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凤凰展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能名帅全能运动员网游之诸神世纪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主神崛起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刀白凤带着段誉从无量山的后面潜了进去,她记得琅嬛福洞还有另一个隐蔽的入口,不需要从玉璧那里走。她跟黄药师在一起的时候,学了不少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之术,转了两圈之后很快就找到了外观不起眼的入口。

    几块石头杂乱无章的堆在那里,还有许多落叶枯枝,和杂物堆没什么两样。刀白凤用拂尘扫了扫石头上的落叶,一掌拍出,两块大石便飞了出去。

    段誉拍手笑道:“娘你好厉害!”

    刀白凤又将剩余的石块拍开,好笑道:“你惯会说好听的,快来瞧瞧这是什么?”

    段誉挥散眼前的尘土,走近前一眼就看到了山壁上约有一人高的石门,登时震惊道:“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个石门?方才这里有东西挡着,莫非是有人故意为之?娘,你怎么会找到?”

    刀白凤用拂尘在石门周围敲了几下,一边找着机关一边说道:“等你在江湖里见的事多了,也能找到这样隐蔽的地方。娘只是隐约听说过这里,此番还是第一次来,若能进去,说不定还能得些机缘。”

    这些话听在段誉耳中犹如寻宝一般刺激,他全神贯注的盯着刀白凤的动作,片刻后,只见刀白凤在石门上几个寻常的位置用力按了按,石门便突然向旁边移去,多年积下的尘土顿时扑面而来。

    刀白凤拂尘一甩,带起一阵狂风将尘土卷走,接着便叫段誉在一旁坐下稍作休息,“这里头也不知关了多久了,怕是气味难闻,我们等一等再进去,先用些糕点吧。”

    段誉点点头,从包袱里拿出糕点和水囊来,一边吃东西一边还忍不住好奇的往山洞里看。他是少年心性又是乐观的性子,跟在刀白凤身边有各种新奇的事务,心中那点郁气也慢慢散了,满心都是对江湖的好奇。

    刀白凤想到里面的玉石雕像,心里一动,感叹道:“要说这山洞还有个仙境一般的名字,叫做‘琅嬛福洞’,只是可惜,如今却是荒废了。”

    “‘琅嬛福洞’?能取出这样的名字,想必住在里面的人一定是仙人一般的人物了。”段誉果然被吸引了,表情透着神往,忽然又疑惑起来,“既然是仙人一般的人物,为何又荒废了呢?莫非……莫非他们已经不在世上了?”

    段誉想到那般人物竟然已死去就觉得一阵伤感,刀白凤移开视线心里有些无奈,这孩子太爱伤春悲秋了,很有那么点酸腐书生的意思。她从前教养的孩子即使不偏爱武学也是杀伐果断的性子,第一次接触段誉这样有些“柔弱”的儿子,实在有点不习惯啊。

    她决定先把那美如天仙的雕像给拉下凡尘,于是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誉儿,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与人来往最忌讳注重容貌。这里面从前住的人是一对师兄妹,师兄叫做无崖子,师妹叫做李秋水。他们是逍遥派的弟子,练就一身绝世武功,甚至连琴棋书画、医卜星象、奇门遁甲都是世间顶尖,看上去就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可他们的人品……”

    段誉急道:“人品如何?莫非他们不是好人?”

    “他们都是随心所欲之人,谈不上好坏。我同你说一说他们的过往,你且听听。当年和他们师兄妹一起的还有一位师姐巫行云和师妹李沧海,巫行云和李秋水都对无崖子心生爱慕,巫行云一心想着练成武功与无崖子逍遥世间,谁知在她练武的紧要关头被李秋水偷袭,虽然保住性命却留下了后患,往后她时不时就会变成小孩子模样且功力尽失。”

