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凤凰展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网游之诸神世纪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朱被众人看着,表情变了几变,暗吸一口气压下了心里的怒气,僵硬道:“我这里有银子,这就去买些可口的点心。”说完便动作迅速的离开,所有人都能从她走路的步伐和力度看出她的不悦。

    岳老三冷哼一声,“这种人我见多了,不就是看乔帮主是个英雄想要赖上吗?报恩还有硬要报的?”

    乔峰一愣,这种事他倒是也遇到过几次,不过多是寻常百姓,跟不上他这个会武功的人,今日被跟上还是头一回,听岳老三这么一说,他有些哭笑不得,摇摇头没放在心上,想着待会儿打发了就好。

    段誉用筷子敲向岳老三的头,“快吃吧你,那么多话,是不是对为师让你跑腿有怨念?”

    岳老三连忙摇头,“不是不是!小师父,我就是随口一说,有人跑腿不用白不用嘛。”

    几人随意笑笑继续吃饭,除了刀白凤,其他人都当阿朱是个陌生女子,不会有什么交集的那种,自然不会放在心上。此时去买点心的阿朱则阴沉着脸低咒个不停。

    阿朱随意买了几样最贵的糕点,往回走的时候,又不甘心事情就这么结束,看到旁边有个茶楼就进去要了间包厢。她实在想不通,乔峰可是当世大英雄,是她最敬佩的人物,那种情况下怎么会不出手?就算她的算计出了点意外,多了好几个同行的人,但只要他们一起出手,她总有办法搭上乔峰的,可乔峰居然没出手!没!出!手!

    怎么会这样?!

    阿朱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茶水,压下心中的烦闷。她本来算计的好好的,遇到乔峰她就绝对会安全,万一出了意外乔峰没出现,她腰带里也别着解药和迷药,绝对不会让自己被两个恶贼抓住的。可如今乔峰出现了,救命恩人却成了岳老三,她再提什么丫头不丫头的岂不是给自己找罪受?

    阿朱在现代是个十八岁的高三生,突然穿越虽然有点害怕,但她本来就是孤儿,又到了有乔峰的世界成了乔峰的官配,自认她就是这里的主角,定当风光一世和乔峰成为神仙眷侣笑傲江湖。之前她几句话骗的王语嫣将所知绝学尽数告诉了她,然后又没什么惊险的找到无量山琅嬛福洞,拿到了原本属于段誉的机缘,她觉得接下来也该继续顺利才对,没想到一件很简单的事却出了岔子,都是段誉那些人的错!

    不过,她到底是知道剧情的人,尤其是能帮到乔峰,将来必然会成为乔峰心里最重要的人,现在她只要想办法跟在乔峰身边就好,等待事情爆出来不离不弃的陪伴乔峰,乔峰那般重情重义的人绝对不会再离开她的。至于别人,哼,在乔峰最痛苦的时候,除了阿朱没有任何人陪在他身边,算什么朋友?不要也罢!乔峰身边只要有她就够了。

    但段誉那几个人和乔峰在一起,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刚才她留意了一下也没人身上透着现代的气息,应该没有老乡啊。阿朱皱眉想了好半晌,仍旧想不通,算算时间不短了,赶紧结账拎着点心回去。她从慕容复身边跑出来没带多少钱,不过路上劫富济贫了几次,倒也不缺钱花,这让她感觉穿越过来很爽快,远比在现代日日对着做不完的卷子爽多了,更想早日嫁给乔峰,不止能得到男神的心,还能得到一个武功绝顶的保镖!

    阿朱赶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快吃完了,阿朱态度恢复正常,没有再激动或者试图接近乔峰,反而对刀白凤和木婉清笑笑,“今日真是谢谢大家了,若不是遇见你们我可就惨了。先前我神志不清的时候看见乔大哥就误以为是乔大哥救得我,失礼了,对了,你们这么多人是在游玩吗?打算去哪里啊,说不定我去过,能帮你们介绍介绍。”

    木婉清对待陌生人向来和冰块一样,连个眼神都没给她,刀白凤只好笑道:“我们打算去杏子林那边看看。”

    阿朱眼睛一亮,“真是巧,我也是去那边,本来我还怕一个人走那么远的路会遇到坏人呢,现在和你们顺路真是太好了!”

