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提亲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与南宋同行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布尔罕的婚事已经不能改变什么了,这几天布尔罕还在赌气之中,带着赤那思卫队在沙漠边缘训练。对此阿勒特也无可奈何,好在布尔罕走的时候,将一切都安排妥当。本来和乌日昭商定马上就为布尔罕提亲,可是没想到阿里木的商队来了,这彻底打乱了两人的计划。相比布尔罕的婚事,时间还有富裕,而与阿里木的交易关乎合赤惕部繁荣昌盛,提亲一事就暂且搁置,这也让布尔罕稍稍有了喘息之机。

    阿里木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合赤惕部特产羊毛尼而来。因为波斯商人很喜欢这些东西,说是什么欧罗巴国家对合赤惕部生产的这种羊毛呢毛料很是推崇。为了能够长期供应,波斯人可谓是下了血本,竟然用五十柄**作为礼物。阿里木对羊毛尼的渴望也正验证了布尔罕的猜想。为此,合赤惕部早在去年冬季,食物贸易中换取大量物资开始,就刻意储存羊毛尼,现在正好卖给他。

    阿勒特仔细的端详着手中的宝刀,用手指弹了一下刀刃,它便发出嗡...的声音,大笑赞叹道是把好刀。如果仅仅是这个还不足以让他们满足,阿里木此番前来还带来了五十万斤生铁、200桶葡萄酒、四十袋玉石以及大量的只有波斯才能见到的稀罕之物。

    有了这些东西,他为布尔罕提亲底气就更足了。

    送走了阿里木一行,土谢图汗部的兀良哈后部终于来信了,说是要当面见一见布尔罕这个人!有些丈母娘看女婿的意味,当然作主的还是男人,就像布尔罕家一样,即使杨采妮再三希望布尔罕能娶个汉人女子,她也无法改变布尔罕迎娶兀良哈贵主为正妻,同样布尔罕也是一样。

    乌日昭开始为布尔罕准备一切了,而布尔罕则心里时刻想着忽阑。眼看着时日渐进,他在有意躲着忽阑,他真的害怕忽阑看出什么来,然而逃避不能解决问题。这天忽阑将布尔罕拦住问道“布尔罕哥哥你是不是要走了?”布尔罕故意装傻充愣回答说“走?怎么会呢,我能去哪?”一面还嬉皮笑脸和忽阑打趣,忽阑脸色有些难堪,她一下子扑入布尔罕的怀里哭了起来“你不要再骗我了,你要去兀良哈对吗?你要去那里迎娶女主淖彦朱丹对吗?”布尔罕心里知道纸里永远包不住火的,他原本想将来米已成熟的时候再告诉忽阑这样或许会好一点,没想到她还是提前知道了。

    布尔罕轻轻的抚摸着忽阑的秀发,安慰的说道“别傻了,我永远是你的布尔罕哥哥,这个谁也改变不了,而且我将来一定会娶你的。”不知道是什么字眼刺激了忽阑,她推开布尔罕“打你统领赤那思我就知道,你这辈子不会只属于我一个,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你就要离开我了。布尔罕哥哥...”抒发了一下两人又重新抱在一起,就这样相拥着,什么也不说。突然忽阑有了主意,她一把将布尔罕推倒在羊毛山下,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道“不,你是我的,虽然不能做你的正妻但是我要做你第一个女人。”说完就如饿狼一般扑向布尔罕,两人就这样纠缠在一起,羊毛山随即坍塌将两人覆盖...

