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第318章 奇观

作者:默默挖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号红人陆少的暖婚新妻法医狂妃惹火999次:乔爷,坏!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铁链织环,剑如密雨,封天锁地而来。葬刀会三公猛攻不缀,却难逾越雷刀界限。

    荒豹惊啸,皇霸千秋。刀无极目光冷静,倏然撤去皇天之护,改以堂皇刀式,不偏不倚厉行反击。

    锁刀之链如影随形,仍是不敌雷光过处。笃常春、命天荒只觉手头一松,整个人已被一股宏伟雄劲震伤内腑。同伴难以为继,痕江月骤失援手孤军深入,登被刀无极刀背击中,口吐丹红宝剑离手。

    不过,就在葬刀会三公落败之刻,盛华年与凤麟君觑准时机,草书行剑并狠毒辣掌,趁虚而入贴近刀无极身前。

    “啧,这样轻易落败,真是无用的小弟。如果是这种程度,永远只能是追逐我的影啊。”

    相似的面容,不同的心绪。痕江月落败瞬间,痕千古陡然抛弃手中利剑,内力有如绵雨缠丝,立将化影神锐纳入掌中,妖冶旋光划向闻人然,威势乍然更添三分。

    “戚太祖缠战秋筠,再让你们两人牵制我。剩下五人默契联合,率先围杀刀无极,再掉过头来对付我们。”

    涤罪犀角魔氛挥洒,定风止雨不露声色。闻人然暗留五分余力,不急不躁防备着沙尘中的塔铃剑音:“只可惜,他似乎低估了我师兄的实力。”

    “喔?二更赋·亥夜眠月!”

    招如轻烟缭绕、朦胧难辨,痕千古不以为意,剑术越渐精湛。而于彼方战局,凤麟君掌中刀无极躯体瞬间,却是如中坚石难动分毫。盛年华惊觉不对匆忙撤手,冷不防荒豹雷刀威力骇人,草书意剑瞬时溃散。

    “不对,撤!”

    不想五人联合不乏好手,依然拿不下天下封刀之主,步武东皇脑思急变,当机立断高喝呼唤。

    电光火石间,闻人然身周百步,骤被昏光暗笼。紧随其后,黄沙映月,窥视之人出手即臻上层,绵里藏针夹杀强敌。

    “鬼禅六断·梵鬼同悲!”

    意在抽身不在杀,双剑威能却无分毫减弱。但既早有提防,闻人然出手更绝,森罗鬼气消弭剑光,三青孽息更若跗骨之蛆,紧追痕千古不舍。

    但在痕千古察觉威胁即欲回身之刻,九重天外突见一道壮阔剑气裂地断山,掀起万丈沙霾掩护撤退。

    “休走!”

    变生肘腋同时,盛华年早已远遁。凤麟君却因掌中刀无极背门,反被邪天之元箍锁原地。骤见赤龙沉雄一吼,荒豹雷刀回身力剖,竟将凤麟君齐腰斩杀,余劲过处更令双公躲避不及,浑身溅血仰面暴毙。

    “你也不必留了。”

    虽念超轶主交谊,却知不容纵虎归山,闻人然不等痕江月反应,快影一刀横颈而过,当场将人格杀:“他们到底人多,一见不对就弃子而逃。不过,经此一役葬刀会势力大减。盛华年和绮罗生有仇,戚太祖又与超轶主有怨,短时间内应该难以为虎作伥。”

    “这两人狡诈慎思,除之必须尽早。可惜身披刀龙战袍,吾身法倍受迟滞,否则原该继续追踪。”

    豹刀铿然归鞘,刀无极沉稳回复,转念想起刚刚天外来剑,心有所感道:“另外,最后救人的剑气,说明戚太祖还有同谋。”

    “出手之人修为不在靖沧浪之下,却非我熟知的任何一人。我们若要追查线索,恐怕殊为不易。”

    眼下首要仍是欲界,闻人然凝视手中金狮币片刻,突地抓起痕江月尸体,干脆利落说道。

    “先将人送往鉴兵台,再请御龙天与天下封刀一起出力吧。”

    ————————————————————————————

    “异想天威!”

    甫脱阎王口,又入黄泉关。欲界第五天掌命凶煞拦路,首出手即见怒浪排涌逼命。

    厉掌裹尘杀至,扇舞浑海天光,无梦生虽是伤重,但知生死关头不容保留,立将癫不乱抛予葬云霄,豁命施为一搏生天。

    “哼,欲界金身不破,你们又能耐吾何?”

    浑厚掌力轰然交汇,涯十灭一步不退,挺身直捣黄龙。蓦然,万剑铺道凛寒芒,倏聚凝练剑罡竖劈疾坠,救伤者于必死。

    “古岂无人,孤标凌云谁与朋。高冢笑卧,天下澡雪任琦行。”

    孤傲诗韵未落,意琦行雪仇而至,澡雪在握挡护不移,昂然剑指涯十灭:“先有乱世为祸,再有伤友之举,意琦行剑下难饶。”

    “凭你?!”

    澡雪剑如电风驰,瞬息命中涯十灭胸膛,换来欲界掌命一退。但恃金身不坏,卷土重来的涯十灭,修为更超过往,不疑不惧厉掌劲推而出。

    “他之根基不俗,金身较之其他欲界信众更为坚韧。剑宿切忌正面强攻。”

    澡雪剑轻灵回护,意琦行瞬影神分,让过沉猛拳掌。耳闻无梦生告诫,剑宿灵思一动,十余剑戮身无损,登知对方所言非虚。

    “徒劳无功,无涯十方灭!”

    剑光披靡纵横,大地如遭千耕万犁,密布沟壑交错。意琦行眉心微蹙,不由略感棘手,亦无惧涯十灭凶威,谨守同时冷思破敌之策。

    反观另一方面,立志必为欲界扫清所有阻碍,涯十灭雄厚元功饱运,一马当先首发极招,浩瀚击出乍生飓风狂涛,震荡奔袭意琦行。

    “嗯……初心剑!”

    欲界掌命有攻无守,凶邪内力迫体生寒。危机降临顷刻,意琦行紧逼双眼,真元反是暗泄三分,霎时澡雪挥洒愈趋飘忽,令人难以捉摸。强招上手,过顶参云,剑趋极巅之境,澡雪穿破重重阻碍,倏尔与涯十灭擦身而过,些微高下已在须臾方寸间无声落定。

    “呃,是我小觑你了。”

    意识之剑跨越金身之限,打伤欲界掌命。然而历劫归来的涯十灭,修为尚在迷达之上,此刻竟是伤而不死,抚胸抑伤更添戒备:“可惜,你没第二次的幸运。”

    “仰仗金身外物,你,可堪为敌,却不足论武。”

    澡雪斜指向地,意琦行屹立不摇不改傲骨,凝眉肃色亦知敌人难缠之处。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刻,乍见巨脚破空踩向涯十灭,仿欲踏破山河,爆发轰然剧响。欲界掌命双手交叉挡架,面色骤转阴晴不定,思忖过后终究选择放弃,受劲借势而退。

    意琦行见状神色一怔,眼中闪过微不可查的犹豫。紧随其后,乍见紫雷开道,战云密布,降下暌违已久的至亲霸影,平淡开口质问。

    “绝代,你仍不愿随我回去面见王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