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真相 (求收藏)

作者:白马神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超级无良学生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已深。

    整个罗山镇都被黑幕笼罩,如果不是一些还亮着的灯,恐怕没有人会注意到这里竟然还有一个镇子。

    镇子的东南方有座不大的平房,占地也就200平左右,墙角的地方长了青苔,墙体不少地方都有裂缝,显然有些年头了。

    房子大厅的天花上亮着一盏吊灯,可能是沾了灰尘的原因显得灰蒙蒙的,灯下是一张四方桌,桌上摆着三四个碟子。

    “来,走一个。”

    古安端起酒杯和包方碰了一下,然后脖子一仰,“吱”的一声把酒倒进嘴里。

    从碟子里拿起块猪蹄啃了一口,包方说:“五哥,今天咱哥俩弄了不少钱,可喜可贺啊!”

    “嘿嘿嘿~外面来的人才这样好折腾。”

    从罗天那里讹来5000块之后,除了分几百给帮闲的纹身大汉外就平分了,现在兜里就装着金项链,一想到晚上能够在马子身上使劲地折腾,小腹就升起了一股邪火。

    “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这样干吧!”

    包方双眼放着光,这样来钱实在是太快了。

    “好……”

    “砰!”

    古安的话还没有说完,门突然被人撞开,冲进几个人来。

    看清冲进来的人是钱虎,正想开口骂人的包方马上把脏话缩回去,露出一幅笑脸,说:“虎哥,你怎么过来了?吃饭没有?要不一起吃一点?”

    整个平川县不知道钱虎的很少——有钱又有拳头的人想不知道都难,别的不说,罗山镇数十个参园里至少有三分之一是属于他的!

    钱虎大马金刀在包方让椅子上坐了下来,拿起一旁摆着的酒瓶闻了一下,眉头一皱,说:“要发大财了还喝这样的酒?”

    “呵~~~~虎哥,这个……这样的酒已经算不错了。”

    古安此时也站了起来,诚惶诚恐地看着钱虎,他搞不清楚为什么这样的大人物会来找自己。

    桌子上摆着的是一瓶酒~鬼,对于平时只能喝散酒的两个人来说确实是好酒,也只是今天讹了钱才舍得买。

    “坐,咱哥几个客气什么?”

    这话让古安和包方都傻住了,这话太客气了,两人是什么货色自己知道,钱虎怎么会称兄道弟?

    “这个……虎哥,有什么事情您说,我们绝对照做。”

    包方和古安哪里敢坐?相反腰弯得更加低了。

    “那好,明人眼前不说暗话,包方我听说你表哥关飞的园子里出了一根孩儿参?”

    半个小时前,钱虎陪一个收参的客户在自家的园子里转悠,无意中听到几个人在说关飞的参园挖出一条个头老大的孩儿参,足有6两。

    尽管是混混出身,但钱虎往上三代其实都是老参客,早在爷爷的爷爷那一辈就有个传说说平川这个地方有老山参,所以他一听就知道很可能是参王出现了!

    当下钱虎马上抛下客户往关飞家赶,到了关飞那里一问才知道原来孩儿参已经被包方拿走,所以又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呵,虎哥,你说的是这件事情啊,你也听到我表哥嚷嚷了吧,种出个头大一点孩儿参有什么了不起嘛,不好意思,我表哥那人就这样,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先赔罪,明天我让他再给你摆酒道歉……”

    包方一听心想坏了,别不是表哥吹嘘自己参园能够种出最大个头的孩儿参惹恼了钱虎吧,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种出个头最大的孩儿参就代表着是最好的参园,平川县最大的参园主钱虎有意见太正常不过了。

    钱虎乐呵呵地摇了摇头,说:“说什么呢,关飞没有得罪我,我是想来买那根人参的。给你10万,这人参我买了。”

    “啊?10万?”

    包方一吓,整个人差一点跳了起来。

    “嫌少?嗯,10万确实是少一点,这样吧,我再加10万。”

    钱虎看了看包方,不动声色又加了10万,这人参自己是志在必得。

    “这个……”

    “哼!包方,20万买你要人参已经很给面子了,你别给脸不要脸!”

    钱虎刚才撇过来的一眼充满了杀气,愣住的包方吓了一跳,顿时醒了过来,连忙说:

    “虎哥,这个……”

    “50万,不能再多了!”

    冷冷地打断包方的话,钱虎双眼瞪得老大,包方这绝对是想要多一点钱,包方如果再漫天要价他绝对不会介意来狠的。

    “啊!50万?!”

    古安惊叫出来,之前钱虎出价10万就已经相当惊人了,却没有想到转眼之间就上升到50万。

    包方眼前一黑,连忙伸出手来扶住桌子,一会后才喃喃自语说:“50万……50万……”

    钱虎的脸黑了下来,而站在他身后的一个大汉猛地往前一把抓住包方的衣领狠狠地说:“别给脸不要脸,虎哥想要的东西你还是乖乖地交出来,钱再多没有命花也是白搭!”

    “放开我!你他妈的放开我!孩儿参!我的孩儿参啊!我的50万啊!”