    过了许久,可能是羊毛堆里的味道不好闻亦或是两人感觉太热了,于是扒开羊毛露出两个小脑袋,忽阑的衣服还敞开着,布尔罕的更是不见了踪影。布尔罕新奇的看着忽阑,透过领口可以看到忽阑那如羊脂般白嫩爽滑的肌肤,让人流连忘返。忽阑似乎也发现了布尔罕猥亵的一面,她娇羞的用双手捂住自己暴露的地方,乖巧的靠在布尔罕的怀里。

    “布尔罕哥哥,你会不会在娶了兀良哈贵主之后就不要我了呢?”忽阑躺在布尔罕怀里,说话就像一个小媳妇一样,布尔罕轻轻挂了一下她那小巧的鼻子笑道“怎么会呢?你永远是我的最爱。”听到最爱两个字,小丫头顿时生气了,她也顾不上走光,双手叉腰娇怒“哼!还最爱呢,你都不要人家。”布尔罕虽然两世加起来有三十几年不近女色,可也不是淫魔。君子色而不淫,要让他对一个要啥没啥的小姑娘下手,他还是自己阉割了算了,那是畜生行径,他不吃忽阑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为了她好,女子这种事还是十六岁之后好些。好好安慰好忽阑之后两人才离开,乌日昭已经通知到了明天出发前往兀良哈后部。

    次日,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天边也就刚刚泛起鱼肚白,前去提亲的队伍就已经出发了。布尔罕走在队伍的前头,他回头看着阿妈和弟弟,他在找寻这忽阑的影子,可是有些失望。经过再三催促,布尔罕才启程出发,部族的小姑娘和帅小伙在辕门外跳着舞蹈欢送起来,阿妈也不时的擦着眼泪,林小娘子在旁边劝慰,她自己的心里也不好受,这些天的接触,她越发喜欢这位年轻的贵人了,以前或许是抱着安身立命的投机,现在就是真的想要托付终生的一种企盼了,可是似乎有些晚了,即使有阿妈的帮助也是一样。

    队伍很快就离开了大朵列延,渡过几条小溪越过几处高坡。布尔罕以为忽阑是不想再伤心了才不来送自己,突然他听到远处传来那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就是忽阑手里还挥舞着自己送她的头巾。“布尔罕哥哥,你一定要回来啊!我...等...你...”忽阑的嗓门虽然不是很大,可是空旷的草原上还是传来清晰的音符,布尔罕也回应道“放心吧,我不会忘记承诺的。”队伍还要行进,不能留给布尔罕太多时间来叙儿女情长。忽阑站在高坡上,看着远去的队伍,远去的情哥哥泪水一下子就涌了上来,伊拉贡将妹妹搂在怀里,轻声安慰着,同时心中也默默想道“布尔罕,希望你日后不会让忽阑失望,要不然我就让你尝尝我那兀鲁斯的厉害。”

    一路上布尔罕都看着忽阑送给他的小木雕,爱不释手。阿勒特催马过来,作为父亲他也需要安慰一下儿子,这么年轻就为了部族作出如此大的牺牲,也难为他了。他上前拍了下布尔罕的肩膀,布尔罕才猛的抬头看到是父亲。“父亲!”阿勒特知道儿子心里不好受,忽阑那丫头也是挺好的,可惜了她不能给部族带来荣耀和利益,要不然她还真是布尔罕正妻的不二选择,如果不是合赤惕部过于弱小,布尔罕也不用这样,那他娶忽阑就更是众望所归了。可是,事实就是这样,不仅是他就连自己都无法改变,合赤惕部需要一个强大的外援,这种军事同盟需要有牢固的关系,无疑结亲就是最佳选择,可惜自己没有女儿,也只能牺牲布尔罕了。阿勒特在自责的同时也对那些奴隶抱有希望,他希望这些奴隶能够尽早的认同合赤惕部,这样合赤惕部的战力就能突破一万人了,那时候合赤惕部就不是一个任人揉捏的了。

    “孩子,想开点。还记得阿爸给你说得,任何收获都是需要付出的。谁让你是合赤惕部首领的儿子呢?同样你要不是首领的儿子,你也不配在这。”阿勒特说完就离开到前面带队了。布尔罕想想也是,同时也不由想起后世一句经典--生活就像**,既然不能反抗不如好好享受。

    自那以后阿勒特发现儿子开朗了许多,仿佛有回到以前的状态了,这样他就放心了。一路走来,队伍不可避免的遇到一些其它氏族的军队牧民,同时也需要穿越套部领地,难免要向主人家上贡,500人的队伍一般的马匪部族还是不敢招惹的,因为这样的队伍背后一定有个庞大的部族为后盾。