    段誉惊呼一声,“那李秋水竟然做下如此歹毒之事?”他不由的同情起被师妹暗算的巫行云来。

    刀白凤心中暗笑,继续道:“可惜李秋水惯会装模作样、软语温言,而巫行云则因着大师姐的身份对人比较高傲冷淡,无崖子看不透人心,自然是更喜欢撒娇卖痴的李秋水了,所以无崖子根本没替巫行云主持公道,甚至在巫行云练武出了岔子之后,仗着自己武功高当上了逍遥派的掌门人。巫行云一怒之下脱离逍遥派,远去天山创建了天山派灵鹫宫。而无崖子这和李秋水成亲住进了这里,很是逍遥甜蜜。”

    段誉已经紧紧皱起了眉,叹息道:“没想到,那等惊才绝艳之辈居然也有为情所困失去理智的时候。”

    “说不定无崖子是故意挑拨李秋水去暗害巫行云的呢,若是无崖子在平日表现的对李秋水坚定不移,李秋水又怎么会怕无崖子选择巫行云呢?也许无崖子就是想要掌门之位才看着师姐被害的,有权力的地方就有争斗,有男女的地方就有感情纠葛,任凭他们如何惊才绝艳也不能免俗。”刀白凤当然不知道当年内情,不过这也不无可能,她这样说就是想让段誉不要把俊男美女都当成好人。

    段誉一时间还有些转不过弯来,可娘亲是不会骗他的,想必里头住过的那对夫妻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下子他对这琅嬛福洞也没多大兴致了,脸上有些意兴阑珊。

    而刀白凤还怕打击不够似的,又继续道:“若说他们两个害了师姐之后好好过日子,如今这里也不会荒废,武功大成之后活个百年都不成问题。结果他们在一起没多久,无崖子就突发奇想要用玉石为李秋水雕一个如同真人的雕像。雕刻那么大的雕像还要惟妙惟肖,无崖子自然花费了极大的精力,渐渐的倒把娇妻给冷落到一旁不管不问了。李秋水刚开始还很高兴夫君对她的喜爱,后来见夫君为了个雕像理都不理她,顿时怒极,开始勾引无崖子的徒弟丁春秋妄图引起夫君的注意。可无崖子压根不管她。”

    段誉听得张口结舌,见娘亲停下来忙递上水囊,追问道:“娘,那后来怎么样了?那位李秋水真的和丁春秋在一起了?”

    刀白凤喝了口水润喉,笑道:“是啊,李秋水见勾引夫君的徒弟没用,又开始从外面勾引俊俏的男儿,一个个的带回山洞在无崖子面前大秀恩爱,整个人简直变成了淫|娃荡|妇。可无崖子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了,李秋水既痛恨又疑惑,终于,在无崖子完成雕像之后,李秋水如遭雷击,那个雕像的面容确实同她一模一样,可那雕像的神韵却不是她,而是她的妹妹李沧海。她们是孪生姐妹。”

    “妹……妹妹?难道无崖子真正喜欢的是李沧海?那他为什么要招惹巫行云还娶了李秋水?他如此行事岂不是负心薄幸?”段誉素来更心疼女子,听得这段故事最先反感的就是无崖子,当然,他心里对李秋水也没什么好印象了。

    刀白凤嘲讽道:“这世上负心薄幸的男儿还少吗?无崖子同段正淳比,还要略逊一筹,不过,若是段正淳那些红颜知己都像李秋水一般心性,你娘我坟头的草都长得老高了。”她又及时教育道,“誉儿,无崖子一下子害了三个女人,段正淳害过的女人简直数不胜数,那些女子何其无辜?你将来遇到好女子,切记不可过于亲近,即使心里喜欢也要保持距离。等你哪一日确定会娶一个女子爱护她一生的时候才能去亲近,你若敢见一个爱一个,我就打断你的腿!记住了吗?”

