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朱砂符入药 (第三更)

作者:白马神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超级无良学生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前马为石走到罗天的身边,他没有注意到,而此时徐展走到过来,甚至开口说话了,他还是没有注意到。

    因为此时“浮现”在罗天的脑海之中的那个药方还有最后一味药——准确来说不是药,而是包裹药的纱布没有准备好。

    事实上,看到罗天不仅仅拿出纱布,而且还拿出了朱砂,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老徐,这……是怎么一回事?安睡丹中没有朱砂这一味药啊。”

    听到马为石这样说,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不出声,现场之中资格最老、本事最高的就是马为石和徐展,能够听到他们的品定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

    当然,这个时候为了避免打扰罗天,马为石和徐展都已经退离了药柜。

    徐展的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说:“安睡丹用像纱布包裹来煮,并无不可,可是用了朱砂……难道这不是安睡丹?”

    中药多数用于煎服,大部分的药都是直接放进药罐之中熬煮,但也有一些是用布条包裹之后才煮的,主要是集中在(一)含淀粉比较多的,包裹可以避免焦糊,比如说车前子等;(二)有毛的,比如说旋夏花,如果不用布包裹则不能把上面的毛过滤掉,喝的时候就会刺激咽喉;(三)质量比较轻,细小有粉之类的,比如说蒲黄、海金沙等,如果不用布包住则会飘浮于水面,不容易发挥药物的效力。

    安睡丹所用的药属于可用纱布包裹也可以不用,但是如果还拿出朱砂,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徐展才会说“难道不是安睡丹”。

    “可是,又有哪一个药方会是安睡丹的方子加上朱砂?”

    马为石拧紧了眉头,刚才他努力地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哪还有这样的一个药方。

    徐展摇了摇头,说:“我也想不出来,先看看吧。”

    朱砂味甘,微寒,有清心镇惊,安神解毒的作用,可以用治疗心悸易惊,失眠多梦和癫痫发狂等等,但是又由于它有毒,所以在使用的时候有很多的忌讳。

    罗天拿块朱砂在手上,这到底是想干什么?

    和马为石一样,徐展怎么也想不明白。

    徐展等人的心思罗天根本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拿出朱砂之后让徐展等人如此的纠结。他此时正集中精神“看着”脑海之中的那一幅符。

    就在刚才他把药方上的药都抓出来之后,九天玄火令上又升起一副符,而且随之而来的是一段记忆:这一道符要用朱砂画在纱布上,然后包裹着安睡丹方剂上的药一起煎煮,这样才能够达到更大效果。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罗天抬起了手,朱砂眼看着就要落在纱布上。

    徐展看到罗天动了,马上就开口轻声说:

    “各位,我们先出去吧。”

    行有行规,中医同样如此,之前罗天所抓的那些药是安睡丹上的,算不上是秘密,因为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但现在不一样,拿出朱砂来就已经证明接下来罗天用的是一个秘传的方剂,在没有得到罗天的允许之前别人是不能偷看偷学的。所以看到罗天有动作了,徐展马上就开口了。

    马为石等人自然明白这个规矩,因此听到徐展的话之后马上就一起转身往外走去。

    孔莹看到徐展等人这样,刚想跟着转身往外走,不过她马上就想起当时治儿子小同方的时候罗天也没有让人回避,强烈的好奇心之下她非但没有走反而是走到了罗天的身边。

    罗天此时的手已经落在纱布上,先是重重一顿,然后是一横,又是一撇。

    整个过程很短,不到十秒就完成了。

    “罗天……这是什么?”

    落在孔莹的眼里,刚开始的时候觉得罗天是在写字,但是比如前三笔看得出来似乎写的是一个“广”字,但是接下来速度越来越快,她就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了。

    纱布上笔画交错,如果硬要说只能形容为一个“广”字头下有两个仿佛是太阳的符号,而最下面的则是两个并排的有如厉鬼一般的头像。

    世界上有这样的字?

    “呼~~~~”

    长出了一口气,罗天抹了一把额头上渗出来的薄汗,说:“这是符,不是字。”

    罗天一边说着一边把刚才抓出来的药全部都放在纱布之中,然后细心地扎了起来。符不是随便画画就有用,最基本的就要集中精气神,丝毫不能偏差,更加不用说因为手上没有有真灵的天材地宝,只能通过以前用过的道指来凝聚真灵画符,消耗极大。

    “啊?符?”

    孔莹低声惊叫了起来。

    “嗯,是的,范风的病就要用这个来治……对了,徐老等人呢?”

    罗天扎好纱布后一抬头,发现周围空荡荡的,就只有自己和孔莹,徐展等人都不见了。

    “为了避讳,他们都出去了。”

    罗天一听就明白了,笑着说:“我去把他们都请进来吧。”

    罗天说着,把扎好的药包放在柜台上,走出去一看发现徐展等人都站在同心堂前。

    “徐老,对不起了,麻烦你们了。”

    徐展摇了摇头,说:“罗先生,这是行规。”

    “药已经抓好了,我们进去吧。”

    罗天没有再多说,而是把徐展等人重新请回药店里。

    看着那个已经所好摆在柜台上的药包,徐展犹豫了一会后,说:“罗先生,能不能提个不情之请?”

    “您说。”

    “这个……是这样的。”

    徐展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他想知道罗天抓的这一幅药的效果怎么样,但这样的要求却有一点不太符合规矩,所以话说一半之后又停了下来。

    “呵,徐老,有什么你就尽管说。”

    徐展牙一咬,说:“罗先生,如果有可能的话,病人服药的时候我们能不能在旁?”

    “没有问题。徐老,不知道您这里能不能煎药?如果能够,恐怕得要麻烦一下了。”

    抓药没有问题,脑子中有现场的药方,但是煎药却不是罗天所擅长的,而同心堂有的是这方面的高手,所以要不干脆让范风来这里服药得了。

    “哈!太好了。一点也不麻烦!求之不得!

    徐展高兴地大笑了起来,这可是个难得的学习机会——他很想看看到底罗天的这一副加了朱砂的“安睡丹”到底有何妙用。

    “范风能不能来这里?”

    孔莹想了一下,说:“应该没有问题,这样吧,我去接一下她。”

    孔莹说完之后就出去接人,而徐展则是让人准备一下之后就开始煎药。

    (第三更了,还有一更加更的,这是白天求推荐票时答应的加更,稍晚就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