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命相之说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这个福晋有点萌大宋的智慧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应声的男人是一个中年人,大概有三十多岁了,手里拿着一个旗子肩膀上驾着一个布袋子。总之他的样子像极了一个道士,胡子邋遢束发也显得像茅草窝一样。

    那老兄一进门看了看满地的桌子碎屑然后又围着布尔罕转着看,还发出啧啧的声音。“哎呀!这位公子仪表堂堂一看就非池中之物,要不要在下给你卜一卦?”

    “神算子你可以了啊?不是说神算吗,怎么今天的三卦没卖完?”神算子所谓的骚狐狸林小娘子显然对他刚才的无理进行反击了,损人也损的这么清新脱俗。可是神算子丝毫没有在意倒是摆好物件儿显然是要在这里开张了。

    “林**,你懂得什么?我神算子从来都是只给有缘人算卦。这位小哥今日与我有缘,怎么要不要卜上一卦公子?”布尔罕不相信这些东西,自己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老板娘也来劝了“我观公子也不是一般人,要不就让神算子给您卜一卦吧,很准的。而且他向来不收钱的。”

    “我知道公子在想什么,公子是不相信在下啊!”神算子抚摸这胡须,一脸笑眯眯的样子,他接着说道“公子是第一次来宁夏卫,而且所为之事在下也知道。”布尔罕倒是不信这个邪,要说这第一次进城还能猜得出来,那么此番目的可不一定知道,要试他一试。“那道长倒是猜一个看看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神算子两眼精明的说道“非也非也,我虽然这身打扮却不是什么道长我是一个相士不是什么牛鼻子。林**取些馒头来也好做干粮。”听到这个布尔罕浑身咯噔一下,难道真的有人能掐会算?可是他自己都忘记自己是个穿越者了,别人可以占卜得失又有什么不可?世间的事情又有多少是人类能够讲得明白的能?不妨让他算上一卦反正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既然这样,那么就有劳道长了!”布尔罕收起之前的傲慢向着身相深深的作揖,身相摆手道“客气了,公子请坐。不知公子要怎么个测法?”布尔罕看到桌子上摆有铜钱、骨头和笔墨纸砚心想和电视上的类似“那就测个字吧!”神相示意“公子请”

    布尔罕坐下来,拿起毛笔想也没想就在纸上写了一个子,神相看了之后连称“好字!”然后就开始思索起来-“嘶!”布尔罕看着神相眉头皱了一下,以为会出什么事情。果然身相开始用他的那些法器“卜算”起来,一会儿所有的仪式都完成了,神相的额头也布满细汗,这不得不让布尔罕揪心,看来民间自有高人在,什么玄虚也要分清楚的好!

    “公子果然非是池中物呀!”布尔罕不明白神相的意思,神相看出他心中所虑接着说道“公子是域外来客,且是执锐之人,日后定是贵不可言,奈杀念太重所到之处必然血流漂橹恐难得善终。”

    听了这些布尔罕杀心渐起,他耐着性子说道“在下不明白神相说得。”“无妨,待我给你解释一二。”神相此时显得无比镇定,弄得布尔罕不敢下手,人常说道士和尚都武功高强不要打雁不成反被啄。

    “公子写得这个字是一个‘扬’字。”由于没有在意布尔罕不小心写了一个简化的“扬”字,也难怪一开始神相会那样惊讶!接着神相又说“虽然是个扬字却写得不似现在的汉字,我想公子所写必定是简化字。”布尔罕又是一惊,其实他完全没有必要,楷书在魏晋时开始出现,而简体字已见于南北朝(4-6世纪)的碑刻,到隋唐时代简化字逐渐增多,在民间相当普遍,被称为“俗体字”。

    “公子的这个字写得苍劲有力,力透纸背。公子且看这左边‘扌’此字像极兵刃,且‘扬’乃至上漫洒之态,公子之气势必徐徐上升。扬之右部乃‘易’也,置换之词地龙之姿,贵不可言。而且公子书写有别态。”说着就点在纸张的右下角,布尔罕一看顿时吃惊,自己的书写习惯写完后点一下,没想到在纸张上留下墨迹。“此点形如血滴,置于右角公子定是源于西北蛮塞之地嗜杀而得天下之人。”

