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第251章 道貌岸然

作者:默默挖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号红人陆少的暖婚新妻法医狂妃惹火999次:乔爷,坏!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倘若御天五龙合力出手,神级之下已无一合之敌。而就算仅仅是四龙齐鸣,也足够破除当世大多数机关通道。不过在此之前,闻人然还须确认击楫中流的立场,方能接续具体的计划。然而与醉饮黄龙交涉完毕,闻人然辞别刀无极的首站,却非直往逸宗,反而先和槐生念曦会面,同时来到薄情馆外围。

    “爹为什么来这?”

    “我们得将孔雀的事情通知慕容情。否则你抓了人独自在外游荡,岂不成为别人标靶?”

    末世圣传土崩瓦解,自然是树倒猢狲散。而孔雀当初被虓眼军督外派,本该回归集境军督麾下。但因同为霓羽族出身,闻人然略一思索就让神秀设法擒人,再亲自上门一会慕容情将其中内情讲个明白。而自从魔王子被送回四魌界,死国又再度闭门不出,慕容情便又将薄情馆修缮一新。只是相较以往,作为享誉苦境的名胜所在,来往的客流却已少了许多。

    “咦,这里的生意很冷清呢。”

    “战火肆虐之地,若非艺高胆大,谁人不是避之不及?而且,慕容情并不是特别看重钱财,开店不过讲个乐趣,盈利与否倒也不算重要。”

    对答间,父女两人已迈入薄情馆。只是富长贵见着神秀提人进店,急忙从柜台后方迎了出来,心惊胆战道:“哎呀,人客官有什么需要帮忙么?”

    “送一个熟人来薄情馆,不知馆主何在?”

    “这,不相关的人,薄情馆可不能收啊。”

    “人贩子,人贩子!”

    乍见昏迷的孔雀,鸟笼上的鹂大娘,立即叽叽喳喳吵嚷起来。银发少女见状,直接从一旁餐桌上取了一颗上等坚果,屈指弹入鹦鹉口中:“我们可是把她从人贩子手里救了出来,你不能血口喷人啊。”

    “好吃好吃,喷人喷人。”

    鹂大娘被收买得容易。富长贵只能摇摇头。而在此时,身着荣贵锦服的慕容情,已手拿着逗鸟棒,从楼上缓步而下。而在第一眼看到孔雀之后,慕容情眉心顿时一紧,虽仍从容不迫,却还是加快步伐来到二人面前站定,凝色问道:“这位是?”

    “我从末世圣传抓回来的人。爹说是你的同族,所以我们就把她送了过来。”

    “哦……”

    认真说来,末世圣传与慕容情,也有一段瓜葛。但如今天君既亡,再提旧事亦无意义。但见孔雀昏迷不醒,慕容情遂朝富长贵吩咐道:“将人送至客房,我有话与两位贵宾讲。”

    “是。”

    有些话不宜在公共场合多言。目送富长贵领人而入,薄情馆主随后便邀请闻人然父女往后院一谈。

    温泉轻雾缭绕,花香沁人心脾。漫步走在青石板上,慕容情寒暄一阵陡然停步,转回正题开门见山道:“恕我直言,观其装束打扮,她恐怕不是凯风寒泉的杀手。”

    “她现在是集境的人。”

    “集境?”

    远离江湖生涯,慕容情本不欲再染风尘。只是孔雀身份一清二楚,身为霓羽族的阿多霓自然无法置之不顾,沉吟反问:“她是烨世兵权的麾下,怎会为号天穹所用,难道?”

    “正如馆主所想一般。”

    闻人然道:“集境明面与苦境联盟,实际暗牟他利、意图不轨。孔雀就是烨世兵权手下的一员悍将,用来配合号天穹暗中对付苦境。”

    “可惜未曾逃过你们双眼。不过,你们既然将人送来薄情馆,想来也不想让她再回集境?”

