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侠骨柔情

作者:兰桂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冠军之光网游之星剑传奇龙皇武神回乡小农民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蒙古和金国即将最后决战,欧阳锋叔侄终于受完颜洪烈所托,前来刺杀铁木真和苏雪云。不管他们是死是伤,必会军心大乱,到时金国便能趁机动手打蒙古一个措手不及。

    夜里,苏雪云、黄药师、托雷和铁木真在大帐中议事,外面守卫森严,可真正知道他们在这里的人只有极少数几个心腹而已,其他人都以为他们早早休息了。

    铁木真面无表情的坐在主位,看向苏雪云的眼神十分凌厉,“华筝,你先前所说之事可有证据?若你诬陷你的兄长,即使你战术超群,屡次立功,我也不会饶你!”

    黄药师表情冷冷的看过去,周身散发着冷气,双手轻握确保在别人动手的瞬间就能保护苏雪云周全。苏雪云看着铁木真郑重道:“父汗,未免打草惊蛇,我没有拿什么证据。但是不是真的,只需等上一晚便知,若窝阔台当真勾结大金要毁我蒙古基业,您可不要偏着他。”

    托雷怕妹妹惹父汗生气,忙道:“华筝,什么偏不偏的,父汗自有主张,我们听父汗的就是。”

    苏雪云意味深长的道:“不偏不倚当然好了,父汗一向喜欢有本事的人,不管好人坏人能带领部众过上好日子的就能得到看重。不过父汗,今日他能为了打压我和托雷去勾结大金,可见也聪明不到哪去,如此吃里扒外必然成不了大事。幸好托雷越来越有本事了,父汗不要被窝阔台气坏了身子。”

    铁木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里说不上是怒气多一些还是无奈多一些。若众人团结一心,何愁大业不成?就为了这么个汗位,窝阔台竟置千万部众安危于不顾,这真是他铁木真教出来的儿子?还好,他还有托雷和华筝……

    托雷还是很崇拜很孝顺铁木真的,知道他此时定是心里难受,便开口打破了沉默,“华筝,你知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计划是什么?我们该如何应对?”

    苏雪云看了铁木真一眼,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铁木真眼神一凛,“莫非与我有关?那个狼崽子到底要做什么?”

    苏雪云迟疑道:“完颜洪烈请了欧阳锋来刺杀我们,欧阳锋武功高强,只要我们受伤,窝阔台就会趁机夺|权。他是想着只要他及时掌控部落就不会让金国有机可乘,但是金国那边却是命欧阳克想办法烧了我们的粮草,搅乱军营,给金国大开方便之门。”

    铁木真猛地站起来,一脚踹翻了桌案。若说窝阔台只为了对付兄弟争夺|权力,还算情有可原,毕竟当初他也是这么争上来的。可对方现在是想要他的命,而窝阔台竟然也会同意!简直畜生不如!

    托雷也气得青筋直冒,呼的站起来就往外走,“我去抓他来问清楚!父汗这般器重他,他竟敢……”

    苏雪云忙起身去拦,“托雷!你现在抓他来有什么用?还会打草惊蛇让金国改变计策,倒不如将计就计,我和药兄去对付欧阳锋叔侄,你去抓窝阔台将参与的人全部拿下,到时父汗统率三军直接进攻大金才能得到最大的益处。”

    托雷脸色奇差的在帐内走来走去,铁木真却已经恢复了镇定,即使将要面对亲生儿子的背叛,他也能冷静的掌控全局。苏雪云没有安慰半句,他们是亲人,但毕竟理念不合,她是蒙古的身,汉人的心,这段日子很彻底的体会了一把杨康的感受。幸好终于用宏图大业说服了铁木真和托雷,以后两边井水不犯河水,她也不需要纠结什么了。

    几人又等了半个时辰,帐外突然发出一声细微的声响。铁木真和托雷都没听到,黄药师手一翻弹出一颗石子,欧阳锋的行迹便暴露出来。

    苏雪云大声喊人,将铁木真和托雷挡在身后,迅速后退,直到两人被心腹亲卫队团团围住,她才放下心来向黄药师看去。

    欧阳锋脸上阴晴不定,“药兄,你当真要与我为敌?”