    刀白凤的语气有些严厉,段誉急忙点头应下,“娘你放心,我一定不会三心二意的,将来我有了喜欢的姑娘立马告诉你知晓,你要是不点头我谁也不会娶的,就和娘一起过一辈子。”

    刀白凤被他逗的一乐,“你个臭小子就会哄我!娘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等你有了真心喜爱的女子,娘自然希望你们幸福的。娘只是怕你见到女子落难就去护着,让人家女子误会了,要知道英雄救美最容易以身相许。”

    段誉脸红起来,有些不自在了,“娘!哪有什么女子啊,再说我也没什么本事去救人。”

    “我刀白凤的儿子怎么会没本事?走吧,我们进去看看里面有什么机缘,誉儿,你记住,习武不是为了打打杀杀,而是为了保护自己所在意之人。就像你外祖父保护了我,你将来也要有所作为才能保护你的妻儿。”刀白凤先一步走入石门,口中还在劝段誉心甘情愿的习武。

    段誉走进里面,只觉进了人间仙境一般,忍不住说道:“李秋水带人来这里……实在是糟蹋了这么好的地方!娘,他们后来怎么样了?李秋水心胸狭窄,知道无崖子喜欢她妹妹肯定恨死他们了吧?”

    “是,她跟无崖子决裂,却被丁春秋钻了空子把无崖子打下山崖。李秋水伤心一阵就跑去西夏做了皇妃,她长相绝美,在西夏皇宫极为受宠。不过还没逍遥多久就被巫行云找到毁了容,可以说,他们师兄妹几个都没得什么好下场。说来也巧,李秋水为无崖子生了个女儿叫做李青萝,李青萝嫁到姑苏王家的曼陀山庄,在和段正淳双宿双栖后就逼迫段正淳回大理杀了我。”刀白凤笑了笑,“段正淳自诩情圣,当然不肯为了一个女人去杀另一个女人,索性跑了。自那以后那位王夫人便痛恨大理男人,时常逼迫有外室的男子回家杀气,看到不顺眼的人便杀了做花肥,可谓是心狠手辣,和她母亲也差不多了。只不过她没她母亲的本事,这么多年也没能杀了我。”

    段誉如今最心疼的就是自己娘了,他上前一步扶住刀白凤,轻声道:“娘,都过去了,往后有我孝顺你,定不会再教你受委屈的。”

    刀白凤笑着拍拍他的手,“是了,往后我们离段正淳远远的,管他有多少红颜知己也不关我的事。不过那位王夫人为段正淳生了个女儿,叫做王语嫣,与石洞里的雕像长得一模一样,算起来你也该叫声妹妹,待会儿看过玉像,等将来遇到王语嫣你便认识了。”

    “王语嫣?娘,原来你什么都知道,这些年你为了我一直忍受这些,真是……”

    刀白凤摇头笑道:“傻孩子,别把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娘这么大的人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么多年过来,即使有做错的事,娘也不会后悔。做人是要往前看的,既然从前做错了就要反思己过,再不要犯同样的错。你以后也是一样,要时时反思自己。”

    “娘,我知道了。”

    母子俩说着话,就已经走到了里面。先是穿过了一间积满灰尘的空房,里头摆满了书架,却一本书都没有,刀白凤说道:“这里本是无崖子的珍藏,后来都被王夫人搬去曼陀山庄了,听说虽然习武不行,记忆却是绝佳,已经把所有的秘籍都背了下来。不过那孩子也说不出是好是坏,王夫人常常杀人或逼人杀妻,王语嫣有些怕她娘,所以从来都不敢管,而她青梅竹马的表哥在她心里做什么都是对的,即使杀人,她也不会管那人是不是无辜。你说这是重情重义还是冷血无情?”

