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凤凰展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网游之诸神世纪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场面乱的不行,白世镜在丐帮德高望重,却被爆出与马副帮主的妻子通奸并杀害马副帮主,而全冠清在丐帮也算后起之秀,办过不少事,竟也和康敏通奸还妄图谋夺帮主之位,若这些是真的,丐帮岂不是要乱?

    可白世镜等人本就心虚,根本没想到会有人知晓他们的事还如此突然的爆出来,那一瞬间的怔愣被所有人看在眼里,完全不是无辜之人该有的表情。几位长老不可置信道:“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马副帮主待你不薄啊,你居然……居然……”

    白世镜虽然心狠可心底最深处到底有一分愧疚在,但全冠清就是彻头彻尾的小人了,反应过来立马怒道:“你是慕容复的丫头,我看你是慕容复派来挑拨我们丐帮内乱的吧?兄弟们不要上当,她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姑娘知道什么?说的斩钉截铁的有什么证据?哼,今日你若拿不出证据来,我们丐帮人也不是你能随意污蔑的!”

    康敏接口道:“对!先夫尸骨未寒,小妇人却被如此欺负,如此污蔑,我就算死也要清清白白的死,你给我说清楚!”她眼神往乔峰身上一扫,冷哼道,“我看你是乔峰带来的同伙,故意帮他来搅局的吧?还是说北乔峰和南慕容联手在做什么勾当?”

    阿朱气急败坏的道:“你们信口雌黄!你们不用在这狡辩,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要查怎么会查不到证据?至少你给段王爷生过儿子又掐死了那个孩子的事已经证实是真的了,这足以证明你是个蛇蝎毒妇,总之我是不信你的话的!”

    王语嫣也急忙道:“你们的事跟我表哥没关系,我表哥也没有和乔帮主见过面,更别提什么阴谋了,你是血口喷人。”

    康敏悲伤道:“好,你们没证据是吧,我有!我这里有一封信,乔峰就是因为这封信才杀先夫灭口,可他没想到先夫早就看穿了他的真面目,早早的将信交给我保存,众位叔叔,你们看过信便知乔峰绝不是大仁大义的英雄。”

    她这般让众人又冷静下来,怀疑的看着乔峰,乔峰一头雾水,眉头拧的死紧。这时候就是他也感觉到今日之事是针对自己的阴谋了,他转头看了一眼段誉等人,深觉是自己连累了他们,便道:“此事既然与我乔峰有关,我自会同大家查个清清楚楚,但二弟他们只是过来游玩,还是让他们先行离去。既然是丐帮事务,诸位不如也……”

    乔峰被一声冷笑打断,康敏愤恨的瞪着他道:“乔峰你是做贼心虚,这封信一旦公开,江湖人都可追杀你,你是怕了,才想让众人散去再私下里解决了我杀人灭口吧?”

    阿朱心里一紧,她虽然是想等乔峰身世曝光后陪在他身边,可事到临头她还是有些紧张,担心乔峰会受不住,这可是她最在意的男神,她实在不愿意让他难过。可这事总会说出来,怎么办?

    刀白凤也留意到那边的动静,小声对段誉说道:“誉儿,今日之事明显是康敏做的局,你大哥怕是要栽跟头,你跟在他身边注意着些,我们这里不用担心。”

    段誉点点头,跟木婉清叮嘱一声就飞身跃到乔峰身边,用行动摆明了会站在乔峰这边。而丐帮长老此时谁也不信,听闻康敏有证据当然要公开,结果石破天惊,乔峰居然是契丹人!在场众人包括乔峰都震惊了,而在场众位江湖人还纷纷开口证实了信件的真伪,大家看向乔峰的眼神都不对了。

    阿朱忍不住开口道:“乔大哥就算是契丹人又怎么样?对中原有野心的是契丹皇帝,杀过来的是契丹的兵,难道契丹人就没一个好的了?人家没有百姓没有想安生过日子的善良人?说句不好听的,难道我们中原人一个坏人都没有?这位正义凛然的康敏还不是掐死了自己的儿子?”

    众人都不知该说些什么,现场一阵沉默,阿朱又道:“乔大哥起码带领大家和契丹兵打了无数次,这些年也从没做过一件错事,跟康敏相比,谁善良谁恶毒不用说了吧?”