    黄药师取下腰间的碧玉箫做武器,不必言语就摆明了自己的立场。

    欧阳锋冷哼一声,“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两人瞬间跃至空地打了起来,苏雪云对托雷道:“我去对付欧阳克,窝阔台就交给你了,保护好父汗!”说完快速奔向储存粮草的仓库。

    铁木真看着如此维护自己的一儿一女,心里终于舒坦了些,镇定自若的吩咐众人各司其职,在托雷去捉窝阔台时,紧急召唤部众准备攻打大金一举将其拿下!

    欧阳克何时都是一身白衣,苏雪云很容易就在夜色中找到了人。她长鞭一甩直逼欧阳克面门,厉喝一声,“何方小贼,胆敢擅闯军营?”

    欧阳克旋身躲过,看清苏雪云时脸色突变,“怎么会是你?你就是华筝公主?”

    苏雪云将长鞭舞得密不透风,口中取笑道:“欧阳克,上次见你,你是满嘴口花花,这次见你,你竟在*鸣狗盗之事,莫非你堂堂白驼山公子只会做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勾当?”

    “你!胡言乱语,上次你弄伤我的脸我还没跟你算账,今日你倒是自己撞了上来。”欧阳克想起自己鼻青脸肿的样子就一阵气恼,手中的折扇也毫不留情,这样能统领千军的女子,就算他之前有什么心思这会儿也散了,他还想多活几年呢。

    苏雪云懒得跟他废话,引着他打斗远离了粮草之处,顿时加快攻击,没多久就点住欧阳克的穴道,用绳子将他给捆了个结实。

    欧阳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怒瞪苏雪云,“你是不是女人?女人哪有你这般粗鲁的?”

    苏雪云拍拍手笑道:“对付敌人,我已经够仁慈了!欧阳公子,下次记得看清形势,像金国那样势必会落败的就不要帮了,可不是每次都能有命在的,记住了吗?”

    欧阳克转过头去,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

    苏雪云抓着绳子将他扯过去,黄药师和欧阳锋还没分出胜负。其实他们就算打上三天三夜也不一定能打出结果,苏雪云当即推了欧阳克一把,扬声道:“欧阳锋,还不住手?若是你侄儿身上少些什么,你可不要怪我。”

    欧阳锋跟黄药师对了一掌,向后一翻,眼神如利剑般射了过来,“你是何人?竟能捉住克儿?”

    苏雪云淡淡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侄儿如今在我手上,我们不如打个商量,我放了欧阳克,你们叔侄不可再踏入草原,如何?”

    欧阳锋眯起眼,冷哼一声,“你胆子不小,药兄,这也是你的意思?”

    黄药师理了理衣袖,负手而立,“带着你侄儿走吧。”

    欧阳锋眼神扫向四周,看到被押住的窝阔台便知这次计谋彻底被破了,又见铁木真召集部众准备进攻,心知金国大势已去,没益处的事他绝不会干。当即脸色难看的点了下头,拉过欧阳克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铁木真有些不满,“就这样放了他们?”

    苏雪云无奈道:“这个真没办法,欧阳锋武功高强,即使不是天下第一也没人能把他怎么样。若伤了欧阳克,欧阳锋定会报复我们,到时我们分|身乏术无法应付大金,得不偿失。倒不如不结这个仇,把精力用在大金那边。”

    铁木真也看到了黄药师和欧阳锋分不出胜负的情况,想了想便将此事放下,命托雷将窝阔台及其属下都捆了看押起来,他则亲自率众人去与金国决战!

    这一晚,杀声阵阵,火光漫天,金国最后的依仗不过是地势之利,待苏雪云天亮提出破解之法时,金国便被战意十足的蒙古军队轻松覆灭。这场仗是铁木真毕生以来最痛快的一次,他看着一左一右的托雷和苏雪云,大笑起来,“有如此子女,我铁木真此生无憾!”

