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母子尸煞

作者:青子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未来天王末世刺客系统桃花难渡:公子当心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九九〇年农历七月十五,鬼节,又是月圆之夜,黄历上是这样写的:贪狼入室,阴气极盛,诸事不宜,尤忌动土。

    豫州淮上县,一个名叫“叶家村”的偏僻山村。按照习俗,傍晚时分,家家户户都在门前烧了厚厚两扎纸钱,一扎祭祖,另一扎是给过路的孤魂野鬼,拿了这家人的钱,便会匆匆上路,不会与这家人为难。

    烧完纸钱,家家户户关紧门窗,早早休息,信佛信道的还要祝祷一番,祈求这一夜平安度过。

    深夜,下起了雨,打在树叶上,悉悉索索,如孤鬼夜行,风声呜咽,如诉如泣,更是为这个不寻常的夜晚增加了一抹诡异的气氛。

    村头小路上,一道模糊的身影在风雨中若隐若现,走出村子,径直上了后山,走进了一片坟地。

    这片坟地乃叶家村祖茔,埋的是叶家数百年来的死鬼。黑影最终来到一座没有立碑的坟前,一把招魂幡插在坟头,鬼手一般在风中招摇。

    坟上的新土,和没倒的招魂幡,说明了这是一座新坟。

    “二嫂,今天是你的头七,正赶上又是鬼节,我看你来了。”嗓音沙哑,听着不超过四十岁。

    在坟前静默片刻,男人从背上解下一把红绸伞,打开插在坟前,挡住夜雨,小心翼翼的取出三炷香,点燃后插在伞下的泥土中,不顾泥泞,跪下磕了三个头,起身取出一个折叠的扁铲,开始掘坟。

    坟上本是新土,又经过雨水浸泡,十分松软,不到二十分钟便掘出了一个长口子,抹去一层泥土,一块鲜红的棺材板露出来,如鲜血欲滴。

    大凡棺材,都漆成暗红色,漆成鲜红色的都是横死之人,怨气太重,红色越浓,镇邪的作用越佳。

    不仅如此,在棺材上,还缠着三十三根红色粗线,纵横交错,如同一张网,将棺材整个牢牢裹住,似乎生怕棺材里的人爬出来。

    男人对着棺材一拜到底,口中说道:“二嫂,我帮你来了。”取出匕首,将红线一根根割断,接着用撬棍生生敲开了七根七寸棺材钉,深吸一口气,掀开棺材——

    一具身穿白色寿衣的女尸,笔挺躺在棺底。

    香火微弱的光线之下,但见女尸脸色惨白,一双浑浊的眼睛却是圆圆睁大,如同死鱼,表情狰狞可怕,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阴冷至极的气息。死气。

    “咝……”

    男人倒吸一口冷气,饶是他有所准备,乍看到这场面,也是腿肚子发软,急忙跪下,对着女尸又磕了三个头,颤声说道:

    “二嫂,你死在产床上,一尸两命,那帮人却口口声声祖宗规矩,不顾人伦,生生把你和孩子拆开,分埋两地。今天是你回魂之夜,我叶大宝冒险挖出你那可怜孩儿,送还给二嫂你……”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布包,解开来,却是一具婴儿的尸体!

    将尸体放在女尸身上,叶大宝躬身后退,跪在地上,忐忑的等待着。猛然间,一声女子的号哭声,在风雨中响彻。

    女尸“腾”的一下从棺材里坐起来,双臂收紧,十根干枯的手指,紧紧的抠住了婴儿的后背,面对叶大宝,脸上绽开一个诡异至极的笑容。

    叶大宝双膝跪地,再拜道:“二嫂,我完成了你的心愿,稍后还将帮你盖棺填坟,令人看不出来,请二嫂看我劳苦,也满足我的心愿!”

    言毕,从脚下拔起那三炷香,凑到女尸脸下,用烟熏烤起女尸的下巴,另一只手早就准备好了一只铜盆,在下面接着。

    那女尸竟然向前伸着脖子,一动不动,配合着叶大宝。

    尸油一滴滴落在铜盆中,十分钟后,盆底积了满满一层。女尸的眉头一点点皱起来,面露可怖之态。

    叶大宝急忙撤掉香火和铜盆,将铜盆用塑胶套好,装进怀中,眼见女尸缓缓躺回到棺材里,怀里抱着婴儿,面带满意之色,心中也是大松了一口气。

    “二嫂,你有了婴儿,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必成母子尸煞,有仇报仇。大宝这就为你盖棺,你好生静养修炼……”

    十分钟后,叶大宝望着被自己重新掩埋的坟堆,从外表看不出一丝破绽,这才拜了一拜,转身匆匆下山。

    ……

    一个月之后,叶家村村长叶大公家。

    八月流火,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别人家都开门通风,用起了电扇,叶大公家的后屋却是房门紧闭,里面点着三个煤炉子。

    床上,一个五六岁的孩童,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被,仍然被冻得嘴唇发紫,浑身瑟瑟发抖,口中不住叫冷。

    叶大公在房中站了片刻,便是满身大汗,叹了口气走出门外,用力将脸上的汗水和眼泪一起抹掉。

    “爹,少阳他……”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妇上前来,睁着一双哭肿的眼睛望着叶大公,她是叶大公的儿媳妇,也就是屋里那个孩子的娘。

    “第小兵回来再说吧。”

    叶大公无奈摇了摇头,当了几十年赤脚医生的他,对孙子的病也是一点办法没有,半个月来,他背着孙子跑遍了县城和市里的医院,省城大医院也去了,结果硬是什么也没查出来,叶大公开始怀疑孙子根本就没病,而是招惹了某种邪秽,之前请来乡里的神婆做了场法事,也没效果,于是今天一大早把儿子打发去城里请高人回来。

    正说着,儿子叶兵回来了,带回一个道士打扮的老者。

    “这位是……”

    “是俺从城里请来的道长,他听说了咱家少阳的情况,愿意来给看看。”

    “有劳道长了。”叶大公边拱手行礼,边用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来者。

    这老道看上去六十来岁,人很瘦,尖嘴猴腮,八字眉,三角眼,身上的道袍旧的不能再旧,背一个帆布包,一进屋,眼睛就滴溜溜到处乱转,没有一点仙风道骨的感觉。

    叶大公眉头暗皱,这年头江湖骗子太多,道士和尚也有假的,他横竖看这老道士都不像有能耐的样子,不过所谓病急乱投医,人既然请来了,总要试一试,当下很客气的请老道士去后屋看孙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