    刀白凤默默看了她几秒钟,勾唇一笑,“那姑娘去买一匹马吧,我们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早动身。”

    阿朱立刻应下,“好,多谢你们了,其实我会一些拳脚功夫的,之前那么狼狈只是江湖经验太少被人暗算了,你们休息吧,我去买马。”

    几人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岳老三没心没肺的率先起身走了,一路都没什么乐子,进了城可得找点好玩的玩玩,说不定还能抓两个人比武呢。乔峰也离开去丐帮分布处理帮务,剩下刀白凤他们三人坐着喝茶。段誉有些担心的皱眉,“娘,那位阿朱姑娘有些可疑,咱们抓到的恶贼赌咒发誓说绝没给她下药,她自己又绝口不提,方才我发现她的眼神时不时飘向大哥,感觉有点别扭。”

    刀白凤想了想原文,这姑娘没遇到过什么大挫折,仗着先知轻易得到秘籍,然后就跟在乔峰身边当军师,凭借对剧情的熟悉让乔峰十分看重她,又用现代的许多大道理说服乔峰不再管江湖事,跟她成亲。这么看着倒是从头到尾都没做过害乔峰的事,就算接近也没什么坏处吧?

    她迟疑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一行人的武功应该都比阿朱姑娘要高,若她有什么异动再说吧,乔峰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不至于被个小姑娘暗算。”她顿了顿,又加上一句,“乔峰这次有些麻烦事,你既然跟着就在旁边帮忙,到时就算有什么意外也无大碍。”

    因为她的到来,这个世界已经改变许多事了,不大可能像原文那样发展,尤其是段誉成为武林高手这点和原文大不相同,他们这一行人无论去到哪里都能给人不小的压力,往后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知道。一个带着优越感的穿越女,万一屡屡失利不知道会不会黑化,怎么也该防着些。

    段誉想了想也觉得自己太小题大做了,摇头笑笑,“娘,木姑娘,你们回房休息休息吧,虽说我们没急着赶路,但坐车骑马到底是累人的,我出去看看这地方有什么特产。”

    “嗯,你去吧,小心些。”

    翌日众人再次上路,原本的三人骑马变成了四人骑马。段誉怕木婉清闷,时常同她并列一起说些趣事,阿朱自然也抓住机会在乔峰旁边说说笑笑,不知情的人见了还真会认为他们是两对。不过乔峰心胸坦荡,担忧着江湖中的事压根没往儿女私情上想,一连半个月过去,阿朱都没弄出什么进展。主要是人太多了,她要做什么很可能直接露馅,暴露她的目的,只能希望杏子林之后能让段誉他们离开。

    当众人到达杏子林的时候,慕容复并没有出现,倒是慕容复那几个手下和女扮男装的王语嫣站在那里为慕容复说话。而丐帮人见他们拿不出什么证据自然不信,双方争执的越来越激烈。

    马车被放在了客栈里,几人用轻功赶过来,丐帮众人看见了立刻抱拳叫帮主,随后看着段誉和刀白凤的打扮立时也明白了他们的身份,但看到南海鳄神岳老三,众人神色就有些不对了,而木婉清一身黑衣也不像什么名门正派,顿时悄声议论起来,不知帮主带这些人来做什么。

    乔峰上前一步,朗声道:“诸位兄弟辛苦了,这位是我结拜的二弟,名叫段誉,这几位都是段兄弟的家人朋友,我们路上偶然遇到便一同过来了。”

    乔峰简单介绍两句,让他们在一边旁观就好,然后上前跟长老了解情况。这时王语嫣和阿碧惊呼出声,“阿朱?你怎么在这里?”

