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墓地

作者:白马神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超级无良学生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九天玄火令安静地悬浮在印堂之中,日月以及四神兽的纹饰清晰可见。

    “咦!”

    罗天马上就发现九天玄火令上的“异常”:那些黑点比之前更多了。

    想起此前从上面看到的那一则用来拘三瑰的咒语,罗天兴奋了起来,因为这些黑点如果都是咒语的话,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将会得到更多的强大传承?

    日月还有四神兽护体,以后还会出现什么?

    罗天心里充满了期待,但随即又苦笑了起来,脑中的这一块九天玄火令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上面出现什么、什么时候出现,仿佛完全看它的心情。

    不过,幸运的是直到目前为止九天玄火令每一次都会在自己最需要它的时候出现和发挥作用。

    “这是……什么?”

    尽管知道自己没有办法看清九天玄火令上除了拘三瑰的咒语之外的黑点,但罗天还是凝神去看,原来打算一旦自己觉得脑痛就放弃,但没有想到这一看之下却又发现了另一乾坤: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兽在九天玄火令是分列东西南北四个方位的,而在这四个方位之间的最中央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凝聚了米粒大小的“东西”看起来似云又似雾又像水滴,感觉就像是一个小水潭上笼罩的薄纱一般。

    看了半天,罗天还是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从何而来,更加关键的是到底有什么用。

    “可惜啊,这九天玄火令一点也不听我指挥。”

    罗天研究了半天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得放弃。

    睁开眼睛,罗天下了床走到窗前,发现天色已经大亮推开窗往院子里看去,正好看到周雅可陪着赖晨站在院子口等校车。

    “看来她也已经恢复过来了。”

    罗天注意到周雅可的脸上已经有了笑容,这是个不错的征兆一看来一夜的痛哭后她的心结也去了七七八八。

    罗天下楼的时候周雅可刚好把赖晨送上车回来。

    “罗天。”

    此时的周雅可一幅家常的打扮,头发在脑后盘了起来露出精致的小脸,白色连衣无袖短裙只到膝盖上方,一双细长笔直的小腿性感的展露出来,更加是勾勒出盈盈一握的小纤腰至于脚下则穿着一双浅黄色的凉鞋,露出的小脚趾带着象牙一般的光泽。

    太阳刚刚升起,淡淡的金色阳光打在周雅可的脸上,红扑扑的让本来就诱人无比的少妇更加是多了几分艳丽,看得罗天都愣了一下。

    “早。”

    周雅可看着眼前的罗天,突然想起昨天晚上他穿着自己丈夫的衬衫时的样子脸也红了起来,说:“你吃了早餐没有?”

    “我……有一点事情,现在就要走了。”“好的中午回不回来吃饭?或者是你晚一点再打电话回来。”

    “好的。”

    罗天应了一声转身快步走出了院子。

    看着罗天那落荒而逃的样子,周雅可的脸更加红了,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羞人的事情一般。

    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在,回想起刚才自己的表现,罗天不由得有一点汗颜杀人都面不改色但在一个女人的面前却夹起尾巴灰溜溜地走了,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不过这少妇实在是太诱人了一点。”

    罗天脑海之中不由得回想了一下刚才周雅可的样子,发现心跳又快了几分。

    少妇少妇,腾云驾囊,这样的说法虽然很猥亵,但是却道出了少妇诱人的所在对于男人来说,少妇永远是一道美味无比的好菜。

    广海市青松墓园位于广海市西北市郊,一片连绵不绝的青山在五年前被划为经营性的墓地,这是因为土葬对于国人来说始终是一个不能割舍的情结。但是随意土葬又会浪费大量的土地,于是干脆就划出一片地方来集中管理,所以就有了墓园的出现。

    青松墓园里大量的青松,很多都已经有了不少的年份,高高大大,树盖如伞,走在里面清凉怡人。

    “这个地方不错啊。”

    罗天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发现这里虽然是个墓园,但却整理得相当不错,走在他身边的正是范风和周雅可。

    “嗯,是的。”

    范风点了点头,在她的想象之中墓地都是阴森可怕的,但此时她却没有任何这样的感觉。

    “到了,这就是赖方明的墓。”

    周雅可蹲了下去,把手里的一束鲜huā放在了墓婢前,看着上面的照片,不由得悲从中来:音容笑看着珠泪滑落的周雅可,范风心中生了一丝不忍来,说:“不管怎么说,现在杀人凶手已经绳之以法,这足以告慰他在天之灵了。”

    由于有监控录相作证,李德很快就崩溃把所有的事情都交待出来,同时,还牵扯出另外一个人,那就是赖家的那个所谓的族长赖浩!