    段誉说不出来,他觉得自从接触到江湖中的事,他的整个认知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漠视别人的生命是不是冷血无情?原来看似无辜善良的人不一定善良,只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若换了他是王夫人的儿子,想必早已同王夫人闹翻了,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看不得无辜之人惨死的。

    不知不觉间,在段誉的心里慢慢有了王夫人及王语嫣等人的形象,先一步了解她们是什么人,他自然不会再被美貌的外表所迷。所以当他们终于看到那仿若真人的玉石雕像时,段誉只是愣了一会儿,然后就围着雕像惊叹了几句鬼斧神工,眼中并没出现什么痴迷之色。

    刀白凤见状松了口气,这个世界的好姑娘很多,痴情的姑娘也很多,她怕的就是段誉被玉像所迷,先一步在心里认定了王语嫣。那样因容貌生出的感情真能长久吗?她希望她的儿子不要太重视外表,而是将所有姑娘放在同一水平线上,慢慢发现自己喜欢的是谁,然后好好珍惜。如果她教出一个负心薄幸的儿子,她真的会打断他的腿的!

    不过鉴于原文里段誉对美女莫名其妙的好感,她犹豫了一下,寻来水和土弄了些稀泥。段誉奇怪道:“娘,你这是要做什么?”

    “让你看看李秋水如今的模样。”

    “李秋水?她不是已经毁容了吗?”

    “是啊,所以那般美若天仙的女子,一旦没了容貌就会变成这样!”刀白凤一边说一边用细细的树枝在玉像的脸上画了几笔。她穿越几世,画功已经是世间少有,寥寥几笔就让玉像绝美的容貌变得面目可憎、恐怖非凡。

    段誉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脸色发白,“这……这……”

    “誉儿你瞧,若是先前那边模样,梨花带雨、泫然欲泣可要惹得多杀人怜惜?李秋水从前就是那般装模作样骗过了许多人。而如今,只不过皮囊变了一下,再做出泫然欲泣的样子便如鬼一般吓人了。再说从前伺候你那个兰香,原本她对你做小伏低还想着做你屋里人,结果前两日她一知道你没了世子之位,立刻就躲得远远的,”刀白凤回头看了段誉一眼,用帕子将玉像上的痕迹擦掉,叹道,“红颜枯骨,到底还是人心最重要。誉儿,你一定要记住,看人不可看样貌,要看他的心!”

    段誉低下头仔细思索她的话,在原地沉默半晌才点了下头,郑重道:“娘,我懂了,你放心,我不会再对外表美貌之人特别了。”

    刀白凤笑笑,这才弯腰拿起蒲团,取出里面藏着的秘籍来。段誉经过这一番折腾已经对玉像失去了兴趣,跟着刀白凤看蒲团里的秘籍。不过秘籍一翻开,里面就是李秋水赤|裸的画像,偏偏神情还极为逼真,看着就像……就像春宫图一般!顿时让段誉闹了个大红脸,急急的转身避开,“这李秋水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她怎地留这么个东西?”

    刀白凤快速翻了一遍,笑道:“这是逍遥派的精妙武学,只不过李秋水性子古怪,又喜欢勾引人,这才弄成这个样子。我们去买些笔墨纸砚,娘把秘籍按正常的抄录一份,这份就留在这里给别人用吧。”

    段誉有些吃惊,“娘,你还要看那个?”

    刀白凤好笑的用秘籍敲了敲他的头,“武学秘籍,江湖至宝,就算掉进粪坑里也有无数人争抢,怎么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就不要了?放心,等娘用正常的画法抄录好,你再看就没问题了。”

    段誉赤红着脸傻笑两声,自告奋勇的说要去买笔墨纸砚。刀白凤哪能让他在这里乱跑,便道:“你武功不好,一来一回太过辛苦,还是娘去吧。你留在这里再看看有没有其他东西,前面那道门想必就是那块神奇玉璧所在的山崖下,你可以过去看看。”

    段誉对这里还是很好奇的,闻言便点头打算去前头“探险”。刀白凤很快去镇上买了许多东西,不止是笔墨纸砚,还有不容易坏的食物,连活鸡都带了几只。琅嬛福洞很隐蔽,她打算暂时留在这里让段誉学会凌波微步,以后就算有什么意外他也可以逃跑保命了。

