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超度怨灵

作者:青子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未来天王末世刺客系统反派BOSS有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马踉跄后退,躲开童子的手,心中只剩下恐惧了,哪里还记得摇铃,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

    “这只是它的一缕魂魄,虚影而已,你不要管它!摇铃!”老郭大叫。

    “我靠,你说的轻巧,本能反应我哪能控制住!”小马干脆闭上眼睛,结果那一抹幽魂还在眼前,而且别的地方一片漆黑,反衬的更清楚了,只好又睁开眼,看着童子一张扭曲的脸,做出各种恐怖的表情。

    小马突然想起叶少阳说过,舌尖血可以驱鬼,当下一狠心咬破舌尖,火辣的刺痛感令他一下子清醒过来,面对童子那张恐怖的脸,也不觉得那么可怕了。

    童子的幽魂见这情景,身形一晃,变成了一个五六岁大的胖孩子,白嫩的脖颈上被一根红绳勒住,表情痛苦,一双大眼睛楚楚可怜的望着小马,嘤嘤大哭,白嫩的小手朝小马伸来,似在向他求救。

    “是幻觉,是假象,是幻觉……”小马一个劲的告诫自己,心神还是不受控制的被眼前的画面攫取,哪里还记得自己的责任,丢下惊魂铃,伸出双手,试图解开这孩子脖子上的绳套……

    “乾坤无极,破!”一只大手,拍在孩子头顶,直接将它打落,坠回到古墓内。小马猛地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朝老郭看去。老郭捂着右手,口中呻吟出声,显得很是痛苦。

    “郭老,不好意思啊,嘿嘿,还要你出手。”小马有点尴尬。

    “算了,你中招也是正常的,说明你心有善念。”老郭很意外没有损他,摊开右掌,一只手肿的老高,掌心上有个朱砂写的“敕”字,颜色正在逐渐消退。

    小马惊道:“你不是说那只是一缕魂魄吗,怎么还伤成这样?”

    老郭白了他一眼,“它到底是鬼尸,一缕游魂也够我这个道童受的,我又不是小师弟那个猛人。”

    两人一起朝古墓里看去,叶少阳将那一缕逃走的魂魄拘住,三魂七魄终于聚齐,超度完毕,坐在地上大口喘气,一天之内斩杀一只尸魔,超度两只厉鬼、两只童子,再加上昨天那些,叶少阳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法术界的劳模。当然了,阴德也没少赚。

    小马和老郭见下面没危险了,也跳下来。老郭走到关着另一个童子的棺材前,里边还不时传来撞击的声音。

    “这个怎么办?”老郭问。

    叶少阳找小马要了一瓶纯净水,咕咚咚喝掉一半,喘了几口气,道:“直接烧掉,毁掉它的尸身,我再为它超度。”

    喝完水,休息片刻,叶少阳亲自动手,从背包里拿出一瓶鲛油,抹在棺材板上,点上火,腾的一下着起来。小马惊道:“这是什么油,比汽油还厉害!”

    “东海鲛人油,十分耐烧,只要一小盏,可以燃烧几百年不灭,经常被用作古墓里的长明灯。”叶少阳说完,突然想到这里不就是古墓吗,目光一扫,在角落处发现一个小门,走过去,里面是一个耳房,角落里有一座铜制的鱼人形状的灯架,鱼人的双手捧着一盏长明灯,灯光昏暗欲灭。

    叶少阳把灯吹灭,把里面的鲛油倒在自己的小瓶里,这可是好东西,自己刚用掉一点,正好补回来。

    耳房的地上,到处散落着各种陪葬品,都是一些古董花瓶之类,对面墙边有一个兵器架,摆满了刀剑枪棒,看来是那位黑大个生前的收藏。

    结合他死后身穿铁甲这一点,叶少阳推测,墓主应该是个将军。

    叶少阳一低头,发现小马正弯着腰,把胳膊挨个探进每个坛子和大口径的花瓶里,当下怒道:“你干什么!”

    “嘿嘿,看里面有没有藏什么宝贝。”

    “靠,干活不行,抢东西比谁都快!”

    叶少阳郁闷的不行,回到墓室,棺材已经被烧完,貔貅印从棺材盖上掉下来,正落在鬼尸身上,压得它不能动弹,肉身也快被烧成了一块焦炭,叶少阳上前拔下童子身上的定魂针,中指按在它的鬼门上,开始超度亡灵。

    由于被貔貅印镇压,童子的三魂七魄没法离体,倒是再没出什么乱子,顺利解决。

    小马从耳房出来,晃悠到主棺前,一眼看到棺材里的金玉珠宝,眼中放出狼一样的光,“我靠,原来宝贝都在这!”伸手捞了一大把,装进口袋里,口中嘟囔道:“三千块酬劳我不要了,我就要这些了,其余你们分吧……”

    “分什么分,上交国家。”老郭道。

    “凭什么啊,我又不是天真无邪!”小马说着,又捞了一把。

    叶少阳看着好笑。“外面有警察守着,我们带着这么多宝贝出去,你觉得能走的掉?”

    小马一愣,随即笑了笑,“没关系,他们又不知道这里面有古墓。”

    叶少阳骂道:“你有点智商吗,我们斩杀了白毛僵尸,他们肯定要进来大肆搜查一番,你要是有办法把这古墓埋起来让他们看不见,这些东西都是你的。”

    小马怔住,低头哀怨的看着手中的宝贝,“这么多宝贝……”

    “咱们一人选一件小东西,其余上交。”叶少阳来到棺材前,翻了一遍,其中有一只女式玉镯,看上去不错,灵机一动,觉得可以送给周静茹,便收到包里。

    老郭挑了一只玉扳指。

    小马选了半天,拿起这个放下那个,拿不定主意。“喂喂,你们帮我出出主意,究竟哪一样最值钱?”

    “不知道,快选!”

    “那……我就来个最直接的好了,嘿嘿。”小马抓起一个大金锭子,装进兜里。

    叶少阳与老郭无奈的互相看去,真是土鳖,这里随便一样古玩玉器的价值也在金锭子之上。

    叶少阳眼前一亮,又发现一枚凤形玉佩,拿起来一看,玉质洁净,线条流畅,做工十分精细,是个好东西,于是也收起来。

    小马一看就不干了:“都说了只能选一样,你怎么选两样?”

    叶少阳怒道:“我特么出了多少力,累死累活,要两样怎么了,你就摇个惊魂铃还差点捅娄子,给你一样就不错了!”

    小马情知理亏,愤然无语。

    叶少阳拿出阴阳盘,沿着墓室和耳房的墙根走了一遍,再没发现任何邪物,耳房前面有一条墓道,小马有意去探险一番,叶少阳白了他一眼道:“古墓里机关重重,我们碰巧从上面直接掉进墓室,什么都没遇到,现在反着走去踩机关,你有几条命?”

    从坑洞里爬回去,三人都是筋疲力尽,坐在地上休息了好半天,然后原路返回,走出防空洞,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心中不免生出一种劫后余生的感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