    众将士高声欢呼,刚刚军营内乱所引起的惊慌早已被胜利的喜悦取代。托雷和苏雪云也在他们心目中占有了不可取代的地位,即使没有铁木真的话,他们也早已确认,只有这两个人才有资格统领他们!

    金国覆灭,军队并不扰民,只冲进皇宫和王府抓捕金国皇室中人。不一会儿,有人来报说完颜洪烈被一年轻男子救走。苏雪云想到完颜洪烈是杨康的养父,万一死在自己这里实在不妥,便吩咐道:“完颜洪烈那里我去追,你们去清点皇宫财物,切记不可伤及无辜百姓!”

    “是,公主!”

    苏雪云点点头看向黄药师,两人默契的策马齐奔,瞬间将众人甩在身后,朝完颜洪烈逃走的方向赶去。

    追了一刻钟左右,他们终于在一处空地看到了完颜洪烈。苏雪云勒住马仔细看去,陪在完颜洪烈身边的是杨康,而迎面与他们对峙的是郭靖和黄蓉。

    黄蓉看见他们脸上一喜,“爹!你来的正好,快帮我抓住完颜洪烈,他是靖哥哥的杀父仇人!”

    黄药师一听是这种事,登时脸色一黑,“男子汉大丈夫,为父报仇难道要靠别人?”

    “爹你!”黄蓉气急,突然指向苏雪云,“是她对不对?她和杨康是一伙儿的,肯定让你帮着杨康了!爹你居然听她的不听我的?”

    黄药师脸色更是难看,怪不得苏雪云不肯跟他走,随便一点事苏雪云一个字都没说,蓉儿就张口闭口的怀疑她,简直无理取闹。他冷着脸斥道:“蓉儿,不得无礼!往后雪云与我平辈相交,就是你的长辈,不可再如此不敬。”

    黄蓉对上黄药师的眼神,知道他是认真的,从小到大,只要爹爹认真决定什么,她就一点也改变不了了。黄蓉不甘心的瞪了苏雪云一眼,想到往后要把苏雪云当长辈,心里堵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偏偏这时郭靖开口道:“蓉儿,你又忘了你答应过我的话了?你不是说永远都不会无理取闹,不会再找华筝的麻烦吗?你怎么又无缘无故的冤枉她?我以后再也不相信你的话了。”

    黄蓉急了,“靖哥哥,我哪有怎么样?我不是在帮你吗?好好好,我以后不乱说话行了吧?那这件事我也不管啦!”说完她就赌气的转过身去,当真不再管了。

    但郭靖这时没心思哄她,他神情凝重的看向杨康,“康弟,是完颜洪烈害得我们家破人亡,害得我爹惨死,让我和我娘有家归不得只得逃去大漠,他还害得你爹娘分别十八年,你怎么还要护着他?”

    杨康淡然的站在完颜洪烈身前,眼中无半点波澜,“郭靖,我早就说过,和父王有杀父之仇的是你,你要怎么样那是你的事,不要带上我。我爹没养过我,我娘也没教过我,我是被父王教养长大的,自然要护他周全为他养老,只要有我在一日,就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

    郭靖语塞,顿了一会儿又道:“可是你这样你爹娘不会允许的。”

    “那就不劳你操心了,长辈们的恩怨我管不了,但至少我能保住他们的命,让他们吃饱穿暖。”杨康看着郭靖,摇了摇头,“郭靖,这些年你东奔西跑到底为了什么?就算要报仇你至少要有安身立命的本事吧?你可想过要如何奉养郭大娘?据我所知,如今郭大娘的开销都是她典当首饰毛皮所得,而那些东西都是当年苏妹妹送予她的,你这日子过得可安心?”

