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芷兰6花开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网游之诸神世纪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雪云此次下山带了贝锦仪和二十位资质不错的弟子,令静玄等几位师姐在峨眉派坐镇,继续教导新收的弟子,并吩咐若有需要历练的弟子大可结伴下山,实战才是最快的提升方法。

    下山后,苏雪云去看了外门弟子习武的成效,她并没有直接出现在人前,而是在众人按时在演武场习武的时候悄悄站在柱子后观察的,她想知道这群人到底怎么样。

    宋青书陪在她身边,有些紧张的看着她问道:“周师妹,你觉得我教的如何?”

    苏雪云微微一笑,“宋师兄教的很好,他们都知道将来的目标,也都很努力上进,不错。特别是前面这两排,资质上佳,眼神坚毅,武功也不错。”

    宋青书松了口气,笑起来,“来这里的人有普通百姓也有曾当过兵的,还有江湖上一些无门无派的侠士过来投奔,确实有不少好苗子。我知道你收他们做弟子主要是想上战场,便先一步同他们说过了,怕死的那些,我干脆让他们去学一门技艺用作谋生,不在这里。而愿意留下的都是考虑清楚的,我留意了一下,这里面还有一个卸甲归田的将军,从前是起义军的人。”

    “哦?有这么多人愿意入峨眉?”苏雪云闻言颇有些惊讶,顺着宋青书的手指看过去,那人果然一身杀伐之气,看着就很沉稳。最重要的是眼神很正,不是那等心思歪斜之人,看来外门弟子中确实收到了不错的人才。

    宋青书目光柔和的看着她,打趣道:“周师妹一直在闭关练功,怕是还不知道峨眉在民间的声望已经越来越高了。峨眉弟子救下无数被元兵欺凌之人,这些人将峨眉奉为恩人,他们的亲人朋友自然也对峨眉推崇备至。就说那位将军,我查到他当初是被小人陷害才脱离起义军的,他家中只剩一个妹妹了,他便干脆回村子生活。两个月前他进山打猎,元兵却突袭了他们村子造成许多伤亡,还抓走不少女子,他妹妹也在其中。是峨眉弟子碰巧路过将元兵杀的片甲不留,救回了那些人,之后他听说峨眉要抗元,就带着妹妹一同拜入了峨眉派,如今他妹妹应当已经在山上了。”

    苏雪云微微挑眉,“原来如此,想必同他情况相似的大有人在。尤其是失去了亲人的百姓,报仇无门,更急于当兵或拜入什么门派,以期有机会铲除元兵。如此甚好,长此以往,大家才能团结起来共同对抗鞑子。”他对宋青书笑了笑,“这三个月辛苦宋师兄了。”

    宋青书看着苏雪云的眼睛,认真而有满足的低声说:“周师妹,只要你满意就好。”

    苏雪云笑着打了个哈哈,“宋师兄一向都是武当这一辈最出色的人物,我若是敢不满意,太师父就要不高兴了。对了,那位将军叫什么名字啊?既然有这么个人才,这里就让他管吧,这样我们走也走的放心些。”

    宋青书没得到回应有些失望,但还是立即回道:“他叫徐远,我叫他过来。”

    “好,我们去书房谈吧,我先过去了。”苏雪云先一步走去书房,她虽然是掌门,气势也在,但年轻漂亮的外表会让许多人都不信任她。所以第一次出场怎么也要正式些,等之后她在江湖上名声大了,自然不会再有那么多人质疑她的能力。

    宋青书看着她的背影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前他突然见到失踪许久的周师妹十分激动,尤其周师妹没有对他冷言冷语还送了他绝世武功的秘籍,更让他心生感动,受宠若惊。可这三个月他在山下教那些弟子,想她的时候就一遍一遍的回忆这段日子两人相处的情景,渐渐冷静下来,他发现周师妹虽然时时面带微笑,却从骨子里透着淡淡的疏离,好像谁也无法靠近。

    可即使如此,他看到如此耀眼的周师妹还是越陷越深,无法自拔。他想他这辈子是没救了,然而他甘之如饴。他看着苏雪云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唇边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芷若,既然你允许了我靠近你,以后就不要再想着把我推开,我总能等到你接受我的那一日。

