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巫舞惑心 (第一更)

作者:白马神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都市奇门医圣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茶叶已放入壶中,水已热,一条有如银线一般的水冲入壶中,淡淡的茶香顿时飞腾而起,仿佛怎么抵挡也抵挡不住一般钻进鼻子里,然后从毛孔之中散发出来,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好茶,这绝对是好茶!

    还没有喝就已经这样了,喝下去还得了?

    “请茶。”

    钟文心把姆指大小的茶杯放在了罗天和孔莹的面前,耐心地等两个人把茶都喝了之后才说:

    “罗天,你说吧。”

    轻轻地把茶杯放回茶盘之中,罗天想了一会后说:“巫术这样东西,我想就算你们不太了解也听说过,大约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吧?”

    钟文心和孔莹一起点了点头,她们确实不太了解巫术但却也知道它流传久远而且神秘古怪,当然在她们的印象之中懂得巫术的人往往都是邪恶的。

    看了看孔莹,又看了看钟文心,罗天摇了摇头,说:“我知道你们对巫术没有多少好印象,算了我们先不讨论这个问题,先说一下巫术与舞蹈的关系。”

    “事实上,我们今天熟悉的舞蹈是随着巫术的出现而出现的,在今天发现的一些壁画之中可以看到远在旧石器时代就出现了以巫术为主的舞蹈,这样的舞蹈称之为巫舞,跳舞的人戴着野兽的面具,唱舞歌跳巫舞。”

    “那,为什么舞蹈与巫术相结合的作用是什么?”

    孔莹好奇极了,舞蹈她很熟悉,但却从来也没有想过竟然与巫术有关。

    钟文心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显然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

    “求雨、祭祀等等,这些都是巫师原来的职能,在求雨等的过程之中,巫师往往要通过一些仪式,这些仪式慢慢地就会发展成为舞蹈。”

    罗天并非糊说,巫术与舞蹈之间的关系在很多的典籍之中都有记载,比如说在《庄子·盗跖》就有记载说:“神农之世……民知其母,不知其父。”当时巫祝之舞蹈盛行于求雨之时。《绎史》卷四的《神农求雨书》中就提到过:“春夏雨日而不雨,甲就命为青龙,又为火龙,东方小童舞之;丙丁不雨,命为赤龙,南方壮者舞之……庚辛不雨,命为白龙,又为火龙,西方老人舞之。壬癸不雨,命为黑龙,北方老人舞之。如此不雨,潜处阖南门,置水其外,开北门取人骨埋之……如此不雨,神仙积薪击鼓而焚之。”

    这样的一段话说的就是巫师求雨的办法,比如说,甲就命为青龙这是说东方甲乙木,属于青龙位,求雨的时候应该让小童也就是小孩子在东方的方位来跳舞,至于西方老人舞之等等,说的也是如此的意思,再夹杂以埋人骨、击鼓、烧火等等的仪式,这些就是巫术。所以说,巫术最开始的时候就是与求雨等等这些大事联系在一起的。

    “可是,这又与文心的身体有干什么关系?”

    孔莹不明白地看着罗天,就算罗天说的是对的,舞蹈确实是与巫术有关,那又与钟文心有什么关系?

    “是啊,就算舞蹈起源于巫术,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钟文心看着罗天,舞蹈、晕倒、巫术,这三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她一时之间想不明白这里面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逻辑。

    “巫术都能够求雨,让你晕倒也不是反掌之易。”

    罗天的这一句话让钟文心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就像是密布了阴云的天空一般。她是聪明人,所以马上就明白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求雨那是多难的事情?分明是要感动天地的,巫术都能够做到这一点,那让自己晕迷确实是小菜一碟,简单来说就是张启借为自己编舞的机会使用了巫术,这就是自己晕迷的原因。她此时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舞蹈之中会有如此之多的跪拜等等的动作,那些动作的含义就是向某个“东西献出自己的一切!

    “那……张启这样做到底是什么目的?”

    “盗取你的魂魄,或者是说精神力量。”

    本来罗天还有一点想不太明白张启为钟文心编的这些舞的目的,但当看到那些匍匐在无上老祖画像前的人时,他立刻就明白了:张启正通过种种方式来盗取或者是说吸收人的魂魄。

    孔莹一听,马上就吓了一跳,说:“啊?吸收人的魂魄?”

    钟文心阴沉地着脸点了点头,说:“孔莹姐,我觉得十有八九是这样。”

    “为什么这样说?”

    孔莹不明白地看着钟文心。

    “每一次跳张启编的那些舞、也就是让我晕倒的那些舞,整个过程之中我发现自己的精神越来越集中,然后凝聚成一团,至于晕倒的前一刻我的感觉就是自己的精神把什么吸走一般!”

    孔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最后又把嘴闭上,听钟文心这样说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实在是太荒谬了,可是仔细想一下这又是很合理的事情:

    钟文心的精神受到了损害,身体却没有病变,这就是为什么她去医院检查却检查不出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真正原因。

    毕竟精神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哪能检查得出来?

    “罗天,张启吸取我甚至是其它人魂魄的目的在干什么?”

    钟文心眉头紧紧地皱着,张启费如此之大的力气来做这件事情、不惜用为自己编舞的方式来慢慢地接近自己、徐徐“盗”走自己的魂魄,用心肯定相当的险恶。

    “是啊!罗天,张启那混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孔莹也紧张了起来。

    罗天摇了摇头,说:“现在了解的情况太少了,判断不出来,过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啊!”

    孔莹低声惊叫出来,说:“这下怎么办?”

    钟文心的心慢慢地沉了下去,世界上最麻烦的事情就是“无知”——罗天也不知道,意味着问题大了!

    “这下怎么办?”

    钟文心问出了一个和孔莹一模一样的问题,却反映出她平静的表面下深深的担忧,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

    (大家手里还有推荐票么?支持一下,要不实在是太惨淡了,今天至少还有一更,谢谢大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