    刀白凤拎着东西回去之后,发现段誉正在水边捉鱼。她诧异道:“这湖里的鱼多吗?若是多的话,这几天倒是可以换着样吃了。”

    段誉高兴道:“娘,我们要在这里住吗?这里真是人间仙境!你看这湖里的鱼,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灵敏的鱼儿,还是通体银色的!不过好像只有两条,我没看见其他的。”

    刀白凤把鸡扔在地上让它们去找虫子吃,好奇的走到段誉身边,这一看也是一惊,这鱼她上一世和黄药师游山玩水的时候见过一次,可不是什么好得的东西!吃上一条能够增长十年内力呢!他们那次不过是见到一条,给他们的儿子吃了,这东西原文里也没提过啊!

    刀白凤忍不住把原文又细细翻了一遍,确实没提过这崖底有鱼。她看了段誉一眼,主角不愧是主角啊。如今有她领着,段誉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估计也得不到那什么百毒不侵的蛤|蟆和蜈蚣了,没想到失去了毒物这又得了两条银|鱼!

    但是原文里被穿越女阿朱打压的段誉怎么没碰到机缘就回大理了呢?难道是因为她的支持才让段誉又变成了主角?

    “娘?怎么了?你也抓不住小银鱼吗?”

    刀白凤回过神来,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笑道:“要抓住它们不难,不过它们对练功大有好处,你且先来跟娘修习内功,待感觉到体内的内力聚集,娘就抓了它们给你吃。”

    “啊?鱼还会对练功有好处?那还是娘吃了吧,你如今离开王府也不知皇上和王爷会不会记恨你,还是武功高一些才安全。”段誉一听是对练功好的东西,想都不想就要给刀白凤。

    刀白凤高兴的笑起来,“我儿如此孝顺真是我的大福气!放心吧,娘得了高深的武功秘籍,再过一阵子也算是高手了,没那么容易出事的。反倒是你,这北冥神功虽好,吸来的内力却十分驳杂,你刚刚修炼容易走火入魔。还是小银鱼稳妥些,等你增长了二十年内力,在与你同龄的人里也少有敌手了。”

    “娘……”段誉对刀白凤的慈爱十分感动,这也是他为什么在知道身世后从没怪过娘亲的原因,他能感受到娘亲的关爱,就连此事陪着他一起走江湖都是在为他打算。和段正淳比起来,娘亲对他真的用心太多了。

    刀白凤看着天色还早,直接在旁边找了块空地,让段誉盘膝而坐,双掌抵住他后心用内力缓缓打通段誉的经脉。段誉觉得体内五脏六腑都有些痛,却又暖暖的很是舒服,他发觉那股暖意似乎在有方向的前进,不知不觉就将路线给记了下来。

    等刀白凤收功时听段誉一说,顿时喜形于色,“誉儿,你真的记下了方才运功的方法?”

    段誉茫然的点点头,“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但是记得很清楚。”

    刀白凤笑道:“没想到我儿是个武学奇才,如此,习武定然事半功倍,娘现在就教你内功心法,你仔细记住,这门功法叫做九阴真经!”

    段誉聪敏机智,刀白凤教导他两次就能自行修炼,第三日便在体内聚集了内力,比之刀白凤上一世习武还要快上许多。刀白凤见状立刻跳入水中眼明手快的抓到一只小银鱼,小银鱼有巴掌长,鱼鳞分外坚硬,很适合做暗器。

    刀白凤双手运上内力将鱼鳞全部刮下来,一手在下拖着小银鱼,一手在上将其盖住,盘膝坐好掌心发热,一刻钟后,小银鱼传出淡淡的清香味。刀白凤如此便是保住了小银鱼所有功效,一点点都没有浪费,她看着掌心中微微冒着热气的白色鱼肉,对段誉说道:“誉儿,快趁热服下,然后立刻运转内力,当感觉到内力增长时,放松的引导内力运行心法,直到你感觉完全掌控了这些内力之后就成了!”

