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0章 我的人,你也敢调|戏?(2)

作者:唐玉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号红人法医狂妃陆少的暖婚新妻惹火999次:乔爷,坏!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陆少的暖婚新妻最新章节!

    “穆司爵”这三个字,本身就自带超强杀伤力。

    穆司爵这个人再严肃起来,杀伤力堪比原子弹。

    哪怕他针对的目标不是许佑宁,许佑宁还是不可避免地颤了一下,很想安慰一下自己给自己压压惊。

    老霍似乎是习惯了这样的穆司爵,依然嬉皮笑脸,不以为意地说:“穆七,我又不跟你抢媳妇,你凶什么凶?走就走!”

    说完,老霍逃似的走了。

    许佑宁这才反应过来,老霍刚才的淡定只是装的。

    这么看来,穆司爵的杀伤力,还是很恐怖的。

    穆司爵看着老霍的背影,唇角突然上扬了一下。

    许佑宁以为自己看错了,使劲眨了眨眼睛,穆司爵唇角的笑意还是没有褪去。

    她不解的看着穆司爵:“老霍的话……哪里这么好笑啊?”

    “不好笑。”穆司爵说着,唇角的笑意反而更深刻了,接着话锋一转,“不过,他总算说对了一句话。”

    许佑宁想来想去,老霍总共就说了那么几句话,她实在想不到,有哪句可以成为挂在墙上流传下去的至理名言。

    她还在琢磨,穆司爵就接着说:“我们后天一早回a市,下午去领结婚证。”

    领、证?

    许佑宁差点被海鲜汤噎住,咳了好几声,不太确定地问:“我们……去领证?”

    穆司爵挑了一下眉,危险的看着许佑宁:“不可以吗?”

    许佑宁被穆司爵镇住了,忙不迭点头:“当然可以啊!”就是……太突然了啊!

    穆司爵很满意许佑宁这个答案,顺理成章地说:“我就当你答应了。”

    “……”

    一瞬间,许佑宁有千言万语涌到喉咙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无语的看着穆司爵。

    穆司爵成功套住许佑宁,心情大好,眼前的海鲜汤似乎也不那么讨厌了。

    许佑宁还是有些消化不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看了看手上的戒指,陷入沉思。

    现在想来,老霍没有说什么至理名言,不过是“媳妇”两个字触动了穆司爵的神经,让穆司爵当即就想和她结婚。

    据说,每个女孩都对“结婚”抱着最美好的幻想。

    许佑宁也觉得,怎么能不美好呢?

    那一天,沾着露水尽情绽放的鲜花,纯白的婚纱,最亲的亲人和最好的朋友,还有那个下定决心与之共度一生的男人……

    那应该女孩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天吧。

    可是,她不一样。

    从她决定跟着康瑞城那一刻起,“结婚”就成了她人生中最不敢想的事情,因为她无法确定自己能不能活到步入婚礼殿堂的那一天。

    一语成谶,她的担心,居然是正确的。

    她遇到了那个想和他共度一生的人,可是,她的身份,她的病情,都不允许她和穆司爵成为法律意义上的夫妻。

    穆司爵看见许佑宁端详着戒指,以为她在想婚礼的事情。

    她拉过许佑宁的手,紧紧裹在手心里,说:“我们回a市后,季青他们就会对你进行治疗。我们来不及办婚礼。但是,我答应你,你康复后,我一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好。”许佑宁笑了笑,但是下一秒,她的笑容就慢慢暗淡下去,“可是,你忘记了吗?我之前和康瑞城有关系,国际刑警一定会调查我,我是不能跟你领证结婚的。”

    许佑宁以为,穆司爵至少会露出愁容。

    可是,他的神色就像听见她说“今天可能有雨”一样,平静淡然,一点都不为这件事发愁。

    实际上,是因为这对穆司爵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大事。

    穆司爵把许佑宁的手攥得更紧,告诉她:

    “你现在是许佑宁,一个从小在a市长大,没有出过国门,和康瑞城毫无关系的许佑宁。康瑞城手下的那个许佑宁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佑宁,现在,你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干净,你再也不需要担心自己的身份。就算是国际刑警来了,他们也没有借口为难你。”

    “……”

    许佑宁明白穆司爵的意思。

    简单粗暴地说就是,穆司爵洗掉了她的黑历史。

    不知道什么时开始,她已经彻底摆脱了和康瑞城的羁绊,她过去所做的一切统统归零,像没有发生过那样。

    她变成了一个在g市生活成长的、普普通通的姑娘。

    所以,她不但拥有一个合法身份,还和穆司爵彻底撇清了关系,再也不用担心国际刑警会找上门了吗?