    宋青书转身将徐远叫出来,徐远听说掌门要见他也没有紧张,只擦擦额上的汗水说回房换件衣服就去。对徐远来说,拜入峨眉最主要的是为了他妹妹,一是替峨眉出力以报峨眉弟子救他妹妹的恩德,二是让妹妹上峨眉山有个安稳的生活。毕竟如今的峨眉在他眼里还是个江湖门派,没有起义也没有兵,和他这样的人是不一样的,他也只是想着能杀几个鞑子就算几个,没想太多。

    不过等徐远在书房见到苏雪云之后,他的想法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苏雪云曾经带着铁木真的兵攻打金国,甚至劝服铁木真放弃中原转而去占领无主之地,被誉为当世的战神公主,必然不是个纸上谈兵的角色。她早已将之前看过的那十本绝世兵法融会贯通,谈起战场上的事让徐远如醍醐灌顶般受益匪浅,而苏雪云几世在皇家生活,远见也非常人能比,即使是现在起义军中很是出色的朱元璋、徐达等人也及不上她。

    徐远刚进门时只是本分的恭敬,待听了苏雪云的“随口闲谈”之后震惊非常,心态也在极短的时间内转变成了敬畏和信服,他有一种感觉,苏雪云绝对能带领他们将鞑子逐出中原。他有一种寻到主公之感,苏雪云虽然是个年轻的姑娘,但她的沉稳睿智足以让人忽略她的年龄,忠心臣服。

    徐远是个将军,他最大的期望就是带兵上战场和鞑子不死不休,他以为他这辈子都没这个机会了,他早已将那股热血埋在了心底。而今日,他的热血又激发了出来,在苏雪云淡笑着问他愿不愿效忠之时,他激动的行了个大礼,说出了改变他一生的一句话,“此乃徐远大幸,愿为掌门效犬马之劳!”

    苏雪云虚扶了一下,“将军快起,今日得徐将军这一助力,驱除鞑虏指日可待。我刚刚接任掌门之位不久,此时不是起义的好时机,我准备去江湖中提高峨眉的声望,在此期间,峨眉的外门弟子就交给徐将军了。”

    徐远一愣,不可置信道:“交给我?掌门,我才入门不久,而且……而且我的武功在江湖门派中也算不得出众,这……”

    苏雪云笑着摆摆手,“将军莫急,且听我说。峨眉派历来只收女子为徒,我破例招收外门弟子完全是为了起义后作为军队去对抗元兵。所以武功要练,但最重要的却是练兵,这一点徐将军很有经验,所以将他们交给你我很放心。你就将他们当成你手下的兵,训练他们的同时也要想办法招收更多的人、囤积更多的粮食,可以悄悄散布些似是而非的消息。待到了合适的时机,我会以峨眉派的名义起义,到时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募兵囤粮了。”她看着徐远的眼神似乎充满信任,“徐将军,起义后第一战能不能顺利大捷就靠你了。”

    徐远看着苏雪云信任的目光,不期然又想到曾经做将军时,被上位者怀疑时的颓丧,顿时充满感激,心中也生出一股豪情来,拱起手掷地有声的道:“掌门放心!”

    “好!”苏雪云站起身,淡笑道,“我等着与徐将军并肩作战那一日!”

    徐远心情激荡的告退,去演武场看他将来的士兵,心中已经开始计划要如何练兵才能最快的达到成效。

    苏雪云顺利收服一个可用之才心情很是不错,她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宋青书,笑道:“宋师兄怎么不说话?可是有什么不妥?”

    宋青书看着她的眼神深不见底,露出个清浅的笑容,“并无半分不妥,我只是发觉周师妹越来越出色,此次江湖游历还不知会吸引多少人的目光。也不知……我会不会被周师妹甩开太远,永远跟在后面追不上你的步伐。”

    苏雪云玩笑道:“我废了崆峒派的人还揭了崆峒掌门的底,江湖中人说不定把我当成狠辣的妖女呢,谁会理会我?倒是宋师兄,只要步子走得稳,将来必定是人人夸赞的人物。”

    “周师妹不在意这些虚名,我自然也不会在意,非常之时行非常事,只要我们问心无愧,就算最终传出个妖女和魔头的名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宋青书习惯了她的回避,却没再退让,他也要让苏雪云慢慢习惯他的心意,习惯他的陪伴。就算如今苏雪云对他无心也没关系,他看出了苏雪云的心软心善,也看出了苏雪云不想让他走错路也不想耽误他的前程,知己知彼,他早晚能打动苏雪云的心。