    布尔罕没想到此人会如此大胆的直言明说,也不怕周围人听到。自己的侍卫倒是不怕能听懂汉话的没有几个,更何况是文言文?虽然言简意赅便于理解可也不是文盲可以弄懂的,只是如果被有心之人听去那自己该如何?布尔罕看着那神相突然神相背过身躯,晏然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轻声细语的说道“如果公子要杀在下,在下也是不会躲避,公子尽管杀便可。”

    看来这神相还是有些本领的,竟然不怕死?布尔罕大笑“哈哈,我乃真丈夫,怎可害人性命?道长过虑了。老板娘今日赶了一天路有些乏了,让伙计把酒菜送到我房间里。”“格里姆乔今日守夜,此间店我们包了对了给神相留一间。”说着就大步跨上楼去。格里姆乔则跪地右手抚胸应是,随即给老板娘一锭金子。

    经过神相这么一弄,其他人也没有吃饭的闲情了,就纷纷退场吩咐伙计送饭。老板娘冲着神相说道“臭相士,都是你扰了我的客人。你说该怎么赔我?”

    “哈哈!我今日心情好也给你卜一卦可好。”神相放荡不羁的样子显露无遗,老板娘也觉得卜一卦也好就说“那好吧,老娘今天也听听你的高见。”

    “林**,恕我直言你。你眉头有黑雾缠身近日必有血光之灾,你到不如赶快将此店盘出,好离开这是非之地。好在你命中富贵必能逢凶化吉,日后定是贵不可言,儿孙满堂能得善终。”

    林**才不会听他的“放你的狗臭屁,老娘活的好好的,这店就是老娘的命。要不是那位公子留你,老娘早就把你赶出去了。”

    “哎!...女人啊!说翻脸就翻脸不要忘了给我也上酒菜啊!”神相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时看着时辰,就回房去了。

    吃过晚饭的布尔罕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神相的话深深的触动了布尔罕,布尔罕之所以那么爱看晚霞就是因为他觉得只有那个时候的太阳才是最温和的,父亲就是自己的太阳母亲就是月亮。日月不能同辉却妨碍不了它们同时出现。布尔罕希望自己日后有力量可以保护他心中的太阳和月亮。而神相的话虽然也有些隐晦可是布尔罕明白这个意思就是说他日后能够问鼎天下,说实话他也曾想过日后将中华大地从满清的手中解救过来。可是他听到自己一路必定沾满鲜血他就有些害怕。想着想着,布尔罕发现神相转过身的时候背覆右手是三根手指头,这不免让他想起西游记里的场景。原来如此,知道自己有疑问可是自己去还是不去呢?

    最终现代人的灵魂中猎奇心赢了。布尔罕一个人来到后堂,此时已经是二更刚过布尔罕在后堂找寻什么,就听房上有人说“没想到公子倒是个信人。”布尔罕抬头一看正是神相。

    “不知先生再此希望没有扰了先生雅性!”

    “公子可真是虚伪,明明是来找我的还非要编造一个理由来。好吧!既然雅性被你打扰了就上来陪我一起赏月吧!”神相一边喝着酒一边卧躺在茅草之上好不惬意。

    “神相暗语找我前来不会是约我前来赏月这么简单吧?”布尔罕一把将酒葫芦抢过来大口喝了一口好让自己身子暖和些,初春的夜还是很寒冷的。

    “你怎么知道是暗语?我什么也没说呀!”真是死了鸭子还嘴硬。“神相转身之后右手留三根指头不就是要说三更相见?”布尔罕没有跟他客气,直接点破。

    被一语点破的神相,也诶有显示出惊讶之色,反而豁达的说道:

    “呵呵!公子真是聪明绝顶在下佩服。重新认识一下,在下真名刘鼎臣承蒙不才江湖人称神算子。”既然对方已经自曝家门,出于礼貌布尔罕也没有藏捏的意思。“在下布尔罕乃是蒙古合赤惕部首领阿勒特之子。”

    “哈哈!爽快,早知道公子非常人,没想到还是一方部族世子。”

    “哪里,穷乡僻壤什么世子不世子的。”还世子?合赤惕部到目前为止还不被蒙古黄金家族认可哪来什么世子?布尔罕看着刘鼎臣,惊奇的发现他朝着北斗星方向看着,要知道整个夜空也就只有北斗星最好辨认,当然这都是平常人和那些‘天文学家’不能媲美。或许是好奇心作祟,布尔罕就问神相“不知神相这么盯着夜空看什么呢?”哪知神相撇了撇嘴说“我在看你的命格!”

