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方茹出事

作者:白马神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都市奇门医圣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菲姐,怎么了?”

    离开钟文心的别墅,罗天匆匆地赶到广海市妇幼医院,直接冲进了顾菲的办公室里。

    “快,我们去找方茹。”

    顾菲早就已经坐立不安,看到罗天进来了,马上就跳了起来往外走去。一看这样子,罗天也明白形势比较危急,当下也不多说话,马上就跟在后面。

    十来分钟之后,罗天和顾菲就出现在广海大学的教授住宅区、方茹的房间里。

    “啊!!!!”

    “呜!!!”

    ……

    刚一进门,就传来阵阵怪叫声,罗天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和方茹相处了几个月的时间,他自然一下子就认出这正是她的声音。

    “怎么回事?”

    当初给方茹当完保镖回到广海市后就没有再联系,现在看来肯定是出了大事。

    “顾菲,你可来了,你说说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啊。”

    开门的是一个年纪在六十上下的老妇人,眉目之间看得出来和方茹有几分像,罗天猜测应该是方茹的妈妈。

    “阿姨,您放心吧,方茹没事的,我找人来给她看一下。”

    顾菲又转身对罗天说:“罗天,这是方茹的妈妈,谢红茹。”

    “阿姨,您好。”

    谢红茹双手马上就伸过来紧紧地拉着罗天,脸上一下子就涌出了长串的泪水,颤抖着声音说:“罗先生,麻烦您了,我就这个宝贝女儿啊,她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可怎么办啊。”

    “阿姨,你先不要急,让罗天先看一下子方茹。”

    罗天点了点头,说:“阿姨,顾菲姐说得对,我先看一下。”

    “好的好的,顾菲,那你带罗天去看一下方茹啊。”

    谢红茹定了定神,她也明白确实是这个道理。

    先把谢红茹扶到沙发上坐下,顾菲才带着罗天往里走。不过却不是往卧室走而是向一个小房间走去。

    “方茹自从得病之后就疯叫不停,她家里有一个琴房,所以只能是让她呆在这里,隔音比较好。”

    顾菲刚一推开门,就传来一阵震耳欲聋一般的大喊大叫,就像是要把人的耳朵都震聋一般。

    往前看去,发现方茹坐在椅子上,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但嘴巴却不时张开然后大叫——这种情形实在诡异。

    “三天前,方茹在给学生上课的时候突然间晕倒,还没有送到医院就清醒过来,整个人的状态很好,所以就回家休息,谁知道到了半夜的时候又突然发病,控制不住地狂叫,除此之外又没有别的症状,简单来说就是方茹很清醒,但嘴巴却不是她的,就像是有一个人她的身体里强行‘张开’她的嘴巴喊叫一般。”

    进了琴房,顾菲顺手把房门关上,然后简单地给罗天介绍起方茹的情况。方茹得病之后,她是第一时间接到了谢红茹的电话,但她来之后却束手无策,不得已之下想起了此前罗天治好孔莹儿子的神奇经过,于是就把罗天叫来了。

    “罗……天……啊……我……哇……”

    看到罗天进来,方茹想说什么,但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完整,中间夹着各种各样的惨叫声、怪叫声,因为张嘴唾液都流了下来,滴在衣服上,但脸上的表情除了显出一丝焦急之外,依然平静,强烈的反差让人更加觉得诡异。

    罗天脸崩得紧紧的,一点表情也没有,走到方茹的面前,说:“事前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

    方茹重重地点了点头——话说不清,但点头还是没有问题的。

    “是从考古回来之后才发生的?”

    看到方茹又重重地点了点头,罗天脸色更加阴沉。

    方茹此前考古的目标是石人,后来因为江铁生因为“鬼击”而突发心脏病而中止,在回到广海市之后他罗天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但现在看来事情远没有过去,甚至可能是刚刚才开始。

    江铁生是考古中的一员,他在考古现场就已经被诅咒,难道方茹也被诅咒了,只是诅咒现在才开始发作?

    诅咒是考古学家面临的巨大挑战之一,历史上考古学家因此而死亡的绝不在少数。

    最有名之一就是法老图坦卡蒙王陵,它是埃及金字塔中的一个。

    1921年1月,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博士终于在埃及帝王谷发掘出古埃及法老图坦卡蒙的陵墓,与此同时挖掘出来的还有数以万计的古老财宝,世界为之震惊。但是,等待整个考古队的却是大量诡异的死亡,除了卡特本人之外,其他人都因为种种不明白的原因死去,而他的女儿在圣诞节上吊死了之后留下的遗言更加让人心寒不已:“我再也忍受不了法老的折磨了。”

    石人作为上古大巫寄身之处,刘伯温封印它而布下大阵,如果说那个地方有诅咒,一点也不奇怪。

    江铁生的“鬼击”正是诅咒之一,而方茹此时的异状极可能也是因此而造成的。

    “江教授没有什么问题吧?”

    方茹又点了点头,一旁的顾菲此时插话说:“江教授我也认识,在方茹出了状况之后,我还和他联系了,已经确认他没有问题,不仅仅是他,那天和方茹一起去的考古队员,没有人出状况。”

    罗天稍稍地松了一口气,这说话就算是诅咒,威力也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中,相反,如果现在就有很多人出状况,那事情就大条了。

    “很可能是诅咒。”

    “之前你当保镖的那一次考古?”

    那一次的保镖工作是顾菲介绍的,她自然清楚。

    “是的,没有错,我怀疑事情跟那一次的考古有关。”

    “啊……是……哇……”

    罗天和顾菲看着方茹一边惨叫一边比划的样子,不由得相视苦笑。

    “你想说什么?”

    方茹指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甚至头都垂了下来,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很难启齿的事情。

    “这个……你是说你的身体有什么变化?”

    罗天试着问了一下,却没有想到马上就猜对了,方茹又重重地点头。

    “我先看一下吧。”

    男女有别,如果是身体上的变化罗天是个女的,自然是不方便看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