    徐远为苏雪云的军事才能所震惊,宋青书比他震惊更甚。围攻光明顶时是他负责指挥的,行军布阵他当然很懂,但却远远不及苏雪云。他发觉苏雪云身上似乎有无穷无尽的秘密,自从灭绝去世之后就开始一点点的透露出来,让他了解的越多越想靠近。

    宋青书敢说,如今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他更了解苏雪云,即使是张无忌也不行。但正因为他对苏雪云的了解,让他知道苏雪云这一辈子似乎都规划好了,而其中没有他,或者说是没有关于夫君的一切。他想他若是默默等下去也许这一辈子最多也只能当个知己了,那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不会再默默的守护了,这次他一定要主动靠近,打破苏雪云的心防。

    苏雪云听到他有些暗示性却又不失礼的话是很惊讶的,随即她就看出了宋青书隐藏的不算深的坚定执着,这和原文不大一样啊。不过她转念一想,她扇动蝴蝶的翅膀,已经改变了不少东西,宋青书变得强势起来似乎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可是……她该不该把宋青书打包送回武当呢?送倒是有无数办法能送,关键是有用吗?

    苏雪云脑子里飞快的闪过各种主意,无一例外的全部被否定,要想让宋青书绝情,大概要等太阳从西边出来。要是直接告诉他自己不是周芷若,他肯定会黑化的吧?而且她有预感,就算她说了实话,宋青书肯定也会继续跟她纠缠不清的,因为这个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怎么算都不划算。

    苏雪云抿了口茶水,感情无法掌控,这个她真管不了。如果将来宋青书单身一辈子,她只好在其他方面补偿他了。至于她自己要不要干脆和他在一起试试,这个还是那句话,感情无法掌控,她现在虽然是单身小姑娘,但其实刚认识宋青书还没多久呢,实在没什么想法,以后的事就以后再说吧。

    两人同时沉默了片刻,很快就说起了出行的事,谁也没再把话题往这方面引。待贝锦仪安排好弟子拜见掌门的仪式,他们才一同出现在演武场。外门所有弟子都被召集在一起,由贝锦仪严肃的说一遍峨眉门规,然后隆重的请苏雪云上台接受众弟子拜见。

    苏雪云适当的散发出高高在上的威严和气势,鼓励了众人几句,将所有人的心思引导驱除鞑虏的目标上。上战场的日子在后面,真正收服这些人只有在战场上展现真正的实力才能做到,所以这次见面她只需要让他们知道掌门的威严即可,其他的将来顺其自然便可达成,不急。

    苏雪云看人很准,她既然挑了徐远负责外门弟子,就相信他不会背叛她,所以在宋青书将事情交接给徐远之后,他们就干脆利落的走了,将这里彻彻底底的交给徐远负责。此举让徐远大为感动,更加死心塌地的跟随苏雪云,名将一生所求,除了战场上的荣耀便只有主公的信任赏识,苏雪云在这方面做得比任何人都好,因为她不怕失败。一次次的穿越不止给了她无尽的生命,更给了她无尽的勇气,不管做什么都有其他世界作为退路,这让她无惧无畏,可以尽情的发挥自身所有优势,有如天助。

    苏雪云和宋青书同行,身后跟着峨眉弟子与武当弟子,这些弟子都是资质出色之人,算是两个门派重点培养的核心弟子,苏雪云对他们的要求也比别人高。比如普通弟子是杀普通元兵,而这些人有武功在身,她便带他们去对付鞑子那些当官的,难度加大,他们的武功提升的也会更快。

    苏雪云在他们熟悉这种历练之后,就将峨眉弟子交给贝锦仪负责,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历练,她本身武功高强,自然应当去对付更上一层的人。她对众人笑道:“汝阳王府算是我们峨眉的头号仇人,对付汝阳王府甚至可以用私仇的名义,就算朝廷也不一定干涉。不过汝阳王府危险重重,你们还不适合冒险,我自己的话,反而更容易全身而退。”

    贝锦仪这段日子见识了苏雪云的武功,更见识到了她的说一不二,所以即使担忧也没说出反对的话,只是叮嘱苏雪云一定要小心。

    她们这边刚刚说完,便见宋青书走了过来,对苏雪云笑道:“师妹,我已经将他们安排好了,我们走吧。”

    苏雪云想了想,她这次去是要悄悄的将玄冥二老的内力吸回来,不想暴露让别人知道,以免被人说她是练了什么邪功。但是宋青书……宋青书是可以信任的,即使知道她要去说什么也不会泄露一个字,最有可能是帮她一起做。她不知道这种信任是什么时候建立的,也许有一部感觉是受原文影响,不过更多的肯定是这段日子朝夕相处的感受,既然如此,他们俩一起去倒也无妨。有宋青书帮忙,她对隐藏行踪就更有把握了。

    苏雪云点头道:“我们这就出发,贝师姐,她们就交给你了,小心为上。”

    “是,恭送掌门!”

