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第162章 异数与惊叹

作者:默默挖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号红人陆少的暖婚新妻法医狂妃惹火999次:乔爷,坏!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炼制成三品长生珠,至多算是意外之喜。打击了阴谋鬼祟的血傀师,顺便封困了圣魔元史才是最大的收获。

    而在闻人然把圣魔元史送到佛乡的这段时间内,邪灵却舍弃了与九界佛皇作对,趁机围殴千叶传奇,将他送上了某处境域。之前为了为示敌以弱,千叶传奇早命日盲族精锐藏匿起来,反让自身陷入危境。

    当然,面对邪灵发动的强攻,恐怕以日盲族举族之力对抗,同样也是无济于事。

    “之前素还真和千叶合招使出的混沌之力,还是引起了对方忌惮。以日盲族的兵力对抗邪灵,基本上是以卵击石。饶是千叶传奇智可通天,碰上未来之宰他们也无济于事。”

    放下手中传信,闻人然倒不担心千叶传奇的生死,反猜测起集境将来的动向。现今苦境正道强盛,除了邪灵与死国这等势力雄厚的组织,反派不抱团也就是小打小闹的命。

    不过,就算说服千叶传奇,烨世兵权所带领下的集境,也未必能在神州站稳脚跟。闻人然一念及此,遂干脆暂将其搁置,倏地走出院门,准备接待将至的客人。

    “蜕变黑后并不愿接受道真的帮助……当事人既然不愿意,我也没什么办法了。”

    凛若梅遭受毒害,又受逸冬青火上浇油,牧神不免怒不可遏。从北芳秀转述之中,闻人然推得现实,同样也感无可奈何。

    牧神心智偏激,黑后野心勃勃,都不是好相与的人。但为一心爽快胡乱开杀,同样不是闻人然的风格。

    而为弥补曾经过错,倦收天却不愿就此放弃,是以才会找上闻人然:“黑后明言,两天内再无解毒之方,凛若梅必死无疑。吾担心牧神为了泄愤,会当场杀害黑后。届时两边冲突就无可避免。”

    “刚刚你不是说,逸冬青要求魄如霜不得求助道真?”

    “虽然黑后死志决绝,魄如霜念在姐妹之情,并未照其所言放弃。”

    “这,我大概清楚你的意思了。”

    逸冬青求死并不代表她之亲人就会接受。道真也只能尽量满足魄如霜的要求。若要换得牧神松口的机会,凛若梅绝对不能死。而如果不想连累道真卷入风波,替宗女化毒这桩麻烦事,倦收天自然得设法解决。

    闻人然斟酌片刻,反问道:“道真没有认识的神医吗?”

    “并无精擅解毒的医者。”

    耳闻否定的回答,又一想倦收天中毒多年而不自知,闻人然顿时觉得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不由叹了口气道:“我与牧神早已决裂,冒然前往将致误会,只能让明月心陪你们走一趟了。”

    “偏劳。”

    ————————————————————————————

    “吾或许在期望着你会有一种解释,让吾体谅,但……哈,咱们来不及走上论交之路,便已横剑相对。惋惜的是,武决的路上,证不了剑道,只余问仇挂恨。礼尚往来,此石无杀,唯有吾之心情,待你解开吾之石中心,便是咱

    们一战之时。”

    解开石中谜,反困剑中心。三日回访之期甫过,双方已是生死对立。狭小空间内,弥漫的一丝丝剑意,竟是由故友血仇累积。挖掘出意外之讯,更感殢无伤真实目的,剑之初顿陷踌躇。

    杀与不杀,一念未决。今日的薄情馆,骤逢杀星天降,霎眼突来魔火肆虐,死伤一地武林客。

    “薄、情、馆。薄情啊,这里的主人怎看起来一点都不薄情呢?”

    认出来人形貌,慕容情心生防备,冷肃回复:“江湖厮杀,最是正常不过。但你坏了生意人的买卖。粗鲁的恶客自须给出相应的赔偿。”

    “唉,口是心非的虚伪之人,为何总是如此讨厌。就像此地的美酒,嗅在鼻内总是有一股********的腐味?”

