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冰室

作者:白马神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都市奇门医圣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华堂茶楼,广海市老a城区一间开了超过二十年的老茶楼,两层楼,一楼的地方是大堂,二楼则是包厢。因为开的时间长,东西道地,所以每天都挤满了人。

    早上六点,茶楼刚打开门不到小半个小时,华堂茶楼的一楼大堂已经坐了八成满,空气之中弥漫着茶和各式糕点的香气,再加上海阔天空的高论,热闹非凡。

    墙角的地方,罗天一个人坐着,在他面前的桌面上摆着一壶普耳茶和几笼包括凤爪、虾饺和叉烧包在内的点心,一口茶一口点心,他此时吃得相当舒畅。

    “这东西确实是不错。”

    罗天轻轻地摇晃着脑袋,慢吞吞地掰了一个叉烧包吃了之后又喝了一口滚烫的茶,舒服得叹了一口气,这样的生活真的是神仙也不换,也难怪很多人都有喝早茶的习惯。

    “唉,听说了没有?”

    “老王,干什么神神秘秘的,有话就说。””

    “老赵啊,看来以后我们不能来这里喝早茶喽?”

    “啊?你要去那个什么美同还是丑国的?我听说你儿子在那里工作了?”

    “是啊,以后再想喝到这样好的茶就难喽。”

    “哼!照我看你这是自找苦吃。”

    “照我看啊,日后广海市的发展只会越来越快,越来越好。”

    “为什么?老孙,你倒是说出个道理来啊。”

    “你们没有听说?咱们广海市的市长这一届有机会上一步,成为七巨头之一,咱们广海市是他的娘家,他总得照顾一二吧。”

    “何大姐,我听说张家的那个媳妇生了?男孩还是女孩?”

    “是个女娃子。”

    “那媳妇这下可惨了,这是她生的第三个女娃了吧。”

    “妈的,最近的股市到底怎么了?老子赔了旹万了。”

    “我也是,起码赔了8万了。”

    罗天侧着脑袋听着这些杂七杂八的聊天内容,他没有一点的不耐烦,反而很有兴趣,这都是平凡人的生活。

    突然,手机响起来,一看竟然是方苗打来的。

    “罗天,你现在在哪?”

    罗天更加奇怪了,他听出方苗的语气不太正常。

    “我在广海市,怎么了?”

    “你还记得上次让我清查的那些人的事情么?”

    罗天的脸色一下子就严肃起来,大石村的事情之后,那个被杀死的巫师海纳姆所在的机构已经在全国各地活动了三年,主要集中在内陆地方,这个机构活动过的地方都会出现一些怪病,至于大石村很可能是对方运用巫术试图制造恐慌的尝试,机缘巧合之后被自己阻止了。

    而自己在离开大石村的时候更加是受到了杀手的伏击,如果不是自己本事过硬,恐怕就交待了。

    把想杀自己的人干掉之后,罗天就回到了广海市,慢慢地他甚至都有一点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现在方苗打电话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记得,怎么了?”

    “我们成立了一支小队,专门用于追查这个机构,一直很顺利,但是最近出了问题,我们折了一个人。”

    “折了一个人?”

    罗天一听,惊叫起来,方苗选出来的这个小队肯定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现在竟然折了一个人,事情绝对不简单。

    “是的,发生了一些古怪的事情..不过,我说不上来,你最好过来看看。”

    “好,你现在在哪里?”

    罗天放下了筷子,他这个时候哪里还吃得下?招了一下手,让人过来买单。

    “广海市附近有一个驻军的,你知道不?如果知道的话就让去那里叫一个叫陈飞扬的人,我会让他安排你来我这里的。”

    “好!”

    买了单之后,罗天快步走出茶楼,招了一辆的士后直奔广海市市郊军队驻地。

    刚一到大门,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军官正在那里站着,手里还拿着张照片,一看到罗天就迎了上来,说:“请问是不是罗天先生?”

    点了点头,罗天说:“是我,我就是。”

    “您好,我是陈飞扬,方苗姐让我在这里等你。””

    “好,麻烦你了。”

    事情比较紧急,罗天和陈飞扬也没有多说话,进了驻地之后上了一辆吉普,最后罗天和陈飞扬上了一辆直升车,而且是陈飞扬亲自来开。

    直升机飞了三个小时之后在一片小平原停下来,然后上了一辆悍马,又走了四个小时最终于在一个表面上看起来一点也不起眼的小村子停了下来。

    但罗天一点也不敢小看这个小村子,只是稍稍地打量一下就发现不下10处的名哨秘处的暗哨,他相信如果不是得到允许,外人走到这里的话绝对会被打成筛子一这里很可能是一个秘密的基地。

    砰!”