    “我的命格?难道说真有人可以夜观天象?”命格之说要是放在以前布尔罕一定以为是骗人钱财的一种说辞,可是自己就是一个例子,他的灵魂穿越了。因此神相所说命格当然也就引起布尔罕的性趣。

    “既然是我的命格,那神相不妨说说。”神相回头看了布尔罕一眼,指着天空中位于北斗星勺子处的一处亮星道“公子你看那颗亮星,此星初现于万历二十九年三月,当时我观之有红带包裹就断定这就是灾星破军--又名耗星,在数为杀气,与七杀皆为紫微帝座下之二大将军战将。此星入于身命宫,主人性刚寡合,暴躁而易冲动。”

    “那神相的意思是我就是那破军?”神相摇了摇头道“不是。”布尔罕一时语塞,不是你说了这么一大堆?他接着道“你就是那破军身后的那颗”顺着神相的话语布尔罕在天际果然找到了那颗属于自己命格的星,啊!太过昏暗了吧?如果不仔细看哪里有什么星呀就是漆黑一片。

    神相解释说“你懂什么,这破军存在已有十年之久,其光芒一日甚过一日,可是躲在破军身后的那颗星才是正主。此星避讳破军的光芒却是在韬光养晦,影身于破军身后却是伺机而动,他出现的日子恐怕要比破军早些时候,不过也早不到哪去。”

    这么大气布尔罕都有点听糊涂了,什么破军什么正主完全不懂啊!这就如找来砖家和教授给你讲道理一样,实实在在的才是真的,什么理论对于布尔罕都是虚的。

    “神相你这说得是什么呀都!你怎么知道我就是那个正主不是破军?”可能是被布尔罕问着了有些气急败坏怒道“我就知道你管得着吗?”布尔罕摊开双手很是无辜,这人的脾性和老板娘极为相似呀!“那么恕我冒昧,神相说了这么多究竟想要干什么?是让我结果了你?还是...”像这种事情不能让其他人知晓,早在客栈里布尔罕就曾动过杀念可是被神相弄的有些...嗯!棘手...对就是棘手所以才没有杀他,如今他还这样难道是不死不息心?

    “非也非也,说白了吧。我就是想跟着你。”布尔罕这时纳闷了“跟着我?跟着我有什么好处啊?”

    “你不能这样说,想我神算子刘鼎臣也是学富五车胸有沟壑有远大报复的人,我也一定要找人一展非凡,建功立业封妻荫子才是,不能就这样每日三卦浑浑度日吧!”说得那是一个激动啊,可是布尔罕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跟着自己,难道是穿越光环--王八之气侧露?“俗话说得好,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你怎么不去报效朝廷?”

    听了布尔罕的话,刘鼎臣彻底无语了“破军都出现了还报效国家找死呢?如此王朝早晚覆灭,此时不找个势力投靠做开国功勋反而报效朝廷这是要缘木求鱼吗?”

    “那做一个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的盖世功勋不是更好?”布尔罕还弄不懂此人的路数不敢接受他,也只能拖一拖了。

    “那好,敢问公子诸葛武侯是自荐于曹操好还是被三顾茅庐于刘备?况且我更加愿意做一个开国功勋而不愿做一个治世之臣。”

    这是什么逻辑?难道说此人也是开荒比通本更带劲,至于诸葛亮还值得一些,毕竟曹操手下有好多谋臣,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而对于自己,合赤惕部就那么大一点儿,投奔自己又能得到什么好处?要知道他们现在还在为自保而忙碌!

    “好了,天色不早了回去睡觉了!公子请便。”然后跳下屋顶边喝边唱“锦上添花无人记,雪中送炭情义深!”

    “哎!神相你不求我留你了?”

    “求?我为什么要求别人?”此时布尔罕有些后悔了,但凡穿越客都大肆张罗谋臣武将如今有人送上门来自己却拒之门外,这下好了人家生气走了,后悔的没边了你说这不是欠吗?慢慢得布尔罕想开些了该是你的就一定是你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