    苏雪云和宋青书快速消失在众人面前,到了无人的地方时,苏雪云停下来道:“我们先改变一下装扮,尽量让人认不出我们来。”

    宋青书疑惑道:“师妹,你不是想去找赵敏报仇吗?为何要改头换面?莫非你是怕她提前知道我们要去?”

    苏雪云愣了下,“赵敏?”

    宋青书神情有些别扭,却盯着苏雪云的表情慢慢道:“听说张无忌快要成亲了,成亲之人不是赵敏,却是殷离。师妹,你在这时候去对付赵敏,是不是……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

    宋青书深吸一口气,将令他烦闷不已的猜测快速说出口,“是不是想让张无忌去救赵敏而取消亲事?”

    苏雪云听他醋意十足的猜测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张无忌?我跟他早在半年前就恩断义绝了,我管他娶谁?你的想法可真复杂,我们要对付鞑子不是迟早要去对付汝阳王府吗?”

    宋青书隐隐松了口气,却仍旧问道:“你真的不是怨恨赵敏而去的?”

    这话在从前宋青书是肯定不敢问的,但这两个月他们朝夕相处,并肩作战,感觉比从前亲近了许多,他也在一步步试探苏雪云的底线,希望他们能更亲近一点。

    苏雪云摇头笑道:“赵敏对我而言和其他元兵没什么两样,实话跟你说,我练了一门武功,可以吸别人的内力,自己融合之后配上精妙的招式就是武林高手了。但是我总不能随便乱吸别人辛苦练出的内功啊,所以我就选中了玄冥二老。他们一个好酒、一个好色,坏事做尽,又是汝阳王府的走狗,最适合不过。但我不想让人知道我有这门武功,所以我们还是易容再去,让他们死了都不知道被谁杀的。”

    宋青书闻言不仅没放心,反而担心起来,皱眉道:“吸人内力为己用?我从未听说过这种武功?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你练了多久?有没有什么不适?你想做什么,我帮你做,你不要为了你师父的遗愿就铤而走险去练邪功。”

    宋青书的关心让苏雪云心中一暖,笑说:“你看,这就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的原因。这门武功是真的上等武功,和你学的一样是很久之前的人传下来的,可因为这是世间仅有的被我们得了,其他人不知道当然接受不了这种失传的武功。未免麻烦干脆就保密,反正玄冥二老武功高强,若吸了他们二人的内力,就算太师父都不会是我的对手,以后我就不用再吸别人内力了。”

    宋青书认真的看着她,“真的没有危险吗?师妹,你还没吸过别人内力你怎么知道没有危险?我不想让你冒险,不如这样,你将这门功夫教给我,等我去吸几个恶徒的内力回来,确保没有危险之后你再去吸玄冥二老的内力。”

    苏雪云看着他张了张口忽然有些语塞,心里猝不及防的浮现出感动的情绪。明明他认为北冥神功有可能是一门邪功,却甘愿以身试法挡在她前面去冒险尝试,有这样一个愿意为你生为你死,换做是谁都无法不动容。

    苏雪云的眼神不知不觉的柔和下来,轻笑道:“放心吧,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呢,怎么会拿自己的命去冒险?我这么做是有把握的,你练了那门武功应该能感觉到浑身充满了浩然正气,我这个也是一样的,只是多了吸人内力这个手段,不是邪功。”

    “毕竟没试过……”宋青书没听她提过秘籍的来源,也没问过,此时当然会充满担忧。

    苏雪云笑道:“也许我上辈子练过呢,都说人死后会转世投胎,兴许我上辈子的灵魂在保佑我!你放心,我对这门武功极其熟悉,绝对不会出问题的。就算我自己练,过个两三年也不会有人是我的对手,我之所以走捷径,是想抓住机会早日起义,顺便解决掉敌方的两个高手,有利无弊。”

    宋青书见她怎么说都说不通,只得无奈同意了。苏雪云上一世跟阿朱感情甚好,学到了一手精妙的易容之术。她拿出事先准备的东西在脸上涂涂抹抹,当她转身看向宋青书的时候,宋青书猛地瞪大了眼,“你……师妹?”

