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子克觉

作者:白马神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都市奇门医圣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样的一个草人……会产生什么样的作用?”

    “大石村的人,就是因为这只草人才得了病。”

    其实方苗已经猜到是这个原因,但听到罗天的回答之后,她还是觉得很荒诞——一个草人,而且是扎得松松散散的、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是个人形的草人,竟然能够让整个大石村的人都生病?

    这也太扯蛋了一点吧!?

    这岂不是杀人于无形了?

    就算是扔炸弹,那也要不少才能够把整个村子都炸翻呢,现在只要挂一个草就能够做得到?

    扭头看着方苗,罗天自然明白她心里的想法,笑着说:“这没有什么奇怪,这个草人看起来只是简简单单,甚至你还会觉得这草人换做是你来扎的话,还会扎得更加好。”

    方苗也笑了,罗天说出来的正是自己的心思。

    “没有错,我正是这样想的。”

    “可是,这草人是一个高明的巫师来扎的,而且是施了秘术的,所以产生出来的作用绝对是惊人的。”

    罗天的话让方苗沉默了下来,她此时想起了之前罗天治爷爷的时候不也是用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石榴树的汁——在此之前自己一家想尽各种办法,找了世界上所有的名医和药,不也都没有能够治好么?

    石榴汁能够起死回生,那又有谁敢说草人就不能杀人于无形?

    看着挂在树丫上的草人,罗天想到的却更多。

    巫术之中,用来攻击或者诅咒别人的巫术被称之为黑巫术,子克觉就是其中的一种,一般来说就是用一根病死的野兽的腿骨还有麦秆或者草扎成的草人放在一起,再结合被诅咒的人的名字用特殊的仪式进行诅咒,再把骨头和草人摆放在被诅咒的人经常出现或者经过的地方,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被诅咒的人会患上怪病,诅咒越强大,病得就越重,而且非普通的药石可治。

    当然,这种“子克觉”的巫术除了用病的兽骨和草人之外,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就是死狗或者是草人挂在被诅咒的人生活的附近,而这正是大石村这里用的方式。

    “现在我们要怎么办?把这个草人取下来?”

    方苗望着挂在半空的草人,夜风吹来,草人轻轻地晃动着、而且慢慢地转着圈子,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有了顾忌,她发现眼里的这只草人似乎浑身都在散发着一层层的寒意。

    “丝~~~~”

    方苗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倒抽了一口冷气。

    “不能,这草人不是普通的草人,绝对不是想取下来就取下来。”

    子克觉这样的巫术一般来说都是针对某个人,最多就是几个人或者是一家人,这是因为这个巫术很有一点“逆天”的意味,一般的巫师就算是想扩大它的作用范围也不可能,现在眼前的这个草人竟然能够诅咒一个村子、让整个村子的人都患上了怪病,足以证明施术的是个极为之高明的巫师,在没有解决的办法之前冒失地直接把草人拿下来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

    最重要的是,这个草人现在与所有大石村的心神都连在一起,把这个草人取下来说不定会造成巨大的灾难。

    “那应该怎么办?”

    “先回去,这个事情我得好好地想一下。”

    事关重大,罗天不得不谨慎。

    “好。不过你得答应我,得到你想出办法来了之后,记得要告诉我,我想看一下你到底是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的。”

    “行,没有问题,我们回去吧。”

    找到症结所在,而且目前来说也没有好办法,再在这里呆下去也没有意义,罗天干脆和方苗往回走。

    到了村口后,罗天先是把方苗送回去,然后才往自己住的帐篷走去,但当他刚拆开帘子走进去,却发现杜权正在里面等自己。

    “你怎么来了?”

    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按理说杜权应该睡了。

    “呵,方老让我过来问你一句话。”

    杜权笑着站了起来,自从方道明病好之后,对于比自己年轻得多的罗天就佩服得很。

    “大石村的病的问题?”

    罗天很容易就猜出杜权来找自己的目的。

    “是的,方老很担心这件事情,他想问的就正是这件事情,你也知道,自从非典之后,我们国家对于这种事情都是相当的警惕的。”

    非典事件给整个国家甚至是整个世界的经济都造成了巨大的冲击,这一点所有经历过的人清楚这里面的份量,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所以方道明才如此的紧张,甚至就算是刚刚才和罗天见了面,没一会就又让杜权来找罗天,看看是不是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问题出在哪里我已经找到了,至于解决的办法我就还要再想想。”

    杜权惊讶地睁大了双眼,方道明让自己来问罗天的时候,他觉得方道明实在是太心急了,罗天也不过是才刚刚到这里,怎么可能马上就把事情查清楚?

    但是现在罗天竟然告诉自己说已经找到了症结所在。

    “哪里出了问题?”

    几乎是下意识地,杜权马上就脱口而出地问了起来。

    “诅咒,我们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大石村的人得的病不是某种细菌的传染病。”

    “诅咒?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如此强大的诅咒?”

    杜权的双眼瞪得更加大,他本身就是巫师,对巫术极为了解,在他所知道的范围之内,还没有听说过现在还有巫师能够进行如此大范围的诅咒——几十年前的那一次大动乱、破四旧之后,很多东西失传了,其中就包括巫术——大范围、大威力的诅咒基本上都没有传承下来。

    “嗯,是的,是‘子克觉’的巫术诅咒。”

    “啊,这不是彝~族的特有的一种巫术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杜权不由得低声惊叫起来,这种巫术他不懂,但从自己的师傅处却听过这种巫术,据说是发源于原始社会。

    “确实是彝~族的一种巫术,至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除非我们能够找到那个人,要不我们还真的搞不清楚这个问题。”

    用巫术来对付一个人,那可能是私仇,但现在竟然是对付一个村子,这里面有没有什么阴谋?罗天对此也是很好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