    康敏气道:“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现在说的是乔峰为了掩埋真相杀了我先夫的事,说不定他就是契丹派来的奸细。”

    阿朱上前几步指着她斥道:“你还要污蔑乔大哥?白世镜被你勾引对不起兄弟最后还把兄弟给杀了,你们才是恶人,还有脸来指责乔大哥,如果中原的正义就是这般,我宁愿去塞外放羊。”

    “小姑娘,听你说的信誓旦旦,不如你也拿些证据出来?”

    “是啊小姑娘,你空口白话的,我们怎么会信你?再说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阿朱哪有时间去查什么证据?再说她武功也不行啊,贸然去查白世镜不是找死吗?她怒极反笑,“我又没有预谋害人,我没事儿随身带着证据干什么?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凭什么告诉你们,能得到些消息那是我自己的本领,没必要把我的绝学公之于众吧?反正我说的都是真的,如今他们人都在这,只要把他们看住然后立刻去查,肯定能查到的。”

    丐帮的人面面相觑,乔峰陷入身世的震惊中,哪还管谁往他身上泼脏水?而其他人对乔峰的忌惮显然比白世镜多,闻言立刻说道:“若要把马夫人等人关起来,那乔峰也得关起来,他如今的嫌疑最大。”

    “不行!你们这么龌龊的往乔大哥身上泼脏水,谁知道你们关住他会不会暗害了他?”

    阿朱一句话几乎把在场所有人都得罪了,那些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指责她,场面再次乱了起来。段誉担忧的看着乔峰,“大哥?你没事吧?这件事还不知道真假,他们明摆着是来对付你的,你别中了他们的计。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大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若有谁想对你动手,小弟不会袖手旁观的。”

    段誉的话并没有放轻声音,众人都听到了无双公子的态度,方才刀白凤已经露了绝世武功,有他们母子站在乔峰那边,江湖中人顿感压力大增。有人忍不住劝道:“无双公子,听闻你刚和乔峰结识不久,兴许你是被他骗了,毕竟他是契丹人啊,说不定真是契丹派来的奸细,你这样为他作保很可能会被连累。无双公子和玉箫仙子在江湖上名声极好,为了一个契丹人毁掉名声实在是……不值啊。”

    刀白凤笑笑,“我们和契丹有仇是没错,将来可能还要打来打去,可方才阿朱姑娘的话十分有道理,在场就有小人有毒妇有恶贼,谁又能说契丹就一个好人没有?乔峰他在中原长大被中原人养大,你们为什么会觉得他因为点血缘就会去帮契丹?若说他是奸细,他在江湖中当奸细能得到什么?以他的能力还不如去朝廷当将军盗取军情更快吧?”

    段誉笑道:“我娘说的对,我和大哥虽然结识不久,但我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认识的大哥绝对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好汉,我可不会因为什么莫须有的污蔑栽赃就怀疑自己的大哥。”他有些嘲讽的看着丐帮众人,“大哥作为丐帮帮主,这么多年有哪点对不起你们?今日我却是为大哥委屈了,这么多年对你们这些兄弟的情义算是白费了,这才是真的不值。”

    丐帮众人顿时尴尬羞愧,人家一个认识帮主没多久的都这般信任帮主,他们跟着帮主出生入死多少年了,居然随随便便的就怀疑起来,简直无地自容。

    段誉见康敏等人明显不肯罢休,直接道:“我会一直跟大哥在一起,担保他不会做恶事,大家尽可以去查真相查证据,我也会查,到时候若证实是你们污蔑我大哥,哼,想必各位正义之士不会吝啬一句道歉。”

    这句话放在那,以后谁若不道歉就是和段誉母子为敌了,在场的人虽然被刀白凤武功震慑,但有一些都是老江湖,哪里容得下段誉一个毛头小子威风,当即变了脸色要教训他。

    段誉早就看他们不爽,这么多人欺负他大哥,查也不查就定罪算什么正义之士?他看是乌合之众还差不错,干脆也不拒绝,直接和他们对上。刚开始是一个一个上,后来便是几个几个上,没多久,段誉已经打败了十几个人,如此年轻却有不输给乔峰的武功,在场众人无不震惊。

    段正淳在旁边已经恢复了冷静,他看着惊才绝艳的段誉,心里各种痛苦,这么出色的孩子为什么不是他亲生儿子?他流连花丛几十年,至今才找回一个女儿,还只能认作义女,这难道真是他的报应?他看向一旁无视自己的刀白凤,只觉心里疼痛异常。

    几个女人见他如此,心中抑制不住的升起对刀白凤的嫉妒。从前十几年他们嫉妒刀白凤是因为她是王妃,如今他们嫉妒是因为段正淳对她的看重还有段誉那么出色的儿子。她们想到段正淳先前四处寻找儿子,无不懊恼自己生的为什么是个女儿?