    许佑宁不可置信的看着穆司爵:“你是怎么做到的?”

    “易如反掌。”穆司爵轻描淡写地说,“你只需要知道,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许佑宁起身,扑过去一把抱住穆司爵,紧紧地圈着他不肯放手。

    穆司爵倒是很喜欢许佑宁这么主动,但是,这毕竟是公开场合。

    他试图让许佑宁松开他,许佑宁却完全没有放手的迹象,过了好半晌,她哽咽着用哭腔说:“穆司爵,谢谢你。”

    自从外婆去世后,许佑宁每一天都在后悔当初决定跟着康瑞城。

    她唯一的安慰,就是通过康瑞城,她才认识了穆司爵。

    可是,天大的安慰,也不能改变她害死了外婆的事实。

    从那个时候开始,许佑就一直在想,她要怎么才能彻底撇清和康瑞城的关系?

    没想到,穆司爵帮她做到了。

    就算她和康瑞城曾经的羁绊不可能被磨灭,但是在形式上,她和康瑞城从来不曾相识,也未曾打过交道。

    这对许佑宁来说,相当于改写了她最不愿意面对的那一段人生,这已经足够了。

    穆司爵抚了抚许佑宁的背,说:“佑宁,我不仅仅是为了你,也为了我。”

    许佑宁坐回位置上,越想越觉得好奇,试探性地又一次问:“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穆司爵当然不会告诉许佑宁实话,轻描淡写地说:“我当然有自己的方法,不过,一般人做不到。”

    许佑宁调侃道:“对,你是二般人!“

    穆司爵:“……”

    许佑宁一直都知道穆司爵很厉害,但是,她的事情毕竟关系到国际刑警。

    穆司爵不但能把她的过去一笔勾销,还能使唤得动国际刑警来救她。

    这是不是……太神奇了一点。

    许佑宁突然盯住穆司爵,问道:“你该不会是国际刑警的人吧?”

    “……”穆司爵无语地澄清,“我和国际刑警没有关系。”说着舀了一勺汤,直接喂给许佑宁,“快点吃,吃完回去休息。”

    再说下去,他怕自己会露馅。

    许佑宁也懒得问了,再加上鱼汤的味道实在鲜美,对她的吸引力太大,自然而然地就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吃完中午饭,在米娜和几个手下的护送下,穆司爵带着许佑宁回酒店。

    许佑宁感觉自己快要散架了,打了个哈欠,软软地瘫到床上。

    穆司爵见状,说:“睡吧。”

    许佑宁没有闭上眼睛,反而叹了口气,说:“穆司爵,我有点担心……”

    “你担心什么?”穆司爵像一个无所不能的超人,“说出来,我帮你解决。”

    许佑宁轻轻地摇了摇头,意思是,穆司爵帮不了她。

    她沉默了好一会,缓缓说:“我发现我越来越嗜睡了。我担心万一有一天,我睡着睡着就醒不过来了。”

    接受完康瑞城的训练后,许佑宁以为,她已经做好接受意外的准备了。

    直到现在,直到遇到穆司爵,她有了和穆司爵相守一生的想法,她才发现,原来她经不起任何意外。

    否则,这一刻,她不会这么害怕。

    “我跟你保证,不会。”穆司爵定定的看着许佑宁,仿佛要给他力量,“佑宁,你一定醒过来,而且,我会在你身边。”

    这句话,的确令许佑宁安心很多。

    她笑了笑,端详着穆司爵:“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说情话这么溜?”

    穆司爵果断把锅甩给许佑宁:“因为你没给机会。”

    “……”许佑宁对自己无语了一下,拉过被子,“我要睡了!”

    她是真的困了,再加上不再担心什么,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穆司爵叮嘱米娜照顾好许佑宁,随后离开酒店,去为今天晚上行程做准备。

    来之前,他就已经决定好了。

    今天晚上,一定要让许佑宁终生难忘。

    这一觉,许佑宁直接睡到下午五点。

    她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西沉,房间被残阳照得懒洋洋的,让人想就这么一直睡下去。

    但是,许佑宁觉得,再睡下去,她全身的骨头就真的要散架了。

    她坐起来,走出房间,看见米娜一个坐在客厅看书,下意识地问了一句:“米娜,他人呢?”

    米娜当然知道许佑宁口中的“他”指的是穆司爵,说:“七哥说他有点事,出去了。”

    许佑宁想了想,撇了撇嘴:“骗子!”

    虽然这么说,但是,她的语气里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

    偏偏就在她话音落下的时候,穆司爵出现在客厅,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你刚才说什么?”

    许佑宁吓得心脏都差点跳出来了,讷讷的问:“我刚才说了什么?”

    看清爽的书就到【恋上你看书网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