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凤凰展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龙皇武神史上最强舰娘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热门推荐:、 、 、 、 、 、 、

    “阿弥陀佛!”扫地僧念了一声佛号,淡淡的道,“施主,出家人不问红尘事,且我只是一个扫地僧,你应当去找方丈。”

    刀白凤轻笑道:“前辈,您是真人不露相,依我看这少林方丈比起您来可是差得远呢。何况方丈这会儿自顾不暇,藏经阁藏着那两人,其中一个与方丈有血海深仇,他们刚刚去了后山决斗。只不过我得知藏经阁另一个人才是罪魁祸首,更是大燕皇室后代,心心念念着光复大燕,若不抓住他恐怕江湖就要大乱了。”

    扫地僧仍然面色淡淡的,“今日藏经阁中早就没有人了,即使施主知晓那黑衣人往哪里去,怕是也追不上了。”

    “前辈,不如您看看我的轻身功夫,若还入得眼便帮我一帮,如何?”刀白凤说完立刻踏出凌波微步,如闲庭信步般眨眼就绕着扫地僧转了三圈。她一直纳闷少林寺武功绝顶的扫地僧是什么人,到这个世界后了解了不少江湖事,隐隐猜测扫地僧可能和逍遥派有关,今日暂且就试一试。

    扫地僧眉毛动了下,露出浅淡的笑容,“施主果真与我有缘,既如此,我便为你带一次路吧。”

    刀白凤拱手笑道:“多谢前辈!”

    两人一前一后飞快的出了少林寺向后山而去,刀白凤心想这倒巧了,大家都在后山,不用费力气绕来绕去的。扫地僧的武功在刀白凤之上,刀白凤全力追赶也只是堪堪跟上扫地僧,不由暗暗心惊,这江湖真是藏龙卧虎,什么时候也不能嚣张啊,不然得罪了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刻钟的功夫,扫地僧将刀白凤带到了一个山洞前,站定后淡淡的看了刀白凤一眼。刀白凤笑道:“谢前辈带路,晚辈这就去捉他,还望前辈能一同去看看方丈,若能减少伤亡也是好事一桩。”

    扫地僧没有应下,却也没有转身离去,刀白凤心下稍安,这时山洞里的慕容博听到他们的声音飞快的掠了出来,转个弯就想逃。刀白凤既然敢在洞口说话,自然不怕他逃跑,一招九阴神爪就将慕容博逼了回来,对付慕容博这个彻头彻尾的小人,她可是没半点手下留情,更没有后顾之忧,比对付萧远山狠辣多了。

    刀白凤一上来就是全力攻击,她武功比慕容博略胜一筹,打起来完全无压力,几乎打得慕容博没机会还手。两人打了一刻钟,刀白凤一脚踢飞慕容博,看到对方撞到山壁上立马追上去拍出一掌,顺手点了慕容博的穴道。

    慕容博表情阴狠毒辣,“你是谁?为什么追杀我?”

    刀白凤冷笑一声,“我是谁你不用管,不过你恶事做的太多了,今日大概就是你的死期。”

    慕容博阴毒的盯着她,“你可知道我是谁?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荣华富贵、金银珠宝,即便你想要滔天的权势,我也能给你。”

    “哦?说起来我还真想要一样东西,”刀白凤上下打量他一眼,不客气的按住了他的脉门,“我想要你的内力!”

    慕容博体内的内力源源不断的涌入刀白凤这边,慕容博脸色大变,惊惧道:“化功**?”

