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被推,流产?(2)

作者:唐玉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号红人法医狂妃陆少的暖婚新妻惹火999次:乔爷,坏!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凛冬的深夜,长长的马路上只有路灯的倒影。

    突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路的那头开过来,速度就像从拉满的弓上脱弦而出的箭,快得什么都看不清,只留下和深夜的寒风碰撞出的呼啸声。

    苏简安坐在这辆车的后座,双手护在小腹上,脸颊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

    小腹越来越痛,她感觉有什么正在远离自己,或许是意识,又或许是别的。

    她咬紧牙关,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无论如何,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她都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

    “简安,再忍忍,我们很快到医院了。”苏亦承的声音还算镇定。然而,方向盘上指节泛白的手泄露了他内心的焦虑和担忧。

    苏简安虚弱的“嗯”了一声,闭上眼睛,突然很想陆薄言。

    如果陆薄言在的话,她可以不用这样闷声忍受,她可以无所顾忌的靠在他怀里,告诉他她有多痛。

    陆薄言一定会抱紧她,握紧她的手,让她再坚持一会,很快就不痛了……

    可现在……陆薄言应该正对她失望到极点吧。

    ……

    二十分钟后,苏亦承的车子停在第八人民医院急诊的门前,医生护士早就候着了,忙忙把病床推过来。

    苏亦承连车门都来不及关上,冲下车把苏简安抱出来,和医生一起用最快的速度送她到二楼的急诊室。

    最后,苏亦承被护士拦在急诊室门外,望着紧闭的大门,他十年来第一次觉得无助。

    自从母亲去世,苏家天翻地覆后,他就明白以后苏简安只能靠他了。

    可现在发生这样的事,他除了等,竟然不能再为简安做任何事。

    一切都只能听天由命。

    没过多久,走廊上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萧芸芸下午五点就下班回家了,正要睡觉的时候接到苏亦承的电话,打了辆车匆匆忙忙赶到医院,终于见到苏亦承,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表哥,表姐怎么样了?”

    “要等医生出来才能知道。”苏亦承抬起手,拇指按上太阳穴,手心遮住眼睛,也遮住了他眸底的担忧。

    萧芸芸出于职业本能,在心里想到了最坏的可能:苏简安流产,失去孩子。

    在医院工作,这样的事情她三不五时就能听到妇产科的同事提起,可真的发生在亲友的身上,她还是没有办法接受。

    更何况,苏简安很爱这两个孩子。告诉她怀的是双胞胎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前所未有的欣喜。

    有孩子,苏简安和陆薄言将来尚有一丝可能,可如果苏简安在这个时候流产,陆薄言大概会以为根本就是她狠心的拿掉孩子,不可能会相信她们的解释。

    这样一来,陆薄言和苏简安……萧芸芸不忍心再想下去。

    急诊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对于苏亦承而言,却好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那扇白色的大门终于打开的时候,他几乎是想也不想就迎上去:“医生,我妹妹怎么样?”

    “这次很幸运,送来得及时,孩子保住了。”医生摘下口罩,神色严肃的低斥,“但你们也太大意了,她是孕妇,不能受刺激更不能受惊吓,哪怕一点也不行!以后注意点,没人敢保证他们母子下次还有这种好运气。”

    苏亦承堂堂承安集团的总裁,他都忘了有多久没被这样训过话了。

    但此刻,医生所有的训斥他都甘之若饴,点头道谢:“下次我们会注意。田医生,谢谢你。”

    “不客气,这是我们医生该做的。”田医生的口气有所缓和,接着说,“去个人给孕妇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观察两天,没大碍的话大后天就可以出院。”

    萧芸芸拿了苏亦承的卡去办手续,苏亦承把苏简安送进病房。

    急诊早已结束,苏简安小腹上的绞痛也缓解了,可她的双手依然护在小腹上,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目光没有焦距。

    苏亦承握住苏简安的手,轻声安抚她:“简安,没事了。”

    过了半晌,苏简安才讷讷的点点头。

    刚才在急诊室里的时候,她全程都是清醒的。

    她清楚的感觉到医生和护士围着病床忙成一团,主治医生不停的下达指令,护士抓过她的手,冰冷的针头毫不犹豫的刺入她的血管,输液瓶里的液体一滴一滴的落下来……有人温柔的安慰她,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和萧芸芸一样,她想到了最坏的可能:流产,失去这两个孩子。

    那一刻,她被强烈的不安攫住,她想哭,想找陆薄言,哪怕只是听听他的声音也好,可是她不能。

    她只能躺在那里,让医生替她挽救孩子的生命。

    她已经失去陆薄言了,再失去孩子……她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

    在急诊室里躺了一个多小时,苏简安却感觉好像躺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整个人深深陷入强烈的不安中,像即将要溺水而亡的人。

    幸好,一切就像苏亦承说的,没事了。

    脑海中紧绷的那根弦“啪”一声断了,苏简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夺眶而出。

    劫后余生,原来是这种感觉。

    苏亦承抽了张纸巾,拭去苏简安脸上的泪水:“傻瓜,没事了还哭什么?”

