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62章 一念成魔2

作者:青子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未来天王末世刺客系统桃花难渡:公子当心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擦你妈的!”小马朝着房间冲过去,被叶少阳一把拽住。

    “你干嘛?你忘了这是幻象,只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你进去干什么,回到七十年前救她?”

    “她妈/的,禽兽,禽兽!”小马眼圈红了起来,扯着嗓子大骂,不知骂的是大佐,还是那个负心人东野。

    “从这一刻,天真善良的冯心雨,死了。”白衣人喃喃说道,再度挥手,然后推开房门,这时候大佐已经不在了,冯心雨衣衫不整的坐在床上,脖子上血痕累累,嘴角还挂着一抹血迹,嘤嘤的哭着,哭的很伤心,很绝望。

    叶少阳暗暗叹了口气,他能够理解冯心雨此时的心情,她的绝望,不光是因为被强暴,更重要的,是男友的背叛,生生把她推向火海……

    不知过了多久,她停止哭泣,爬到床头,在床头柜上摸到了一把手术刀,用手撩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放声大笑起来,眼神中不再有痛苦和悲伤,只有决绝,只有仇恨。像烈火一样燃烧。

    “东野三郎,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扑哧”一声,手术刀深深扎进自己肚皮,一腔热血喷射出来,她仿佛忘记了疼痛,仍然大笑不停,将手术刀用力推下去……

    叶少阳和小马别过头去,不忍心看这血腥而悲伤的一幕。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了,一个黑色的人影走了进来,就像一抹阳光下的影子,有人的形体和五官,但是通体漆黑,个子非常高,至少有两米,极瘦,双臂和双腿极细极长,脑袋两边长着两只牛角一样的东西。

    它来到冯心雨身边,趁着她还没有气绝,蹲在她面前,张开嘴,对着她吹了一口气。

    “这是……”叶少阳回头望着白衣人。

    “阴生邪灵,从地下来的,阴巢里。”

    叶少阳惊了一下,道:“那个时候,哪来的阴巢?”

    “已经有了,当时这座楼下,至少死了几十个人,出去我再告诉你,接着看吧。”

    邪灵吹完一口气,站到一边去,脚下地裂开,一股股黑气冒了出来,从冯心雨脚下盘旋而上,将她整个包围住,一点点收缩,将她吸入裂缝之中。

    一个鬼尸,就这么诞生了。它的心中不再有一丝善念,只有仇恨。

    叶少阳暗暗叹了口气,心中五味杂陈,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笼罩,堵塞的很难受。

    白衣人再度挥手,场面再变,天黑了,还是一样的房间,但是摆设变了,一个女护士,坐在床上,床头柜上摆着一面铜镜,旁边点着一盏油灯。

    小护士在对着镜子梳头,突然间,她感觉到脖子有点痒,好像被人吹了一口气,急忙回头,什么也没有,小护士皱了皱眉,继续梳头,口中哼着一首轻快的曲子。

    镜子里,她握着梳子的手,被一只白嫩的手握住,小护士当场吓傻,看着镜子中,一袭黑发,从自己背后缓缓升了起来,然后是一张惨白的脸,一双血红的眼睛,在烛光下泛着诡异的光。

    “心雨!”小护士吓得跳起来,转身望去,冯心雨身穿一身白裙,用一个怪异的姿势蹲在床上,手里举着她的梳子,嘴角浮起一抹诡笑,用令人发冷的声音说道:“我来帮你梳头吧。”

    小护士吓得跌坐在地上,浑身颤抖,哭叫道:“心雨姐,你生前我俩不错,我没害过你,你死后我还偷偷给你烧过纸,你不要吓我呀!”

    冯心雨邪恶的笑着,眼中没有一丝怜悯,幽幽说道:“那就跟我一起走吧。”

    她扭曲着身体,像一个软体动物,爬到小护士面前,张开嘴,舌头居然像蛇信一样分成三叉,从小护士脸上舔过,便是一层皮肉被扯下。

    “啊——”小护士惨叫起来。

    冯心雨咯咯笑着,白皙的手掌,从她脸上抚过,突然用力,两只手指分别插进她两只眼睛,鲜血喷出,冯心雨嘴角一抽,手指深深插进她的脑袋,拔出来时,手心捧着一团热腾腾白花花的脑浆,放在嘴边贪婪的舔食着……

    小马不忍再看,低下头,深深叹了口气。

    “还想看下去吗?”白衣人问道。

    “看。”叶少阳咬牙道,“我要看那两个鬼子怎么死的。”

    “很惨。”白衣人说,再度挥手,画面一转,来到大佐的办公室。

    黄昏,办公室里亮着电灯,突然滋滋几声电流短路的声音响过,电灯忽明忽暗,最后灭了,大佐摸黑点燃桌上的油灯,把文件整理好,伸手拉开抽屉,突然眉头一皱,在抽屉里一本文件的上面,发现了几缕头发,大佐愣了一会,把抽屉完全拉开。

    冯心雨的脸,就在抽屉里,仰面朝上,对大佐甜甜的笑着。

    大佐“啊”的一声惨叫,把抽屉合上,踢开板凳,跑到门后,想要开门出去,却怎么也打不开门,惊恐万状的回头望去,一只白皙的手,伸到抽屉外面,把抽屉拉开,然后冯心雨的脑袋伸出来,两只眼眶是空的,没有眼球,里面蠕动着两团黑色的虫子。

    大佐表情僵硬的咧着嘴,几乎要吐出来。

    冯心雨像只蛇一样,不断扭曲身体,从抽屉里钻出来,钻到一半卡住了,皱了皱眉,手伸到抽屉里,撕拉一声,将一块血呼啦的皮肉扔在地上,再伸进去,又撕了一把……直到地上堆满了碎肉,她双手一用力,从抽屉里滑了出来,臀部和两条大腿的肉都被撕开了,挺着两条白森森的大腿骨,向大佐爬过去,两只小腿皮肉外翻,鲜血淋漓。

    小马捂住嘴,肚里叽咕出声,险些吐出来。

    看着缓缓爬过来的冯心雨,大佐绝望的大叫一声,抽出佩刀,对着冯心雨劈了下去,一股血浆喷出,冯心雨脑袋被劈成了两半,里面根本没有大脑,只有无数黑色的小虫子,混合着血浆,在头颅里爬来爬去。

    “哇……”小马终于忍不住,弯腰吐起来,结果什么也没吐出来,一想大概是白衣人作了法,让他在梦中不至于太过狼狈,于是抬头再度望去。

    冯心雨举起双手,把脑袋合在一起,抱住大佐的脖子,伸出三叉舌头,在他脸上舔了一下,撕下一块皮肉,有滋有味的嚼起来。

    叶少阳摇了摇头道:“华国有句古话,恨不得吃你的肉,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

    “哈哈,哈哈……”冯心雨放声大笑,舔了一下,耳朵没了,又舔一下,鼻子没了,再一舔,头皮被撕起一块……大佐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像是在配合冯心雨的节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