    刀白凤沉默不语,反正这家伙被点了穴,这会儿是动也动不了的,不能给她造成任何危险,她只管吸收内力就好了。慕容博的内力比起鸠摩智丝毫不逊色,当初她需要用一天来转化内力,如今她却能够一边吸收一边融合了,片刻后,当慕容博体内空荡荡成为废人的时候,刀白凤的内力已经浑厚无比,感觉就像服用了大补药,状态好极了。

    刀白凤拎起面色惨白的慕容博,走到扫地僧面前淡笑道:“前辈,我们过去找方丈他们吧。”

    扫地僧轻点了下头,“你很不错。”

    扫地僧说了一句类似称赞的话,再没开口,两人在后山寻找,很快就找到了乔峰他们。萧远山正和方丈比拼掌力,萧远山一定要在江湖中人面前揭穿方丈的丑事,方丈自然不允,他如今是少林方丈,代表的是少林脸面,很多事是不能随意决定的。不然影响了少林的声誉,使少林在江湖中地位下降,他又是个大罪人了。

    两人一言不合打了起来,方丈大概是不想死,或者还有什么话没跟少林的人交待,所以也没有硬受着,而是运转内功跟萧远山拼了起来。阿朱拉着乔峰在旁边焦急的看着,眼神时不时扫向四周,等着刀白凤过来。

    一看见刀白凤手上拎着个黑衣人,阿朱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拽着乔峰的衣服道:“乔大哥,他才是罪魁祸首,方丈就是被他给骗了误以为你爹来中原有恶意,乔大哥,其实你不用在师父和亲爹之间纠结的,他们都是被这个慕容博算计了,他才是你的大仇人!”

    乔峰一愣,凝眉向慕容博看去,他已经不再怀疑阿朱的话,眨眼间就飞掠过去将慕容博从刀白凤手中抢了过来,“阿朱,他是慕容博?慕容博不是死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大哥,慕容博是假死的,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光复大燕。可是他没本事,根本就没有势力,只能耍阴谋诡计搅乱江湖朝堂,想要从中浑水摸鱼。他故意算计方丈带人去杀你爹,你爹是契丹的大官,死在中原自然结仇,到时两方都会有所动作。只不过他没想到你爹那么厉害,杀了大半的中原好汉,自己也自杀了,方丈自觉上当,也要找他问个清楚,他没办法只能假死了,这些年他藏在少林寺就是偷学武功,妄图再一次搅风搅雨。”阿朱连珠炮一样把事情说了出来,这会儿功夫了,也没人会追究她到底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而且她已经想好了,什么都推到她“已逝”的父母身上去,到时候还能营造出父母是隐世高人的形象,也很不错。

    那边玄慈和萧远山听到阿朱的话也停手看了过来,玄慈看到慕容博,眼神变幻数次,恢复了慈眉善目的模样,“阿弥陀佛,慕容施主,当年你算计于我,你我都是罪孽深重之人。唉,大燕已灭,只能说大燕气数已尽,你又何必如此执着。”

    刀白凤看了玄慈一眼,也不知他是不是故意的,说大燕气数已尽对慕容博来说才是诛心之言呢,大概比废掉他武功都刺激。

    慕容博果然激动异常,表情狰狞,“你说什么?你个废物,为了个契丹人竟然悔过出家,连老婆儿子都不要,结果儿子不知所踪,老婆成了江湖的大祸害,你有什么脸当方丈?”

    玄慈脸色变了变,虽没露出多少吃惊之色,但他一个当了多年和尚的人,被爆出曾经有过女人还有过儿子,着实有些难堪,似乎更进一步的说明了他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萧远山一步步走近慕容博,双眼赤红,“是你故意害我们?”

    慕容博纵使诡计多端,被废掉武功也跟拔了牙的老虎没什么区别了,他一一看过在场众人,心知今日逃不过一死,顿时哈哈大笑,“是我又怎么样?你们一群人被我耍了二十余年,蠢货!我慕容博不过是生不逢时,随便一个计谋都能让你们一生痛苦,若我早生个几十年,大燕定能千秋万代!”

    萧远山一掌拍在他胸口震断了他几根肋骨,怒道:“大燕?大燕早已灭亡,你想千秋万代,可惜终究只是白日做梦,大燕彻彻底底的毁灭了,再也不会复兴!”