    苏简安想,是啊,没事了还有什么好哭的?

    她抹了抹眼角,挤出一抹微笑:“哥,我有点饿了。”

    晚餐她一直顾着聊天,根本没吃多少东西,后来一系列的惊吓让她提心吊胆,现在整个人放松下来,空荡已久的胃终于发出饥饿的讯号。

    “想吃什么?”苏亦承看了看时间,“虽然这个时候大部分餐厅都已经打烊了,但只要你想吃,我保证厨师会愿意为你加班。”

    苏简安想了想:“我想吃云吞,鲜虾馅的。”

    “没问题。”说完苏亦承就要走。

    “哥。”苏简安及时叫住他,“云吞你叫酒店的人送过来就好了,早点回公寓休息。”

    “让你一个人住在医院?”苏亦承笑了笑,“你愿意我还不放心呢。等会儿,我很快回来。”

    这时,办完手续的萧芸芸恰巧回来了,听见苏亦承和苏简安的对话,让苏亦承多买一份云吞,她也要吃。

    “这么晚了你还吃?”苏亦承打量着萧芸芸,调侃道,“不怕长胖?”

    “我吃完了代替你在这里照顾表姐,要干活的,不可能长胖!”萧芸芸理由正当,说起话来也理直气壮。

    “……”逻辑上好像没错,苏亦承无言以对。

    苏简安忍不住笑了笑,“明天你们要上班,不用留下来陪我,都回家休息吧。”

    萧芸芸摆摆手:“我很快就要开始值夜班了,就当是提前习惯在医院过夜吧。再说了,我不但是个医生,更是女的,比表哥照顾你方便多了。”说着朝苏亦承眨眨眼睛,“表哥,你说是不是?”

    苏亦承不可能留苏简安一个人在医院,但他照顾苏简安确实有很多地方不方便,拍拍萧芸芸的肩:“姑妈那边,我会帮你说话。”

    因为工作的事情,萧芸芸和母亲之间横亘着矛盾,这一直是萧芸芸心底一个无法解开的死结,有人愿意帮她说话,还是母亲非常信任的苏亦承,简直再好不过了。

    “谢谢表哥!”萧芸芸推着苏亦承往外走,“你快去买云吞吧,我去跟同事借一下躺椅和毯子。”

    萧芸芸的陪夜“装备”很快从相熟的同事那里借来了,一张躺椅,一张毯子。

    她利落的打开躺椅,把毯子铺上去,又搬来一床被子,躺下去,虽然有点窄小,翻身不自由,但将就一个晚上应该没有问题。

    她侧过身面对着苏简安:“表姐,你不用太担心,我刚刚去找过田医生,她说你的情况不严重,这两天注意点就不会有事。”

    苏简安点点头:“芸芸,谢谢你。”

    萧芸芸笑了笑:“不用谢,我从你和表姐夫身上学到很多!”

    “学到很多?”苏简安表示好奇。

    “是啊!”萧芸芸认真的细数,“我从你身上学到爱一个人不止一种方式,从表姐夫身上学会了要相信自己爱的人!”

    不久前,她心里还有疑惑:爱情到底有什么魔力?

    现在她明白了,爱情有一种让人“心甘情愿”的魔力:心甘情愿为所爱的人付出,哪怕被他误会,被世人误解,被全世界唾弃也不在乎,只要那个人好好的,她的世界就无风无雨。

    “我将来也要这样谈恋爱!”萧芸芸握拳,“轰轰烈烈,淋漓尽致,不枉此生!”

    “等到真的谈了,你就不会这么想了。”苏简安说,“你只会想平平顺顺的跟那个人在一起,哪怕日子过得平淡一点也无所谓。”

    轰轰烈烈、淋漓尽致的恋爱,要承受的太多,太累了。

    两个人聊了没多久,酒店的服务生送来两碗热腾腾的云吞,鲜虾馅的,也许是苏亦承叮嘱过酒店厨师,虾仁的去腥工作非常到位,同时又完整的保存了海鲜那份独有的鲜美,汤水也是馥郁可口,吃完,萧芸芸大呼过瘾。

    等萧芸芸洗好碗回来,苏简安让她关灯,早点睡觉。

    她知道,明天醒来,她的生活会大不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