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嫁金蚕

作者:白马神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都市奇门医圣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罗天回头一看,发现身后已经站了年轻女人。

    身体修长,小腰紧窄但不失力量,臀部则如梨形紧紧往上提,形成挺翘的形状,更加让人不得不注意的是她那双修长的腿,仿佛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身上穿着的是军装,整个人呈现出一股英姿飒爽的味道来。

    “苗儿,怎么这样说话的呢。”

    方道明低声喝道,然后又向罗天说:“罗天,不好意思,这是我孙女,你也知道,军人的脾气比较直一点。”

    方苗仿佛没听到爷爷的话一般,直接走到罗天的面前,说:“你凭什么?!”

    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泥性,如果说第一句质问罗天还给九爷和方道明面子的话,这一回他就不那么好说话了。

    “哼!凭什么?就凭如果我不出手,你爷爷三个月内必死无疑!”

    方苗哪里会想到罗天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愣之后马上就吓得脸色都苍白起来,也顾不上和罗天斗气了,连声说:“什么?三个月?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方苗这样,罗天的怒气才稍稍地平息了下来,知道方苗刚才那样说话主要的原因应该是担心方道明的病。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治?”

    罗天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过去,发现小楼里正走出一个人,年纪应该超过六十,一头银发,精神好得不得了,脸红润得就像是婴儿一般。

    天地会的人?巫师?

    罗天的目光在对方的腰间扫了一眼,那里挂着一个锦囊,上面绣有何仙姑、玉如意和三角符。

    一般人都知道何仙姑是八仙之一,但却很少人知道她的真实的身份其实是女巫,而清末以来的一些秘密教会特别是天地会往往膜拜何仙姑的图像,认为这能够给自己带来神秘的力量。

    正是知道这些情况,所以一看到锦囊,罗天就大约猜得出对方的身份。

    “没有出火头?”

    杜权愣住了,瞪大双眼看着罗天。

    罗天猜得一点也不错,杜权确实是天地会的人,不过他此时却瞪大双眼,异常惊讶。

    切口或者黑话,是在一些小团体或者组织之中用的具有特殊意义的语言,一般来说不是“自己人”是不可能明白的,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再怎么看也不像是天地会中人,怎么可能会懂得这种切口?

    “这个……描了黄,没有用。”

    杜权说的这一句也用了切口,都是“明白”人,那就好说话了。

    方苗傻住了,她哪里听得明白?正想说什么却让方道明双眼一瞪,话缩了回去。

    事实上方道明也相当惊讶,杜权是自己当年在十万大山剿匪时认识的一个奇人——一个部落之中的巫师,这一次自己得了怪病实在是没有办法可想就让人把他接来,结果虽然没有治好自己,但是却成功地缓解了自己那生不如死的巨大痛苦。从这个也可以看得出来杜权的本事,但现在罗天竟然和他对话起来,而且用的还是“自己人”才会说的切口,这让他不由得升起了一线希望。

    所谓的“出火头”,是指送符,而描黄就是指“画符”,罗天这是在问杜权有没有用符给方道明治病,而杜权的回答则是说已经画了符,但是没有用。

    罗天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他在方道明的腹部“看”到了一团黑气,黑气之中仿佛有一点金光在蠕动。

    “里面应该有什么东西,而且应该是活的,难道……是嫁金蚕?”

    脑中冒出的这个念头让罗天也吓了一跳,所谓的嫁金蛋其实是指蛊毒,在不同的朝代有不一样的叫法,嫁金蚕在宋代的时候就是指种蛊。

    据《铁围山丛谈》记载,金蚕最高出现的地方是蜀,也就是今天的四川,后来在两湖两广之地也出现,指的是一种毒虫,因为武装风暴就像蚕一般,而且是金色,所以叫金蚕。有人发现了这种毒虫之后就拿来放在别人饮食之中,使之中毒,毒发之后就可以占有财产等等。

    “这可能是金蚕之毒!”

    罗天的话让杜权马上就变了脸色,说:“入人腹,残啮肠胃,完然而出,如尸虫?!”

    “什么?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马苗大声叫了起来,罗天所说的嫁金蚕她听不明白,但杜权的这一句话她却听到明白了,意思是说某样东西进入人的肚子里,把肠胃都吃光才爬出来,就像是尸虫——尸体腐烂后长出的虫子,以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她可没少见这种恶心的东西——一般!而这样的事情很可能发生在自己爷爷身上,她哪里还镇静得了?

    “是的,我觉得很有可能是这东西。”

    罗天轻轻地点了点头,凝视着方道明腹部黑气中的那一点金光,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方苗猛地从方道明身后冲出,扑到罗天的身边,手一伸就向罗天的脖子而来。

    “哼!”

    罗天冷笑一声,手一抬,先是架住方苗的手,然后身体一侧,肩头往方苗撞了过去。

    方苗心里一惊,右手已经来不及缩回来,但她也是不得了的人,左手如闪电一般封了过来。但罗天这一撞的力量实在是太大,她虽然封住了,但却“砰”的一声整个人就像是沙袋一般被撞得飞了起来,“蹬蹬蹬”地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方道明吓了一跳,方苗是自己教出来的,手上的功夫扎实得很,徒手格斗就算放到军人和那些特种军人拼杀也毫不逊色,但罗天很显然更胜一筹,他甚至从罗天的双眼之中看到一股杀气!

    “干什么呢!站一边去!”

    “爷爷,他……”

    方苗也没有想到罗天一击之下就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此时又被爷爷喝了一声,一阵委屈涌了上来,双眼顿时红了。

    “方小姐,你如果想我救你爷爷,就不要乱动。”

    罗天的话就像是刀子一般,根本不给方苗面子,但她却一点办法也没有,胸膛剧烈起伏着,俏脸也是一片铁青。

    “哼!爷爷的病重要,等治好了看姑奶奶怎么收拾你!”

    方苗心里暗暗发誓,等爷爷的病治好之后一定要给罗天点颜色瞧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