    阿碧更是直接跑过去拉着阿朱上下打量,“阿朱,你没事吧?你怎么突然消失不见了?公子爷命人寻了你很久呢,可惜一直没你的消息,你是自己走的吗?为什么?还是有人掳了你?”

    阿朱脸上露出几分僵硬,她穿越过来虽然不歧视那些丫鬟下人,但不代表她想自己做丫鬟啊!好不容易摆脱了身份,这人还一直提个没完,她勉强扯扯嘴角,说道:“我之前找到家人了,因为他们重病,我忙着去照顾他们就没跟慕容公子说,让你们担心了。”

    王语嫣也走了过来,闻言微微蹙眉,“慕容公子?阿朱,你怎么这般称呼表哥?”

    阿朱随口编道:“哦,是我忘了说。我父母当年不小心遗失了我,非常后悔伤心,便说不许我去给人做丫鬟,给我留下银子让我去赎身。不过我离得比较远,现在才过来,今日遇到你们正好,这是银两,阿碧你帮我交给慕容公子吧,这是我父母的遗愿。”

    阿碧一怔,“遗愿?他们已经……阿朱,你别太难过了。既然是老人家的遗愿,想必公子爷定会成全你一片孝心,这银子就不用了,公子爷不会计较这个的。”

    王语嫣笑起来,柔声道:“是啊,阿朱你别担心,表哥他一向对你们很好,肯定不会怪你的。”她笑着转移视线,不期然对上段誉的眼神,感觉这人好像看自己很久了,不禁后退一步转过身收敛了笑容。阿碧见状对段誉哼了一声,走过去站在王语嫣身边,好像要保护她似的。

    段誉一下子尴尬了,轻咳一声想解释什么,但看到王语嫣已经转过去了又觉得多说多错,心里叹了口气没有言语。可他一转头就见木婉清眼神冰冷,显然是生气了。

    木婉清看他一眼转身就走,段誉瞬间一个头两个大,想也没想就追了上去,“木姑娘,你去哪?”

    木婉清不说话,段誉就默默跟在她身边,走了一段路木婉清就气道:“你跟着我做什么?怎么不去看人家姑娘?”

    段誉愣住,“我……我……”

    “你什么你?眼珠子都快黏在人家身上了,你……”木婉清猛地住口,心想他爱看谁看谁,关自己什么事?可心里实在发闷,索性快步往前走,想要摆脱那烦恼的情绪。

    段誉李家反应过来,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木姑娘,你听我解释,我真不是看什么姑娘,我就是以前看到过一个玉石雕像,发现方才那位姑娘和那雕像一模一样,觉得惊奇才多看了两眼,没有其他意思的。”

    木婉清懊恼,“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放手!”

    “不放!”段誉站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声音里有些紧张也有些愉悦,“你……你方才生气了是不是?你气我看别的姑娘?”

    木婉清心里一颤,睁大了眼看着他,脑子混乱成一团浆糊。段誉看到她眼神清澈见底,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这种感觉比他当初学会武功得了几十年内力还要欣喜。他双手微微下滑,握住了木婉清的手,心里一阵乱跳,柔声道:“婉妹,往后我再也不看别的姑娘了,我只看你一人可好?”

    木婉清立刻甩开他,如同受惊一般后退了好几部,结结巴巴的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你爱看谁就看谁,我才不管,谁知道你都跟谁说过这番话!”

    “没有别人!”段誉急忙保证了一句,又斩钉截铁的强调道,“没有别人,只有你和我,我们两个人一辈子在一起,你不负我,我也不负你,好不好?”

