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穆七,我感觉你在吃醋

作者:唐玉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号红人法医狂妃陆少的暖婚新妻惹火999次:乔爷,坏!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康瑞城的五指如同铁钳,紧紧钳住许佑宁的咽喉。

    许佑宁下意识的张开嘴巴,呼吸道却像被堵住了一样,四周的空气越来越稀薄。

    死神近在咫尺,许佑宁只好用眼神向康瑞城示软。

    应该是货物出事的消息传来了,她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装得越无辜越好。

    康瑞城又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像是要硬生生把许佑宁的脖子掐下来一样:“要运去波兰的那批货被穆司爵派人阻截了,所有的货都石沉大海,你知不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我不知道。”许佑宁的声音艰涩却冷静,“这种行动,穆司爵都是直接派人去办,不会跟我商量,他也没有理由跟我商量。明知道穆司爵有仇必报,你给了他一枪,就应该提防他报复!”

    许佑宁很庆幸自己被康瑞城掐着,表情可以光明正大的扭曲。

    否则,按照康瑞城对她的了解程度,她这一番说辞不一定能骗过他。

    “……”康瑞城嗜血的目光紧盯着许佑宁,过了许久,他开口道:“穆司爵回国那天,你自己做决定。如果你选择留下来,我会替你摆平一切,你可以用新身份继续生活。当然,如果你选择跟着穆司爵回去,我也不会拦你。”

    “……”

    许佑宁心中满是疑惑,为什么让她自己做决定,还是在穆司爵回国那天?

    直觉告诉许佑宁,康瑞城给她选择权的用意,绝不止表面上这么简单。

    康瑞城看穿了许佑宁的疑惑一般:“你不是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吗?穆司爵伤得不轻,至少要在墨西哥逗留四五天,你可以利用这个时间把答案想清楚。又或者,穆司爵会想办法救你,到时候,不用你想,答案会自动浮上你的脑海。”康瑞城的脸隐在浓浓夜色中,表情高深莫测。

    “……”穆司爵会想办法救她?

    闻言,许佑宁心中没有一丝欣喜和期待。

    “这样的女人我多得是,既然你独独看上了最不起眼的许佑宁,送你。”

    穆司爵的话历历在耳,他轻而易举的就可以把她送出去,她怎么还敢抱有任何期待?

    “为了不让穆司爵起疑,这几天我会派人看着你。缺什么,你可以跟他们说。”停顿了片刻,康瑞城又特意强调,“阿宁,好好呆在这里,不要让我发现你有什么异常。”

    许佑宁自嘲的笑了笑:“你放心吧。”

    就算她曾经对穆司爵抱有期待,经过这件事之后,她也可以彻底死心了。

    现在就可以对她这么绝情,她的身份暴露后,穆司爵更不可能会对她心软,她只有回到康瑞城身边才能活下去。

    她还能有什么异常呢?

    此时此刻,她只想知道,穆司爵会不会有那么一丁点担心她?

    ……

    ……

    墨西哥城私立医院。

    沈越川还在研究康瑞城发来的照片。

    照片上,许佑宁浑身湿透蜷缩在墙角,湿漉漉的头发盖住了一边脸颊,另半边脸颊又红又肿,清晰的印着一道五指痕,唇角还有鲜血的痕迹。

    “小可怜,真像惨遭虐待的小动物。”沈越川把手机还给穆司爵,“康瑞城还真是个变|态!”

    穆司爵英俊的五官就像封了一层薄冰般冷峻:“做戏而已。”

    “佑宁脸上的伤可不像。”沈越川故意把照片放大,“你看见那道五指痕了吗?得下多重的手才能把人打成这样?”

    穆司爵刻意忽略了心头刺痛的感觉,冷冷一笑:“如果你真想用一个人威胁另一个人,会去打脸?”

    沈越川想想也是,连他这么善良可爱的人,都是直接把人打到半死或者随便把那只手脚卸下来给对方寄过去的,打脸……更像是在泄愤。

    康瑞城大概是因为要运去波兰的那批货被阻截,平白无故又损失了一大笔,一怒之下失去理智才动手打了许佑宁。

    “你打算怎么办?”沈越川问。

    “什么都不办。”穆司爵修长的五指淡定的在笔记本键盘上敲击着,条分缕析的道,“许佑宁也许是自愿跟穆司爵走的,她想帮康瑞城争取回那笔生意。我派人去救她,就等于把那笔生意送给康瑞城,你不觉得这听起来像个笑话?”

    沈越川摸着下巴沉吟了半晌,突然说:“穆七,我怎么觉得你在吃醋?”

    穆司爵的动作蓦地停下,一个锋利的眼刀飞向沈越川:“你是不是想在墨西哥多呆几天?”

    沈越川连连摆手:“我一分钟都不想再多呆了!”