    “你住口!住口!咳咳咳……”慕容博激动的青筋直冒,牵动了伤势吐出一口血来,死死的盯着萧远山恨不得生吃了他。

    萧远山脸色变了数变,皱起眉头,“他被废了武功?”

    乔峰和阿朱朝刀白凤看去,刀白凤微微一笑,“我看他内力还不少,想着别浪费了,就给吸过来了。你们要报仇还有很多办法,我可以给你们提供宫廷十大酷刑,不一定要比武的。”

    几人一愣,表情都有些奇怪的看着刀白凤,这么一个冒着仙气被称为仙子的人,居然张口就说什么宫廷十大酷刑?果然人不可貌相!阿朱擦了把汗,在心里默默庆幸,幸好当初没与段誉母子为敌啊,不然大概这会儿已经被虐了千百遍了,果然穿越要低调……要低调。

    萧远山曾经是契丹军中的总教头,什么宫廷酷刑他不知道,但军中刑讯逼供那一套他熟悉的很。原本看慕容博成了废人,他还有一种一拳打进棉花的憋屈感,如今听刀白凤一说,却瞬间想到了十几种酷刑,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慢慢向慕容博走去。

    慕容博这种阴险小人自然也十分清楚各种酷刑的痛苦,瞧见萧远山的神情就知他要做什么,立刻就想咬舌自尽。可一个没武功的人在众多武功高手面前想自杀也是件难如登天的事,萧远山出手如闪电般直接卸了他的下巴,接着一招分筋错骨手,慕容博顿时发出尖锐刺耳的惨叫声,响彻天际。

    阿朱白了脸,想到先前她还挑衅过萧远山,不由的有些害怕。乔峰也有些不适应,他对敌人向来是光明正大的杀掉,从来没见识过酷刑折磨人的事情,不过慕容博是他的大仇人,即使不适应,他也一直盯着慕容博痛苦的样子,害死亲娘的人,他也不愿意放过。玄慈张张口似乎想要阻止,但突然想到自己也是萧远山要报复的人,似乎没什么立场,就把嘴闭上了。

    在场唯二神色未变的只有刀白凤和扫地僧,刀白凤是见识的多了,什么情景都很难让她变色,何况慕容博还是个小人,见他被虐更是毫无压力。而扫地僧那么大年纪又是个高手,大概也是见多识广,不把这种小场面放在眼里吧。

    萧远山没一会儿就将慕容博的手脚骨头全部踩碎,又拿了一块大石放在慕容博身上,一拳一拳的打在大石上,同隔山打牛有异曲同工之妙。石头没什么事,慕容博的内脏却没一处完好的了,偏偏从外面看不出伤,若不是慕容博不停的吐血,看上去也只不过有些虚弱而已。

    接着萧远山又从靴子中拿出一柄锋利的匕首,众人以为他终于要给慕容博一个痛快了,刀白凤却发现萧远山眼中带着嗜血的光芒,几乎已经失去理智了。

    萧远山手腕一动,匕首贴着慕容博的左脸划过,一个耳朵瞬间飞了出去,慕容博的惨叫声再次响起,只是这次多少有些有气无力。众人一惊,还不待有什么反应,萧远山又将慕容博右耳割掉,并快速在他肩上削掉了几块肉。

    玄慈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掠过去挡住萧远山,皱眉道:“萧施主,你这是做什么?”

    萧远山双眼通红,尽显疯狂之色,“做什么?当然是凌迟了他,听说你们中原的朝廷也有这种刑罚,难道你觉得他所做下的恶事还不够凌迟?”

    玄慈一怔,看了慕容博一眼,面露不忍之情,“萧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冤家宜解不宜结。你已经将慕容施主折磨至此,不如让他出家为僧,用余生来忏悔己过。”

    萧远山一把拂开他,怒声道:“你给我滚远点,等我凌迟了他,下一个就是你了!”