    木婉清脸上红了个彻底,只觉心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她还想说些什么,可段誉那句“两个人一辈子在一起”打动了她。一生一世一双人是每个女子的梦想,而她在了解了师父、师叔那些事之后,对这一点更是坚持,她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会孤单一人,找不到合意的夫君,没想到……

    段誉见她不答,厚着脸皮上前再次握住她的手,眼中是满满的坚定,“婉妹,我娘跟我说过,若不能承担一个女子的一生,再喜欢也不能说出口。一旦说出口,这辈子就只能对那女子一个人好,再也不能更改。”

    木婉清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他今日说要和自己在一起,意思就是做好一辈子的决定了?她迟疑道:“你……你怎么知道自己不会后悔?也许将来你会遇到其他人,就像方才那位美若天仙的姑娘。”

    段誉忽然笑起来,“还说你不是吃醋?我真的只是见她眼熟而已,不信你问我娘,我娘方才肯定也看那位姑娘了,我就是好奇罢了,我的眼里只有你。婉妹,从我发觉自己对你动心便一直小心的压抑着自己,反复思索能不能和你在一起一辈子不动摇,我能感觉到我心里一日比一日坚定,婉妹,我是真心的。”

    木婉清害羞的低下头,小声道:“瞎说,你连我的脸都没见过,我不信。”

    “就因为我没见过你的脸,你才应该相信我。我以前对貌美的人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总要有许多不忍心,后来我娘狠狠的教训了我一顿,让我改掉这个毛病。所以我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和其他一切无关,我喜欢的是你的人。”段誉已经自己琢磨了许久,今日见木婉清对他也有意,再也忍不下去,索性和盘托出,他有些紧张的道,“婉妹,你应了我吧!”

    木婉清心里七上八下的,有一些害怕和不确定,更多的却是喜悦,满满的喜悦。她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缓缓取下耳旁的细钩,面纱瞬间飘落在地,段誉眼中闪过惊艳,喃喃道,“婉妹,你好美……”

    其实木婉清的容貌比不上王语嫣,但段誉对她动了心,此时此景她又因两人的关系双颊红晕一片,落在段誉眼中当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乃世间绝色。而方才看到王语嫣,他心中当真无一丝波澜,他这才知道,自己真正放在心上的人,不管容貌如何都是美的,那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木婉清强自镇定的说道:“我曾经立过誓,第一个见到我容貌的人,要么娶我,要么死。将来若有一日你对不起我,我一定亲手杀了你!”

    段誉脸上的笑意加深,惊喜道:“婉妹你答应了?!婉妹,若我段誉负了你就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木婉清惊慌的捂住他的嘴却还是晚了一步,不禁恼怒道:“你胡乱说些什么?哪有乱发毒誓的?”

    段誉丝毫不在意的拉下她的手握在手里,温柔的笑道:“婉妹,你既然相信誓言,我就用誓言让你安心,我不怕发毒誓,因为我一定不会负你。婉妹,就算你不相信我也该相信我娘,我娘可是说过我若敢对妻子不好就打断我的腿!”

    木婉清怕他再乱说什么,忙道:“我相信你!”说完反应过来又不好意思,“谁是你妻子?”

    “就是你啊!我们认定了彼此,你早晚是我的妻子,到时候你想去哪我就陪你去哪,你想做什么我就陪你做什么,好不好?”

    木婉清轻轻的点了下头,又忐忑道:“伯母她……会不会不高兴,我以前……”

    段誉知道她担心什么,笑着安抚她,“娘早就发现我对你动心了,她很喜欢你呢,我们回去告诉她这件大喜事,娘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两人往回跑,木婉清看着在她身边笑得开心的段誉,终于也露出甜蜜的笑容,她有种预感,她一定会幸福的!

    两人跑到刀白凤身后,段誉笑着叫了一声,“娘,我们回来了。”

    刀白凤回头瞧见木婉清没了面纱不禁一愣,随即就笑着拉过木婉清的手,说道:“好孩子,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若是这臭小子敢欺负你,你只管跟我说,我帮你教训他!”