    把车门关上,陈飞扬一边往前走一边说:“方苗姐在里面等你,她说你到了之后就直接带你进去。”

    “好,那我们进去。”

    走到村子最深处,罗天发现方苗站在一个小院子前,正努力地往前张望着。

    “罗天,这里。”

    一看到罗天,方苗马上就扬起了手,焦急万分的样子。

    快步走到方苗的跟前,罗天也不废话,说:“带我去看看那两个人。”

    点了点头,方苗转身往院子里走去。

    院子不大,一角开着几垄地,上面种着绿油油的白菜,相对另外一角则是一个葡萄架,挂着一串串青绿色的姆指文小的葡萄,下面则是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

    除此之外,还有几只鸡在墙角的地方转悠着晒太阳,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

    但进了房门之后,方苗不知道在哪里推了一下又是按了什么,地面打开了一扇门,出现了一条往下通去的楼梯。

    “那两个人就在下面。”

    方苗一边说一边往下走去,罗天没有说话,脸却崩得紧紧的,刚才那扇门一打开,他立刻发现眉心处的九天玄火令轻轻地一抖——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楼梯的尽头是一扇钢门,推开钢门之后一股寒意冲了出来,让罗天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这……这是怎么回事?那个人死了?”

    罗天一愣,他没有想到这个房间竟然是冷藏室,难道人已经死了,为了保存尸体所以才藏在这里?

    摇了摇头,方苗说:“没死。”

    罗天往前看去,发现一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青年正坐在椅子上,浑身赤~裸,只穿着一件四角内裤,布满着伤痕的身体上结着苏薄薄的霜,特别是眉毛上更加是挂着小小的冰柱子。

    双眼紧闭,如果不是胸膛还轻轻地起伏着,还有那从鼻孔里喷出淡淡的如雾一般的气,绝对和死人差不了太多。

    “罗天,他们这是怎么了?”

    方苗眉头紧皱,这个人是精英之中的精英,曾经执行过很多危险的任务都全身而退,但前天自己派他们两个出去查海纳姆所在的那个机构的活动,没有想到最后他回来的时候马上就昏迷过去,然后就是出现高热,用尽了办法也没能让他扪清醒,当然也杳不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为了避免他们“烧死”,最后只能用这样的办法——把他放进冰室里,借此“中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度。

    罗天没有说话,伸出手在眼前的年轻人身体上压了一下,发现还有弹性,心里松了一下,但随即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因为这一按下去他感觉自己的手指就像是被通红的铁烙了一下一般。

    这下他明白为什么把这两个人放在冰室里了。

    “罗天……”

    方苗发现罗天只是在看着,好一会都没有说话,终于忍不住又开口,但她的这一句还没有来得说完,罗天却突然动了,一拳狠狠地打在对方的肚子上!

    “砰!”

    地下密室不大,罗天的这一拳用力极大,拳头和身体接触的时候发出巨大而沉闷的声音,这把方苗和陈飞扬都吓了一大跳。

    “罗天,你这是干什么?”

    罗天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方苗的话,又一拳打了出去。

    陈飞扬双眼一拧,往前一步,右手如电一般往罗天的拳手抓去——陷入晕迷的这个人叫宋提,是自己的战友,他绝对不会让人白白地揍他们!

    “砰!”

    陈飞扬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小腹一痛,整个人往后飞了起来,直到砸到墙后才掉到地上。

    “丝!”

    陈飞扬倒抽一口冷气,半天爬不起来,只能狠狠地盯着罗天。

    “砰!”

    “砰!砰!”

    “砰!砰!砰!”

    罗天一拳接一拳狠狠地击打着宋提,但奇怪的是他的力量分明极大,但那宋提的身体却纹丝不动,仿佛没有被打一般。

    “奶奶的,这下是白挨了一脚了!”

    看到这样的情形,陈飞扬哪里还不明白罗天击打宋提的身体是有名堂的?自己上去捣乱,这岂不是白白找打?

    方苗摇了摇头,走过去把陈飞扬扶了起来,说:“你没见我不拦么?这个是狠人,我打不过他。”

    “姐,你不早就说.…这下想报仇都不行了,……

    方苗能打是队伍里是有名的,她都打不过罗天,自己又怎么可能打得过?

    击打声越来越快,最后仿佛是在放着鞭炮一般,慢慢地,宋提的身体浮现出一幢“画”来。

    方苗和陈飞拉双眼越瞪越大,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一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