    “我……”郭靖愣住了,他从小到大就被一遍遍的告知长大后要为父报仇,要代替师父们去和丘处机教出的徒弟比武,他从没想过其他的事,那些银钱……是了,他和他娘所有的东西都是大汗和苏雪云给的,他们对不起苏雪云,却还在用苏雪云的东西,郭靖顿时羞愧的低下头不敢去看苏雪云的表情。

    黄蓉在旁边不高兴了,“杨康你说这么多做什么?你以为你开了几家店就是本事了?靖哥哥做了七公的徒弟学了最精妙的武功,不知多有本事,我看你分明是嫉妒他才故意说这些话来打击他。不就是银子吗?我桃花岛有的是,以后才不会用什么别人的银子!”说完她有意无意的瞥了苏雪云一眼,心里十分不舒服。

    黄药师眉头微皱,桃花岛有银子,黄蓉要花多少他也不在意,可这样郭靖不就成了吃软饭的?跟入赘有什么区别?他视线落在杨康身上,心里叹了口气,就算欧阳克不好,这个杨康看着也比郭靖好了多少倍,蓉儿怎么就看上郭靖了?

    苏雪云在旁边脸色都没变一下,虽然他们提到了她,但说实话,这些东西都是她当初给郭靖黄蓉挖的坑,后续如何她早就不关注了。她挖了无数坑,比如保住郭大娘的命让黄蓉多个传统保守的婆婆啊,比如保住江南六怪的命让他们的生活“多姿多彩”啊,比如保住梅超风的命让他们的恩怨情仇更复杂之类的,太多太多了。到如今她什么都不必再做,曾对不起华筝对不起她苏雪云的人都不会再有好日子过。

    攻心为上,这个她最擅长。

    至于将来黄蓉会不会给她气受?呵,论武功她甩黄蓉几条街,论心计,她一个当过两辈子太后的人要是玩不过黄蓉不是白活了?阳谋有郭靖和黄药师挡着,黄蓉不敢,阴谋,还没人让她吃过亏!至于不答应和黄药师一起走,她不过是想多给黄药师一些时间让他彻底想清楚,免得日后再有什么纠结的事发生。

    她虽然想要一个温暖的家,但活了这么久,她最清楚一件事,这个世界上如果你自己都不爱自己,就没有人会爱你。如果黄药师为了女儿去委屈她,她定然二话不说转身就走,转世轮回,人生就该恣意潇洒,比谁都过得快活才是!

    这边杨康见郭靖不肯让路,只得无奈的说道:“你我本该是兄弟,但你我经历不同,父王对我恩重如山,我是不可能不管他的。既然你我都不肯放弃,那不如我们打一场,你赢了,我自然无法阻止你,但若我赢了,你便让我们离开。”

    郭靖握了握双拳,“好,我们是兄弟,我不想跟你打,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今天只能和你动手了。”

    杨康最烦郭靖这副样子,口口声声大仁大义,好像对谁都重情义似的,实则没做过什么仁义之事。上辈子若非他们这些人一直逼迫,他怎会落得那番下场?句句把他当兄弟,却不停的逼迫他去做不愿意做的事,真不愧是江南六怪教出来的,十足的“名门正派”风范。

    说什么杀父之仇,上辈子郭大娘可是被铁木真抓起来才自杀的,郭靖怎么不去杀铁木真报杀母之仇?还不是因为铁木真对他们母子有恩?难道完颜洪烈对他杨康就没有恩了?简直莫名其妙!世人皆道郭靖是抵抗蒙古的大英雄,谁还记得他曾经是蒙古的金刀驸马,曾率蒙古大军取得一场场胜利?而这个“大英雄”不过是靠着黄蓉成就的名声,若没有黄蓉,郭靖还不知会死多少次。

    杨康想着前世的一幕幕,眼神暗沉下来。他从没想过找谁报仇,因为他最后的死多少也算罪有应得,但如今同他们对上,他也不会留手!

    杨康资质非凡,头脑聪慧,习武进境飞快,比之郭靖不知好了多少。两人过起招来,初时还看不出来,待过了两百招,明显就成了杨康在压着郭靖打。黄蓉震惊的看着他们,除了杨康与丘处机决裂那次,她根本没见过杨康出手,原来杨康练了九阴真经,功力还远超他们?那她刚才那番话岂不是自取其辱?

    黄药师看了看杨康的武功,转头对苏雪云问道:“他就是你那个开了许多店的朋友?你的武功是从他那里来的?”