    木婉清没想到她一眼就看出来了,有些羞赧,但还是开口道:“段郎很好。”

    刀白凤笑了,她就喜欢木婉清这样纯粹的感情,即使害羞也不会扭捏,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会坚定的维护爱人,这样一个女子无疑是最好的儿媳妇,她从婆婆的角度来看,满意的不得了。即使从旁观的角度来看,她也希望他们这一对能幸福美满,不用为别的人伤身伤心。

    段誉站在木婉清旁边,小声笑道:“婉妹你瞧,我就说娘肯定很喜欢你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她女儿,我是女婿呢。”

    刀白凤拍他一下,笑道:“得了,不害臊!这里这么多人,婉儿要害羞了。”

    岳老三在旁边听的一头雾水,但“段郎”、“婉妹”、“一家人”这几个词还是听得一清二楚的,他抓抓头发,傻愣愣的问道:“小师父,以后是不是要管木姑娘叫小师娘了?”

    段誉登时笑了,“我发现小徒弟你今日特别聪明。”

    岳老三挺起胸膛笑道:“小师父你终于知道徒弟聪明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和小师娘的。”

    木婉清脸上的热度一直下不来,却也没反驳,反而心中有些喜悦。段誉的娘亲和徒弟都接受了她,让她感觉真正融入了这个家,日后她再也不是无家可归的人了。

    刀白凤拍拍她的手,笑着说:“等乔峰的事情解决完了,我们就买一个像样的宅院给你们俩订婚,然后选一个你们喜欢的地方置业定居,到时候就成亲。”

    木婉清低下头,段誉在一旁傻笑了两声。阿朱离他们不远,诧异的看了他们好几眼,她十分惊异段誉居然没喜欢王语嫣,方才明明对着王语嫣看那么久,怎么离开一下下就跟木婉清定情了?不过她想到段誉的身世,嘴角浮起诡异的笑意,只要段誉不是段正淳的亲子一事爆出来,这几个人一定会内乱伤心,到时候定然不会再跟在乔峰身边碍事了,那她就可以和乔峰单独相处了。她双眼盯着乔峰,心想一定要在乔峰往自己身上插刀之前阻止他!

    阿朱穿越过来就急急忙忙的弄秘籍、找乔峰,并没有打听段正淳的事,所以她还不知道段正淳当皇帝封了妃,至于刀白凤和段正淳和离,整个江湖也没几个人知道,她就更不清楚了,这会儿还在想着怎么把段誉的底给掀了呢。

    可就因为这些阿朱所不知道的变动,今日这件事并没像原文那样发展!

    段誉已经在江湖上闯出一番名堂了,他说的话自然很有分量,而且他们母子一直在做善事,众人都要给他们几分面子。段誉脑子聪明对江湖事也了解了,这会儿听众人在那争吵,差点把自家大哥给绕进去,忙跃到乔峰身边对众人提出不少疑点,连白世镜和一些有小心思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了。乔峰与无双公子结拜的事是他们没想到的,几大高手在这里,他们即使早就计划好了也不敢出手。

    如此一来,乔峰自然没必要自插几刀。没多久,康敏便坐着轿子来了,又来了不少武林中人,而紧接着到场的竟然是段正淳!段正淳身旁跟着阮星竹、秦红棉、甘宝宝和钟灵,场面瞬间就变得诡异起来。阿朱的面色更是古怪,她总觉得她穿越的世界好像和她想的不同,怎么什么剧情都对不上了?

    段正淳一赶到立刻朝康敏走去,满脸深情的道:“小康,我来接你了。”

    康敏震惊的抬起头,猛然瞪大了眼,“你怎么……”

    段正淳在她不远处站定,笑道:“小康,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如今我来接你入宫做大理皇妃,世上的金银珠宝,只要你喜欢都送到你面前,可好?”

    段正淳是了解康敏的,只一句“皇妃”就让她心动不已,虽然憎恨这个人,可她同样爱过这个人,如今她在丐帮跟了白世镜那老头和全冠清那小人,就算图谋成了也不过是个丐帮夫人,哪里比得上皇妃?她认真看着段正淳,知他说出这种话定然是能做到的,不然就像当年宁可一走了之也不肯纳她为妾,哪里会骗她?

