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刮骨

作者:青子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未来天王末世刺客系统反派BOSS有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郭接着讲述:“从那以后,鬼楼被彻底封锁,没再出过事,九十年代,外语学院在那建校,校长是个外地人,不信邪,觉得医院病房的结构跟宿舍楼差不多,干脆买过来当宿舍用,排第四座,四号宿舍楼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之后每一年,都有两三名学生从404宿舍跳窗自杀,学校迫于压力,弃用了这座楼,封锁起来,之后再没死过人。”

    叶少阳点点头道,“这说明封印的力量还是有的,那些厉鬼没法离开宿舍楼。”

    小马插了一句:“陈琳是例外,她死之后,学校也紧张了好一阵子,但之后宿舍楼再也没出过事。大家都说陈琳是被厉鬼害死的,可是真相谁也不知道。”

    一席话,使叶少阳又想到那个画中人,既然它跟陈琳关系密切,陈琳的死,跟它有没有关系?它跟四号宿舍楼之间,又是着什么关系?

    叶少阳无奈地摇了摇头,什么时候捉鬼也变得这么辛苦了,跟案件调查似的。

    “对了郭师兄,宿舍楼闹鬼事件,既然有一个甲子的历史,当年我道风师兄来石城不可能不知道,难道连他也搞不定?”

    “别说,他一个人还真搞不定,起码没有把握,他本来是想等一个帮手,一起处理这件事,结果后来突然去了西川,再也没回来。”老郭笑了笑,“像我们这种实力的法师,你也知道,见到四号宿舍楼就绕着走,根本没人敢进去。”

    叶少阳解下腰带,放在座位上,检查起来,他的腰带是特制的,很大,看上去有点像拳王金腰带,有一定弧度,方便贴身,外层很多大小不一的槽,装着不同的法器。

    这几天总是作法,很多东西都快用光了,叶少阳打开自己和老郭的背包,将一些常用的法器补充到腰带里。

    “这腰带,看上去好高大上啊。”小马赞道。

    叶少阳得意道:“这腰带我带了十几年,每一样法器装在什么位置都是固定的,需要什么拿什么,从不出错。”

    小马恍然大悟,“怪不得捉鬼的时候我看你手一伸东西就出来了,跟变魔术似的。”

    半夜十一点,外语学院的大门已经关闭,小马知道一条近路,可以进入校园,而且离四号宿舍楼很近,指挥老郭把车开过去,停在一处有缺口的围墙边。

    从缺口进去,走过一片草坪,来到一栋白色外墙的楼下,小马道:“这就是四号宿舍楼,这边是外语学院老校区,已经弃用了,平时没人来,宿舍和教室都在新校区。”

    叶少阳抬头看去,这是一栋五层高的楼房,造型有些仿欧式,每一层的门廊都有一个向下的拱形,走廊弧形突出,有很大的露台。楼体很长,至少有三十米,灰白色的外墙有些剥落,看上去很旧,但并不像有些危楼给人随时会倒塌的感觉,相反看上去还很牢固,住人完全没有问题。

    在宿舍楼上方和四周,笼罩着一层浓浓的黑色氤氲,阴气!

    只有开了天通眼的法师才看得到。

    “果然是阴灵巢穴……”叶少阳喃喃自语,朝一楼看去,两扇对开的大门被一串铁链紧锁,门上还贴着一张黄色的灵符,不知是哪位骗子留下的,黄色的符,对这种程度的阴巢一点用也没有。

    “小叶子,那有个梯子,他们八成是从那进去的!”

    顺着小马手指方向,叶少阳看到一架木梯,搭在二楼走廊的一扇敞开的窗前,这时候一声声遥远的尖叫,从楼里传来。

    情况紧急!

    叶少阳飞奔过去,踏上木梯,说道:“里面太危险,你们不要进去了!”

    小马和老郭完全没有意见,他们对四号宿舍楼早有耳闻,知道这根本不是自己该去的地方。小马双手拢在嘴边,大声喊道:“小叶子,小心点,别挂了啊!”

    叶少阳头也不会的对他竖起中指。

    从窗口跳下去,一片漆黑,叶少阳自己一个人,提着长明灯不太方便,于是找出两个荧光手环,拧亮了带在手腕上,光度虽然不强,却是发散照明,没有视觉死角。

    这是一间空荡荡的宿舍,靠墙摆着几副老式的高低铺,床板上积满厚厚一层灰,看来至少几年没人住过了。

    耳边听见一声紧过一声的尖叫,叶少阳不敢怠慢,抽出桃木剑,冲出房间,对面是一条走廊,除了阴气重一点,倒是什么都没有。叶少阳循着尖叫声,一口气爬到四楼,一个黑影从对面登登登跑来,看到一身绿光的叶少阳,吓得差点没叫起来。

    “李多,是我!”叶少阳先认出他来。

    “叶山羊,你可来了!”李多激动的抓住他的手,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叶少阳擦了把汗,没等纠正他的错误,李多紧张的说道:“你来了就好,她们被关在404寝室了,你快去救她们吧!”

    两人飞奔来到404寝室门外,房门紧锁,里面尖叫声和哭泣声响成一片,还有一个诡异至极的笑声:咯咯、咯咯。

    门缝下面,已经流出一滩鲜血。

    叶少阳伸手推了推门,纹丝不动,李多道:“我试过了,用力跺都跺不开,快想别的办法吧。”

    叶少阳察觉到一丝鬼气,依附在门上,将里面的空间形成了一道结界。当下摸出朱砂笔,在右手心飞快画出一个太极双鱼图,一掌拍在木门上。

    咯吱一声,木门打开,一副极为恐怖的场面,出现在叶少阳和李多的视线之下:

    三个女生,缩在房间的里角,一个哭泣,一个尖叫,另一个已经昏过去。

    在她们对面,一个长发披肩的女生,端坐在地板上,手里拿着一串钥匙,一下一下的刮着自己的脸,钥匙很钝,一次根本刮不破脸皮,她就那样一直刮着,整张脸血肉模糊,骨头都看得见,鲜血顺着她的下巴,不断滴在地上,汇聚成很大的一滩。

    脸上的肉被刮掉,钥匙摩擦在骨头上,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咯吱”声。刮骨之痛,简直不是人可以承受的,然而这姑娘好像一点都感觉不到痛,一边刮,口中还一边发出诡异的笑声:咯咯,咯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