    两人对峙,谁也不肯放松,片刻后竟打了起来。扫地僧摇摇头,用谁也没看清的速度冲进了战局,同时与两人对了一掌,只一招就将他们分的远远的。

    扫地僧竖起右掌,慈眉善目的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两位施主恩怨已过二十载,既然罪魁祸首已经受过罪,何苦还抓着旧事不放?冤冤相报何时了,倒不如归入佛门,从此四大皆空。”

    玄慈看着他有些发懵,大概从未想过少林寺中的扫地僧会有如此身手。萧远山在藏经阁藏了那么久,当然也认出了扫地僧,想到这么多年他都没看出扫地僧会武功,足见这人高出自己多少,在他面前真是毫无胜算。

    萧远山突然扬声道:“峰儿,你还不为你娘报仇?我们父子联手,未尝不能报当日之仇!”

    乔峰看着玄慈,这是他很敬重的少林方丈,这些年,方丈也一直处事公正,没做错过什么事。他缓缓转头盯住慕容博,这人却是他彻头彻尾的大仇人,连带头大哥玄慈都是被慕容博所骗,所以,他要报仇应该找慕容博。

    很多剧情没发生,乔峰也没有被刺激的失去理智,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当了那么多年的丐帮帮主,自有他自己的一番处世之道。他沉默了片刻,眼神一凝,全力使出一招亢龙有悔打在慕容博身上,慕容博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远远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就垂了脖子气绝身亡。

    乔峰慢慢收回手,深吸了一口气,“杀死罪魁祸首,我已经为娘报了仇,方丈等人助纣为虐,却是被奸人所骗,并不是有意害人,所以,我不杀他们。”

    萧远山还想凌迟慕容博,见乔峰直接把人打死,简直要气疯了,“峰儿,你莫非被他们养了几日就忘了自己是谁?你的血性呢?难不成你真当自己是个宋人?”

    阿朱急道:“你不要再逼乔大哥了,你想做什么就自己去做,别想利用乔大哥!你从未尽过做爹的责任,难道现在还要让乔大哥痛苦?那乔大哥要你这个爹有什么用?”

    乔峰拍拍阿朱的手,转身看向玄慈,“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方丈大师,你可愿接我三掌,了却你我之间的恩怨?”

    乔峰说的清清楚楚,三掌了却的是方丈和乔峰之间的恩怨,至于萧远山,他却是不管的,想管也管不了。玄慈苦笑一下,没怎么犹豫就点头同意了,“这本就是我欠乔施主的,你以三掌了结恩怨,是你的仁慈,善哉善哉。”

    扫地僧见他们达成了共识,也不大可能出人命,便挡在萧远山面前念了一句佛,“善哉善哉,这位小施主深明大义,小小年纪便能放下仇恨,实在难得。”

    萧远山被扫地僧挡住,几次想冲出去都没成功,只能愤恨的盯着乔峰破口大骂。而此时的乔峰似乎已经将他屏蔽在外,只一心看着玄慈,慢慢起势攻出降龙十八掌。

    一掌接一掌,即使玄慈有内力护体,三掌过后也吐了一大口血,面色惨白。乔峰沉默的看了他半晌,拱手道:“乔某与方丈大师的恩怨已了,日后不会再提,希望方丈大师看在家父当年被害的事情上,也留家父一命。”

    少林寺有高手坐镇,乔峰觉得萧远山是不可能杀了玄慈的,万一惹急了少林其他人,围攻萧远山,恐怕就不会像二十年前那么幸运的捡回一条命了。他清楚的看到了萧远山对宋人的恶意,这让他接受不了,不管有什么仇恨,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他终归是不可能帮着契丹人去屠杀宋人的,他永远做不到。而因为他的血脉,他大概也不能再帮宋人去杀契丹人了,也许他真的应该像阿朱说的那样,远离这些是是非非。