    乔峰木然的看着段誉一个一个的打败那些讨伐他的人,冰冷的心渐渐回暖,他看着段誉,又看向阿朱,慢慢回头看向坚定站在那里的刀白凤,激荡的心情终于恢复平静。他用内力喊了一声,“都住手!”

    段誉一掌打开对手,飞跃回乔峰身边,担心道:“大哥?你可别上他们的当,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跟小人就没有讲道义的必要。”

    段誉的话让众人脸上一黑,乔峰却爽朗的笑起来,“我乔峰今生有兄弟如此,当真死而无憾了!”他安抚的拍拍段誉的肩,对大家拱手道,“我乔峰行事光明磊落,不怕任何人查,至于我的身世,我也自会查清楚,不劳诸位费心。不过,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适合再做丐帮帮主之位,乔某和二弟会在此处停留数日,请诸位尽快选出帮主或代帮主,我会将降龙十八掌的秘籍传给下一位帮主。”

    不少人眼睛都亮了起来,乔峰看得清楚,心中只剩下苦笑。事情暂时只能如此,大家自会去查找证据,而乔峰,众人奈何不了他,也奈何不了刀白凤母子,只能不甘的离去,因为中途出了不少岔子,刀白凤也让岳老三的手下在周围巡视,西夏的人并没有算计到他们,众人顺利的散了。

    王语嫣和阿碧对视一眼,见阿朱紧跟在乔峰身边也不方便说话,便默默的带人走了,临走前她们还看了段誉一眼,没想到这人就是江湖中盛传的无双公子,本以为是个色胚子,但方才发生的种种,这人果然不负无双公子之名。王语嫣不禁皱了下眉,从前有个乔峰和表哥齐名,如今又出来一个段誉,会不会影响表哥在江湖中的地位?

    这次直到王语嫣离开,段誉都没再往那边看一眼,他根本就没注意到。他正站在乔峰身边目送丐帮的人离去,乔峰久久没有言语,直到他们消失在视线中,才惨然一笑,“二弟,我,我竟然会是契丹人?我不想信,可……”他低头扯开胸口的衣服,胸膛上一个栩栩如生的狼头尽显凶恶,“原来这是契丹人的象征,怎么会这样?”

    段誉沉声道:“大哥,是契丹人又怎么样?我认你是我大哥,你就一辈子是我大哥。若今日换做我被人发现是契丹人,难道你就不认我要杀我?”

    “当然不会!”乔峰想也不想,脱口而出,随即恍然而笑,“二弟,谢谢你。今日若不是有你们在,我恐怕会接受不了,若我一时冲动做下什么事,就更加无法回转了。”

    段誉笑道:“大哥不必同我客气,我相信江湖中还有不少人像我一样想法,方才那些,不理会也罢。行走江湖能得一二知己已是幸事,哪里能得所有人喜欢?他们算计来算计去不过是为了你的帮主之位,如今大哥主动让位,想来他们不会再揪住你不放的。”

    阿朱此时倒是真心感谢段誉母子了,若不是他们震慑众人,今日想必没这么轻易了结,幸好她方才没有乱说话,不然惹怒了段誉母子,往后不肯帮乔峰,她才会后悔莫及。

    她看着乔峰似乎心情没那么激动了,便走上前试着说道:“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我之前去少林寺,刚巧知道了一些事情是和你的身世有关。历来雪中送炭的少,落井下石的多,一旦你再同什么事牵扯上,众人必定会再次讨伐你的,我们不如先做好准备。”

    “少林?”乔峰一下子想到师父和养父养母,急忙问道,“姑娘知晓的是什么事?不知可否告知乔某?今日姑娘为乔某说话,乔某感激不尽,若姑娘不方便说的话……”

    阿朱笑起来,“乔大哥放心,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乔峰有些意外的看她一眼,迟疑道:“姑娘为何如此帮我?乔某实不愿因自己的事连累姑娘。”

    阿朱轻摇了下头,“乔大哥,从前我就一直听闻你在江湖中的事迹,我,我仰慕乔大哥已久,所以能够遇到乔大哥实在很高兴,乔大哥要是怕他们找我麻烦不如就让我跟在你身边吧,这样他们就没机会下手了。”

    “这……”乔峰有些不自在,被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当面说仰慕已久,着实怪怪的,若不是他此时被身世闹得烦心,说不定都会脸红。

    段誉瞧了阿朱几眼,想着这姑娘好像知道不少事啊,连白世镜和康敏通奸都能知道,说不定真能帮上大哥的忙呢,于是开口道:“大哥,阿朱姑娘说的也对,她方才把白世镜和全冠清的事都说了出来,说不定那两人正想着怎么报复呢,还是让她和我们一起吧,大家有个照应。”

    乔峰点点头,又问道:“白长老他……阿朱姑娘,你方才说的都是真的?”

