秋天就好说话了,只留下还在回味着的伊拉贡。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