    乔峰做完了自己该做的事,退回到阿朱和刀白凤身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扫地僧劝萧远山放下仇恨,但萧远山怎么可能放得下?他原本计划在英雄大会上揭穿玄慈,让玄慈和少林颜面扫地,将玄慈从高高在上的方丈之位给拉入地狱,这才能让他痛快些,结果如今一计不成被人抓住,只能和玄慈私下里解决,如今若不让他对玄慈用刑是消除不了他心中的恨意的。

    玄慈盘膝坐在一边调息疗伤,刚开始只是沉默的听着萧远山滔滔不绝的仇恨,半个时辰后,他似是终于想通了,叹了口气,慢慢睁开双眼,“解铃还须系铃人,是我识人不清,害了萧施主。若今日我不将恩怨了结,恐怕会连累少林,前辈,多谢你一番好意,玄慈怕是……要白费你的心思了。”

    扫地僧微微眯起眼看着他,半晌后摇了摇头,“红尘是非多,没想到你遁入空门多年,仍旧看不开。也罢,生死轮回,不过是换一副皮囊重新开始,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扫地僧又念了一句佛就退到了一边,萧远山得到自由直接飞出去攻向玄慈,他此时也不求别的,只求在玄慈反悔之前杀了玄慈。玄慈刚接了乔峰三掌,已经受伤,应付起萧远山十分吃力,但他脸上的表情却像是放开了一切。

    刀白凤静静站在一边,她如今的武功,五感超出常人许多,即使离这么远也能清楚的看到两人对战中的神色变化,何况她还精通微表情。此时她看着玄慈的神色,感觉他像是存了死志,今日要用性命来了结这件事了。其实他觉得玄慈这么选择也很正常,他一个方丈若被爆出女人、儿子还有当年杀害了无辜之人的事,必定名声扫地,一辈子苦苦经营的名声全没了,还会连累少林跟着倒霉。

    一个门派要在江湖树立威信是极其不易的,少林能在江湖各派中屹立不倒几百年,更是难中之难,若因方丈的人品过错连累少林蒙羞,他真真就成了少林的罪人。不管从哪方面看,他一死了之都是最好的办法,世人不会知道他的过错,少林也不会受多大影响。

    萧远山打红了眼,察觉到玄慈动作变慢,对杀了他已经有了极大的把握,可他不甘心仇人就这么干脆的死,又知道有扫地僧在是绝不会让他折磨玄慈的。萧远山边打边想,终于想出一个能刺激玄慈的办法来。

    萧远山恶意的笑道:“玄慈,你可想知道你的女人和儿子现在何处?我告诉你,你儿子丢了就是我偷的。”

    此话一出,玄慈顿时睁大了眼,乔峰也震惊的看着萧远山,冤有头债有主,他居然偷人家的孩子?这算什么好汉?难道除了伤害妇人稚儿就没有其他方法报仇了?

    萧远山继续道:“你儿子也算好命,我把他丢到少林寺,就被人捡了当了小和尚。哈哈哈,老子当了老和尚,儿子当了小和尚,你家这下是彻底绝后了,哈哈哈,何况你儿子蠢笨如猪,整天受罚,武功更是只学到花拳绣腿,这就是你的报应,你这辈子都没有传人继承衣钵了。我不会告诉你他是谁的,我让你知道与儿子近在咫尺却无法相认的痛苦,让你到死都见不到儿子长大的模样!”

    玄慈被刺激的吐了一口血,脸色更加苍白,萧远山却嫌刺激的不够,张口又道:“还有你那个女人,真是可怜啊,男人不要她,儿子又丢了。她几乎和个疯子也没两样,乃是四大恶人里的叶二娘,整日的偷无辜稚儿当做自家孩子,玩够了就将他们掐死,她说自己的儿子丢了,别人也别想要儿子。这些年她杀了多少无辜的孩子你知道吗?这都是你造的孽!哈哈哈哈哈……”

