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购粮风波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与南宋同行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晨,听到外面母鸡报蛋布尔罕勉强爬起来。已是日上三竿,没办法昨儿个实在是睡得太晚了,虽然起得晚不过却是睡得香甜。下楼的时候发现可能除了自己其他人都起来了,有的甚至都开始忙碌,怎么没见神相?从小二那里得知,神相一大早就出去了,走的时候还拿了两只烧鸡说是路上当下酒菜。布尔罕不经莞尔一笑,要说昨天晚上还有些后悔那么今天就释然了,一个来历不明的人非要死皮赖脸加入麾下,这种事情也只有电视里见过--非奸即盗。不过有一点布尔罕可以确定那就是神相忽悠人的功夫那是一绝,虽然不知道后来给老板娘卜卦的事情,不过从今天早上能从老板娘那里拿出烧鸡其本领可见一斑,当然账还是要算到布尔罕头上。

    和后世大多数酒店一样,这家客栈早晨也好似提供早餐的,虽然没有后世丰富可也算是好酒食了。布尔罕没有洗漱就坐到凳子上看着满桌的食物,有白粥、馒头、烧饼、酱肉还有一种小鱼儿,长约三寸许,宽一寸看着全身酱料就知道是酱鱼。对于草原民族来说肉食常吃可是鱼就未必了,草原上大多都是融水或者是泉子里面没有鱼,所以能吃到鱼也是新鲜。布尔罕有必要提醒那些蒙古大汉不要着急卡着鱼刺闹出什么笑话来。

    用完早餐,布尔罕来到柜台。老板娘正认真拨弄着算盘,小手灵巧的推送这珠子显得熟练,看到布尔罕盯着自己看,顿时小脸通红扭捏开来。“公子用完早膳了?怎么这样盯着人家看怪不好意思的。”说着用手帕遮着俏脸,布尔罕承认他内心的灵魂正处于骚动期,同样也承认如此熟妇对他的吸引就不是忽阑那般清纯所能比拟的。换句话说布尔罕怀疑自己是有些恋母情结了,不过很快布尔罕就清醒过来。

    “老板娘跟您打听个事儿!”看到布尔罕已经一本正经了,老板娘也不在扭捏,但是媚人的眼神不时得**布尔罕弄得人兴心肝乱颤,胳膊撑在柜台上小手拖着粉腮甚是诱人。“公子您问,奴家必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那说话的声音比林志林还要嗲!说得人骨头都酥了。

    耐着性子,布尔罕终于发问了,如此情况实在是让人难以消受。“老板娘可知道此间哪里有大一点的粮号,在下想要买些粮食。”

    “公子是问这个呀,那就好说公子可以到府衙附近转转那里都是些大粮号。就是...就是!”布尔罕听出她言语的尴尬,似乎有什么事情。

    “老板娘请说出顾虑。布尔罕感激不尽。”

    此时,林巧巧内心哪个激动啊,小郎君原来叫布尔罕挺男人的名字,她当然不知道蒙古人名字蕴含的意味。“哦!公子,如果让人知道您是鞑靼人恐怕是有些麻烦,不如换成汉装出行办事也好方便。”布尔罕一听有理,一路走来包括客栈遇到那蛮汉滋事不都是因为这身装扮吗?布尔罕的面容姣好跟了母亲,如果换身汉人的衣服那就俨然是一位公子哥呀,对此他还是颇有自信的。

    “承蒙店家提醒,布尔罕感激不尽。”顺带回头对着收拾完的冯记说道“冯老估计是要拜访老伙计,格里姆乔派两个人随身护卫。”

    “不用劳烦公子的,小老儿拜访老友什么时候都可,还是不要耽搁公子的大事为好。”冯记有自己的顾虑,此番前来听公子的话一是购粮这二是找到石灰匠人。他如今已是合赤惕部的人,也要为合赤惕部尽力。

    “冯记,你就去吧,放心我这边的事情会处理好的。再说也用不着这么多人,我知道你都有20年没有回来了多少会有心痒吧!”既然公子话都说道这份上了,再推脱就是不识抬举,冯记也就欣然接受,格里姆乔开始安排人手,布尔罕这次出行没有带他,原因就是他太像蒙古人了幸好合赤惕部还有北地汉人,这次出来也带来一些,大多是郭威部的。

    换了身行头走在大街上还真是有模有样的,此时的大街上小商贩们开始活跃了。“卖糖葫芦喽!”...“吃烧饼喽!刚出炉的又香又脆的烧饼喽!”...“卖包子了,热腾腾的包子。”...“快来压注啊!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呐!”居然连赌场都开张了,广告词有点意思。一行人穿梭于大街小巷,悠然自得!