    大约走了一个月终于进入兀良哈后部的地盘了,又是一天,探马来报说距离不足十里有大队人马朝着他们奔来,不管是敌是友,合赤惕部习惯性的摆出战斗姿态。直到双方相距不到200米的时候,乌日昭认得来人,马上催马出阵笑脸相迎。“哈哈,义若呼首领,怎么敢劳烦您前来相迎啊。”“乌日昭,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我来迎接我们兀良哈后部的恩人当然要隆重点啦!况且不是你面子大,我是看我女婿的。”乌日昭心中暗想,还什么都没有呢,就女婿了。去年冬季兀良哈后部同样遭灾了,要不是合赤惕部大放光芒可能今年就没有他们部族了,土谢图汗部早就想要吞并他们了,只是他们好死不死的活着也不敢明目张胆,只要兀良哈后部不背叛土谢图汗部那他们就有道义在。

    阿勒特和义若呼有过数面之缘,也催马上前和他打起招呼来,布尔罕没敢动,他除了自己部落的其他人谁都不认识,这里不是自家地头,还是低调点好。在阿勒特和义若呼谈了一会儿就聊到了布尔罕,义若呼也想要看看这个传的神乎其神的神赐之子是什么样的。阿勒特朝后面招了下手,布尔罕才骑马过去。过去一看这个和大多数蒙古人长相相当的人大概就是自己未来的岳父了吧?布尔罕给义若呼行礼问好,义若呼大笑给身后的贵人们炫耀“看看...看看多么有礼貌的孩子呀!真是仪表堂堂啊,不愧为人中俊杰。”义若呼可是不吝惜赞美之言,乌日昭发现再让他这么说下去天都黑了。“哎!我说义若呼首领,这让客人就这么晾在草原上可不是待客之道呀!”义若呼此时才意识到,随即哈哈大笑“乌日昭大人说得对,看看我一高兴就停不下来了,我们先回我的翰耳朵,那里早已准备好美酒肥羊了。来来...走!回去!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聊。”

    走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义若呼的翰耳朵了,果然如他所说,奴隶们早已准备好美酒和食物了。行走了这么多天,除了方便和休息大多数时间都在马匹上,合赤惕部的人早已经过够了,一看到这么多好东西马上开动起来,也正是有他们整个篝火宴会的气氛才算打开。兀良哈万户分为前中后三部,只有后部是当年的兀良哈部族,其它两部都是后来延达汗后裔统治之下。所以兀良哈后部的生活实际上很苦,百姓从来没有想过尽情欢乐,直到今日,合赤惕部阿勒特首领带儿子布尔罕前来提亲,才举办这样盛大的篝火宴会迎接来自合赤惕部的朋友。大概是喝得高兴了,义若呼起身大叫“现在,请让我们兀良哈的最美的姑娘--我义若呼的女儿--淖彦朱丹给大家跳支舞祝祝酒兴。”义若呼刚说完,兀良哈的贵人们就开始猛烈的敲击着整齐的节奏,一直没有路面的义若呼的女儿被称为天仙般的女人--淖彦朱丹走上中央的空地。

    随着乐器的节奏,淖彦朱丹开始舞起蒙古族特有的舞蹈,柔弱的身躯不停的扭动,脸上虽然蒙着面纱,可也能看出她的容貌一定不一般。慢慢的淖彦朱丹开始向着贵客一方走来,让这些来自合赤惕部的贵客好好欣赏了一次兀良哈的精美舞蹈。突然一阵微风拂面,她的面纱悄悄揭起,这让布尔罕看清了淖彦朱丹的真容,布尔罕看了一下就觉得惊为天人,手中正拿着的酒杯也忘记放下,后来干脆从布尔罕手中滑落。四处倾洒的酒让布尔罕本能的起身整理衣服,看着布尔罕惊慌失措的样子,淖彦朱丹不由的轻笑一下就离开了。布尔罕前世也是见过美女的,那些来自网络的,来自娱乐圈的美女说实话都不能和她媲美,她的美是大气的美,与忽阑的不同,忽阑的美是清纯的美,双方各有千秋。布尔罕出了这样的丑被兀良哈的贵人们看在眼里,尤其是义若呼,此刻他更加可以肯定这桩姻亲一定能成。