    玄慈又吐出一大口血,已经面色发青,这时萧远山和他对了一掌,直接将他打飞出去,玄慈躺在地上,双眼茫然的看着天空,那般澄净的蓝色,只让他觉得自己污秽不堪。他从不知道因为他的缘故,曾经的女人竟该死了那么多无辜的稚儿,那些人命都是他的罪孽,他原以为他出家这些年已经洗清了罪孽,没想到……没想到啊……

    痛悔莫急,痛悔莫急……

    玄慈嘴角不停的流着血,充满悔恨的双眼渐渐失去了光泽,死不瞑目。

    玄慈虽说对萧远山有愧,可萧远山这些年也做过不少恶事,所以他在打斗时并没有留余力,让萧远山也受了不轻的伤。萧远山踉跄的走到玄慈身旁,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半晌后忽然仰天大笑,笑声中有大仇得报的痛快,也有无尽的悲痛茫然。坚持了二十多年的仇报完了,他还能做些什么?

    萧远山原本或许想着要搅乱江湖,在英雄大会上爆出真相削弱中原武林的能力,为契丹大军减少阻力。可如今,如今他的计划全毁了,他私下里报了仇,自己也受了重伤,他没法再做什么了。如今即使他把所有的真相爆出来,众人只会同情死者,玄慈和慕容博已是,他却只是个契丹人,谁会帮他声讨他们?

    萧远山一直大声笑着,笑到最后声音中已满是决绝,他最后看了一眼乔峰,直接自断了经脉。

    乔峰发觉不对时飞掠过去已经来不及,他悲痛的抱住萧远山倒下的身子,颤声道:“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萧远山费力的抬起一只手,想要摸摸他,却没力气的掉了下去,喘着气艰难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乔峰心中震颤,“爹……”

    萧远山缓缓露出个笑容,似乎听他叫一声爹已经满足,阖眼而逝。

    乔峰沉默的坐在地上,没有仰天大吼,也没有悲声痛哭,像是一具雕像一般,不知在想些什么。阿朱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居然一下子死了三个长辈,虽说他们死了免去好多纠纷也变相救了不少人命,可乔峰刚看见爹就看着爹自尽,这绝对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

    阿朱走到乔峰身边,将手按在他的肩膀上,轻声道:“乔大哥,逝者已逝,你别这么伤心了,伯父能够报仇想必已经了却了最大的心愿。”

    这时岳老三扛着大剪刀找了过来,看到死了三个人,有些不满的嘀咕道:“怎么打架也不找我?让我去接什么人保护什么人,根本是大材小用嘛。”

    刀白凤看了看乔峰,低声道:“岳老三,去叫你师父、师娘,让他们带着两位长辈一同过来。”

    “哦。”岳老三看了一圈发现没架可打,闷闷不乐的跑走了,没多久就将段誉他们给带过来。

    段誉和木婉清看到现场也很震惊,没想到真被阿朱说中了,竟然出了大事。段誉拉着刀白凤上下打量,“娘,你没什么事吧?”

    刀白凤笑着拍拍他的手,“放心,我不止没事还吸了一个高手的内力,好着呢。先别说这些了,你们去安慰安慰乔峰,他刚刚认了爹,爹却因报仇和人同归于尽了,有你们陪着他应该能好过些。”

    段誉一惊,他刚才还奇怪乔峰为何抱着一个老头,原来那就是大哥的亲爹?看到乔峰沉默悲痛的样子,他连忙带着乔父乔母赶了过去。乔父乔母只是寻常百姓,今日的经历让他们忐忑不安,看到死人更是吓白了脸,可他们对乔峰却是真心实意的,看见乔峰这副样子,什么都顾不上,比段誉还抢先一步抱住乔峰去安慰他。

    扫地僧竖着右掌,闭目轻声念着经文,似在为死去的几人超度。刀白凤看着他,虽然一身灰扑扑极其普通的僧袍,此时看上去却真的如同仙人一般,有一种大慈大悲、普度众生的感觉。同他一比,方丈玄慈几次被刺激的吐血,当真还是修炼不够,六根未净啊。

    过了一会儿,扫地僧念完了经,缓缓睁开眼又念了一句佛号。他转身看着刀白凤,慢慢走过来道:“你学的是逍遥派功法?你师父是谁?”