    苏雪云笑了下,“他就是那家店的东家,我的武功……也算是因他得来的吧,他们夫妻帮了我很多。”古墓里王重阳刻的那些也不知是不是全部的九阴真经,但因这是杨康重生文,文里写了杨康从古墓得到九阴真经,所以她去找才能找到,这也算因杨康得来的武功了。

    这场比武没持续多久,最终以杨康打伤郭靖的肩膀告终。从前郭靖之所以能脱颖而出,多少是因为别人没他那份好机缘,在黄药师和洪七公甚至江南六怪眼中,都认为他资质驽钝。而今杨康和苏雪云习得九阴真经,又是资质绝佳之人,自然就让郭靖显得寻常了。一代人也就那么几个出类拔萃的人而已,他们这一世终究不会让郭靖独领风骚。

    郭靖捂着肩膀低头沉默,黄蓉扶着他看到杨康和完颜洪烈要走,眼珠一转便喊道:“你今日打赢了靖哥哥便让你们走,等下次靖哥哥养好伤一定会打败你的,到时你可不要说话不算话。”

    杨康脚步一顿,嗤笑一声,“黄姑娘这意思是郭靖还要来杀家父了?”他看向郭靖,道,“郭靖,你我两家关系亲近,若你我之间死了一个怕是要让长辈心伤。不如这样,你我约定十次比试,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提出比武我都奉陪,若有朝一日你胜过我,我便不再阻拦你报仇。若你胜不过我,郭靖,你可不要耍阴险的诡计谋害家父,否则被我知晓了,你就要小心郭大娘的安危了。”

    杨康说着看了一眼黄蓉,那句“阴险的诡计”是指谁显而易见。黄蓉恼怒,可也没更好的办法了,她对郭靖有信心,当即说道:“靖哥哥,他这般猖狂你还拿他当什么兄弟?等你将来打败他就当着他的面杀掉大仇人!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杨康眼中闪过冷意,碍于黄药师在场,什么都没说,只等着郭靖点头。郭靖想来想去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好应下,然后眼看着他的“好兄弟”带着他的杀父仇人越走越远,没一会儿就消失在眼前。

    仇报不了,他们也没必要留在大漠了,黄蓉看着黄药师和苏雪云在一块心里就不舒服,板着脸道:“爹,金国覆灭了,欧阳锋也走了,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你跟我们一起走!”

    黄药师看向表情淡然的苏雪云,轻声说了一句,“我会处理好家事,你等着我来找你。”

    苏雪云没应声也没拒绝,只是对他笑了笑。

    黄药师骑马上前,对黄蓉道:“走吧,既然郭靖一时半会儿报不了仇,就去找亲家商量一下你们的婚事。总不能因着他报不了仇就将我女儿拖到七老八十!”

    郭靖脸色难看,报不了仇还被岳父鄙视让他心里更难受了。黄蓉却没注意到这些,直接高兴的笑起来,“爹,你说真的?你不反对我和靖哥哥了?”

    黄药师冷哼了一声,“我反对有用吗?你跟着他东奔西跑这么久,心早就飞了。不过将来他若是敢对不起你,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好了爹,你别说那么多了,我们快走吧!”黄蓉拉着郭靖上马,临走时回头看了苏雪云一眼,眼中满是得意。

    苏雪云心里好笑,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没听过吗?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古代!就是原文里黄蓉婚后也没见过黄药师几面啊,能在桃花岛奉养柯镇恶把亲爹弄得无家可归,黄蓉为了郭靖也是挺拼的。

    娘家是娇宠她的爹,婆家是不喜她的婆婆和阴阳怪气的六位师父,黄蓉嫁给郭靖就是从福窝跳到狼窝里,不知道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从感情上来看,郭靖一生只有黄蓉一个女人,也不会说谎话,在古代男人里实属难得,大概黄蓉就是喜欢这个?可惜这辈子有杨康和穆念慈在那里比着,黄蓉是不会觉得幸福了,郭靖永远也不可能比重生的杨康做的更好,估计她从小到大的优越感将在成为郭夫人之后慢慢消失殆尽。也许到时候黄蓉才能明白这抢来的男人终究不是什么良人。