    当年正是这两个人盯上了赖方明的财产,所以联手布下了局,最后把方明杀掉,然后再通过一些方式把公司低价买了下来。

    事情并不复杂,当年之所以能够遮掩下来最大的原因就是李德是负责赖方明的自杀案的调查,有他在里面发挥作用自然是天衣无缝。

    但是最后他还是栽了,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竟然是栽在了罗天的手里一招瑰?他怎么可能想得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想得到他恐怕也不会相信。

    李德认罪之后,范风马上就出动人把赖浩抓了起来,而赖浩一看到范风就崩溃了,马上就把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待了出来。

    这已经是两天之前的事情,而假以时日,李德和赖浩这两个人经过法院的审判之后一定会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的。

    因此,赖方明多年的沉冤得雪,所以范风才会说也足以告慰赖方明的在天之灵。

    “嗯,是的,这一次真的是多亏了你们,要不方明肯定是死不瞑目。

    周雅可的声音哽咽了起来。当年自己一个外来媳妇,无依无靠,任人摆布,以至于赖方明是被人杀死的都不知道,这一次如果不是罗天和范风,自己也无法替丈夫伸冤了。

    “方明,你放心走吧,李德和赖浩是害死你的人,他们已经被抓了起来,已经认罪,不久之后就要血债血偿……”

    周雅可在墓地前跪了下来,伏在地上喃喃自语。

    罗天的视线落在墓碑上,墓婢的旁边有一个淡淡的影子,不用说绝对就是赖方明,只不过这只是他的人瑰~

    三瑰之中只有人瑰是游荡在墓地周围的。

    不过,因为不像昨天晚上那样三瑰齐聚,再加上昨天晚上赖方明为了和周雅可相拥而被阳火炙烧,现在剩下的人瑰已经不强大,除了罗天之外就没有人看得到他。

    随着周雅可的话,他仿佛是听到了一般,轻轻地低下头来看着周雅可,罗天甚至从他的双眼之中看到了不舍,那是一种天人永隔的不舍。

    影子越来越淡,平地猛然之间刮起一阵风,卷着那些燃烧着的冥纸呼的一声往上升,一条烟柱迅速形成,仿佛是接通天地之间的梯子一般。

    影子越来越淡,被风一吹之后飘了起来,然后随着烟柱往上升,很快就消失在天地之间。

    罗天仰起头,看着那烟柱越来越高,走到消失之后才低下头来。

    “怎么了,罗天?”

    范风注意到罗天脸上奇异的表情,知道一定又是看到了什么。

    “赖方明的人瑰就在这里,而刚才的那一条烟柱,就是送他去投胎的。”

    周雅可一听,马上站起来,大声说:“方明在这里?在哪里?”

    “走了,他走了,投胎去了。”

    周雅可一愣,身体一软,如果不是范风扶得快,恐怕又坐到地上,眼泪又流了出来。

    “雅可姐,不用伤心了,他现在沉冤得雪,进入轮回投胎,你应婆高兴才对。”

    周雅可点了点头,说:“是的,我应该高兴才对。”

    边哭边笑,边笑边哭,此时的周雅可正是如此,这种五味杂志阵的感觉也只有她才能明白了。

    人死如灯灭,因为冤屈而滞留人间,每日受阳火煎熬,现在终于沉冤得雷,这是一喜:但是,走过奈何桥、喝过孟婆汤,所有前尘往事一扫而光,曾经记得的、认得的都不会再想起,这是一悲,而这正是周雅可此时又哭又笑的真正原因。

    墓地很安静,只有风儿吹过时刮在树上发出的一些轻微沙沙声。

    罗天和范风已经离开,他们把周雅可留下,他们知道他此时需要的是一个和赖文明独处相处的空间。

    时间慢慢地过去,天色渐暗,而在赖方明墓地前枯坐了一天的周雅可终于站了起来往外走去,夕阳如血,打在她的身上,仿佛为她镀上了一道金光。

    周雅可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丝微笑,久违的酒窝也爬上了她的脸颊放下了,她终于放下了,死者已逝,生者当歌,她已经决定从今天起一定要好好过,过得好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