    “绝无虚假,所以乔大哥日后也不要再同他们讲什么情义了,如今他们要对付你算计你,是你的敌人,你若心软讲情义肯定会吃亏的。”

    乔峰闻言心中充满失望,被帮里的兄弟这般暗算让他十分抑郁,一时间脑子混乱,许多事也理不清了。

    刀白凤见状打算叫他们回城,“誉儿、乔峰,有什么事我们回客栈再说吧,天底下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只要无愧于心,怕什么?”

    乔峰一震,心中顿时受到冲击,是啊,他无愧于心,怕什么?他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兄弟的事,就算他是契丹人他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中原的事,旁人容不下他难道是他的错?该羞愧的不是他!

    阿朱见了更觉得有段誉母子在是大好事,她如今和乔峰还陌生,说的话也没多大用,可刀白凤身为长辈在这时候支持乔峰,简直就是给了乔峰支柱。尤其刀白凤和段誉可是江湖上有名的大善人,他们都毫无芥蒂的接受了乔峰,乔峰没有被所有人抛弃,还有什么理由自怨自艾?

    想到这,阿朱把心里那点对段誉的看不起瞬间丢了,反而充满了感激,整个人的眼神和态度都不一样了。

    刀白凤无意中瞄到阿朱的转变,嘴角微微弯了下,看来这位穿越女对乔峰真的很真心啊,这样的转变倒是挺好,他们不用成为敌人了。

    段正淳见他们要走,急忙出声,“凤……仙子,你们要去哪里?如今你们遇到麻烦,不如我们一起走,遇到什么事也能照应一下。”

    段誉默默的看向刀白凤,总觉得段正淳会再挨一巴掌,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刀白凤居然点头了!

    刀白凤看了木婉清和段誉一眼,又看看秦红棉和段正淳,心想这两人现在算是她亲家了,虽然身份尴尬,对他们也厌烦的紧,但正规流程还是要走的。聘者为妻奔为妾,她看重儿媳妇,可不能让儿媳妇不明不白的跟着儿子。

    “你们跟上吧,誉儿和婉儿的事还没说清楚,正好一次解决了。不过段皇爷,这个儿媳妇我护定了,若待会儿有什么人胆敢伤害我儿媳妇,你可要管好了。”刀白凤背对着他们说完就走,段誉和木婉清等人自然跟上。

    段正淳则是有些尴尬的看向秦红棉,知道刀白凤让他管的人就是木婉清的师父,可他是真不知该说什么。秦红棉张张口想告诉他木婉清就是他们的女儿,可又不知该怎么开口说。他们几人也沉默的跟着刀白凤进城了,除了阮星竹没什么多余的想法之外,众人当真是心思复杂。

    路过一家酒楼,刀白凤让岳老三去要了间最大的包厢,然后派他去寻一个大宅子买下来做订婚之用。秦红棉眼看她是打定主意要让段誉和木婉清在一起了,立刻站起来怒道:“我说了我不同意,婉儿是我徒弟,难不成你还要硬抢?”

    刀白凤看向段正淳,段正淳为难的拉着秦红棉坐下,安抚道:“有话好好说,气坏了身子怎么办?”

    “你,你就是帮着她!”秦红棉满脸倔强和受伤之色,段正淳赶紧轻声哄她。

    两人旁若无人的“吵”起来,实则更像打情骂俏,看得刀白凤牙酸。乔峰听了几句,觉得他们不像找麻烦的样子,反而像要处理家事,便起身道:“伯母,二弟,既然你们有家事要处理,我就不打扰了,我先去客栈等你们吧。”

    段誉想了想,看向刀白凤,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作为好兄弟,他的身世不可能永远瞒着乔峰,被刀白凤教育这么久,他越来越不觉得自己的身世有什么不能说的,做错了就坦诚自己做错了,要改正的地方就改正,没什么好遮掩的。和娘亲相处这么久,他发现娘亲真的不在意这件事。