    魔王子有意无意的言语,灌入眉凛怒意而现的慕容情耳中,仿佛有意刺激对方。

    熟料,挑衅的眼光陡然收敛,魔王子竟在赤睛吐槽、对方质问之前率先而动,虎掌生风吐烈炎,身幻瞬近慕容情。而虽对魔王子暴起伤人有所提防,慕容情振袖提元拆架来招,犹感邪火难祛,肢接之际热能持续累积,所着锦服须臾已是多处焦灼。

    然察来人凶恶,未待魔王子肆意逞凶,一道清瘦俊影横空降现,临机阻截魔王子气势骇人之招,居侧悍对火宅异数。剑指抵魔掌,登使山崩海啸,掀动壮阔波澜,各显宗师风采。久未再见的四魌顶峰,终在此刻爆发冲突。

    “你眼下的目标,不该是旁人。”

    沉稳内敛之声,却透超卓之韵。左掌顺势轻拨,转将慕容情带离,剑之初撤指巍立,神情淡然道:“殢无伤才走未久,你便来到薄情馆。是你对他还有忌惮?”

    “莫名其妙。”

    细细体会着掌心轻微灼痛,魔王子矢口否认道:“用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剑之初,你这样怎才猜得准我的来意?”

    “颠三倒四,别人可能不会等你说清来意,就已选择生死之决。”

    “赤睛,你弄错了。连杀害他无数朋友的慈光禁忌,剑之初都能视若不见。我还未碰到慕容情一根汗毛,他又怎会对我刀剑相向?”

    讽刺的语句,有如尖锐的利剑,插向剑之初心槽。长眉上挑浅见怒色,剑之初犹似泰山不动,镇定如常:“染血之剑,终有偿罪之日,却非是你滥杀理由。”

    “这种强抑愤怒的模样,真是值得令人欣赏。剑之初,我们的游戏刚刚开始。等你重视的人死绝,看着你一步步崩溃倒塌,最是趣味不过。”

    周身剑意倏涨,剑之初道:“你认为,吾会坐看你为恶?!”

    “哎呀,赤睛。我好言相劝,对方竟恶声恶气,是不是叫狗咬吕洞宾?”

    “好言相劝,何时?”

    魔王子貌若气愤不平,语气却似异样冷漠机械,道:“吾劝他保护好身边的人啊,这也有错吗?”

    “你只是单纯的逼他动手。”

    “那他为什么还不打我?”

    “担心他身后的挚友?”

    “赤睛,唉,吾始终不明白。人明明不敢动手,却还要撂下狠话,这其中有何意义?自我满足,自欺欺人,还是色厉内荏?”

    “故作姿态,证明他们不是不曾努力过。”

    不看慕容情铁青面色,魔王子利落回身不耐废言,宛若全然失去兴趣。赤睛冷目一瞥二人,随即不紧不慢跟上。

    “且慢。”

    殊不料,慕容情正待争辩之际,魔王子竟出人意表停下脚步,嘴角勾起玩味弧度。

    掌心蕴养成熟的不像果中,露出蠢蠢欲动的果实。蓦然,一股横断天地的力量轰击方圆,薄情馆登时毁于一旦。高达数千丈的晶莹剔透光球,摧枯拉朽毁灭一切,沿着固定的轨道,不断摧残苦境大地。

    慈光惊叹不假思索,饱提内元催运极心禅剑,誓欲抗阻不像果破灭之路。魔王子却在此刻雄发一掌,惊世邪力打在不像果后方,叠加邪元登时突破宗师防护,使得剑之初负伤呕红。

    “剑之初……你们?!”

    慕容情惊怒之刻,却被赤睛反手拦截。魔王子坏笑一声,有意给对手积压。

    “剑之初,万人敬仰的惊叹、宗师,你千万不能退啊。退了,可是要死千千万万的百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