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巫术救人

作者:白马神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都市奇门医圣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千里追欢:首席宠妻成瘾神级农场宝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罗天,你昨天晚上去哪了?”

    刚一回到驻地马上就碰到了方茹。昨天晚上罗天离开后不久就狂风大作,倾盆大雨,方茹整晚不睡却没有等到罗天回来。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肯定是不能说的,罗天摇了摇头:“呵,出去巡了一下,这样的天气最有可能有人来捣乱。”

    “可是……昨天晚上大雨。”

    昨天晚上狂风暴雨,身处帐篷之中的方茹觉得天地都要塌了,她不敢想象罗天怎么能够在外面呆得住。

    “他这样的人就算是扔粪坑里也能活下来。”

    罗天一听就知道是李柱,他懒得和这样的人说话。

    “我回帐篷了,洗个澡。”

    看着罗天转身离开,方茹心里暗想昨天晚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是巡查也不用整个晚上都在外面。

    “谜一样的男人啊!”

    看到方茹就像看不到自己一样只是盯着罗天的背影,李柱忌火中烧,说:“不就是一个大头兵么?他哪里配得上你?!”

    转过头来看向李柱,方茹说:“李柱,你毕业于名校,家庭条件好,长得又不错,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高帅富。罗天呢,只是一个大头兵,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做保镖。”

    “呵,方小姐,你过奖了。”

    听到方茹这样说,李柱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胸也一下子挺了起来,这是三个月以来方茹第一次称赞自己。

    “打个比方来说,你就像是一桶水,清澈无比;罗天也是一桶水,但是比较浊。”

    “呵,谢谢!谢谢!你这样形容我真的是有一点汗颜了。”

    李柱脸上的笑容更多了,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趁机发出约会的邀请。

    “水太清了,一看就到底,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水浊嘛,就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什么,这样才有吸引力。”

    李柱笑容一僵,他不是傻子,方茹这是说自己根本比不上罗天、自己只是一个绣花枕头看着是好看,实际一点意思也没有!

    “方茹,你……”

    方茹笑了一下,说:“李柱,我只是打个比方,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罗天并不知道自己走之后方茹和李柱间发生的事情,回到帐篷后他匆匆地洗了一个澡,然而就在他刚刚套上衣服的时候却听到外面先是传来一声尖叫,然后一阵乱七八糟的脚步声响起,似乎所有帐篷里的人都冲出去一般。

    “难道又有人来抢东西?”

    罗天脸色一变,连忙冲出帐篷去。

    帐篷前空地上围着一圈人,全是考古组的人,隐隐可见围着的地方躺着一个老头。

    “怎么回事?”

    罗天用力分开人群,挤了进去,一看发现躺在地上的是这一次考察组的组长江铁生。

    “江老师一出帐篷就突然倒下。”

    方茹满脸惊惶,刚才自己和李柱说话的时候江铁生走出了帐篷,没走几步却猛然之间倒了下来。

    江铁生是自己当年读研究生时候的导师,这一次更加是为了帮自己才来的,如果出现什么意外自己会内疚一辈子。

    “李柱,你快一点看看江老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茹看向李柱,大声地叫感起来,整个考察队中只有李柱是医生,现在也只能指望他了。

    “我来看看。”

    看着人群中的罗天,李柱得意地笑了一下。

    罗天无语,人命关天的时候李柱还这样,真的是服了。

    “心跳不规则、呼吸困难、恶心呕吐、大汗……意识丧失,这是江老师这是心脏病发了,他应该带着药的,吃下去就好了。”

    几秒钟后,李柱站了起来,他觉得真的是天助我也,江铁生得的正好是自己擅长的心脏病,女人不是欣赏有本事的男人么?这下可大大地在方茹的面前露了脸。

    “心脏病?江老师从来也没有心脏病!”

    方茹吓了一跳,她对江铁生的情况相当熟悉,从来也没有听说过有心脏病这回事。

    “啊?不是吧?!”

    李柱一听顿时傻眼,脑中一片空白。

    “李柱,怎么了?”

    方茹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如果江老师此前没有检查出过心脏病,说明这一次是突发性心脏病……”

    “李柱,别唧唧歪歪,直接说现在怎么办?!”

    摊了一下手,李柱说:“如果在医院之中还有办法,现在我是无能为力。”

    “啊!”

    方茹惊叫了一声,身体一晃,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

    “咦?”

    李柱检查的时候,罗天也在打量着江铁生的身体,他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揉了一下眼睛,罗天凝神再次看向江铁生。

    “丝!”

    罗天倒抽一口冷气,他发现自己双眉之间似乎突然裂开来,一块木牌突然出现,然后自己就“看到”江铁生整个身体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气,特别是心脏的地方最浓,就像有一团墨一般!

    “这是鬼疰,用道指可破。”

    罗天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念头,而且那木牌不是自己从方茹那里拿来的所谓的九天玄火令么?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双眼间的印堂处?