    “饿着自己的肚子还要资敌,我可没有这种好心呀。”

    “嗯……虽非熟识之人,但她毕竟是吾之同族。任其受制于人,却也平白令吾让人轻看。”

    对如今的霓羽族纵无多少归属感,也不代表慕容情会容忍被外人欺辱。何况孔雀杀手出身,更让曾加入末世圣传的慕容情有种同病相怜之感。因此,没有后顾之忧的慕容情,考虑片刻终于决心接纳孔雀:“依阁下方才之演,集境现在该不会为一名女子大动干戈?”

    “除非他们有心彻底撕破脸面,否则营救孔雀的人,就不会是馆主的对手。”

    “看来吾又须歇业一段时日了。”

    把孔雀交待给慕容情,便有机会试探出集境真实意图。而有剑之初坐镇薄情馆,此地自然是稳如泰山。除非虓眼军督全军压境,否则绝难稳操胜券。而一旁的少女等到两人商议妥当,又无心提出一个更为稳妥的建议:“爹,这里的温泉很棒,我能在这儿玩几天吗?”

    “你要留下?”

    “嗯。”

    “有了双重保险也好。那记得别给馆主添麻烦。”

    “不会不会,我最多逗那只鹦鹉玩而已。”

    即将前往逸宗,闻人然也不想带着拖油瓶与击楫中流交涉,仔细交代一番之后遂启程赶赴。而现在的逸宗旧址,自从击楫中流归来,曾经失去的人烟气息,随着众多弟子的回归变得热闹起来。然而暗伏的潜流,却使表面上的和乐融融,显得有些诡谲莫测……

    不过,闻人然又非是要与逸宗拉家常,拜会击珊瑚后便径直前往击楫中流居处,亲见圣魔之仆。

    “许久不见,鬼觉神知。”

    “此地无鬼觉神知,只有击楫中流。往事不必再提,我也无回忆的兴趣。”

    无意遮掩内心厌恶,击楫中流负手而立,颇为不快道:“我刚从亡妻墓地归来。寒舍简陋,无以招待,让客人见笑。”

    “唉,我也从来没认为,你会配合我的问话。”

    浑厚邪气尽凝与掌,闻人然竟似不顾舍外逸宗门人存在,气机锁定面前白发老者:“但若杀了你,或许很多事情即可迎刃而解。”

    “杀我,你敢么?”

    击楫中流有恃无恐,阴沉森戾一笑,“杀了我,你们再想打开中阴界通道,就是难上加难。坐视敌人进入异境,你们却无办法针对,难道就是你来此所求?”

    “所以,你已与厉族合作?”

    “荒谬。击楫中流一生俯仰无愧,怎会与为非作歹的厉族合作!”

    “哟,听你话中之意,你与阎王等人合作,也是为了苍生喽?”

    “若非吾与你里应外合,你哪能胜得轻易?”

    一派道貌岸然,击楫中流矢口否认,宛若毕生皆为正义而行。而见对面之人无耻之貌,闻人然也没指望过击楫中流会在自己老巢口吐真心。

    “啧,老友苦心,我到此刻方才全然体会。如今圣魔厉三方皆将焦点放在老友身上,我可不能让你平白落险。恰巧我在来此之前,偶遇一名投缘之人。以他超卓之能,谅必定能护你周全。”

    “谁?”

    击楫中流瞬间警惕应心。闻人然却无欺瞒打算,只道:“他正与令嫒叙旧,应该很快就会来此一谢师恩。”

    “是他……”

    “壮怀千载,风云百态,天教麒麟峥嵘在。蛰雷阙,凌尧阶,一洗浊海,万象初开,忘世枕蓬莱。”

    蓦来一阵香风卷叶飘旋坠地,清韵诗声流响耳畔,格外悦人心脾。击楫中流侧身注目,骤见击珊瑚领人而入。来者身倚卧龙车,左擎轩辕灯,右挂并峰双器,手持御风扇,一袭白袷雪衣,足踏凌波金靴,虽是敦厚恭敬,眼中犹露神慧之色。

    “忌霞殇拜见恩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