    若不是衣服还是那身衣服,他也一直在旁边看着,宋青书简直要怀疑眼前之人已经换了。那张完全陌生的脸,还有完全陌生的声音,让他在震惊之余莫名其妙的就想起苏雪云刚刚说的上辈子。如此精妙的易容术他闻所未闻,就像苏雪云之前提到的兵法和拿出的秘籍一样,全都是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难道师妹她梦到上辈子学的东西了?

    苏雪云抬起手在宋青书面前晃了晃,“你怎么了?我易容的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子啊,又不是什么绝世美女,你发什么愣呢?”

    宋青书回过神笑道:“我只是被师妹出神入化的易容术震惊了。”他仔细打量苏雪云现在的样貌,满意的点点头,这样师妹的真容就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了,面对其他人时,师妹越普通越好。他一下子对易容术起了莫大的兴趣,“不如以后师妹都易容成这样吧。”

    苏雪云眼神奇怪的看着他,“师兄,你不是眼光有问题吧?你居然喜欢每天对着个其貌不扬的人?”

    宋青书尴尬了一下,他总不能说他是不想让苏雪云被人觊觎啊,这段日子行走江湖,总有人眼珠子盯着苏雪云不动弹,好几次他都差一点动手了。

    苏雪云也没跟他纠结这些,直接拿了东西给他也易容一番,同样是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的容貌。这样换身普通的衣服,走在人堆里就找不到了,路过都记不住长相,太没特点了。

    苏雪云看看两人的模样,满意的点点头,“不错,我们现在这样才像杀手,现在就去设计刺杀玄冥二老吧。要是有机会,多杀他们几个,最好把朝廷的高手都杀光,够他们乱一阵的了。”

    宋青书叮嘱道:“若是不敌你就先走,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不行,抛弃同伴那是小人才干的事,我不干。”苏雪云见他还要说,忙道,“这件事坚决不行,我们快走吧,早点解决他们就能让他们少害两个人。”

    宋青书无奈的发现自己在苏雪云面前根本没有坚持,什么事只要苏雪云认定了,他好像不由自主的也就同意了。算了,到时候拼尽全力就是了,若出了什么意外,总有办法能保住她的命。

    两人潜入大都,悄无声息的打探到玄冥二老的消息,便潜伏起来等他们落单。一次对付一个总要容易一些,也更有把握不泄露踪迹。宋青书更加细致的观察着身边的苏雪云,想要更加了解她,观察本身就是在意的开始,何况他已经在意她那么久了。每当在苏雪云身上发现一点不为人知的东西,他都会更喜欢她一点,也会更努力一点,那么出色的师妹,只有自己也变得出色才能相配。

    两人潜伏的第三天,玄冥二老分开找乐子,一个喝酒一个去了花楼。苏雪云本想将人引到郊外去打斗一番,谁知这般不容易才等到他们分开,机不可失,她不敢冒险,想了想干脆用药。

    花楼守卫并不严,苏雪云装扮成里面一个小丫头,在给鹿仗客上酒的时候往里面下了无色无味的迷药。鹿仗客能活这么多年自然是谨慎惯了,不过苏雪云的易容术和演技都绝无破绽,仅仅上酒这么一点小事,鹿仗客完全没发现异常。

    鹿仗客左拥右抱,同两个花楼头牌淫靡的互喂酒水,边喝边去扯对方的衣裳,来来去去酒洒了大半却也喝下去不少。正在鹿仗客打算大被同眠的时候,药劲上来,两个花魁顿时栽倒在地,他心中一惊,想要起身,却发觉头晕目眩,浑身绵软无力,不禁骇然。

    苏雪云和宋青书无声无息的从窗口翻入,鹿仗客看到他们又惊又怒,心知这次是凶多吉少了,连忙就要往外跑。宋青书乍一见三人衣衫不整的淫靡之色满脸不自在,却看见苏雪云视而不见的冲了上去,直接点住鹿仗客的哑穴往鹿仗客口中扔了颗药丸。

    宋青书正了正脸色,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丢脸,忙道:“我们快走,待会儿外头察觉里面没了声音,很快就会知道不对劲的。”

    苏雪云点了点头,拎着鹿仗客就要走。宋青书连忙上前接手,低声道:“我来吧,他一身脂粉气,别弄脏你的手。”

    两人快速离开花楼去了这几日在山中寻到的隐蔽山洞,鹿仗客已经晕过去了,被宋青书丢在墙角,问道:“你刚刚给他吃了什么?”