    与此同时,罗天发现一股记忆涌了出来:

    阴气盈盛于内与阳气相背,失于协调,心暴痛、胸部烦闷,以道指引真灵击打内关建里穴,即可外引阳气入体调阴阳。

    这句话前一半说的是江铁生病的原因,后半句说的是治法,而且是巫术治法。

    “这个……”

    罗天傻眼了,整个人就像是木头一般站着一动不动。

    “李柱,你不是心脏病方面的专家么?怎么一点办法也没有?”

    李柱的脸红了一下,说:“这里什么仪器都没有,也没有药物,能有什么办法?”

    “江老师的双眼已经出现瞳孔放大的症状,这说明心脏已经骤停30-45秒,已经进入临床上所说的死亡状态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华佗再生也无力回天。

    方茹脚一软,再也站不住,往后倒去。

    罗天一见,连忙伸手扶住方茹。

    “这……这下可怎么办,江老师他……”

    斜斜地靠在罗天身上,方茹觉得天都塌了下来,如果不是罗天扶着早就软坐到地上。方茹双眼里涌出了泪水,很快就一串串地掉了下来。

    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江铁生,又看了一下梨花带雨一般的方茹,仿佛是鬼使神差一般罗天脱口而出说:

    “要不我来试试吧。”

    印堂之中的九天玄火令还有脑中的记忆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现在形势相当的危急,也顾不上考虑太多了。

    “你?!”

    看到方茹靠在罗天的身上,李柱双眼都要喷出火来,大声叫道:“哼!突发性心脏病的黄金抢救时间为4分钟至6分钟,否则大脑的细胞就会受到永久性的损害,不要说你不是医生,就算你是医生,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你能有什么办法?”

    罗天冷冷地盯着李柱:“要不你来?!”

    “我……”

    李柱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如果是在医院里他还有办法,但此处荒郊野外要药没有药,要仪器没有仪器,哪有什么办法可想?

    方茹抬起了头,这才发现自己几乎是贴在罗天的身上,脸一红,不过此时也顾不上害羞了,大声说:

    “罗天,你有办法?”

    “我在部队的时候学过一点急救术,但不知道有没有用,我只能尽力试一下。”

    “好!太好了!你尽管尝试一下,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我、还有江老师的家人都会感激你的。”

    方茹现在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任何一根稻草都不放过。

    “就他?哼!装模作样!”

    李柱相当不舒服,他觉得自己的权威被挑战——已经被自己判了死刑的人还活得了?更加不能忍受的是方茹看罗天的眼神!

    罗天不再管李柱,现在可是分秒必争的时候。

    治疗办法很简单,只要用真灵把心脏处的黑气击散就可以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罗天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用巫术救人。

    “呼!”

    仿佛虚空中突然出现一阵风一般,罗天随即感觉到什么东西“沾”到自己手上,一阵阵温热。顾不得多想,手腕往下,罗天狠狠地击打在江铁生的内关穴上,然后又击打在建里穴上。

    手腕往下,罗天狠狠地击打在江铁生的内关穴上,然后又击打在建里穴上。

    内关穴位于前臂正中,腕横纹上2寸,而建里穴则在上腹部前正中线、脐中上3寸。

    “啪!”

    “砰!”

    “啪啪!”

    “砰砰!”

    罗天有节奏地敲打着江铁生的内关穴和健里穴,丝丝真灵随着敲打从穴位钻了进去,慢慢地包裹着心脏的那一团黑气开始散去,颜色也在变淡。

    “有效!”

    方茹低声地叫了起来,她发现江铁生的呼吸已经比之前重了一点,不再是那种随时都会断的模样。

    “有什么用?!突发性心脏病必须在一个小时内打通堵塞的动脉,否则会引起心肌的彻底性伤害,不用说此时还没有醒过来,就算是醒过来也没有什么用,心肌受到重创之后活不了多久。”

    “李柱,你给我滚!”

    方茹脸色一寒,大声地叫了起来,眼看着情况刚刚好转李柱竟然说这样的话,她怎么可能不生气?!

    “方茹,我说的话虽然难听,但却是实话,我不像一些人在装神弄鬼!”

    罗天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这个时候他也发现虽然江铁生心脏处的黑气比之前减少了不少,但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自己的敲打就没有用了。

    咬了一下牙,罗天双手紧握成拳,狠狠地敲在江铁生的心脏处!

    “砰!!!!”

    罗天用力很猛,发出的声音很大,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你干什么?!你还嫌江老师死得不够快吗?”

    李柱看到这样,心里乐开了花,罗天竟然直接重击心脏病人的心脏,这绝对是加速死亡,日后肯定逃不了责任的。

    在心肺复苏与心血管急救之中除颤是一项重要的内容,一般来说有三种方式,分别是电击、药物和手法,其中效果最好的就是电击,最难也是效果最不明显的是用手叩击心前区。

    在李柱看来罗天是想通过敲打心脏来达到除颤的效果,但这绝对是天方夜谭,要知道就算是电击效果也很差!更加不用说罗天此时的手法很有问题——和打沙包没有什么区别。

    罗天仿佛没有听到李柱的话一般,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自己双手重击之下江铁生心脏处的黑气又减少了几分。

    “砰砰砰!”

