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作者:高指导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我欲封天神霄煞仙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魔门败类全职修仙高手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袁三爷成了一滩死水,她一动不动的瘫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仿佛进入了另一个时空。

    由着他们把她换了一个又一个容器,最后被关在一个透明的水晶缸里。缸身被画了符咒,在里面使用灵力,就会触发警报,缚仙符自动启动。

    完全放空后,连被动的灵力吸收都消失了,外面的人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没法检测到她的存在。

    丹筠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已经死了?但面前的这滩水,这么多天,不多也不少,而袁三爷也是真的在他们眼前消失的,只剩下这滩水。

    每天,袁三爷都是在神游太空中度过。

    这天,她依旧放空,但意识的远方开始出现亮晶晶的东西,一片一片的,像一张网。

    又过了几天,意识飘到亮晶晶的东西面前,这东西确实是一张网。

    袁三爷伸手触碰,那东西像多米诺骨牌一般,从她触碰的地方开始慢慢坍塌,发出清脆的金鸣。

    随着坍塌越来越快,那金鸣也越来越大声,袁三爷感觉她的脑子要炸掉了一般,痛得在她还没有变回人形,就痛叫出声。

    外面守卫的人,听到水晶缸里发出的声音,还以为袁三爷变回人形了。仔细一看才发现,缸里还是只有一滩水。

    缚仙符也没有启动,他们搞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只好请来丹筠。

    然而,丹筠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又叫来玄武和鲲,贵离人也混在里面一同跟来。

    玄武和鲲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只有贵离人一眼就看出,这是她魂魄的封印正在被解除。世上只有一个种族能在魂魄种下封印,那就是人类始祖女娲一族,如果她的封印能解除,那是不是说明女娲再也不能控制她?

    贵离人想了想,没有声张,悄悄的退了出去。

    众人正在一筹莫展中,水晶缸里开始有了灵力波动。

    缚仙符自动启动,一道道的往水面压去,然而,那灵力却根本不受控制,疯狂的从水面溢出,一道道凌厉的打在水晶缸上。

    很快,水晶缸开始出现裂纹,丹筠害怕袁三爷逃出去,赶紧往符咒上注入灵力,玄武也紧跟着往里注入,而鲲却悄然的往后退了一步。

    “你干什么?”丹筠发现她不进反退,惊恐的问道,因为她的手已经不能从水晶缸上移开了,玄武也是。

    鲲笑了:“不自量力。”

    她与袁三爷的魂魄纠缠几千年,袁三爷魂魄中有封印的事,她早就知晓。早年,她也曾试图解除封印,然而除了消耗自身灵力,撑死不能修炼的袁三爷外,没有任何进展。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阻止我们?”玄武开口质问。

    鲲撇嘴耸肩:“我为什么要阻止?”她与袁三爷纠缠千年,很多事情都能感同身受。在袁三爷遭受背叛的时候,她也能感觉到那痛彻心扉的绝望。

    “我们不是朋友吗?”玄武气急。

    “我们从来不是朋友。”

    袁三爷正在被金鸣折磨,外面发生的一切她都不知道。

    痛了一段时间之后,她觉得自己似乎已经适应了这种疼痛,开始有精力想办法,来解决这种情况。

    但疼痛让她没有办法从意识中翻找解决之法,她只能开始运行体内灵力。

    当灵力运转起来,那疼痛居然真的开始减轻,但灵力也开始消散,当最后最后一丝灵力用完,那疼痛又席卷而来。

    但这次没痛多久,就有两道灵力接了进来,袁三爷一边快速吸收,一边运转。

    金鸣渐渐弱了下来,那亮晶晶的网也开始消失,网外一闪一闪的,像星星一般的亮点,开始往她体内撞来,除了不能动弹和脑袋涨得慌,没有其他感觉。

    突然,外接的灵力中断,还好,金鸣已经消失,她也恢复的对外界的感知。

    许洛华和鲲打成一团,丹筠和玄武都倒在一旁,不知是不是死了。

    袁三爷认清玄武不是狗剩之后,再看他,心中早已没了波动。

    只是奇怪,他们难到被偷袭了?可是,有谁能偷袭他们两个呢?还是说他们是自相残杀?

    许洛华得了新扇子之后,法兽的数量成倍增长,连鲲都不是他的对手。眼看打不赢,鲲一个转身跑了。

    许洛华想追,被丹筠叫住。

    “哦,原来没死啊!”袁三爷有些失望。

    “把陈寄凡他们都抓来!”丹筠接下来说的话,却让袁三爷打了个寒颤,她想干什么?

    许洛华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好。”

    丹筠挣扎着爬上椅子,坐好,面容阴森的看着重新进入死寂的水晶缸。

    袁三爷看着她阴森的面容,心中泛起不安。

    很快,陈寄凡等人被带到。

    丹筠拉着刘世涛,来到水晶缸前:“你不出来是吧?”

    说着一把扯掉刘世涛的胳膊,鲜血四溅!堂上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啊!”刘世涛痛极,但被缚仙绳困住,只能发出低沉的痛呼。

    “畜生!”袁三爷声嘶力竭的喊道,奈何身不能动,声音也传不出她的意识海。

    陈寄凡、沈韩杨吓得双腿一软,如果不是被缚仙绳捆着,几乎就要跪下来。

    见水晶缸内毫无动静,丹筠狞笑着,拧下了刘世涛的头。

    痛苦凝结在他脸上,血从脖子淅淅沥沥的滴在他瘫软的身体上,一时间,堂上除了丹筠癫狂的笑,几乎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啊!!!”袁三爷眼看着朋友死在面前,却什么都不能做,她用尽全身力气也抬不起哪怕一根手指。

    无助变成一道酸楚,冲入鼻腔,挤出满眶眼泪。

    “还不出来,下一个是谁呢?”丹筠丢掉刘世涛死不瞑目的头,转头看向沈韩杨。

    “不!”

    袁三爷的呼喊根本传不出意识海。

    沈韩杨见丹筠看着自己,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眼睛里都是惊恐。

    许洛华看不过眼,拉着丹筠:“不要这样。”

    “不要这样?!”丹筠笑着拂开他的手:“不要怎样?”

    “她是杀了人嘛!”丹筠指着水晶缸:“凭什么她杀了人可以逍遥法外?不用受惩罚的吗?我只是想要灵体而已。”

    “谁都不给我!我只能自己去抢!我有错吗?”

    丹筠已经疯魔,她撤去左手的灵力,那里光秃秃的,没有手掌。

    “就因为我是残疾,所以活该去死吗?活该被那些王八蛋欺负吗?”丹筠喊得声嘶力竭,之后想到,她已经报了仇了,她的仇人都死光了,又仰天长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