    看着黄药师身影渐渐消失,苏雪云也骑马回返。窝阔台斗倒了大哥二哥,现在窝阔台勾结外敌又被捉住,托雷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下一任大汗了。通过这次,铁木真也确信了内部不和根本无法逐鹿中原,下定决心西移。她在草原这个家里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从来到这个世界她就一直忙忙碌碌的,还没有好好放松一番,过两日便回中原去吧。每个世界的风景多少有些不同,她该好好看看,就当给自己放假旅游了。

    苏雪云擅长谋算人心,更擅长一箭双雕,而这次她不止斗倒了大金和窝阔台,还连同都史投靠的那个部落一同解决了,因为都史就是大金和窝阔台之间牵线的那个人。

    铁木真铁血政策,打完胜仗,直接出兵抓到了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这是算账,也是立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铁木真才是草原上唯一的枭雄!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是铁木真一辈子的信念!也是适合草原的信念!

    苏雪云明白不同的环境要用不同的手段,所以回营后并不干涉铁木真和托雷的作为,只跟他们要了都史关押到水牢里。大冷的天,都史胸部以下都泡在刺骨的冰水中,面色惨白,眼中却充满恨意。

    苏雪云远远的看着他,冷冷一笑,“当年你放豹子咬我们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很高兴?你想着把我娶回去折磨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很痛快?你暗算我父汗的时候是不是很得意?今日你落到了我的手里,你说……我该怎么回报你呢?”

    都史赤红着双眼怒视着她,嘲笑道:“你以为你打赢了几场仗就能在我面前炫耀了?你还不是被郭靖那家伙抛弃了?哈哈哈,你从小到大护过郭靖多少次,为了他和我起过多少次冲突?结果他去中原见了娇俏可人的小姑娘就不要你了,我都替你觉得丢人,你怎么还好意思来见我?哈哈哈,什么战神公主,你不过是个没人要的可怜虫!”

    苏雪云双手环胸,嘴角勾着冷笑。类似的话华筝都听过。那时都史失踪多年,却在铁木真死后突然出现,还依附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部落,窝阔台便将华筝嫁去联姻。都史就是时常用郭靖来羞辱华筝,娶进一个又一个女人,让华筝备受折磨,最后抑郁而终。

    苏雪云摸了摸下巴,忽然笑了,“既然我们之间仇怨这么大,我也不好亏待你对不对?你曾经用你的豹子来咬我们,我也该回报一二,可惜我没捉到豹子,就用老鼠来回报你吧。老鼠这么小的东西,你可不要怕哦,好好陪它们玩玩吧。”

    苏雪云不怀好意的笑了几声,在都史惊慌恐惧的眼神中转身离去。在她走后,她的心腹勇士拎着两袋子老鼠利落的倒入水牢中,里头瞬间响起惨绝人寰的叫声。苏雪云唇角勾了勾,看向澄澈的蓝天,如此,华筝的所有仇都报了!

    过了两日,窝阔台被铁木真处死,苏雪云便向铁木真和托雷提出要离开部落。托雷十分不放心,不同意她再次离家,铁木真也想不通她为什么要走,毕竟对未来的许多设想都是她提出来的,她怎么不亲自去完成?

    苏雪云坚定的表示了要四处游历的心愿,并且将对未来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都写了分析办法,整整写了一本厚厚的册子交给铁木真,这也算她利用先知为家人最后做的事了,希望他们能顺利建成新的国家,将来不再和中原起冲突,不再发生悲剧。

    铁木真留不住苏雪云,考虑到她走后托雷能更好的收拢人心树立危险,便长叹口气,给她许多世间珍宝放她走了。托雷为此和苏雪云发了很大的脾气,最后还是拿她没办法,只要求她以后常常给家里写信,并说家里永远有她的位置,她永远都是草原的第一公主。

    苏雪云很感动他们的爱护,和他们过了几天无忧无虑的家庭生活才带上独自离去。从此天大地大,到哪里她都能尽情享受了!