    他睡醒后跑来医院,就是为了告诉穆司爵他明天就回A市的,没想到会碰到许佑宁被“绑架”这么狗血的事情。

    其实,穆司爵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无动于衷。

    小杰一回来就被派到了鸟不生蛋的地方执行任务,还连累了他整队小伙伴。

    看到康瑞城发来的照片后,穆司爵一直攥着手机,沈越川很怀疑这台手机会在穆司爵手里变成碎片。

    那一刻,康瑞城如果在穆司爵面前,沈越川毫不怀疑穆司爵会把康瑞城碎尸万段。

    但,他硬生生忍住了所有冲动,更没有主动给康瑞城打电话,先入为主的给了康瑞城一种他并不在乎的印象。

    和康瑞城通话的过程中,穆司爵的口吻有多冷漠,表情就有多阴沉。

    他那么用力的攥着手机,指关节都泛出苍白的颜色;他的眸底明明是一片冷腾腾的杀气,却没有在通话的过程中透露出分毫。

    他漫不经心的应付着康瑞城,扬言可以把许佑宁送给康瑞城,听起来就好像他真的不在乎许佑宁的死活一样。

    只有沈越川知道,穆司爵或许只是在赌,试探性的问:“所以,你真的不打算救人?”

    穆司爵冷冷的说,“许佑宁在自己人身边,配合拍完那组照片,她就可以吃好睡好,我们有必要救人?”

    “好吧。”沈越川无奈的摊手,“这是你和佑宁之间的事,你们俩这种情况,任何外人都不方便插手。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要让简安知道佑宁被绑架了就行。”

    说完,沈越川离开,弥漫着消毒水味道的病房里,只剩下穆司爵一个人。

    不知道怎么的,情绪莫名的有些烦躁,穆司爵只好放下笔记本电脑。

    看到康瑞城发来的照片,他就已经猜到康瑞城的目的了。理智告诉他,这也许只是许佑宁和康瑞城联袂上演的一出戏,但看着许佑宁红肿的脸颊,还是不可避免的心如针扎。

    哪怕是他,也不曾这样对待过许佑宁。

    为了帮康瑞城,许佑宁就甘愿被这样虐打?

    穆司爵不知道自己是吃醋,还是怒其不争,总之一种莫名的情绪驱使着他说出了那些绝情的话。

    他心里很清楚,经过了报价事件,许佑宁应该已经怀疑自己的身份暴露了,早上她也已经试探过,只是他没有让她找到确凿的证据。

    许佑宁那么怕死,又明知回到她身边只有死路一条,这一次被康瑞城“抓”回去,她也许会把握这个机会,谎称自己死了,换个身份继续跟着康瑞城,继续当康瑞城的武器,再也不会回来,他以后再也不用见她。

    穆司爵并不是在给许佑宁一条生路,他只是习惯了权衡利益,既然把许佑宁救回来除了泄愤之外没有其他用途,那么他就没必要做愚蠢的牺牲。

    另外,如果许佑宁想回来,她会自己回来。如果她觉得康瑞城身边更好,那就让她留下。

    从此以后,他就当许佑宁被杀了,不管她以什么身份继续活下去,在他眼里,她都只有一个身份——康瑞城的人,一旦威胁到他的利益,杀!

    就这样,几天的时间转眼就过,穆司爵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他生来就有着比常人强悍的体质,再重的伤,只需要卧床休息几天就能恢复得七七八八。

    几年前他受过一次很严重的伤,消息在G市的道上传得沸沸扬扬,一些人蠢蠢欲动想趁机取代他在G市的位置。

    他咬着牙离开病房,硬生生把那些来试探的人一个一个挡了回去,康复后,再逐个收拾得干干净净。

    那以后,他没再受过伤,偶尔有一些消息误传出去,也没人敢再动把他拉下去的心思。

    这次他受伤的消息,沈越川把封锁工作做得很好,至少阿光没有察觉到G市有什么异动,让他安心在墨西哥养伤。

    就这么风平浪静的又过了两天,康瑞城准备出院。

    首先被震惊的,是这几天负责保护穆司爵的杰森他们。

    小杰满怀愧疚的走后,杰森成了临时队长,他每天都在替小杰想办法把许佑宁救回来,万事俱备,就差穆司爵一句命令,穆司爵却迟迟不开口,甚至半个字都不曾提过。

    杰森按捺不住主动提过一次,结果差点没被穆司爵那个眼神吓尿。

    一众兄弟都在想,是不是穆司爵不想救人?

    可是穆司爵不是那种人,他从来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手下,哪怕那个手下只是一个小卒,而小卒到许佑宁,距离了一万个他们。

    杰森一度对兄弟们说:七哥一定有计划,只是时机还没到。

    可今天,穆司爵突然说要出院,关于许佑宁没提半句,只是让杰森去结清住院的费用,抹去他的住院记录。

    一切妥当后,穆司爵带着人离开医院,直奔机场。

    许佑宁就这么被留在异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