    宴会结束后,满身酒气的义若呼回到自己的毡房内。他首先想到的不是找妻子乐和以及睡觉,而是询问女儿淖彦朱丹。“我的儿啊!你觉得那小子怎么样啊?”别看义若呼满身酒气可是他人清醒着呢!淖彦朱丹有些害羞,她扭捏着说道“阿爸,你说什么呀?什么那个人?”义若呼哈哈大笑,让女儿转过身来,看着自己。“我说得就是那个合赤惕部首领阿勒特的儿子,那个布尔罕呀!”听到布尔罕的名字,淖彦朱丹就脸红却不想自己刚才宴会上还挑逗过人家呢!确实,布尔罕的面容大多数继承了母亲的基因,就连汉人中也难以见得如此标志的公子哥,哪家女儿不喜欢帅哥呢?

    义若呼见问不出女儿的话来,就说“那好吧,既然我们的小公主没兴趣就让他们回去好了。”“啊!不要,谁说人家看不上了?”看着女儿的反应,义若呼大体上也知道一二了,于是成热打铁说道“那么,阿爸给你定门亲事怎么样?”对着一个女孩子,如此直言了当的明说,哪个也会脸红。淖彦朱丹相比之前就更加脸红了,只是说“一切都由阿爸做主,啊、我、我不是……”淖彦朱丹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发觉错误后,玉靥充血,鲜红欲滴。她羞恨的跺了跺脚,转身跑向自己的毡房了,直引得义若呼尽情的大笑。

    第二天,阿勒特和乌日昭就按照蒙古人的传统给兀良哈部下达聘礼,看着一眼望不着边的驮马,拉着数不尽的财物,义若呼就打心眼里高兴。这合赤惕部的威名可是在整个中部蒙古早就传开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如此多的财物。这些年他们兀良哈部被土谢图部打压的太过严厉了,物资储备始终不足,一次收到这么多东西就像是翻身地主一样。

    “...骏马100匹,牛羊2000头,美玉2箱,上等马奶酒400桶,毛料棉布500匹...”清点完聘礼,乌日昭说道“义若呼首领,怎么样?”“哈哈,以前总是听说合赤惕部财大气粗,没想到出手果然不凡,哈哈。”“哪里,应该是我们感谢义若呼首领才对,要不是您,我们布尔罕上哪里讨得如此美好的亲事呢?”阿勒特也在旁边说笑道,他是打心眼里高兴。“哎!是我们高攀了。”义若呼这样说可就有些妄自菲薄了,淖彦朱丹的美貌那是出名的,连土谢图部新贵哈斯龙都属意于她。

    乌日昭看差不多了,于是说道“义若呼首领,本来呢按照咱们蒙古人的传统新郎是要留在岳父家干活偿还的,可是我们部族有些特殊,布尔罕公子还负责着极为重要的事务,实在是有些离不开他。您看...”乌日昭说得是实话,布尔罕可不仅要负责窑厂修路回去之后还不知道什么事需要公子来负责呢!以前没有感觉到布尔罕的重要,只一年,布尔罕就向部族证明了自己的重要性。

    乌日昭看出义若呼有些为难了,他马上说“您放心,我们合赤惕部每年会无偿援助兄弟部族不亚于这次的物资,以示赔偿。”乌日昭拿起他的秘密武器来,他发现兀良哈每年急需救济,这样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这些东西与合赤惕部每年的收入相比简直九牛一毛,哪里有布尔罕重要?这下义若呼犯难了,一面是自己疼爱的女儿,一面是部族需要的物资,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取舍了。

    “阿爸,让他走吧!”淖彦朱丹又指着布尔罕说道“你可要抓紧时间来娶我呦!可是有人来抢的。”淖彦朱丹仗着比布尔罕长两岁开始打趣起布尔罕来了。“我会...会准时的。”布尔罕的回答让人们大笑起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