    “快压!买定离手了啊。”“你干什么呢,不玩就死远点。”刚才那个赌坊引起一阵骚乱。“小子,你敢推爷看爷不废了你。”刚才那人是看着远去的一行人有些呆了,被庄倌催促的发毛了。“哟!麻三爷!小的不知道是您在。小的给您赔礼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被称为麻三爷的不正是客栈滋事的那蛮汉?只见麻三上去就要打那伙计,却被一只大手擎住,麻三回头一看“呵呵!我说是谁力气如此之大,原来是开膛手林召呀!”说得让人恶心,此人乃真小人是也,欺软怕硬。“麻三,我知道你是卫府一霸,可你也要知道这里是五爷的地盘,如果你想死那我就帮帮你。”“别呀!我麻三还没活够呢!”“想玩就给我老实点,不想玩就给我马上滚!”“好好,我这就滚!”说着麻三离开了赌坊,他要去瞄一下那群人才没空里他们,边走还回头唾骂道“呸!什么东西还不是看家护院的一条狗?”“你说什么?”麻三着实害怕林召找他麻烦一溜烟跑得不见了,引得人们大笑!赌坊上的小插曲,自然没有被一行人看到。

    转过几条街,又问了几个路人才好不容易找到老板娘所说的府衙,对面果然有一条看似专门卖粮食的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条街上都是卖粮食的,门面前面排满了小仓里面都是些各样粮食。有大米、小麦、小米、糜子、绿豆等等。进了店面伙计热情的迎了上来。“几位要点什么?”

    “买些粮食,你们掌柜的在吗?”布尔罕觉得自己要的数目庞大一个伙计做不了主,所以最好还是他们主事的来了之后再做打算。

    “在的,小的这就给您叫去。”伙计走后,布尔罕习惯性的拿起旁边的糜子看着成色。不一会儿,掌柜的从内堂出来,一看就是一个精干之人,无论神态还是走道都极为稳重。那人上前作揖说道“几位,鄙人是此店掌柜,有什么能为诸位效劳的?”

    “掌柜的客气,此番前来是要和贵号做笔买卖。”一听有买卖精明的眼神开始活泛,叫伙计给布尔罕他们上好茶!

    “不知这位公子能否做得了主?”的确布尔罕的个头虽然比之同龄人要大,长得也眉清目秀可是稚气未脱,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年岁。一般跑江湖买卖的无一不是老成持重,像这样的小郎君掌柜的还是第一次见。

    “掌柜的有所顾虑是应该的,的确在下显得年少。却也是当家之人,此次前来一应事情均可作主,这个掌柜的大可放心。”

    “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呀!老朽老矣!那好,公子且说说所要购置何种?所要多少?价格几何?”掌柜的倒也不和你墨迹,直奔主题,只是这三个问题是不是有些急了。

    布尔罕没有马上回答,他心中开始盘算着。掌柜的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自顾一旁喝茶。自己这次一共带了白银六万两,黄金五千两按照现在的金银价一共可得纹银十二万两,照着如今的市价一石大米二两银子,一共可得六万石,如果再加上乌力吉卖马所得那么至少要七万石大米才够。

    布尔罕也端起茶碗嘬了一口茶水,心中暗叹好茶呀!比之砖茶强一万倍。“掌柜的,在下仔细想过了我们急需七万石大米。”咋一听这个数字,那掌柜的手抖了一下连盖碗都几乎打翻不好意思的说道“老朽惭愧呀!如果公子所要在千石以内老朽倒能作主,只是公子所需庞大已经超过老朽能力范围了,实在抱歉公子请回吧!”说着就要让人送客,布尔罕此时有些生气了,怒道“难道这就是贵号的做法吗?如此大号却连七万石粮都拿不出来,买卖不成就要赶人?”

    “笑话!想我顺义粮号不敢说三边第一那也是排得上号的,区区七万石粮食岂有拿不出的道理?”

    “那是为何?”布尔罕又追问,老人看布尔罕是年轻气盛,的却刚才做的有些过火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一行也不像粮贩慢慢坐下道“我观你不似坏人,就告诉与你。我们顺义粮号只做这宁夏生意,千石以内各掌柜都可自己作主,千石以上即使能做主也不能卖。这些年前来宁夏镇做粮食买卖的人越来越多,以前一石大米只卖七钱如今都涨到二两百姓不易呀!粮食外流导致粮价上涨厉害,我顺义号只做这宁夏人的买卖。”

    说到这里,布尔罕有些明白了。看来这顺义号必有所仗,要么是一方大员要么就是卫所机构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一定是大地主。刚才送客还几乎打起来就是把自己当作粮贩了,呵呵!这顺义粮号的背后之人还真有些良心。

    既然这样了布尔罕就告辞离开。谁知前脚刚踏出门来后脚麻烦就接踵而至!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