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宁夏镇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与南宋同行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经过几天的准备,布尔罕带上马匹和足够的银两趁着天黑在父亲打掩护之下悄悄的离开了大朵列延。沿路看着已经标定好的路线,幻想着日后此地到处都是奴隶的身影,工地上热火朝天。已经用石灰三合土铺设的直道上跑着快马往来于明廷与紫泥淖之间,也好弄一条造福万民的直道,这次投资还是值当的。部族驻地紫泥淖是个好地方,可惜没有足够的石头和树木,这条路也只能延伸了,一直到达石嘴山。

    因为有大量的战马以及即将购进的粮食需要运输,原本布尔罕决定要带领500人的队伍的,后来冯记说,这样会给与明廷不安,如果再引发误会恐得不偿失,他说自己认识一个镖局,粮食交给镖局来运送至草原会更加妥当,真是蛇有蛇道,鼠有鼠道,大概那些就是所谓的江湖人物了吧!所以这次布尔罕只带来父亲配给的50名护卫以及冯记和乌力吉等人,倒卖战马还是乌力吉比较靠谱,毕竟干过多次也和宁夏卫镇守关系良好到了中卫我们就会分道扬镳。

    没有其它什么东西一行人走的很快,草原可以驰骋,到了石嘴山就不行了。远处的长城在那里孤鹜着大概是年久失修已经褪去本来的颜色,偶尔会看到残垣以及落石堆砌,总体来说还是很壮观的。与其它朝代的长城不同,明代长城更加窄,但却更注重防御体制的建设。女墙、烽火台、兵站、瓮城应有尽有,突出了古代中原极尽所有的防御设施结合在一起,就是这样的耗时耗力的宏伟建筑又能挡住游牧民族几次进攻,防千里之川必有薄弱!

    晌午刚过,大队人马就已经到达石嘴山了。山隘险要易守难攻,人马走到峡谷里,马蹄的回音响彻群山。不远处,隘口只有几十个人在执勤,为了方便通行,布尔罕没有让人们继续前行而是让冯记给守将塞了些银子完事,一道上也没有遇到过多的盘查,一切都是银子开道过得也到惬意。当一个帝国坏到骨子的时候,王朝的更迭势不可挡。士兵懒洋洋的表情,和看到银子的谄媚都映在布尔罕的脑子里,这样的国家这样的军队还能否保家卫国?日后国祚遇难手中的兵刃不要变成罪恶的利器就不错了。

    出了石嘴山关隘,路途开始变得平坦开来。宁夏小江南果然是沃野千里呀!沟渠纵横梁满田,一处繁荣的景象。可是冯记却摇了摇头“公子,已经荒废太多了。哱拜之乱前要比之今日好上千倍呀!”布尔罕不知道哱拜之乱究竟给宁夏镇带来多么深远的影响,但从合赤惕部从中获利的程度可想而知。

    天快黑了,到银川还有20里的路程,快马加鞭就会抵达。宁夏镇历来是西北边陲重镇,是中原文化与草原游牧文化的接交带。由于这里农牧皆宜的自然环境和民族战争频繁的政治环境,使它在整个中国历史的进程中,其政治、军事方面的地位显得尤为重要,特别是在明代,为西北三边一重镇。作为西夏历史上的都城,都是其当时相应的政权统治区域的政治中心,而要构成一个都城,是和它的地理形势,都城附近的地形及其河流和物产息息相关。军事设施自然是离不开相关地势的。如果将此舌当作是一个外在形式,那么,明代宁夏镇所处的位置,正是其中的完整内容。宁夏属古雍州之北境,其地背山面河,四塞险因。’‘’自古为诸夏藩屏“’,成为中原农业文化与塞外草原游牧文化的交界地。宋夏对峙时期,李元吴在此建都,以兴庆府为中枢号令四塞。许伦在其《九边图论·宁夏》中说,宁夏“镇城所据,贺兰山环其西北,黄河在东南,险固可守”。从形势讲,就是凭借“黄河绕其东,贺兰耸其西,西北以山为固,东南以河为险”’‘’的天然屏障来抗衡的。在军事上极为有利,历史上始终是兵家必争之地。到了明朝更是作为一个军事重镇来建设的,从它三面环着长城其地位就可见一般了。看着不远处的宁夏卫所在地银川布尔罕内心澎湃自己一定要拿下宁夏,无论是人口还是粮草就都有了,也会成为他进驻中原的突破口。

    银川傍晚关城门的时辰较晚些,好在他们即使赶到,要不然还要在城外宿营了。似乎快要关城门了,站了一天的官兵有的开始丢盹了,大队人马开始缓缓进程。

    “什么人站住。”一个机警的卫兵用枪对着人群,同时喝来周围的同伴,很快布尔罕他们就被包围了,虽说人数不多可是架子依然十足。

    “你们是什么人?来宁夏卫干什么?哦!看你们的装扮应该是鞑靼人吧!说,是不是鞑靼人的奸细?”布尔罕他们一句话还没说这位城门官一顿连珠语说了一大堆,首先给你定性了。布尔罕此前虽然没有来过明廷但是也在影视电影中看到过不是明廷对于蒙古人和满人极尽阿谀奉承吗?怎么从他嘴里出来的显得如此自信?若非自己亲身体验是不会明白的,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高傲,一种大国的气势。明廷虽然有日薄西山的趋势可是现在也是经历了“万历中兴”的鼎盛,强大的国力给与国民无限的自信,就如合赤惕部部民一样的自信。