    刀白凤眼珠一转,随意的道:“我没有师父,这功法是我从一个山洞里得来的,据说是那个淫|荡无比的李秋水留下的。她现在在西夏做皇妃呢,也许已经是太后了吧,不过她被她大师姐巫行云毁了容,她们一有机会就追杀对方,说不定此时已经死了。那个山洞原来还有个叫无崖子的人住过,可惜他负了妻子,喜欢上妻子的妹妹了,简直没伦理没道德。对了,他还不会教徒弟,被他徒弟丁春秋暗算,听说已经死了,丁春秋现在是个老毒物,专干坏事,不知杀了多少人,完全算不上名门正派啊。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是没师父的吧?”

    扫地僧淡淡的看着她,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刀白凤无辜的回视,她说的是实话啊,又没有虚构,有没有刺激到老人家就不关她的事了,而且这位老人家好像面对什么都不会变色啊。

    扫地僧淡淡道:“阿弥陀佛,施主着实聪慧,几十年了,施主是第一个猜到我身份的人,没想到我在俗家收的弟子会落得如此。”虽然口中说着可惜,但扫地僧那真是连眼神都没波动一下,好像在说的事根本就与他无关一样。

    刀白凤笑道:“前辈这么说,看来我是猜对了,晚辈也算侥幸得了前辈的传承,今日得以见面当真是有缘。不知前辈可有什么心愿未了?晚辈兴许可以略尽绵力。”

    扫地僧轻摇了下头,“红尘俗世而已,早已与我无关,今日之事想必施主也会有所触动,多做善事勿要为恶,方是世间正道,善哉善哉。”

    刀白凤漫不经心的说道:“前辈的话好有道理,可惜前辈那几位徒弟却是听不到了。可惜了逍遥派那么多的绝世武功与绝世医学都要失传了,唉,这真是江湖的不幸,因几人内斗就一下子断了这么多传承,罪恶啊罪恶。”

    扫地僧露出一丝笑容,“那施主以为该当如何?”

    刀白凤摸摸下巴,注意着对方的微表情,迟疑道,“我嘛,办法倒是有一个,您看我也算是学了您的武功,如今功力应该也不比你几位徒弟低了,不如……你收我做关门弟子?”

    “逍遥派掌门扳指已经传给了无崖子,是无法收回的。”

    刀白凤笑了笑,“掌门什么的,其实没什么所谓,我只是为了逍遥派好,想要将传承传下去造福大众啊。也许我将来会自立个门派,广收徒弟,将逍遥派典籍尽数传下去,您觉得怎么样?”

    扫地僧锐利的目光直直盯着她的双眼,刀白凤泰然自若。

    半晌后,扫地僧笑着点了下头,“既然你我有此一缘,当是命该如此,你既做了我关门弟子,便要去清理门户,切莫让逍遥派门人继续作恶。至于你将来将拿些典籍传给谁立什么门派,都无妨。”

    刀白凤就这么拜了师,拿到了扫地僧给的信物,是一枚纯白莹润的玉佩,日后她将此玉佩亮出来,无崖子、巫行云他们自然会知道她是逍遥派的小师妹,因为逍遥派每一个徒弟都有类似的玉佩。

    新上任的师父还将典籍收藏的地方告诉了刀白凤,逍遥派原址早已荒废多年,若无崖子没有将东西转移,那么逍遥派的密室中应该保留了逍遥派最精华的所在。

    刀白凤摸着玉佩笑起来,看来一下子死了三个人对扫地僧也是有些触动的,恩恩怨怨,若有人帮着理清,到底能少生孽债。扫地僧已遁入空门不愿多管,但有个现成的徒弟去清理门户他还是乐见其成的,能将那么多珍贵典籍传承下去,也算功德无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