    段誉对发功就能把鱼弄熟这种事闻所未闻,惊叹不已的看着娘亲一番动作。刀白凤笑道:“内功可以散发热气,没什么稀奇的,这样弄熟的食物也就是熟了而已,味道不怎么样,我们平时吃饭还是要正常做饭的。”

    段誉这才理解一些,就像御厨和农户都能把饭做熟,可用的方法不同,味道就是天上地下了。他快速接过小银鱼放入口中,只觉入口即化,虽然没放调料却很是软绵清香。不过片刻,体内便开始微微发热,段誉立即盘膝坐好,闭上眼细细的引导着缓慢增长的内力。

    刀白凤走到一边拿起刮下的鱼鳞,银色的鳞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很美,就同珠宝首饰一般。她将所有鳞片炮制好,藏在双手袖口边缘。转身看到一棵百年老树,她手指一弹,鱼鳞猛地射了出去,半边都没入了树干里。

    刀白凤过去把鱼鳞取出看了看,没有丝毫损坏,果然很适合做暗器。她又看向树干摇了摇头,若是前一世的功夫怎么可能只入木这么点?她也得加紧练功了。

    整整一个下午段誉都在掌控内力,直到刀白凤开始做晚饭他才睁开双眼。段誉一脸喜色的跳了起来,“娘!我已经能将内力掌控自如了,这小银鱼果然是好东西!”

    刀白凤笑着把水囊递给他,“解解渴吧,马上就能吃了。明日再将另一条小银鱼吃掉,就开始练凌波微步。”

    段誉体会到有武功的好处,对凌波微步也期待起来,而且他知道娘亲手里还有很多武学秘籍,尤其那个桃花岛武功据说很神秘很飘逸,他就更好奇了。此时听刀白凤一说就赶紧应了,坐到一边帮忙煽火递东西,母子俩高高兴兴的吃了一顿饭。

    第二天一早,刀白凤就如法炮制将另一条小银鱼也给段誉吃了,等段誉掌控了二十年的内力,她就开始每日同段誉过招让他增长实战经验。她这一世为了教儿子也是挺拼的,先是要避免儿子太重容貌,后是引导儿子甘心习武,自穿越过来她真是操碎了心。好在段誉很孝顺很听话,只要有道理的都能听进去,如今有了自保的能力,她总算苦尽甘来来了!

    两人在崖底住了两个月,段誉已经练成了凌波微步和弹指神通,九阴真经和桃花岛的招式也学了不少,对付一般人是绰绰有余。而刀白凤除了教导段誉,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练功上面,她本来武功也不算弱,如今又练了九阴真经,实力立马提升一大截。如今对上慕容复那个级别的,她是肯定不会输的。

    再留在谷底已经没什么用了,刀白凤算着时间感觉穿越女应该已经穿过来了,便决定带段誉离开这里。走之前,她在洞口击出双掌,掌风带动地上的尘土在所有东西上都覆盖了一层。屋内没有留下任何他们来过的痕迹,不管穿越女对他们是善意还是恶意,她都不想这么早和穿越女有接触。

    段誉下山时和刀白凤一起用轻功赶路,凌波微步不愧是最快的轻功,即使练习不久也能发挥最快的速度,且凌波微步会让人自动运行内功心法,即使在奔跑中也同样能练功。

    跑到无量山的石碑前,两人相视而笑,段誉道:“我从不知有了武功是这般爽快!娘,幸亏你押着我习武,日后在江湖中即使遇到危险我也不是娘的拖累了。”

    刀白凤露出个笑容,“什么拖累?做娘的从不会觉得孩子是拖累,不过娘也盼着你越来越好,你练的北冥神功轻易不要使用,但若遇到恶人打不过被擒住就吸光他的内功,过后娘只会想办法帮你调理内息的,切记不可让自己陷入危险。”