    刀白凤果然是一副不在意的神色,有些事越在意越显得放不下,那还怎么过日子?若段正淳是个好样的,她说不定还会替原主道个歉什么的补偿一下,结果段正淳真不愧是风流成性的人,除了想要个儿子之外整天就跟一堆女人情情爱爱,她觉得就算原主复活也不会再理会段正淳的。

    段誉看娘亲没意见,就笑道:“大哥留下来吧,不是什么秘密,你我是兄弟,我也不想瞒着你。你的身世不对,我的身世也不对,也许你听了我的事就不会那么难受了。”段誉让乔峰留下的重点就是最后一句,他自己当初有娘亲开解安慰,所以并没难过太久,如今他把乔峰当亲大哥,自然也不希望乔峰痛苦。

    乔峰惊讶的看看他,又看看剑拔弩张的众人,默默坐了回去。

    阿朱更是震惊,她坐在乔峰身边,心里胡思乱想的,忽然对自己的优越感不确定了,她真的知道剧情吗?眼前这一切都不对劲,那她所知道的其他剧情是不是也全都变了,这难道是蝴蝶效应?她的蝴蝶效应有这么大?那她还怎么帮乔峰?

    刀白凤知道阿朱的真正身份,当然也没赶她出去,她见段正淳脸色难看的沉默下来,就开门见山的说道:“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谁都不准跑掉,今日我们是要把事情解决掉,不是制造混乱的,婉儿,记住没?”

    木婉清一愣,有些莫名的点点头,“我记住了伯母。”

    段誉也有些奇怪,不明白娘亲为什么特地叮嘱木婉清,不过他还是坐到了木婉清身边让她安心。

    刀白凤继续道:“秦红棉,你以为只有你们会调查我?我也会去调查你们,你们这些破坏我家庭的女人,若想进门当个侍妾就该有侍妾的规矩,动不动就要杀了我,这是哪门子道理?”她理理衣袖忽然笑了,“阮星竹做的不错,若不是因为你们几个总想刺杀我,惹怒了我,我早就让阮星竹进门了。”

    三个女人脸色一变,阮星竹低下头眼神动了动,没让人察觉到她对秦红棉和甘宝宝的不满。只听刀白凤又道:“段皇爷,如今你可以后宫三千,很应该把阮星竹接回去封个高位,以她的性格肯定不会给你添乱的,不过另外几个嘛……呵呵。”

    秦红棉气道:“你住口,你还当自己是段郎的正妻?你有什么资格管这些事?”

    刀白凤不过是看她们不顺眼随口挑拨一句,闻言就点点头道:“那言归正传,你不让婉儿嫁给誉儿的原因无非是因为婉儿是你为段皇爷生的女儿,你怕他们是兄妹。”

    房中一静,段誉一下子惊呆了,婉妹居然是……是段正淳的女儿?!

    木婉清猛地看向秦红棉,从秦红棉脸上的表情已经什么都看出来了,她不可置信的道:“师父,伯母说的是真的?你是我的娘亲?那你为什么说我是你捡来的,还时不时说要将我扔掉?”

    段誉一听顿时心疼了,不顾众人在场就牢牢的握住木婉清的手,坚定的道:“婉妹,你还有我,有我娘,别难过,我们永远是一家人。”

    段正淳这才反应过来,站起身盯着秦红棉质问道:“怎么回事?这位姑娘当真是……是我们的女儿?你怎么让她叫你师父还说要扔掉她?你难道不喜欢我们的女儿?你恨我?”

    这个时机太敏感了,段正淳刚刚找到儿子的娘,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得知康敏把儿子掐死了。这会儿听闻秦红棉如此对待女儿,顿时受了刺激,觉得她修罗刀的名头真没白叫,对女儿都如此心狠,对谁还能真心?

    秦红棉被他这么看着一下子就慌了,“段郎,我……我也是不得已……你当初一走了之,我看见她就想起你,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苦……我……”

    木婉清泪流满面,刀白凤走过去拿出帕子为她擦泪,轻声安慰道:“别哭,上一代的恩怨连累了你们,其实都是我们做父母的错,你们晚辈一点错都没有。所以要难过也不该是你难过,以后你只管跟誉儿好好过日子,一样能幸福的。”

    秦红棉被她们母女般的模样气疯了,“刀白凤,你不要太过分,既然你知道婉儿是段郎的女儿,你还让他们在一起,难道你用这个报复我?”