    黄药师听说蒙古的公主已经离开大漠,也加紧了这边的安排。他随郭靖黄蓉去了牛家村,住在曾经买下的那座宅子里,示意郭靖去同他娘提婚事。这种事不管谁主动,明面上总是要男方来提的。

    郭靖和黄蓉一起经历了太多事,郭大娘是个传统的女人,她觉得这就是坏了黄蓉的名声,不想娶也得娶了。更何况她实在有点怕黄药师,若郭靖不喜黄蓉,她还会硬撑着去和黄药师退婚,但郭靖对黄蓉有意,她也升不起反对的心思了。

    这次听说仇报不了,又是杨康在护着,郭大娘有些心灰意冷,想着从前的儿媳妇成了战神公主名垂青史,她就对黄蓉更加不喜。听郭靖提起婚事后,不甘不愿的开始操办起来,只是她从来都是个乡下妇人,不懂什么奢华富贵的东西,操办婚事也是按着牛家村的习俗来。唯一算得上值钱的大概就是聘礼中的金银珠宝了,而这些……是苏雪云给她的。

    这份聘礼让郭大娘和郭靖分外难受,可郭靖这些年除了习武就是打打杀杀,从没置办过产业,让他不用这些东西,那他就拿不出聘礼了。他想说等他攒些银钱再成亲,可看着黄蓉兴高采烈的样子他又说不出口,最后还是只能用了这些东西。

    黄蓉一看顿时想起杨康那些话,又气又恼,可她拿桃花岛的东西给郭家,郭大娘又坚决不肯,江南六怪还说大不了以后挣到银子再成亲,让她什么话也不敢说了。亲事就这么乱七八糟的定了下来,把黄药师气得脸色铁青,对比当初欧阳锋叔侄提亲时满船珍宝、笑容满面的重视,郭家这样不甘不愿简直是在羞辱桃花岛!

    黄药师这辈子没这样丢脸过,一掌劈碎了木桌,“蓉儿!让郭家的人带着东西滚!如此轻视你的夫家你还嫁去做什么?受苦吗?”

    黄蓉心里难受却不愿意爹爹嫌弃郭靖,梗着脖子道:“爹,你是东邪怎么能出尔反尔?郭家穷苦,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

    “好?你若觉得好那昨晚还哭什么?”黄药师实在不能理解她,“你到底看中他什么要这般委屈自己?爹不是嫌弃他穷,爹是嫌他郭家没诚意!你看郭靖他娘和那群师父有半点喜色吗?”

    黄蓉沉默了一下,说道:“那是因为杨康阻拦靖哥哥报仇,所以他们才高兴不起来,不是因为我的事。”

    “你!你怎么这么傻?你的聪明劲都哪去了?难不成郭靖给你下了蛊?”黄药师指着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他的女儿怎么一点他的骨气也没学到?郭靖就那么好?

    黄蓉转开头不看他,“爹你不要说了,当初我离开桃花岛扮成小叫花,所有的人都嫌弃我厌恶我,只有靖哥哥对我好。他请我吃饭,不计较我的刻薄,还关心我……爹,靖哥哥是好人,我就是喜欢他,你不要管我了!我,我……爹,日后你不要找靖哥哥的麻烦,我就不管你和华筝的事!”

    “蓉儿!”黄药师怒喝一声,气得脸色都变了,终究不愿对女儿说出什么狠话,拂袖而去。

    空中只留下淡淡的带着怒气的声音,“立刻回桃花岛备嫁!”

    黄蓉坐回椅子上,看着屋里摆放那一点聘礼,垂下眼静默不语。若不嫁给郭靖,那她这几年的所作所为不就成了一场笑话?她黄蓉在江湖中也会变成个大笑话!郭靖是她选的人,她不会选错的!有她在郭靖身边,总有一天郭靖会成为世人敬仰的大英雄,她黄蓉的夫君一定会顶天立地让所有人刮目相看,到时候,她也会成为世间女子欣羡的对象,她绝不会认输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