    不过康敏因乔峰不被她美貌所迷,心生恨意,今日是一定要报复他的,当即有些悲伤的对段正淳说道:“我先夫被人所杀,你若有心……便帮忙报了这个仇吧!”

    丐帮众人见他们如此表情都不对了,段正淳迟疑了一下才问道:“小康可知仇人是谁?”

    康敏眼中含泪慢慢扭头扫过众人,十分惹人怜惜,待看到乔峰时,她晃了晃身子,悲痛道:“先夫便是被乔峰所杀!”

    乔峰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马夫人,你说什么?你怀疑是我杀了马副帮主?”

    段正淳向乔峰看过去,结果一眼就看到了乔峰身边的段誉,他再往周围看去,发现刀白凤就静静的站在那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从前刀白凤是一身摆夷服饰,后来便穿了道袍,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她做中原汉人打扮,只见她一袭青衫,除了发间简单的玉簪就只有腰间一支碧玉箫,十分素淡,却显得整个人如同仙子般缥缈惊艳。

    段正淳只觉这一刻他的心比当年第一次见到刀白凤时跳的还要快,他忍不住就提起脚步动了动,“凤凰儿……”

    段誉头疼了,你刚说要接一个小康寡妇进宫做皇妃,这会儿对着娘亲叫什么凤凰儿!上次不是说过不许叫的吗!他回头一看,果然娘亲的脸色已经冷若寒冰了。

    刀白凤被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叫,恶心的不行,双脚微错,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刀白凤已经到了段正淳的面前,“啪”的一巴掌就扇在段正淳脸上!那清脆的响声让众人脸上一僵,听着都觉得疼!

    刀白凤寒声道:“我说过,不许在叫那个名字!”

    秦红棉和甘宝宝立时飞奔过来,提起武器就要动手,刀白凤玉箫在手中转了一圈,直接将她们的武器打飞,一秒钟而已,高下立见!众人再次惊住,这才知道刀白凤的武功已是在场最高,说不定江湖上已无人能及。

    刀白凤懒得和他们说话,转瞬又回到原地。段正淳摸了摸被打的脸,心里却什么气都没有,他对美人的容忍度一向高,只要不是要杀他,他都无所谓。这会儿看着刀白凤比从前更显年轻的面容,他忽然觉得热血沸腾,感觉自己也年轻了二十岁,特别想征服刀白凤将她带回去做他的皇后!

    康敏眼神阴狠的从刀白凤身上扫过,看向段正淳时已经泫然欲泣,哽咽道:“段……段皇爷……”

    段正淳这才回过神来,对段誉问道:“誉儿,你怎么在这里?你同乔帮主认识?”

    段誉淡笑道:“皇上,我同大哥一见如故,已经结拜为异姓兄弟。”

    段正淳顿时为难了,走近康敏低声道:“小康,此事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你再同我细细的说,此时我不知事情始末,哪里能够随意动手?”

    段正淳想要私下里追问儿子的事,他查到他唯一的儿子正是康敏生的,只是当初的接生婆说康敏生完儿子就搬走了,不知去了哪里,这会儿康敏嫁给马大元是没有孩子的,莫非儿子一直隐姓埋名?

    跟他一起来的三个女人也知道段正淳是为什么来找康敏,这会儿顾不上刀白凤了,一个个看着康敏的眼神十分不善。阮星竹从不在外头落段正淳的面子,甘宝宝表面更是贤惠矜持的,只有秦红棉性子冲动沉不住气,见康敏啰啰嗦嗦的便气道:“我还当你有什么好?没想到竟为了莫名其妙的先夫来为难段郎,你若不想跟段郎走就罢了,你的儿子在哪里?叫他出来说话!”

    场面诡异的一静,康敏吓了一跳,而丐帮众人都震惊了。白世镜沉声问道:“什么儿子?谁的儿子?”

    秦红棉面无表情的道:“当然是康敏为段郎生的儿子!不然段郎怎么会来找她?”