    罗天双手交替,狠狠地击打在江铁生的心脏处。

    “这个……罗天,有用么?”

    方茹整个人都抖了起来,罗天此时击打的样子就像是在打一个沙包一般——唯一不同的是击打的对象是人!

    “呼~~呼~~~”

    罗天这个时候哪有时间说话?他的呼吸渐渐急促,如果只是打沙包他有信心连续用最快的速度击打半个小时呼吸也不会乱,但现在却没有那样简单。

    每一拳打其实都是聚集周围空气之中微薄的真灵然后借着击打送到江铁生的心脏处用来驱除黑色,这实在是太费力了。

    豆大的汗珠爬满了罗天的额头,但是他手上的动作依然保持着稳定的力度和速度。

    随着拳头一下接一下打下去,江铁生身上的血管开始涨大,最明显的是脖子处的已经爆涨起来,就像是一条条丑陋的蜈蚣一般,整个脸也涨得黑紫,仿佛随便一戳就会破掉一般。

    “砰!”

    罗天突然双手交扣,握成一拳,狠狠地砸在老人的心脏处。

    “叭!”

    仿佛是有什么东西破裂了一般。

    “扑!”

    一口黑血从老人的口中喷出,腥臭之气随之弥漫起来,中人欲呕。方茹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片死寂。

    “没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寂静被罗天打破,而随着他这一句话,躺在地方的老人身体动了一下,眼睛慢慢地张开,苦笑说:“痛死我了!”

    “江老师!”

    方茹猛地扑了上去,忍不住哭了起来。

    看到江铁生能够开口说话,罗天彻底松了口气——自己成功了!看着沸腾的人群,罗天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向自己的帐篷走去,这个时候他只想休息一下。

    “咚!”

    罗天一屁股坐在简易床上,他发现自己现在整个人就像是被抽空了一般,一点力气也没有。

    “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救活了江铁生?用巫术?”

    盯着双手,仿佛那不是自己的一般,救活江铁生证明自己脑中的那些巫术比如说符咒、占卜、扶乩是有用的!

    举起双手,罗天慢慢地捏出个与之前救江铁生时一模一样手印,温热的感觉马上出现。

    “这就是所谓的真灵?”

    所谓的真灵是指真灵之气,天地间或者是有灵性的动植物中都会或多或少存在,巫师能够通过手印、符等等引来真灵,是巫术能够起作用的关键。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闭上双眼,罗天慢慢地把注意力集中到双眉之间。

    “擦!”

    罗天发现双眉间真的悬浮着一块木牌,正是此前挂在脖子的那块。

    “奶奶的,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帐篷的布门被人掀开,一个人走了进来,罗天抬头一看,发现正是方茹。

    “谢谢了。”

    方茹拉了一张椅子,在罗天的对面坐了下来——如果不是罗天,此时江铁生恐怕都已经魂飞魄散了。

    “抽烟么?”

    罗天拿起烟盒,冲方茹扬了一下。

    “要。”

    方茹点了点头,今天的事实上绝对的惊心动魄,直到现在都还惊魂未定。

    “呼~~~~~”

    罗天狠狠地吸了一口,吐出一长串的烟圈,好一会才说:

    “没事了吧?”

    “嗯,应该没事了,江老师已经睡过去了。”

    方茹拉过一张椅子在对面坐了下来,说:“江老师胸口的地方有一个黑色的拳印,这个……”

    “哦,真的?没有注意到。”

    怎么可能会没有注意到?江铁生中的是鬼疰,简单来说就是中了某种邪恶的诅咒,鬼魂入体,吞噬他的精魄!但他却一点也不想说。

    “真的?”

    方茹看着罗天,双眼露出不相信的神色,江铁生胸口的那个怪异的拳印就像是一只没有肉的骷髅手狠狠地击打之后留下的,仿佛鸡爪一般,自己都注意到了,罗天会没有注意到?

    摊了一下手,罗天苦笑了一声说:“那个时候这么匆忙,我哪顾得上?”

    “这样吧,我想离开这里,但是江老师刚脱离了危险,长途跋涉之下恐怕……”、

    老实说,方茹是不想离开这里的,她知道自己想要找的石人应该就在附近,但发生在江铁生身上的事情让她意识到事情没有那样简单,再在这里呆下去恐怕事情会超出自己的想象。

    她已经还是考古新丁了,知道有一些事情自己碰不是,而且也不是科学所能够解释的。

    “这样吧,我开一副药吧。”

    罗天马上想起了一幅药,正适合江铁生用。

    方茹双眼亮了起来,说:“你还能开药?”

    事实上罗天能够把江铁生从鬼门关拉回来方茹就已经相当惊讶,没有想到竟然还能够开药!

    “呵,一幅祖传的药,我们现在就走吧,时间不等人。”

    药是巫药,但不能说,所以罗天就用祖传来糊弄过去。

    “这个……你看样子很累,要不要晚一点再去?”

    刚才罗天连烟都没有办法自己点、可见是多么的累。

    “你开车,我们到附近的镇子上找个中药店就行了。”

    “行!”

    方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罗天只是累一点而江铁生则是处于生死关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