    段誉笑嘻嘻的,“娘,我知道了,你总把我当小孩子一样。”

    “不管你长多大在娘的眼里都是小孩子,总是有太多不放心的。走吧,身在江湖,行侠仗义,多经历些事情才能算是江湖中人。”刀白凤挑挑眉打趣了一句,“娘知道你已经等不及了。”

    段誉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两人就往前走去。结果没走多远,还真听见打斗的声音了!段誉眼前一亮,兴奋道:“娘!这么快就遇到了!我们快过去看看吧。”

    刀白凤一把拉住他,趁机教他在江湖里的各种经验,“你就这么冲出去不是把自己暴露了?万一那些都不是好人,你就是给自己惹麻烦了。我们悄悄过去先藏起来,看清楚形势再决定要不要露面。”

    段誉点点头,跟在刀白凤身后学着她的样子藏在树后。前面空地上一群老太婆在围攻一名黑衣女子,黑衣女子戴着面纱,两方都是凶神恶煞的模样,的确不容易分清好坏。不过听了一会儿就听出来那些老太婆很不讲道理,反倒是黑衣女子虽然冷硬却更像被欺负的。

    刀白凤嘴角一抽,这人必定是木婉清啊!怎么改变这么多事还是这么轻易就遇上姑娘家了?她看到段誉想出去,忙道:“誉儿,江湖里带着面纱的女子都是不能让人看到脸的,你记得千万别弄掉那姑娘的面纱,弄掉了也不能看她的脸啊!”

    段誉一愣,忽然就想起了李秋水,“难道她也被毁容了?”

    刀白凤无语的摇头,“跟毁容没关系,只是有很多江湖规矩,比如看了就要娶她,不然杀了你之类的,记住没?”

    “看了就要娶?”段誉吓了一跳,刚要迈出的脚就收了回来,不过看到黑衣女子打斗有些艰难,到底看不惯这场面,还是跳了出去,口中喊道,“你们这么多老太婆欺负一个姑娘家,羞也不羞?”

    木婉清冷哼一声,“谁要你多管闲事?走开!”

    段誉摸摸鼻子,暗道救人也讨不到好,真是冷漠。不过他手上动作不停,直接逼退了两个老太婆。

    老太婆表情阴狠道:“小子,既然你自己来送死,老婆子就带你回去做花肥!”

    段誉心里一惊,脱口叫道:“莫非你们是曼陀山庄的人?”

    木婉清转头看他,眼中警惕起来,“你跟曼陀山庄什么关系?”

    段誉连忙摇头摆手,解释道:“没有!我没去过曼陀山庄,只是听说他们很喜欢让人做花肥。”

    “哼!这等恶毒之人也配存货于世?我早晚杀光她们!”木婉清招式凌厉,有了段誉帮忙没一会儿就开始压着几个老太婆打。

    几人留下一句狠话迅速逃走,让段誉很是松了口气。他虽然想救人,但还没做好杀人的准备,若继续打下去还不知要怎么收场呢。

    而木婉清一直冷冰冰的,见人逃了,骑上旁边的黑马头也不回的走了。段誉愣在原地,等刀白凤走过来才开口问道:“娘,江湖上的人都是这样吗?我帮了她她怎么连句谢也不说?”

    刀白凤见木婉清的面纱还好好的挂在脸上,便笑道:“朝堂上有各种各样的人,江湖中自然也有各种各样的人,你只是遇到了一个防备心重的,不是所有人都如此。我们走吧。”

    她其实挺喜欢木婉清的,但是木婉清立过誓,这会儿若让段誉瞧见木婉清的容貌,他们就得绑在一起了,万一段誉没喜欢上木婉清怎么办?她有现代人的观念,还是希望儿子能自由恋爱找个喜欢的姑娘过一辈子。若是有缘分,就等日后两人相处多了有了感情再摘下面纱吧,正好让段誉顺应本心,不被容貌所迷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