    苏雪云放松的笑道:“当然是毒|药,就算出了意外被他逃了,他也活不过三日。我现在就吸他的内力,你为我护法。”

    宋青书迟疑的看了她一眼,还是点头应了,“一旦发现什么不对马上停下,我会在你身边守护你的。”

    苏雪云笑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说什么都不如亲眼所见来的可信,苏雪云也不再多说,干脆的扯过鹿仗客一掌抵住他的后心处开始吸取内力。鹿仗客的内功比谢逊还要高上一些,几乎和少林里不知多少岁的老和尚一个级别,玄冥二老联手,在江湖上还真没遇到过什么敌手。就算是张无忌,若没学过乾坤大挪移,恐怕也不一定能打得过他们。

    苏雪云有上辈子的经验,吸取内力十分快速,使得她的脸都变成了红色,头顶上渐渐冒起热气。宋青书紧皱着眉头,坐在离她最近的地方时刻不敢放松的关注着她的情况,准备一发现不对就出手救她。

    鹿仗客被吸了内力,缓缓醒过来,登时惊怒不已,他说不了话,只能用尽全力冲击穴道。可内力被吸去苏雪云的方向,他根本控制不了,一刻钟后,他感觉到内力越来越少,心中生出绝望,看着他们两人的眼神恨不得生吃了他们!

    苏雪云一直吸收了两个时辰,天色彻底黑下来的时候她才吸光鹿仗客的内力。收功之时,鹿仗客已经虚弱无比,他今年七十余岁,骤然失去内力仿佛脱了水的鱼,毫无生机。而苏雪云却没睁开眼,扔开鹿仗客之后直接变换了一下姿势,五心朝天开始融合体内磅礴的内力。

    也许是一次吸的内力有些多,让苏雪云有点难受,不时的皱起眉,看得宋青书担心不已。幸好没再出别的状况,宋青书在旁边守着,看见苏雪云的脸色逐渐变好,心也一点点放下来。他咬咬牙,决定以后要更加努力的练功,等有朝一日他的武功无人能及,苏雪云也许就不会这么辛苦。

    苏雪云用了一夜的时间将所有内功融合,只觉神清气爽,她睁开眼就看到宋青书和她面对面的坐着,眼中带着淡淡的血丝,一看就是守了她一夜。

    宋青书见她醒来脸上一喜,“怎么样?”

    苏雪云笑了笑,“我已经将他的内功化为己用了,什么问题都没有,你放心。辛苦你了,你先睡一下,我去打点野味儿回来吃。”

    宋青书摇摇头,“这有什么辛苦的,我和你一起去吧。”

    两人看向旁边的鹿仗客,失去了武功又中了毒,鹿仗客这会儿已经断气了,估计他做梦都没想到会是这种死法。两人将鹿仗客少了个干净,苏雪云看着火光忽然想起了鹿鼎记里的化尸粉,不知道那东西是用什么配置的,用来毁尸灭迹简直是神药,若是能配出来就好了。

    两人没在这里多留,去了林子深处打猎,之前有门派弟子在,这些事用不着他们做,后来到了大都他们都是在城里用的饭。所以这一次竟是宋青书第一次吃到苏雪云亲手做的吃食,两人抓了一只兔子、一只野鸡还有两条鱼。苏雪云空间里调料齐全,这种小东西拿出来也不会引人怀疑,就干脆做了一顿香喷喷的饭。

    宋青书又发现了苏雪云的一个优点,他忽然很想知道,有什么是苏雪云不会的吗?他想了半天没想出来,心情却愈发的好,这样一个出色的人只有他能接近,而且别人看到的也只不过是苏雪云身为掌门那一面罢了,尤其这次对付玄冥二老的事,这世间只有他们二人知晓,这让他有一种他们已经很亲密的感觉。也许将来,他们还会有更多属于两个人的秘密,然后愈发亲近。想到这,宋青书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苏雪云发现宋青书吃着吃着鸡腿就笑了,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默默把刚扯下来的另一只鸡腿也递了过去。原来宋青书爱吃鸡腿?看在他对自己这么好的份上,以后多做些鸡腿给他吃好了。

    于是他们二人接下来的江湖之旅十顿有八顿都是吃野鸡,让宋青书感觉再也无法直视鸡腿了,为什么每次都要把鸡腿给他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