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斗法

作者:白马神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都市奇门医圣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郑英的脸红一阵白五阵,此时已经没有人拦在他的面前,那个端着枪的士兵早就已经没入黑暗之中,但是他脚步就像是被钉子钉住了一般,根本没有办法移动。

    他真的不敢去看看声音传来的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之前想去,不过是气不过,凭的是头脑一阵发热,此时被拦下来后这股气早就已经泄了,而此时传来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急促、一声比一声凄厉,每一声都像是在心底响起、刺激着人的灵魂一般。

    往前声音传来的地方看了过去,黑洞洞地什么也看不到,狠狠地打了一个冷战,郑英感觉到鸡皮疙瘩一层接一层地冒了出来,哪里还敢去?

    “这个……既然不方便去,那我还是不去好了。”

    郑英尴尬地笑了一下,灰溜溜地收回了自己的脚步。

    “哼!”

    方苗冷哼了一声,不再看郑英,而是喃喃自语说:

    “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除了罗天,没有人知道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而他这个时候却一步也不轻松。

    握住火把的左手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手臂上也布满了汗水,任何一个人要想在过去的二十分钟里保持着同一个姿势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何况罗天要做的还不仅仅是这些,如果不是有坚强的意志,恐怕此时早就放弃了。

    “哇哇哇~~~~”

    草人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凄厉,简直已经到了震耳欲聋的程度,与此同时,草人还拼命地颤抖着,但奇异的是不管草人怎么样颤抖,身上的稻草却是一根也没有掉!

    死死地盯着草人,罗天猛然之间“啊”的一声大叫,左手的火把“呼”的一声插到地上,而右手举着紫刀,狠狠地往草人砍了过去!

    “哼!休想!”

    远处,盘坐在地上的老头双眼猛地睁开,右手更加是狠狠地按在面前的头骨上,嘴里的咒语响得更加急,就像是狂风暴雨一般。

    草人是整个巫术的关键,如果让罗天破掉那一切都结束了!

    头骨的双眼光芒一刹那之间就像是泼了油一般烧了起来,在黑暗之中就像是两把小刀一般往前射去!

    血,慢慢地从鼻孔里涌出来,但此时老头已经顾不上了,如果上说之前他还不把罗天放在眼里的话,那此时他却已经在后悔自己怎么会如此轻视对方,甚至是恐惧。

    只是,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回头路?

    狠狠地把舌头咬破,一口鲜血“扑”的一声吐在头骨上,一时之间原本蓝汪汪的头骨变得通红,就像被鲜血浸透了一般,慢慢地变得透明起来,隐隐可见里面有一幅图画,正是远处那一片小树林处,一只草人挂在树枝上,罗天正拨刀高高跳起向着草人挥去。

    “砰!”

    罗天的刀狠狠地砍在草人之上,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而且柴刀的份量很重,这一刀的力量可想而知,但就算是这样,这一刀砍在草人上的时候却发出了金属的声音,就像是砍在了铁块上一般!

    “呼~~~”

    吐出一口浊气,落回地面上的罗天抬起头来看向那只草人,发现不要说砍断了,就算是一根稻草也没有掉下来。

    钢铁打成的柴刀奈何不了稻草扎成的草人,这大违常理,但罗天却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罗天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之后,再一次跳起,而每一次跳起他都会用尽全身的力气砍在草人上。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一点他早在部队的时候就学会了。这个草人很显然是因为对方的巫术才会这样,而面对这样的局面没有选择,只能是硬碰硬,看看到底谁厉害。

    “砰砰砰!”

    寂静的夜色之中,柴刀和草人撞击而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声,也越来越急。

    右手的虎口一阵接一阵的剧痛,然后一阵沾糊糊的感觉传来,罗天知道这肯定是虎口裂开了。

    但仿佛那不是自己的手一般,罗天依然是一刀接一刀、一刀紧过一刀地砍在草人上。

    插在地上的十八只草人这个时候也烧得越来越旺,甚至就像是把罗天整个人都包围在里面一般。

    而挥动的柴刀这个时候就像是一场磁铁一般把十八支火把上的火焰都吸了过来,形成一把无比巨大的火刀,狠狠地壁在草人上,而每劈一下,就会爆出无数的火星。

    一时之间就像是下着一场细小的流星雨一般。

    “哇~~~~哇~~~哇~~~”

    突然,草人又开始惨叫起来。

    “咦!”

    罗天心中一喜,他发现此时柴刀砍在草人上的时候阻力已经没有那样大,仿佛是能够砍进去一点一般。

    很快,罗天就知道自己的感觉没有错,柴刀确实是砍进草人里:一丝丝污血从草人里流了出来,在火光之下他看得清清楚楚。

    污血越流越多,随着柴刀的劈砍四溅开来,很多干脆直接就洒在罗天的脸上和身上!

    “哇哇哇~~~”

    草人乱抖着,就像是一个中风的老人一般,而且稻草开始一根根地掉了下来,而且在掉下来的过程之中把柴刀上夹带的火焰点着,烧了起来。

    腥臭!

    一阵让人作为呕的腥臭弥漫开来,就像是腐烂了的尸体一般,这是因为那些火星和草人上洒下来的污血“撞”在一起燃烧起来散发出来的。

    “哼!我看你还有什么招!”

    罗天冷哼了一声,右手更加用力,挥舞而起的柴刀上火焰更加大,就像是一把巨大的扇子一般,周围的温度猛地一下子升了起来,从草人上洒下来的腥血全部被蒸腾一空,恶臭更加浓,中人欲呕!

    “丝!”

    柴刀切中草人的下部,扎成草人的脚的部分切了下来,草人就像是有生命一般,发出“啊”的一场疯狂的叫声,远远地传了出去。

    随之而来的就像是污血如同泉涌一般喷了出来,直向罗天的面门喷了过来。

    “擦!”

    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他知道一定不能让污血粘以自己的身上,于是迅速地收回柴刀,横着挡在自己的面前。

    “吱!”

    污血喷在柴刀上,竟然散发出一股肉被烤焦的臭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