    康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气得恨不得掐死秦红棉,丐帮更是嘈杂起来,原本以为贞洁无比的马副帮主遗孀居然早就为段正淳生过儿子了?众人直接就信了,不然段正淳怎么会接她去做皇妃?几个长老直接上前质问康敏这是怎么回事。

    段正淳皱着眉,似乎对几个红颜知己争风吃醋很无奈,只能先安抚好秦红棉又去向康敏赔罪。康敏无言以对,立时跪在地上,边哭边说只想手刃乔峰为先夫报仇,只要杀了乔峰,他们想怎么对她都可以。段正淳心疼的去扶她,场面乱糟糟的。

    阿朱厌恶的瞪着康敏,见她咬着乔峰不放,突然走到乔峰身边扬声道:“你们居然信她?她才是天下第一恶人,堪称蛇蝎毒妇!她是给段皇爷生了个儿子,可她生生掐死了那个小婴孩,然后照样嫁人,甚至风流无情,到处勾引男人。白世镜和全冠清就是她的枕边人,马大元也是白世镜杀的,今日他们弄这些事就是为了谋取帮主之位!”

    众人大惊,段正淳第一个反应过来,推开康敏,“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你把我们的儿子掐死了?”

    康敏闻言抬头,看到段正淳赤红着双眼,吓得急忙往后退,不停的摇头。可她先前没否认有儿子,本想随便弄一个来唬住段正淳顺利进宫,没成想被一个小丫头说了出来,如今让她现找个儿子她也找不到啊。

    段正淳震惊的后退几步,突然跑到刀白凤面前,颤声问道:“凤……你说我有儿子的,不是这个对不对?这个已经被他狠毒的娘害死了,我还有其他的儿子对不对?”

    刀白凤面无表情的道:“你有多少红颜知己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康敏为你生了一个儿子,至于死没死……我又不会整日盯着她们,你都不知道的事我怎么可能知道?”

    “你……你说的就是康敏生的这个?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难道我段正淳绝后了?”段正淳大受打击,他后宫里如今有十几个女人,可这么久一个怀孕的都没有,他去哪里寻继承人?

    几个女人又跑到段正淳身边来安慰他,秦红棉忽然一怔,“婉儿?你竟在这里?”

    木婉清面上苦涩,这是她从前最敬重的师父,竟然这么久才看到她,段正淳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她叫了声“师父”就不再言语。秦红棉却盯着她的脸厉声质问:“你的面纱呢?哪个臭男人看到了你的脸?”

    段誉皱眉走过来挡在木婉清身前,“是我,婉妹是我的未婚妻,媒人聘礼一样都不会少,因寻不到师父无法告知于你,还请师父息怒。”

    秦红棉脸色大变,“婉儿,我叫你杀了刀白凤,你不但没杀她居然还要嫁给她的儿子?你要气死我吗?”

    刀白凤看到木婉清难过的表情,上前握住她的手,对着秦红棉嗤笑道:“你在我手上都过不了一招,还非要让婉儿来杀我,你是故意要让她送死吗?我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狠心的人。”

    她看着秦红棉的眼神意味深长,像是看穿了秦红棉隐藏的秘密,秦红棉僵着脸半晌才道:“总之我不同意,他们决不能成亲!婉儿,跟我回去!”

    刀白凤看向段正淳,“他们当然可以成亲,不信你就去问段正淳,你若是非要阻止,打得过我再说。”她知道这有点像抢人女儿了,但她和木婉清相处那么久,实在不舍得看准儿媳这般委屈。

    秦红棉单凭师父这一身份就能给木婉清很多限制,这时候若没人护在木婉清前面,还不知她要受多少苦。刀白凤心里叹了口气,今天怎么有这么多人出现?简直是一团乱麻!这下怎么收场?

    阿朱转了转眼珠,想着干脆当一回江湖百晓生,把他们的隐秘都说出来!那样就没人来跟她抢乔峰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