    刀白凤神色未变,像是寻常点菜一样的把自己的事说了出来,“这你倒不用担心,因为誉儿不是段正淳的儿子。”

    房内又是一静,这次段誉和刀白凤、段正淳都没什么神色变动,其他人则是惊得够呛,连木婉清都止住了眼泪震惊的看着他们。方才木婉清除了哭自己被亲娘欺骗之外,更痛苦的是自己和爱人变成了兄妹,结果峰回路转,段誉竟不是段正淳的儿子?

    秦红棉难以置信,“你……你……”

    刀白凤直接看向段正淳,“你是看着誉儿长大的,婉儿又是你的亲生女儿,我想你是能拿主意的吧?秦红棉过去十几年都没让婉儿开心过,你还要让她毁了婉儿的一辈子?”

    段正淳看着木婉清,父爱之心大起,柔声问道:“婉儿、誉儿,你们真的要在一起?”

    段誉和木婉清同时点头,段誉开口道:“皇上,我叫了你十几年的爹,心里也是将你当做父亲孝顺的,日后我做了你的女婿,会和婉儿一起孝顺你。”他转头看着木婉清,继续道,“而且,我已经发过誓,这辈子只有婉儿一个女子,不会再有其他人,否则就……”

    木婉清紧张的打断他,“别说了,我信你!”

    段誉笑道:“我只是想把我立过的誓言告诉长辈,让大家为我做个见证,我不会违背誓言自然不怕,你既然信我也不用怕。皇上,我发誓,若负了婉妹便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会一辈子对婉妹好的。”

    段正淳心头一震,又想起当年他对刀白凤立下的誓言,当时刀白凤也是不忍心他说狠话,所以他也就顺理成章的没说出口,那句誓言不过就是一句空话。而如今木婉清同样不许段誉说,段誉却斩钉截铁的立下毒誓,绝不负心,他看得出,段誉绝对是认真的。

    他看向刀白凤,见她脸上还带着笑意,丝毫不在意儿子发下这种誓言,便知这一生一双人必是她教的,没想到她对此这般执着。段正淳想着自己后宫里十几个妃嫔,心中复杂难言,扯出个笑来,艰涩的开口说道:“既然你们是真心的,爹会祝福你们。”

    秦红棉早就被段誉的毒誓镇住了,她一生求而不得的东西就这么被女儿得到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但听到段正淳应下亲事的时候,她没再反驳,也找不到什么理由反驳。

    刀白凤淡淡道:“如此,便选个吉日先行订亲,待江湖事了,就让两个孩子早日成亲吧。”

    有了喜事的冲击,似乎先前的种种震惊和悲伤都被冲淡了不少,气氛渐渐松快起来。跟在甘宝宝身后的钟灵这才松了口气,高兴的跑到木婉清身边,笑嘻嘻的道:“木姐姐,原来你是我的亲姐姐!太好了,我以后就有姐妹了。”她看向段誉,“以后还有一个厉害的姐夫,不怕有人敢欺负我的。”

    木婉清僵硬的笑了笑,余光瞥到秦红棉难看的脸色,心中还是有些难过。不过没希望就没失望,她和刀白凤呆在一起这么久,心里早早的就把刀白凤当亲娘一般对待了,这时再知道她有自己的娘,这份伤害到底小了很多。

    事情谈完了,刀白凤就不想再和他们大眼瞪小眼,直接起身离开,秦红棉还要找木婉清说些话,段正淳等人自然是和她们母女一起的。众人便慢慢散开了,剩下段誉、乔峰和阿朱,乔峰担心的看着段誉,倒把自己的事给彻底放在一边了。

    段誉神色自然的喝了口茶,见他这样便笑道:“大哥可是在担心我?当初刚知道身世的时候,我确实心里难受,甚至想过离家出走,但是我看着我娘对我的担心和愧疚,又觉得其实也没什么。身世如何是不能选的,但是我可以选择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他顿了顿,又道,“方才没说我的生父是谁,其实,我生父是四大恶人之首,段延庆。”

    乔峰微微皱眉,“二弟……”

    段誉笑着摆摆手,“大哥不必安慰我,我曾因生父是个恶人而纠结过,但真正见面后,我发现我父亲对我很好,除了我娘,他就是世上对我最好的人了。我不知道他都做过什么恶事,但他对我已经做到了一个父亲该做的一切,所以我也不再纠结于此,只要无愧于心,我就能好好的活下去。大哥,我练好武功,帮助了那么多人,如此活着不是更有意义吗?”

    乔峰想到师父,想到养父养母,还想到他未曾见过的生父生母,心中的触动越来越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