    “嘿嘿,军爷您看我们怎么可能是鞑靼人的探子呢?有带着5-60人明目张胆的探子吗?况且大明如今兵强马壮的鞑靼人怎么敢捋虎须呢?您看...这...”冯记活了这么大年岁什么场面没见过?因为常年打铁生子骨健壮,再加上是一张大众脸显得老实巴交的,的确不像坏人,再加上他说话的时候将城门官拉到一旁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来,塞到守官的手里。只见那守官也忌讳没有说不要也没有说放行只是不停的掂着手中的银子。冯记无奈又拿出一封银子这次足有十两之多,那守官看了直接揣怀里说“好了好了,看你们也好似本份人虽然是鞑靼人可是想来也是做生意的,我们也不难为你们,走吧走吧不要妨碍爷关城门。还有啊!不要惹事晚上是要禁宵的。”冯记唯唯说是人们也就跟着离开了。

    “冯记,这些银两合赤惕部是不会让你白出的,等回去我就让乌日昭给您补齐。”前世母亲的教诲直到这一世依然记忆犹新都养成习惯了。

    “公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老汉虽然穷可是也不缺这点钱,再说了为部族办事我老汉愿意,公子你就休要再提。”冯记的固执让布尔罕没有办法,只能回去再补贴他了。天马上就黑了,宁夏卫的街道很是宽敞,两侧的商铺鳞次栉比,即使天黑了也有络绎不绝的顾客游走于各个商铺。因为这里是西北地区最为重要的粮食产区,来自大同等地的卫所和晋商都不约而同的瞄准这里的粮食,商人多了自然各种店面也就多了起来,此地也就越来越繁华了。一路走来看到的大多是些当铺、酒楼和**看来是专程为那些商人服务的。

    “先找一家店歇一歇脚吧!”主子的命令不容违背,老冯很快就打听好一家客栈。还没到客栈门口布尔罕就被客栈的酒旗吸引了--悦来客栈。不知道是现代人没有创新还是古人就喜欢这样都叫什么悦来、同福客栈,这样能显示出竞争力吗?

    “哎!客观您来了,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呀?”看着这么多人小二就知道是个大买卖,自然要笑脸相迎了。看小二的装束倒是和电视里的差不多,肩膀上也是一样挂一条毛巾或许是抹布不过倒是干净。

    布尔罕淡淡对着小二说道“住店,准备些上房还有好酒好菜招呼着!”随手抛出一锭银子足有十两,出差可是不能亏待了自己,况且还有要事在身,不能因为住店而坏了大事。布尔罕的大方和冷淡引起对桌一个蛮汉的不满。

    那蛮汉操着一口关中口音对着布尔罕大叫道:“你个狗日鞑靼人,也敢在爷的地盘张牙舞爪,懂不懂规矩?”

    老冯听了想要出来制止,布尔罕用手挡住了。看来这人是喝醉了,对于这样的人布尔罕不想招惹,在明廷吃官司有理也是无理,这里对于同乡还是很照顾的,可不是看你是蒙古人就让着你,尤其是自哱拜之乱后外族人在宁夏越来越受压制。

    “怎么?这位兄台有什么意见吗?”大概是布尔罕的话刺激到了他“呦呵!还来劲了?不给你点厉害,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说着就提着凳子朝着布尔罕袭来,布尔罕一回头上前一拳就将那蛮汉打得倒飞出去,随行等人虽然知道自家公子力大无穷可是如此真切还是第一次见,只见那人跌落在桌子上居然把桌子都压碎了,可见力道之大。有些人就是那么贱不打他就不会清醒,大概是酒醒了还要找回场子却被老板喝止:

    “怎么?麻三儿!你敢在老娘头上撒野?”估计老板娘也是个厉害人物,那胡四灰溜溜的离开了,嘴里还振振有词说道“狗鞑子你等着,有本事不要走。”蒙古人最是忌讳汉人叫他们狗鞑子,侍卫官瞬间拔出腰刀欲要活劈了他被布尔罕喝止。

    “格力姆乔!他是一个醉鬼难道你要和他一般见识吗?”

    “就是,就是各位贵客实在是对不住了,这个无赖一天天不干正经营生就会惹事生非,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这样今天的酒水全免诸位喝个痛快。”被公子喝止又有老板娘的一套说辞,格里姆乔做回原位,可也是对着其他桌子的汉人瞪眼,弄得那些人刚忙放下碗筷离开了,生怕惹上这些野蛮的鞑靼人。

    “老板娘好说话!给...我们蒙古人从来不白吃白喝,多余的就当赔罪了。”布尔罕随手抛出一锭金子朝着柜台飞去,那小娘子倒也有些身手一把接过还掂了掂分量十足,今天赚了不免乐开了怀朝着里屋走去,扭捏的姿态让人心动不已。

    “小二干什么去了,还不赶快给诸位大爷上酒菜?”

    “哈哈!林娘子,隔着三条街就闻着你的骚味儿了,今天有什么高兴的事儿。”人未到声先到,底气十足待见正主,果然是有些内涵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