    像一条死鱼一般被拎着的包方猛然间拼命地挣扎了起来,像个疯子一般双手双脚乱踢!

    大汉一愣,手一松,包方坐到地上,然而却像个傻子一般不起来了。

    钱虎的眉头皱了一下,看向古方,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安叹了一口气,说:“虎哥,那人参让我和包方卖掉了。”

    “什么?卖掉了?”

    钱虎猛地站了起来,大声说:“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哼!马上给我说清楚!”

    “白天的时候包方拿了根孩儿参来找我,我们布下一个局把它强卖给了一个外乡人,5000块,要不我们哪来钱喝酒?”

    钱虎气得身体都抖了起来,指着包方说:“你们……你们5000块就把6两重的孩儿参卖了?”

    “那根孩儿参是种出来的,用化肥种出来的东西长再大也没有用啊。”

    “屁!”

    钱虎气乐了,说:“你以为孩儿参是萝卜呢,弄点肥料、撒泡尿上去就能够长得大一点?你去给我种一根试试!”

    古安双手抖得厉害,不久前自己还和包方洋洋得意讹来5000块,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一回事!

    “认得那个人不?”

    古安一听就明白钱虎的意思,苦笑了一下说:“那些人是外乡人,而且我们是在汽车站那卖掉的,这还是十几个小时前的事情,现在哪还能够找得到人?”

    “妈的!”

    钱虎骂了一句,心有不甘却想不到别的办法。

    与此同时,罗山镇的某处小参园,临时架起来的高瓦白炽灯把不大的一处小坡照得像白天一般,关飞弯着身子跟在庄水身后——庄水是镇子上的老采参客,德高望重,今年已经80岁,但年轻的时候翻山越岭,东三省都趟过十来回,传说之中家里还藏着一根超过两百年的老山参,现在在罗山镇中也有七个参园。

    “就是这里?”

    庄水伸出手里的拐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平坡。

    “是的,去年春的时候我在这里撒下了不少参苗,所以那根孩儿参就在这里挖出来的时候我也没有想太多,只以为是种出来的东西。”

    关飞心里极为苦涩,人参是自己挖出来的但却认为是“萝卜”——如果不是钱虎还有庄水找过来,自己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

    “糊涂!这些年来你听哪一家参园种出过这样大的孩儿参?”

    拐杖重重地敲在地上,庄水老脸紧紧地崩了起来。

    “庄老……我……”

    头飞恨不得挖个洞钻下去,几百上千万的东西就这样从自己眼前飞走了。

    “哼!”

    庄水怒哼了一声,往前走去,人参有扎窝的可能,既然这里挖出了老山参,说不定还有别的,但是让他失望的是不管怎么找也没有找到野生的参苗——人工种植的倒是不少。

    “好地方啊,真的想不到罗山镇还有这样的一处好地方,我们之前竟然都不知道,你小子也是运气啊。”

    眼前的这一片小坡不到200平方,阴凉而湿润,三分之一的地上还长着几株老松树和阔叶防风林,这样的地方落在庄水这样的老参客眼里自然看得出来正是适合人参生长的地方。

    “这片地方没有人要,我才能够租得下来,谁知道……”

    罗山镇能够种人参的好地方早就被瓜分掉,剩下的都是些不要的边角地,一年前关飞咬咬牙借了十万块把参园开了起来,谁能够想得到没有人要的地方会藏着一条参王呢?!

    “唉,这也是命!”

    庄水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自己爷爷临终前说过一件事情,说有一年上山采参时看到一个身穿红肚兜、头扎冲天小辫的娃娃满山跑——这娃娃事实上是千年参王所化,成了精的存在。

    这或许是传说,但代代相传下来的这个故事至少说明罗山镇是有老山参的。现在倒好,没想到好不容易出现了却被当成萝卜卖掉了!

    “关飞,这样吧,我们打个商量,你的参园我来投资,每年给你十万,条件就是这一处地方种下去的参不能采,50或者100年后,这里的参就是了不得的东西,如果挖了,就由我们两家共同拥有。”

    参王既然已经被挖走了,再多感叹也没有用,现在最富贵的就是参王曾经生长过的地方,刚才庄水已经发现这里种下的参苗长得比别的地方更好!

    “行!”

    关飞没有考虑马上就答应下来,这对自己来说是好事,没有理由拒绝。

    罗山镇发生的这些事情,罗天一无所知,此时他已经和方茹等人坐上了回广海市的飞机。

    “难道这九天玄火令还会吸灵气之类?”

    罗天闭着双眼,看似在睡觉,但事实却不是,他正在“打量”印堂处的九天玄火令。

    通体漆黑的九天玄火令悬浮着,一动也不动,似乎一点变化也没有,但罗天总觉得不是这样——他总觉得从人参上吸了灵气之后,九天玄火令就发生了变化,但郁闷的是不管他怎么样研究,就是看不出来变化在哪里。

    研究了老半天,罗天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放弃了,这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印堂的九天玄火令充满了神秘,不知道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命运。

    似乎散发着一丝金光,但却很淡,淡到让人觉得这是不是错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